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时政 > 时代观察

文贝:建立香港共产党组织防止权力旁落显示政治自信

文贝 · 2014-06-26 · 来源:乌有之乡
英美势力挑唆港独 收藏( 评论() 字体: / /

  香港作为中国的一个特区将在很长时间与中国大陆“两层皮”。无论是想让香港变成更独立的政治实体还是要求港独,都有其历史渊源和现实原因。

  当发生民生问题时,很多人并不在意曾经殖民统治下的不民主,反而把此作为一种砝码与中央政府讨价还价。这种情绪很容易演变成动乱,需要引起中央政府的高度警惕。

  成为特区的香港不是在中国共产党的直接领导下,而是按照基本法港人治港。没有实行社会主义制度,没有共产党领导一切,它的民主程度远胜于港英殖民统治时代。她的行政领导层至少在表面是超党派的,而且是选举产生的。然而这种超政治的选举并没有解决香港的稳定问题,反而让政治肆无忌惮的搞乱。

  现代社会是政治社会,政党通过领导和掌握国家政权来贯彻实现党的政纲和政策,使自己所代表的阶级或阶层、集团的意志变为国家意志是世界大部分国家的常态。

  香港迟早要走向政常政治,共产党作为一种意识形态和政治党派必须参预香港的政治斗争。中国不可能永远一国两制,过渡期后的香港必将融入全中国的政治体系中。正因为此,中国共产党必须在香港建立自己的公开组织,与其它政党一起介入香港的生活。

  世界共产主义处于低潮

  世界以马列主义为理论基础建立的共产党很多,执政和曾经执政的包括中国、俄罗斯、东欧大部分国家、越南、古巴、尼泊尔、老挝、朝鲜、塞甫路斯等几十人国家,参政或者联合执政的包括白俄罗斯、玻利维亚、巴西、南非、斯里兰卡、叙利亚、乌拉圭、委内瑞拉等。包括美国、日本、英国、法国、德国等以及各大洲一百多个国家有共产主义政党,被宣布共产党非法的有印度尼西亚、韩国、罗马尼亚、拉脱维亚、立陶宛和爱沙尼亚等国家。有些共产党改名为社会党或工党,有的共产党宣布放弃马列主义。大部分共产党在坚持党的性质不变,坚持走社会主义道路的前提下,强调本国国情,在建党纲领、斗争策略和具体政策方面进行了调整。多数放弃了武装斗争,主张采取和平方式,逐步积蓄力量,分阶段向社会主义过渡。

  台湾2008年在台南县成立了台湾共产党,黄老养获70名创党党员推举为首任党主席。他的共产党虽然提出走社会主义路线,主要主张是“国家福利”与“社会互助”,解决台湾的社会问题。党章明定“奉行孙中山遗教,期达民主、自由、均富之大同理想‘国境’”等宗旨。党旗的红色代表“弱势族群”,台湾图形代表“本土”、星星代表“社会主义”。台湾共产党与中国大陆根本没有关系,是一个政党名称相同内差别甚大松散的政治团体。

  中国大陆是目前世界上党员人数最多的共产党组织,虽然许多政治纲领与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已有很大差别,至少在名义上仍然以建设社会主义为方针,并没有公开放弃共产主义信念和这个理想化的最终目的。

  共产主义曾经在世界上与资本主义分庭抗立的意识形态,随着中苏的交恶,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出现了分裂。由于社会主义在经济发展上没有取得更大的成功,社会主义体制上的弊端阻碍了生产力的发展,在资本主义民主自由理念的攻势下败北。随着东欧的颜色革命和世界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苏联的解体,共产主义运动出现衰落。有的改弦易帜,有的被边缘化,即使坚持社会主义制度的国家也展开了修正,完全不同于原来的模样。

  目前虽然不能断言理想化的共产主义是否已经失败,但世界性共产主义的低潮反映了社会主义道路这个新生事物的复杂性、艰难性和曲折性。

  建立香港共产党组织合法

  虽然已经把社会制度改为特色社会主义,仍然是信奉马列主义的共产党执政。共产党核心力量的表述是涵盖了全中国,并非只指大陆。无论是对香港还是澳门,以及未来的台湾,实行“一国两制”只是权宜之计。即使这些地区实行资本主义制度,并不排斥建立共产党的组织。连资本主义制度较为完善的美国都有共产党组织,香港公开开展共产党的组织活动并不违背民主政治原则,也不违反香港基本法。

  有人提出新华社香港分社是共产党在香港的组织,其实它只是中国政府和中国共产党在香港的非正式代表办事处,既不公开党的活动也不发展党员,以前只是负责处理中国政府在港有关事务,形同地下大使馆。尽管它有时履行中国共产党香港党委会的职能,却从来没有以政党的名义活动。香港回归后,成为中央人民政府驻香港特别行政区联络办公室,属于行政序列而非政党机构。

  有种说法是当年中英两国在香港回归事宜上达成的协议中,关于党派问题的条款中规定中共不在香港发展党员。但遍寻《中央联合声明》及其三个附件(《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对香港的基本方针政策的具体说明》、《关于中英联合联络小组》和《关于土地契约》)和《香港基本法》,都没有这方面的内容。

  中英联合声明包括了大陆对“香港的现行社会、经济制度不变;生活方式不变。香港特别行政区依法保障人身、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旅行、迁徙、通信、罢工、选择职业和学术研究以及宗教信仰等各项权利和自由”的承诺。《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对香港的基本方针政策的具体说明》中,只提到了“香港特别行政区保持原在香港实行的资本主义经济制度和贸易制度。”没有限制政党活动的内容。

  香港特区没有政党法,但政党事实上是存在的。较有名的有民建联,民主党,自由党,民协,公民党,香港职工会联盟等。这些政党或政治团体基本分为三大类,激进民主派(民主党、前线、南方民主联盟等)、中间派(以自由党为代表)和亲北京派(民建联、民权党、工联会等)。还有一大批不同倾向的民间团体。

  但香港基本法《社团条例》、《选举委员会条例》、《选举管理委员会条例》、《选举程序(村代表选举)规例》、《选举管理委员会(选举程序)(选举委员会)规例》、《区议会条例》、《立法会条例》、《行政长官条例》等许多地方涉及到关于政党的规定。比如《社团条例》规定登记成立的政党无须向公众公开成员名册,以《公司条例》登记成立的政党则必须公开。这些都说明在香港是可以登记成立政党或政治团体的。

  同时,香港基本法第23条明确规定,“香港特别行政区应自行立法禁止任何叛国、分裂国家、煽动叛乱、颠覆中央人民政府及窃取国家机密的行为,禁止外国的政治性组织或团体在香港特别行政区进行政治活动,禁止香港特别行政区的政治性组织或团体与外国的政治性组织或团体建立联系。”显然,香港只是禁止外国政治势力介入政党,并没有禁止政党活动。而且中央政府授权香港特别行政区对政党立法,这个立法的核心准则是既最大限度的维护特区居民的自由和权利,又严格维护国家安全。

  对于政党禁止外国政治势力介入和维护国家安全的问题在许多国家政党法中都有明确规定。比如德国基本法第21条规定:“凡由于政党的宗旨或行为,企图损害或废除自由民主的基本秩序或企图危及德意志联邦共和国的存在的政党,都是违反宪法的。”土耳其宪法规定:“政党不得接受外国、国际组织、外国的协会或集团的命令,参加它们的危害土耳其独立和领土完整的决议和活动,不得破坏国家的领土和民族不可分割的整体性,威胁土耳其国家和共和国的生存”。洪都拉斯宪法规定:“禁止政党危害共和国、民主和代议制政体”、阿塞拜疆宪法规定:“政党不得在共和国全境内或部分地区从事旨在推翻合法国家的组织的活动”。这是以法律的名义确立针对以政党等组织为对象的国家防卫机制,防范这些组织采取攻击性行为,破坏主权国家的存立。

  香港基本法也提出了“维护国家的统一和领土完整”、“香港特区是中国不可分离的一部分(领土统一性)”、“特区政府隶属于中央政府,权力源于中央政府的授权(权力的统一性和授权关系)”、“全国人大常委会对特区立法的审查权、监督权”、“全国性法律适用于香港特区的权力和紧急权”、“禁止五种行为,即叛国、分裂国家、煽动叛乱、颠覆中央人民政府和窃取国家机密的行为”等。这些都是建立在主权统一和国家安全原则下的法律规范。

  虽然香港基本法有明确规定,但国际政治势力在香港的活动已是常态。

  《香港人权法案条例》第22条规定,“人人有自由结社之权利,包括为保障其本身利益而组织及加入工会之权利。”

  显然,无论是共产党还是其它政治团体在香港建立,并不违反基本法。

  香港建立共产党组织是政治斗争的需要。

  当前情况下,香港政党不是执政党与在野党之分,而是建制派与反对派之分。建制派不是执政党,因为行政长官不得是政党成员。建制派与特区政府关系密切,通常情况下支持政府。反对派又称民主派,不仅反对政府,而且反对基本法一些条款。

  由于港人长期受西方政治理念影响,倾向民主派在人数上并不弱势。这正是民主派要求普选特首的底气所在。

  政党是有组织的政治团体,是凝聚和培育政治人才的重要平台。在世界政党政治普及的情况下,香港继续贯彻港人治港,总有一天会形成政治团体主政的局面,也就是出现执政党。

  虽然香港不是独立地区,它的行政既要对选民负责又要经过中央政府的授权。“一国两制、高度自治”的状态下,香港政党不会成为独立国家的政党。但是,香港的政党最终有机会走向执政党。

  面对香港未来的走向,中国共产党应当在香港发展组织,或者成立独立于大陆之外的共产党,以另一种面貌参预香港的政治和社会生活。

  抗日战争结束时,香港人口仅60万左右,内战时猛增至170万。1950年达到220万,1970年接近400万。目前香港总人口超过700万,其中华人约占93%。

  从人口来源上,主要来自于大陆。内战时的难民、国民党败退台湾后来港人员、大陆偷渡客、合法入籍者、各种因素的逃港者等。这些成份复杂的人在思想意识上与社会主义制度有抵触,脱离大陆管理的倾向较大,因而希望香港能有更加自由的民主生活。同时,开放的政治既成为大陆通向世界的跳板,也使各种政治势力渗透到香港各个领域,成为不同社会制度和政治理念交锋的战场。而香港本地居民,不仅排斥大陆民众,而且对立中央政府和由中央政府间接选举任命的特区政府。

  由于大陆的改革开放,经济出现升势。而香港在全球金融风暴冲击下经济在低位徘徊,招致了对特区政府的不满。在香港的政治体制由目前的间接选举制向直接选举制过渡时,这种民意和政治团体的活动,很可能使香港特区政府落入亲西方的民主派手里,从而架空中央政府的领导。

  虽然有基本法这个底线,香港不敢公开独立。如果反中央政府的势力坐大,香港失去控制的可能是存在的。面对这种情况,中央政府应当主动出击,利用香港复杂的政治体制和先天条件,成立或支持在香港建立亲共产党的政治团体,展开与反对派政治上的较量和权力的争夺。

  组建香港共产党组织的作用。

  宣传特色社会主义理论,提高港民对大陆社会制度的认同度。中国共产党第十八届代表大会提出了三个自信:即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道路自信指的是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理论自信是毛泽东思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 “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以及科学发展观等重大战略思想在内的科学理论体系。制度自信是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按照主流的说法,三个自信是对全党全国各族人民精神状态的新要求。三个自信源于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坚定信念,体现了对我国国情的深刻把握、对民族命运的理性思考、对人民福祉的责任担当。既然如此自信,就敢于拿到香港这个资本主义制度体制中去检验,去争夺。在大陆,政治理念可以靠权力强制推行。在香港这种体制下,各种政治思潮是优胜劣汰。既可以争取民众,又可以检验特色社会主义的优劣,从而为党的方针政策提供经验教训。

  积极参政议政,影响香港政治体制的改革。共产主义是一种政治信仰和思想体系,主张消灭生产资料私有制,建立一个没有阶级制度、没有剥削和压迫,并且进行集体生产的社会,这是终极目标。特色社会主义是社会主义的初级阶段,融合了许多资本主义制度下的东西。这种体制既彰显社会主义制度中优势的地方,又能修正资本主义制度中存在的问题。通过香港共产党组织积极参政议政,可以推动香港特区政府进行体制改革,使之既不脱离中央政府,又能更适合香港特区的发展。同时为大陆体制改革探索路径。习惯了一党专政的共产党应当把主动把自己放在香港这个复杂的政治环境中去打拼,这是锻炼我党的一块绝好试验田。

  发挥共产党政治上的优势,争取民众,提高中央政府的向心力。共产党一般指以共产主义信仰为意识形态的,以代表无产阶级(即工人阶级)的利益为名义而成立的政党,以建立共产主义社会为目标的工人党。香港是现代化社会,工人队级占大多数。中国共产党是靠工人运动和农民运动起家的,发动群众是看家本领。民主政体下最重要的是争取民心,争取大多数。港人治港实行的是民主政治,谁占据了大多数谁就有话语权。有了共产党的组织,不仅可以宣传特色社会主义政治,而且能在工农中群众中培养骨干,从而壮大力量,不至于对中央政府离心离德。

  通过共产党组织影响夺取或影响特区政府政权,保障基本法。动乱年代靠武力夺取政权,和平时期要靠民心支持政权。控制政权在任何时候都是非常重要的,权力在谁的手里基本决定了社会的走向。在政党政治的社会环境下,政党是民心的凝聚点。它能以组织的形式扩大影响力,通过参政议政影响施政。

  通过共产党组织活动,动员港民抵制和弱化反对派对中央政府和特区政府的攻击。香港是一块重要阵地,共产党不占领反对派就会控制。民心是可以扭转的,也是可以被利用的。如果任由民主自由派煽动和盅惑,社会主义理念将失去群众基础。党必须敢于站上香港的政治舞台,与反对派展开针锋相对的斗争。

  香港共产党组织可以有更大的伸缩性,可以与大陆共产党中央脱钩。香港终究长期受西方民主自由思想影响久远,有些意识根深蒂固。共产党在世界上走了许多弯路,留下的垢病很多。香港共产党组织不能依附于大陆的党中央,名称上也可以不叫共产党。这样的好处是可以争取中间派,以新的面貌出现在港人面前。这是一种慎时度势,结合实际情况的选择。它的领导机构可以由直接选举产生,以与香港的体制接地。中央可以在政治上支持,人事安排上不插手,给它更大的自由发展空间。实行自筹经费、自主发展的原则。基准点是领导和组织群众运动,运用合法的手段为人民谋利益,谋福祉,通过参政议政影响特区政府的政治方向和施政。

  参政议政防止特区权力旁落和显示党在政治上的自信

  香港政党已经全面参与了历次立法会选举,很大程度上逐渐控制了立法会。有些政党的头面人物虽然退了党,却以代表人的身份进入行政会议,参与行政决策,分享行政权。而且近年来政党活动越来越公开化,几次立法的破产和社会事件都有政党操纵的影子。

  就香港政治团体的活动看,境外势力培植、资助香港政党,干涉香港事务越来越猖獗。

  除英国在香港仍有影响力外,美国于1989年和1990年先后通过《增加香港向美国移民配额的修正案》,这是明显为香港亲美势力提供“保护伞”。美国国会、智库及反华势力明里暗里支持香港反对派,鼓吹 “香港是独特实体”,号召香港市民“推倒《基本法》,另立政府。”这种情况下,特区政府一方面要尽快制定政党法,斩断政党与境外的联系,维护基本法的权威。另一方面大陆要未雨绸缪,在不违背基本法的前提下,加快在香港的政党建设,与反对势力展开斗争。

  政治是个不讲理的东西,英国人统治下的香港 “港督”由伦敦委派,港府其他行政官员由港督任命,立法会议员亦由英国方面官方钦定,也没见那些所谓的民主自由人士起来反抗。现在港人可以投票选举区议员,选举委员会以无记名投票方式选举特区行政长官。这种按照基本法规定的民主方式与过去相比有了本质上的进步。却受到以民主自由派自居人士的反对,说明任何体制都存在着反对和拥护,都很难达到所有人满意。唯一有效的办法是展开公开竞争,以民主的方式维护香港的稳定。

  中国共产党对经营管理好香港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即使按照西方的“普世价值”来看,中国共产党在香港建立组织也合情合理合法。

  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最终达至由一个有广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员会按民主程序提名后普选产生,这种普选是民主公平的,即将成为香港政党较量的主战场。中国共产党不能置身事外,应当建立组织积极参预。

  建立香港共产党组织,积极参政议政,防止特区政府权力旁落。不在香港建立政治组织,发展党员和公开活动,是对共产党政治不自信的表现。党既然坚定的认为自己的道路、理论和制度是优越的,就应当放到资本主义制度中检验。在香港这个资本主义体制下发展党员,动员群众。宣传特色社会主义制度。走出权力保护,在竞争中体现先进性。在斗争中完善发展壮大自己,才是经得起考验和社会实践检验的政党。2014.6.24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wuhe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为什么中国得利者要否定毛主席
  2. 老田:中国革命的精神遗产到哪儿去了——从1970年代三拨反文革力量的政治分析说起
  3. 将“中共”比作“公司”是严重的政治错误!
  4. 毛主席十次挽救了党和国家!——建党99周年的追思
  5. 这一去,要叫天地变了颜色
  6. 郝贵生:不谈党的阶级性,谈何“把人民放在最高位置”?
  7. 党外人士有话说:谁在添堵?
  8. 这家企业庆祝99岁党生日首先高调纪念毛主席!
  9. 胡新民:关于中印边境反击战,还有这些史料值得回顾
  10. 北京第二波疫情328人感染,20天才2人出院,到底什么原因?
  1. 普京为何不能让俄罗斯强大?线索就在阅兵式
  2. 特朗普掐住了反华“命门”?
  3. 我敢预测:要不了多久会再次听到这些话
  4. 为什么中国得利者要否定毛主席
  5. 老田:中国革命的精神遗产到哪儿去了——从1970年代三拨反文革力量的政治分析说起
  6. 又一个重要标志性事件,这届网民太了不起了!
  7. 张志坤:中美关系,请不要在捏造文辞上下功夫
  8. 陈伯达之子:八大关于社会“主要矛盾”的论述是如何产生的?
  9. 黄卫东:中美究竟谁的技术依赖更大
  10. 郭松民 | 胜利1962:中印边界问题的历史回顾(全文)
  1. “10年浩劫”有十大“匪夷所思”
  2. 钱昌明:“不争论”,是一颗奴隶主义毒瘤!
  3. 张志坤:如此严重的政治问题,究竟该谁负责!
  4. “地摊经济”还未落地就要“收摊”?
  5. 普京为何不能让俄罗斯强大?线索就在阅兵式
  6. 又一个挺方方的女作家被免职
  7. 贺雪峰:我为什么说山东合村并居是大跃进
  8. 邋遢道人:6亿人月入一千、地摊经济及其他
  9. ​中印边境冲突出现伤亡,中国周边局势急剧恶化!
  10. 俺看地摊经济,就像一头黔之驴
  1. 北京知青孙立哲:我与史铁生一起做赤脚医生
  2. 印共(毛)举行五年来最大规模群众集会
  3. 为什么中国得利者要否定毛主席
  4. 郑永年:中国切不可在世界上显富摆富
  5. 从盼儿到怕儿: “只生一个女孩”为何盛行东北农村?
  6. 我敢预测:要不了多久会再次听到这些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