首页 > 文章 > 争鸣 > 网友杂谈

有关新社会主义论争议的一点意见——既要基本的原则性又要有灵活性

李甲才 · 2014-06-20 · 来源:乌有之乡
收藏( 评论() 字体: / /

  一,对郭松民、秋石客意见的看法

  最近,因郭松民《谈谈当代中国左翼两大学术任务》的文章,提出中国左翼需要“新社会主义的理论创新”,写出左翼认可“视角的文革史”,引发了左翼在网上的争议。对新社会主义论,最早还是在2012初,秋石客送我一本自己的著作《新思潮》,里面就有这个提法。秋石客自然是非常认可新社会主义论的。

  网上和邮箱里的争论文章源源不断,迎春、巩献田,刘金华等都发表了自己的看法,主张现有的马列毛主义是正确的。秋石客讲座阐述的新社会主义论、相关文章,郭文中提出的问题要点,主要是着眼于未来,很有积极的建设意义,也谈一些意见。

  1、“必须解决公有制和人民民主的关系”。在毛主席时代其实已经解决。公有制体现的是社会主义经济性质。人民民主是在社会主义公有制基础上的民主,自然不包括反社会主义的民主自由。真正确定搞资本主义和搞社会主义的时候,多是暴力革命后通过民主形式取得认可的。英美法夺得干资本主义的权力时非常血腥,英国的圈地,美国把印第安人赶尽杀绝,法国大革命的红色恐怖,都是骇人听闻的。

  毛主席时代从未限制任何人以任何方式拥护社会主义的人民民主。文革就搞了社会主义的大民主。现在西化派要照搬美国社会制度的人们贬斥为极权、独裁,意在改旗易帜。有话语权的人多声音大,可能是潜意识的影响才有如此意见。

  2,“解决计划经济和个人自由的关系”。和上述问题的性质差不多。社会份额就那么大,有了农业社,分田单干自然失去了个人自由;国营企业多了私企的自由空间就会少,区别的分水岭还在社会性质上。

  “普世价值”一类也是几百年了,应从阶级斗争的理论和实践认识,现在世界上没有超阶级的普世价值,革命导师也阐释、批判过。西方的具体使用也是双重标准,克里米亚就是个例证。“人权”在法国大革命时喊的震天价响。不干社会主义了,重干资本主义就要从ABC开始,旧货也就变成了时髦。蔡东藩的“民国史演义”到处是普世价值一类的词语。

  3、“必须是由社会主义公民社会主导的而不是由国家权力主导的社会”。“公民社会”是民运、西化派等的旗号,指社会主义没有按资本主义社会的方式搞一人一票的程序化选举,这种一人一票是形式上的平等掩盖了实质上的不平等。美英法等帝国主义只搞民选总统不搞一人一票选举社会制度,开始搞资本主义时也没有经过公民投票。苏联搞全民公决,多数人不赞成苏联分裂,还是少数人搞了分裂后,再搞所谓的公民社会。应当从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的社会性质上分析认识问题。就是共产主义社会也如竞技体育比赛,在人们自觉遵循的规则下的自由发挥。

  资本主义体系现在比较巩固,有人骂一骂资本主义不影响资本主义的废立,无所谓不计较,反而给了资本主义有民主自由的视觉误区。毛主席搞文革发动人民揭露社会的阴暗面,资本主义国家不敢搞。在美国真正搞推翻资本主义,试试看?麦卡锡时代将搞社会主义的力量斩草除根。社会主义搞的时间短,上层建筑和经济基础还不巩固,内部两条道路的矛盾非常激烈。在把走资派斩草除根上没有像美国那样,殊为遗憾,说明社会主义需要继续革命、完善提高。创建使走资派既不能存在又不能再产生的政治制度体系。

  1840年以来的中国给了一切主义以实现自己政治主张的机会,均未能完成救国救民的历史使命,只有毛主席领导党和人民搞成了革命,走社会主义道路成了别无选择的选择。以后的中国也仍然是这样,应当有政治自信,不要为一时的歪理所动摇。

  4,“新社会主义论”猜想主要是两点:

  一是描绘未来社会主义蓝图,给人一个可实现的美好社会目标,使青年人明白真正的社会主义是什么。

  左翼应该有预而立,提出新社会主义,防止人民的反抗兴起,免得革命高潮到来无所失措、丧失机遇,被右翼所利用,引入歧途。先驱魏巍也在11条中讲过此类问题。因此,还得另辟蹊径,擦去抹在社会主义上的种种污泥浊水,还其本来面目。

  社会主义的社会性质关键就是那几条,革命导师论述的很多。以往社会主义存在时,各国的民族、语言、文化等不同,相同点都差不多。目前似乎还找不出有社会主义之实,无社会主义之名的代名词,国外有“替代社会”的说法。讲究策略,“换汤不换药”,以新社会主义论刷新包装一下也似无不可。延安时期国共合作,红军变成八路军,还穿国军的服装。

  社会主义不是语言陈旧,而是没有重新贯彻的权力而已。真正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社会主义的语言体系新中国成立以后才成为时代的最强音西化派目前主导社会潮流,人们对真正社会主义的话语淡漠是不可避免的。资本主义几百年了,追捧的人还是那么多,何况社会主义呢?无必要过分担心。

  二是寻求重建社会主义的途径,理应探讨社会主义如何不失败和失败了再干的方式方法。借鉴对比,资本主义国家几十任总统、首相,代代都是走资派,青出于蓝胜于蓝。社会主义国家的共产党呢?应当鼓励思考规避上层强行摧毁社会主义的设想。政治路线确定之后,干部就是决定因素,创探从组织上保证中央不干埋葬社会主义的保障体系。在这点上西方国家有经验。苏东中都是上层(建筑)依靠拿到的大权(决定)改变了社会主义的政治经济思想基础,发过来又倒逼上层建筑加快资本主义复辟的步伐。

  空想社会主义和科学社会主义对社会主义社会的设计蓝图几乎没有区别。区别在于实现社会主义的途径上。不动干戈臆想和平的实现社会主义,自然成为空想。所以,未来的真正社会主义社会蓝图必然和资本主义有本质上的区别,不在于是什么样的社会主义名称,而在于怎样实现社会主义?松民讲的重新设计理论应该在“怎样实现社会主义的途径”上。

  从有社会主义的学说以来,几个国家社会主义革命的成功,都是通过暴力革命的途径而实现,还没有和平进入的先例。倒是封建社会、社会主义社会有和平步入资本主义社会的例证。苏东是这样,中国也差不多。朝鲜、古巴可拭目以待。

  需要寻求在目前新形势下革命成功的具体途径。革命导师的普遍原理还是指南,但也不能做革命导师的俘虏。文革是一种方式,也可能还有其它的方式。未来的社会主义也必然是在新的起点上。

  左翼活动的功绩是巨大的,全国的“毛主席热”已成为上层决策不能不考虑的因素,掣肘了右转的速度,延缓了改旗易帜的步伐。左的力量大了,有可能逼迫当局分化出“健康力量”。“夜长了梦多”,给各方面都提供了机遇。

  5、“写出左翼视角的文革史”,文革是继续革命的理论和实践的主要来源,这对于搞二次革命重建社会主义是非常必要的。有毛泽东思想,又搞了文革,把这笔巨大的遗产转化成积极的建树,文革就有了现实意义。

  二,重建社会主义的理论依据

  既然议论大格局,就要从大视角上分析。

  历史变迁表明,社会发展往往朝多数人想象不到的结局转变,又被多数人所接受或默认。1976年毛主席逝世,当时有多少人能想象到中国会到如此地步?重建社会主义也一定能在类似的情况中成功,这恐怕都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规律。

  如何把有名无实的社会主义再回归重建成真正社会主义,世界上尚无成功的先例,也是历史上从未有过的新课题。毛主席和马恩列斯也没有具体的直接的经历,其途径绝不可能把“十月革命”和毛主席领导的革命方式再复制一次就能成功,需要革命者们在新的社会条件下艰苦求索。

  搞一段社会主义后再干资本主义是否是最佳选择?苏东证明不成功,中国也差不多。“十月革命”到1940年,俄罗斯从1991年到2014年,同样是23年,社会发展进步的成效大不一样。坚持社会主义走在了历史的前列,应当理直气壮。

  社会主义如果是走不通的死路一条,历来要灭亡共产党、社会主义的帝国主义者是白痴,让其自亡岂不省事,何必劳神花钱?难道是发了善心,把自己不共戴天的仇敌从死亡的道路解脱出来?处心积虑的反共反社,说明了社会主义有无限的生命力。其实道理很简单,国际资产阶级深知社会主义的优越性,替代资本主义绝对是不但能深得人民的拥护,而且可以克服资本主义长期无法解决的弊病,人类将取得全面繁荣飞跃。只是资产阶级失去了高高在上的优越地位。

  “革命是历史前进的火车头”,具有超越一般私有制社会模式的社会主义革命,没有和平进入的可能性,这就有了风险,有流血死人的必然性。由社会主义或者不完全的社会主义到资本主义复辟,或把社会主义搞成有名无实,都有例证,是全世界从未有过的“新事物”。一种是苏联东欧的“共社”名实俱亡,搞名实相副的资本主义;另一种是中式的名存实亡,还有一些社会主义的元素,有人想社会主义和平回归也在情理之中。

  现在世界上几乎全是政治多元化、经济私有化,时间有长有短,只富裕了少数国家,证明资本主义不是社会进步的通用良方。资本主义几百年靠资本主义的社会制度,也未能解决资本主义社会的失业,经济危机等弊端,再改良也不会解决本质上的矛盾。

  多党轮流执政是干资本主义的政治模式,世界还没有多党轮流执政社会主义不变的先例。因此,搞社会主义还是需要真正的共产党一党专政。如果出现这个党、那个党也干社会主义,也可以竞争轮流。

  任何社会在一定的时限内,都有自然生长的规律属性,就是奴隶制社会也会把铜器进步到铁器生产工具。在一定的时期范围内,前后比较,也能提高很多人的生存水平,由社会主义到资本主义复辟的过程中也不例外。在利用社会主义的成果搞改头换面的资本主义时,带些民众性质的生存水平也有提高,因此,不到特定时期不会揭竿而起。而任何改朝换代的革命,一般的规律是需要一定数量的人员参与下才能成功。特别是这种否定旧时代体系的社会主义革命,又多是由先进的革命者发起,向人民群众灌输社会主义的意识,这就有了复杂性。

  社会从来不会在相同的条件下,提供两种社会(实践)制度,在几十年的和平共处中供人们认识、比较、选择优劣,尔后平和不动干戈的决定社会制度的更新替代。所以,任何落后、反动的社会,总有因获得利益的群体认同支持。这既给反动派提供存在的依据,也为社会主义取代资本主义,同样提供了广泛支持借鉴的群众基础,只是特别的艰难曲折些。

  现在世界还是资本主义居主流地位,全方位搞和平演变。接轨又是以此为样板,几十年长此以往,在中国引起了巨大共鸣效应。只要看看主流舆论阵地等领域,厌恶、反感社会主义有了宽泛的人事群体,洋奴汉奸卖国贼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就可理解局势严峻到何等程度!寻找破解的切入点就成了当务之急。

  在这样的社会环境中,那些担任共产党高层职务的要员都毫不犹豫的放弃了社会主义的信念,自然对在如此困难情况下那些仍然坚持社会主义不放弃的仁人志士,肃然起敬。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注:配图来自网络无版权标志图像,侵删!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昆仑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公众号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最新专题

热议联想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企图和平演变中国?毛主席这道坎你们跨不过去!
  2. 孙锡良|提三个严肃的抗疫大问题
  3. 鼓吹货币私人发行的央行原司长被查了
  4. 盛名之下,其实难符
  5. 为何说上山下乡,是伟大的决策?现在终于体会到毛主席用心良苦!
  6. 中国当心!瘟疫、战争之后,美国“动”了!
  7. 这家核酸检测公司惹怒了北京
  8. 对中医“太抠门”:张伯礼凯旋归来,上海媒体却一片寂静,党性何在?!
  9. 抓鬼锄奸!18名粮储“老虎”悉数被抓,中美粮食保卫战进入白热化!
  10. 当胡锡进遭遇网络义勇军
  1. 毛主席晚年思想的预见性,终被证实!
  2. 1976年被封杀的伊文思给中国人民最好的礼物
  3. 朝鲜为何突发疫情?看了韩国新闻恍然大悟!
  4. 垄断中国高校,叫嚣中科院,和央视硬刚,知网背后到底站着谁?
  5. 这个学者为毛主席说公道话,粉碎了反毛公知在年轻人心中埋下的蛊惑!
  6. 俄乌战争会和911一样,成为战略机遇期?
  7. 左大培:外资涌入才不是好事
  8. 俄乌冲突背后的三本经济账,这才是隐藏的冰山!(深度)
  9. 央行大鱼落网会波及那些行业
  10. 亚速营,杀回美国去了!
  1. 郝贵生:建议上海党政领导来一次“三湾改编”
  2. 美方评论家大胆描写毛主席!一定要多看几遍!
  3. 震惊,上海突现大规模灵魂出窍
  4. 上海有人瞎搞,全国人民都不答应
  5. 这个“内奸”,暴露了!
  6. 张文宏的硕士文凭,闹了笑话
  7. 揭秘评价两极的政坛元老康生
  8. 晨明:依法治国的深入思考——从张钦礼冤案至今得不到昭雪说起
  9. 图穷匕见,生死激战!国际局势发生重大变化,暴风雨真的来了
  10. 上海的“大扫除”要开始了!
  1. 红旗渠历时十年投资近亿,却零贪污的真正原因!
  2. 亚速营,杀回美国去了!
  3. 毛主席晚年思想的预见性,终被证实!
  4. 毛主席晚年思想的预见性,终被证实!
  5. 疫情之下,打工人的生存越来越艰难……
  6. 垄断中国高校,叫嚣中科院,和央视硬刚,知网背后到底站着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