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毛泽东应获诺贝尔文学奖、和平奖

作者:邬建权 发布时间:2014-12-10 来源:乌有之乡 字体:   |    |  

  诺贝尔文学奖、和平奖,已经失去了诺贝尔精神,按诺贝尔精神,毛泽东应获诺贝尔文学奖、和平奖。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教授韩德强说:“对莫言从来没有好感。用欲望否定意志,用下半身否定上半身,用兽性否定人性,用意识流否定结构,用胡思乱想否定现实,用个人否定社会,用地主崽子的哀怨否定共产党和新中国,所以才被西方看中,三十年流氓化,汉奸化的典型代表!”

  德强教授这段经典的评价——深刻。它不是文人相轻,而是长期以来学习以鲁迅为代表的无产阶级文学作品的结果,是长期以来受毛主席《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熏陶教育的结果,是学习贯彻胡锦涛同志提出的社会主义荣辱观——“八荣八耻”的结果,他体现了中共十七大六中全会精神,建设社会主义文化的核心价值体系——为人民服务。

  胡锦涛同志在2012年第一期《求是》杂志上刊文指出:“国际上敌对势力正在加强对我国实施西化、分化的战略图谋,思想文化领域是他们进行长期渗透的重点领域。”

  胡锦涛同志在纪念毛主席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发表70周年中指出:“讲话指的方向和道路(为人民服务)始终是我国文艺事业发展必须遵循的正确的方向和道路。”

  但是莫言的《红高粱》描写男女在高粱地里寻欢作乐,展示人的动物性的一面,还教唆“妹妹你大胆的往前走,不回头……”“以下半身否定上半身。”男人得了满足,女人得到了快乐,于是宾馆,旅社,娱乐性场所没有三陪小姐就没有好生意,人们睡觉不安全,洗澡不安全,旅行坐凳子不安全,不懂事的六岁小女孩在幼儿园染上了性病(湖南经视报道)。医院里皮肤性病专科生意好起来,不孕不育专科生意红起来。莫言的文学艺术作品丢掉了社会主义荣辱观,以骄奢淫逸为荣,以艰苦奋斗为耻,可以说是它毒害了青少年学生,毒害了文艺工作者,毒害了党员干部,目前中学生百分之五十不是处女,大学生里,处女是珍稀动物,一个村长说:“我的生活似神仙,有钱花,有牌打(赌博)有女人玩,全村的小孩一半是他的种。原铁道部部长贪污人民币20亿,玩女人126个。

  好色是动物的本能,人之所以为人,就是能做到:“发乎情,止乎礼”( 孔子语),北大教授曾经说过:“你看见美女可能会动心,但不能乱来,那样,对不起党,对不起人民,对不起老婆孩子。”习近平同志评价人的精神文明的标准是:“政治品德标准,职业道德标准,社会公德标准,家庭美德标准。”我老婆是小学二年级班主任,她班34个人,有17人的父母离异,其原因大都是在打工的过程中,看到“美女”或“帅哥”就动心了,就乱来了,他们都得到了“性福”。但他们的孩子失去了母爱、父爱,人格扭曲,学习成绩差,加上爷爷、奶奶、外公、外婆的溺爱,可以说是垮掉的一代。有个老师说这与莫言的文学作品无关。我当场批评这位教师是怎样混进教师队伍中的,或者这位教师文化水平低,不懂得文学作品的教育功能,不懂得文学作品的社会功能,不懂得“文以载道”的道理,或者这位教师思想水平低,明知如此,而为流氓文学辩护。《红高粱》描写我的奶奶与我的爷爷先是眉来眼去,后是在高粱地里媾合,再后来,我爷爷作为强者,把我奶奶的前夫杀了(弱者)。尽管我奶奶的婚姻是包办婚姻,但不能乱来,不能杀人。既无家庭美德,又无社会公德。但莫言的《红高梁》是作为正面人物来歌颂的。

  作家作为人类灵魂的工程师,应该懂得教育人民“色字头上一把刀”、“万恶淫为首”,多少英雄豪杰都死在贪财好色上。文学作品应该歌颂社会正能量,教育人民做一个高尚的人,纯粹的人,脱离了低级粹味的人,做一个有意于人民的人。

  想当年人民解放军进驻上海——这个花花世界,美蒋特务想把共产党领导的“好八连”由红染黑,敌人的目的没有达到。“好八连”——拒腐蚀,永不沾。然而《红高粱》达到了,西方敌对势力把“和平演变”的图谋寄托了中国的第三代、第四代身上,莫言之流立了大功,因而莫言得到了奖励——诺贝尔文学奖。

  高行健获诺贝尔文学奖也失了诺贝尔精神:人民网专稿《2000年诺贝尔文学奖违背了诺贝尔遗嘱》最后表示:“这次文学评选,可以说是诺贝尔奖金的大贬值。不论从评选的衡量尺度、工作方法和评选人组成看,诺贝尔基金会都必须做彻底改革。对此,世界各国的科学家和文学艺术家早就提出多次呼吁,这次文学评奖进一步证明了这个呼吁是非常合情合理的。如果诺贝尔基金会需要诺贝尔奖金保持信誉,那就应该听取世界各国科学家和文学艺术家的呼声,趁早开始彻底改革。” 中国作家协会表示:“中国有许多举世瞩目的优秀文学作品和文学家,(李捷,山中人、王跃文等)诺贝尔文学奖评委会对此并不了解,看来,此举不是从文学角度评选,而是有其政治标准。”

  时任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朱邦造指出,“诺贝尔文学奖评委会最近的行动再次表明,诺贝尔文学奖已经被用于别有用心的政治目的,不值一评。”

  奥巴马本是黑人的后代,100多年前,人贩子象猪、狗、羊一样把黑人贩到美洲。后来,因黑人奥巴马投靠了“华尔街”,坐上了总统的宝座,为了报答主子,转嫁经济危机,在中东挑起民族矛盾,然后以维和的名义,发动侵略战争,以反恐为借口灭了阿富汗,以寻找化学武器为借口,侵占伊拉克,绞死了反美英雄萨达姆,以人权为借口占领了利比亚,灭了为利比亚人民创造了读书不要钱,治病不要钱,住房不要钱的利比亚人民领袖卡拉菲。然而美国财主得到回报是——石油。

  在亚太地区他唆使越南、菲利宾占领我南海岛屿,暗中支持日本分享二战胜利成果“钓鱼岛”。鼓励台独、藏独、疆独,企图在中国引起内战、外战,好混水摸鱼、渔翁得利。

  这样一个好战分子,却得到了——诺贝尔和平奖。

  1989年3月,达赖喇嘛集团在拉萨制造了严重的流血事件,6月在西方政治势力支持下,中国发生政治风波,西方政治势力为了“犒赏”达赖,给了他一个——诺贝尔和平奖。

  诺贝尔是一个高尚的人,根据他的遗嘱,诺贝尔和平奖的宗旨是奖励那些为促进民族和睦,增进各国友谊,推动裁军以及为召开和宣传和平会议而努力的人。

  诺贝尔文学奖是奖给那些为人类精神文明建设作出杰出贡献的文学家、哲学家、历史学家——在文学方面(包含有文学价值的历史、哲学著作)具有理想倾向的最佳作品。

  按照此标准毛泽东早在60年前就是全世界获此殊荣的最杰出的政治家、文学家。

  为了维护世界和平,毛泽东在理论和实践上作出了巨大贡献,为了维护世界和平,他提出了三个世界的划分,在处理国与国之间的关系问题上,他提出了“五项基本原则——相互尊重主权和领土完整,互不侵犯,互不干涉内政,平等互利,和平共处”。

  北大著名作家讲了一个故事。他说:“从前有一个村子,西边住着一户人家好逸恶劳、骄奢淫逸,天天练武,东边住着一户人家,勤劳善良、朴实,天天劳作。东家丰衣足食,西家发生经济危机,没有饭吃,西家先是借后是抢。这个村叫地球村,东边的是中国,西边的是美国。”为了防止美帝强盗到处抢劫,毛泽东提出了:必须用正义战争消灭侵略战争,必须拥有自己的核武器,消灭敌人的核武器。毛主席领导中国人民志愿军打败了美帝帝国主义,迫使美帝回到谈判桌上。他指导亚非拉人民争取民族独立,争取民族解放,使两个超级大国不敢在全世界发动侵略战争。迫使美国总统、日本首相与中国人民求和,同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外交关系,中华人民共和国同世界100多个国家建立外交关系。

  在国内实行各民族不分大小一律平等,迎来了和平发展的三十年,对弱小民族的平等权利给予更多的保护。藏族人民从内心深处唱出了“毛主席就是那金色的太阳”,“感谢恩人毛主席”,“幸福不忘毛主席,翻身不忘共产党”,实现了各民族人民的空前大团结。

  在文学理论方面,毛主席《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是指引全世界无产阶级革命文学的指路明灯。他的文学始终是为99%的劳动人民服务。他的诗歌《沁园春·雪》,哲学著作《矛盾论》、《实践论》,议论性散文《为人民服务》、《纪念白求恩》,杂文《别了,司徒雷登》……其思想性、艺术性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许多文人墨客都想超过他,可悲的是都徒劳无功,因为在人类历史上,毛泽东只有一千年才出一个。

  美国总统小布什在耶鲁大学“思想与战略”的研讨会上,突然向众人发问:“大家知道世界上哪本书发行量最大?看的人最多?”众人被这个突如其来的问题弄的摸不着头脑。片刻的宁静后,布什从笔记本下抽出一本《毛泽东选集》向众人展示!接着说道:“就是这本书——《毛泽东选集》!”布什继续说道:“毛泽东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主要缔造者,他在中国人民心中的位置是无法取代的,大家都知道我的父亲,70年代曾经当过驻华大使,深深的感受到中国人对毛泽东的崇敬和爱戴,他的思想影响了几代中国人,并且还在继续影响着现在中国青年一代。这本书是我父亲当年从中国带回来的,已经收藏了几十年。”布什继续说道:“每个民族都有自己的英雄和伟人,一个没有英雄和伟人的民族是悲哀的民族!我们美国的青年不仅要知道华盛顿和林肯,也应该知道毛泽东。我的父亲曾经跟我说,中国青年对于我们的华盛顿和林肯都非常了解,甚至超过我们的青年......英雄和伟人是没有国界的......”据悉,布什在耶鲁的讲话结束数天,美国很多地方掀起了毛泽东热,有关毛主席的各种书籍和画册纷纷出版。尤其是毛主席的大幅画报尤为畅销,颇受青年人的欢迎,很多人以家里挂一副毛主席的画像为骄傲......美国《时代周刊》还特别为毛主席做了一期封面。

  该奖的没有得奖,不该奖的却都得到了,有人告诉了我这个秘密,诺贝尔奖已被共济会控制,已经失去了诺贝尔精神。

  有人指责我:“你是小人物中的小人物,竟然自不量力地管国家大事、国际大事。”这正是毛泽东的伟大之处,他让小人物管大事,他说:“因为我们是为人民服务的,所以我们如果有缺点,就不怕别人批评指出,不管是什么人,谁向我们指出都行。只要你说得对,我们就改正。你说的办法对人民有好处,我们就照你的办。”他说到做到:在延安,农民负担过重,农妇骂他,他向她道歉,并且组织了党政军干部开展大生产运动,提出“自已动手,丰衣足食”的口号,减轻了人民负担;五八年浮夸风,他纠正了;六二年共产风,他改正了;文革初期,武斗他制止了。

  如果全世界当官的、发财的都听老百姓的正确意见,都为百姓作想,那么世界就没有剥削、没有压迫、没有侵略,更没有战争,世界也就都“和谐了”。

  值得深思的是:《红高粱》、《丰乳肥臀》发表几十年了,为什么当初没有获奖,而在中国共产党十七大六中全会发出建立社会主义文化核心价值体糸——为人民服务的号召,中国共产党隆重纪念《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发表70周年,文化部、广电部要求文化工作者走基层,转作风,改文风。全国各地掀起毛泽东热,红歌热,西方给了莫言一根“骨头” 以之鼓励,这不是与党和人民作对吗?怕文学回到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的正确轨道上来吗?

  可悲的是有的人还欢天喜地,我仿佛又看到了,鲁迅笔下麻木、愚味的“中国人”。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 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昆仑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跳到新浪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新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