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国际 > 国防外交

文扬:香港反对派其实是敌对势力

文扬 · 2014-06-26 · 来源:观察者网
英美势力挑唆港独 收藏( 评论() 字体: / /

  在中央政府眼里,香港的“6.22公投”就是一次非法活动,公投的内容和形式都违法。但无论怎样警告,甚至发布了白皮书,激进反对派还是照样大张旗鼓地搞,甚至还“借势”煽动民众对白皮书的抵触,在投票前争取更多的同情。

  投票结果还没出来,但劫持民意对抗中央这个闹剧,毕竟是演出来了,在目前这个阶段上盘点,激进反对派似乎真能找到些自得的理由。

  劫持民意对抗中央,这就是激进反对派的既定战略,在十几年前围绕23条立法的斗争中他们已经赢了一次。正是由于23条一直没能立法,叛国、分裂国家、煽动叛乱等活动在香港也就一直不受法律禁止,终于得以越闹越大。

  环顾世界,竟会有这样一个地方:地处一个国家的主权管辖范围内,却并不明令禁止各种叛国、分裂国家和煽动叛乱的活动,而且各方敌对势力又恰恰都云集于此,各怀图谋。

  香港回归17年了,这个“口子”就这么开了17年,中国政府也睁只眼闭只眼忍了17年。某些香港人为什么越来越激进,甚至越来越暴力?若有人真的以为中央政府不明白,那是太天真了。

  激进反对派的背后就是敌对派

  香港激进反对派们一次又一次瘫痪特区政府、对抗中央意图的行动,口头上当然还有个光明正大的说法,曰捍卫香港的法治,曰捍卫港人的自由和人权,由于《基本法》里明文规定了要保障港人的自由与人权,所以他们有时也说其行动是在捍卫《基本法》。

  然而,假设有人就是憎恨和仇视中国,就是要分裂国家、煽动叛乱,要破坏“一国两制”在香港的实践,要将香港重新拉回到美英势力范围内,甚至重新成为殖民地,那么,他们当然会借助法律这个现成的武器打击中国。利用同一部法律中的“有利”部分对抗其中的“不利”部分,是律师们的看家本领,他们必定会这么做。

  现在的问题是:这些仇视中国、意在以香港为基地进行叛国活动的真正的敌对派,与高喊捍卫法治的李柱铭们,与发表反对白皮书的宣言的大律师公会诸公们,与越来越激进的反对派议员们,到底有并没有本质区别?

  其实,早在当年反对23条立法时,激进反对派冲锋在前、敌对派隐藏在后这个配合战阵就已经成形了。反对派将该立法称为“悬在香港人头上的一把刀”,借助这个形象,香港民众被轻易地煽动起来上街游行。但民众只顾抬头看刀,敌对派却在抓紧埋头布雷,因为后者的目的,就是要让香港成为“埋在中国脚下的一颗雷”。

  借助23条立法未果留下的法律真空,敌对派近年来越来越不屑于隐藏自己,凡是中央所希望的,他们一律鼓动某些反对派跳出来强力对抗。既然连禁止叛国的立法都给挡了回去,当中央又提出“治港者必须爱国”的要求时,他们会回头吗?

  在成熟的民主政体内,反对派是在效忠国家和民族的前提下从事建设性的反对活动,只反执政当局的具体政策,不反更高一级的权威,如国王、国家和国家基本政治制度,并且与包括执政当局在内的其他各派共享国家和民族的最高目标。例如英国的反对党,全称为His Majesty's Loyal Opposition,也就是服从国王陛下的反对党,国王代表了国家和民族,通过效忠国王也就对国家和民族表示了效忠。

  而敌对派则不然,他们并不与其他各派共享同一个国家认同,他们针对执政当局的反对活动并无边界限制,通过反对执政当局他们将矛头直指整个国家;但他们又不是反对所有国家的无政府主义者,他们暗地里效忠他国,为外部敌对势力服务。

  他们就是23条立法所要遏制和打击的那批人,那些以分裂国家、煽动叛乱为目的的人。因为立法未果,他们日渐坐大,虽然不可能实现其颠覆性目标,但确实已经积累了不少上演闹剧的资本。

  除非23条立法,否则《基本法》只能修法

  《基本法》明文规定了要保障港人的自由和人权,但当23条立法被刻意曲解为是威胁而不是保障时,《基本法》里的这些条款就被人利用,成了对抗中央政府的武器。而拥护23条立法的人们,却无法用捍卫国家安全、不使香港成为埋在中国脚下的地雷来反制,因为在《基本法》表面的字句上,国家的主权和安全利益并没有对等地体现出来。

  《基本法》规定了“一国两制”,香港从属于中国这个社会主义国家,但实行资本主义的制度,50年不变。但是,条文中并没有对于中国这个国家、中国的社会主义制度的特别意义做更多的阐释,也没有将其特殊性具体化为法律条文,这就被香港的敌对派当作了活动空间。

  由于23条立法缺失,中央政府暂时无法通过《基本法》硬性禁止叛国行为,从而转为寻求“治港者爱国”这一软性要求,所以一再强调要全面和准确理解《基本法》。但这显然也不奏效。白皮书发表后,香港大律师公会立即反驳说,他们认为不存在香港法官可以或需要接受的任何就《基本法》“一锤定音式的最终解读”。

  的确,中央政府很有些话要说,关于中国这个“一国”为什么不同于西方的国家?为什么会有“全面管治权”?为什么对爱国和效忠有所要求?为什么在香港只能渐进式地推进政改和普选,不能一蹴而就?这些的确超出了《基本法》的字面内容,需要有一个全面和准确的理解,因为《基本法》中没有关于这方面的详细说明,所以也的确需要“一锤定音式的最终解读”。

  但是看起来不会有用,也许民众会听,部分反对派人士也会听,但敌对派不会。只要一天没有禁止叛国的立法,他们就一天也不会停止叛国活动,所以,除非完成23条立法,否则就只能考虑修改《基本法》了。(作者是《新西兰联合报》社长)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昆仑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为什么中国得利者要否定毛主席
  2. 老田:中国革命的精神遗产到哪儿去了——从1970年代三拨反文革力量的政治分析说起
  3. 将“中共”比作“公司”是严重的政治错误!
  4. 毛主席十次挽救了党和国家!——建党99周年的追思
  5. 这一去,要叫天地变了颜色
  6. 郝贵生:不谈党的阶级性,谈何“把人民放在最高位置”?
  7. 党外人士有话说:谁在添堵?
  8. 这家企业庆祝99岁党生日首先高调纪念毛主席!
  9. 胡新民:关于中印边境反击战,还有这些史料值得回顾
  10. 北京第二波疫情328人感染,20天才2人出院,到底什么原因?
  1. 普京为何不能让俄罗斯强大?线索就在阅兵式
  2. 特朗普掐住了反华“命门”?
  3. 我敢预测:要不了多久会再次听到这些话
  4. 为什么中国得利者要否定毛主席
  5. 老田:中国革命的精神遗产到哪儿去了——从1970年代三拨反文革力量的政治分析说起
  6. 又一个重要标志性事件,这届网民太了不起了!
  7. 张志坤:中美关系,请不要在捏造文辞上下功夫
  8. 陈伯达之子:八大关于社会“主要矛盾”的论述是如何产生的?
  9. 黄卫东:中美究竟谁的技术依赖更大
  10. 郭松民 | 胜利1962:中印边界问题的历史回顾(全文)
  1. “10年浩劫”有十大“匪夷所思”
  2. 钱昌明:“不争论”,是一颗奴隶主义毒瘤!
  3. 张志坤:如此严重的政治问题,究竟该谁负责!
  4. “地摊经济”还未落地就要“收摊”?
  5. 普京为何不能让俄罗斯强大?线索就在阅兵式
  6. 又一个挺方方的女作家被免职
  7. 贺雪峰:我为什么说山东合村并居是大跃进
  8. 邋遢道人:6亿人月入一千、地摊经济及其他
  9. ​中印边境冲突出现伤亡,中国周边局势急剧恶化!
  10. 俺看地摊经济,就像一头黔之驴
  1. 北京知青孙立哲:我与史铁生一起做赤脚医生
  2. 印共(毛)举行五年来最大规模群众集会
  3. 为什么中国得利者要否定毛主席
  4. 郑永年:中国切不可在世界上显富摆富
  5. 从盼儿到怕儿: “只生一个女孩”为何盛行东北农村?
  6. 我敢预测:要不了多久会再次听到这些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