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当西方“颜色革命”遇上中国“一国两制”

作者:张方远 发布时间:2014-12-17 来源:海峡评论 字体:   |    |  

  大陆13亿人成了「替罪羊」

  从今年台湾三.一八「太阳花」学运,到香港九.二八「占中」运动,很多论者都在追寻其中的关连性,但多半是从运动的领导、动员、宣传、诉求与参与群众的结构等表象,便论断香港占中是台湾太阳花的延续,认为是台湾太阳花「启蒙」了香港占中,台湾人的「文明优越论」再次显扬在香港人面前。

  如果忽略历史更为深层的本质,那么台港之间的内在联系性,便只能埋藏在「普世价值」光鲜亮丽的外表之下。近代历史上,中国的香港与台湾先后沦为西方帝国强权的殖民地,台湾被日本殖民者铁蹄践踏50年,而香港更久,被英国殖民者统治150年。但无论时间长短,港台都见证了近代中国历史与人民的苦难,如同著名诗人闻一多1925年所发表的作品《七子之歌》表现出来的那般痛切。

  另一方面,上个世纪40年代,当国共内战进入决战阶段,香港与台湾都成为反共文人、学术菁英的避难所。港英政府在香港推行「洗脑赢心」(winning the hearts and minds)工程,「通过把共产主义宣传为『恐怖主义』,从而抹黑、歪曲和丑化反帝反殖民运动。相反,……大英帝国由此被塑造为仁慈的统治者」;〔注1〕战后,国民党政府在台湾则有「反共」教育,与其后李扁时期开始的「反中」教育,可谓是一脉相承。

  因此,特殊的殖民地经验(包含至今都尚未清理殖民遗绪),以及共有的反共意识型态,结晶出港台两地人民特有的历史情感,无法直面1949年社会主义新中国成立前后的巨大转型与变迁,而将自我抽离于中国自身之外,将各自内部的社会矛盾外部化到中国大陆身上,13亿中国人民都成为「替罪羊」。

  港台社会联系的历史纵深

  无论香港回归已经快要20年,也无论自2008年之后两岸关系进入和平发展阶段,不能否认的是,思想上的「反共」及其派生而出的「反中」,至今仍在两地社会起了相当大的作用。例如台湾部分文人不分蓝绿力主与香港结为「南方联盟」,而香港部分文人也乐于充当此联盟的组成分子,以西方的「普世价值」话语,对抗传统文化与社会主义共同揉杂出的中国脉络。

  伴随着国际权力格局的变迁,中国大陆的和平崛起,影响到了西方英美霸权原有的政治经济利益,港台两地做为中国大陆境外「制中」基地的角色更趋明显。近年来,香港社会经历了反《基本法》23条国安立法、反李克强访港、反国民教育,经过一波波撕裂陆港关系的洗礼,青年学子的思想进一步被挑动激化,运动、组织与动员的形式逐渐成熟,也造就了一批诸如黄之锋之流的「青年领袖」,酝酿出的能量最终爆发在今年的罢课与占中行动。台湾亦同,2008年两岸进入和平发展阶段,同时暴露了统治阶级与社会内部「政治亲美、经济倾中」的严重矛盾,从而有陈云林访台的「野草莓」、2012年以「旺中」为标靶的「反媒体垄断」,还有一连串反对历史教科书「拨乱反正」的行动,最后在今年集结为以「反服贸」为名、实则「反中」与「反共」的「太阳花」,其中以陈为廷与林飞帆等人为代表的李登辉、李远哲教改20年成果,与香港运动相互支持,为亟欲「围堵中国」的美、日摇旗吶喊。

  尽管台港社会之间具有高度的横向联系,但我们无法忽略两地之间更为重要的本质差异,这表现在政治与历史的纵深。台湾问题是1949年两岸分治、1950年韩战爆发,由于内战与冷战「双战结构」遗留至今的问题,因此台湾问题的最终解决,无论采取任何形式,都必须完成「复归统一」。两岸的现状仍处于分裂分治,再加上战后台湾从日据的旧殖民地转变为美国的新殖民地,台湾始终是美日在政治、军事与文化思想围堵新中国的最前线,也是各色分离主义势力及西方各种反华势力的集散基地。

  两岸统一与香港回归

  相较台湾的性质与地位,香港问题的发轫,始自英国挟船坚炮利而夺取的殖民地,因此香港必然要「回归」中国,与两岸之间的国家民族「再统一」有所不同。1982年英国撒切尔夫人访问北京,与邓小平商讨香港问题,撒切尔夫人本打算以香港主权移交回中国,来换取英国继续掌握香港管治权,但遭到邓小平断然批驳:「收回香港,是全中国人民乃至全世界人民的意愿」,「如果不收回,就意味着中国政府是晚清政府,中国领导人是李鸿章!」邓小平在这次会谈中强调,新中国成立以来始终不承认19世纪三个不平等条约,从而表明中国政府收回香港、维护中国主权与统一的坚定立场。〔注2〕

  1984年《中英联合声明》出台,其第一条即明确指出:「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决定于1997年7月1日对香港恢复行使主权」。此后,再经过《香港基本法》的制定与实施,香港脱离殖民地地位,重新回归到中国领土的一部分。就此意义而言,1997年7月1日之后做为「中国的香港」,香港在其政治与战略地位上就与港英时期有截然不同的价值与意义。对于西方反华势力来说,在香港内部进行活动,无疑就是直接进入中国政府的眼皮底下进行「颠覆」。

  美国对香港出嘴出钱出力

  1997年香港回归之际,美国驻港领事馆人员约600人左右,至今年已膨胀超过一千人,〔注3〕成为美国在世界各地领事馆人员数最多的一个,显见美国利用香港回归后的地位,进而剑指中国的「用心良苦」。「太阳花」期间,台湾民众向美国白宫「请愿」,白宫答复:「美国支持台湾活力十足的民主,民主容许许多议题能充分对话。《两岸服贸协议》的未来由台湾人民决定。我们希望讨论能和平、理性地进行。」香港「占中」期间,也有香港民众向美国白宫「请愿」,白宫则公然表态:「美国支持香港依据基本法实施普选,我们支持香港人民的愿望。」美国对台湾与香港两地争议所表现出一软一强的响应态度,充分说明了美国透过香港问题介入中国内政的行径。〔注4〕

  10月28日是香港占中的「满月」,香港「学民思潮」召集人黄之锋29日投书美国《纽约时报》,称「北京与梁振英政府,正试图偷取香港青年人的未来」,并称要「夺回属于他们的民主」。30日,马英九接受《纽约时报》专访时再度表态支持香港占中,并称港台学运在目标与政府处理态度上皆有不同。面对属于中国内政的香港问题,黄之锋与马英九都选择同一美国媒体发言,透露出「挟洋自重」的味道。

  每当北京政府对台湾问题表达看法与意见时,台湾人总是义愤填膺批评「中国黑手」,而当西方势力企图介入之时,台湾人反而无感,甚至张开双臂邀请他们堂而皇之伸手进来,例如前AIT台北办事处处长司徒文将接任新竹清华大学全球事务副校长即是一例。此次香港占中亦是如此,当西方势力介入中国内政、干预香港自治,港台两地不止不置可否,甚至认为是「迟来的正义」,流露出港台之间成形中的「南方联盟」浓浓的亲美亲西方气味。

  北京全国港澳研究会会长陈佐洱早已将占中的本质定调为「颜色革命」,10月4日《人民日报》头版评论文章更直斥:「极少数人想通过香港进而在内地搞『颜色革命』」。对于西方媒体来说,更是欢欣鼓舞欢迎香港出现「颜色革命」,例如英国《独立报》、法新社、美国《时代》杂志等媒体,均以「雨伞革命」(The Umbrella Revolution)来称呼占中,将占中运动的地位直比前捷克斯洛伐克的「天鹅绒革命」、乔治亚的「玫瑰革命」、乌克兰的「橘色革命」、突尼西亚的「茉莉花革命」。

  在西方世界,「颜色革命」(Color Revolution)是具有正面评价的词汇,象征在美国(及其盟友)的介入下,「引领」某国或某地从极权、威权政体转型为符合「普世价值」标准的民主政体的过程。中研院政治所所长吴玉山教授的研究指出,过去发生颜色革命的国家,其原有体制「被西方式的自由民主体制和资本主义所取代,在社会和文化上也全面的西化」。〔注5〕东海大学社会学系赵刚教授则进一步指明,颜色革命的目标是要追求符合西方(特别是美国)标准的形式民主,当旧政权被推翻之后,将由西方(特别是美国)所支持的反对派掌权;「美国支持某特定政权也非因为该政权符合『美式自由主义形式民主』的要件,而是因为该政权符合美国的帝国利益」。〔注6〕

  由此可知,颜色革命必须满足三个条件:(一)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势力的介入与干预;(二)反对派亲美亲西方;(三)革命后的新政权是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势力的傀儡。

  事实上,香港回归之后,美国对于香港「民主化」进程的「关心」可谓是不遗余力。2005年1月时任美国驻港总领事的祁俊文表示:「香港有条件进行普选,但民主步伐及实施普选的模式,要由香港人与中央政府决定」;2005年9月新任美国驻港总领事郭明瀚表示:「香港应加快政改步伐,相信香港有能力在2007年实行普选」;2013年5月美国驻港总领事杨苏棣表示:「香港的普选应符合国际标准,社会各界包括政府应该尽早开展政改咨询」;2013年9月美国驻港总领事夏千福表示:「美国支持香港逐步达至『真普选』的立场不会改变,港人对政治制度有『最终发言权』,美国会对涉及其『核心价值』的事件继续表态」。〔注7〕

  美国不只出嘴,同时更是出钱出力。做为美国中央情报局(CIA)的外围组织,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NED)与国际事务民主协会(NDI),多年来不断拨款给香港的反对派政党、NGO、社团,专款专用于「政改」的宣传与落实。壹传媒主席黎智英被认为是香港反对运动(包括占中)的幕后金主,2005年以来黎智英多次金援公民党、民主党、社民连、陈方安生、陈日君等反对派政党与人士;今年7月,媒体指称黎智英捐款4,000多万港币给香港反对派政党与人士。今年5月,黎智英被媒体拍到与美国前国防部长伍夫维兹(Paul Wolfowitz)在游艇密会,一般认为黎智英捐助给反对派的款项来自美国。

  过去美国在台湾以「美国新闻处」的名义,吸收台湾菁英为其服务,影响至今;如今,美国在香港设有「香港美国中心」(Hong Kong America Center),扮演吸收、培植香港菁英的角色。NED与NDI在香港大学成立比较法与公法研究中心,推出「港人讲普选」计划,号称让网民可以设计出自己的普选方案,「占中三子」之一的香港大学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即为该中心受薪研究员。因反「国民教育」一战成名的「学民思潮」召集人黄之锋,今年刚满18岁,也被「起底」其背后有深厚的美国背景。〔注8〕

  颜色革命遇上一国两制

  台湾太阳花学运,实则是「不反服贸的反服贸运动」,在本质上是「反中」的排他主义运动。〔注9〕香港的占中运动,原来是以争取符合「国际标准」的「真普选」为旗号,但事实上「真普选」并非反对派的核心目标,「夺权」与「反中」是这场运动的潜台词。〔注10〕

  9月28日突发的占领中环行动,可以视为此前罢课行动的升级版,目的在于升高对立与冲突情势,扩大动员能量,延长运动战线。今年2月香港大学学生会刊物《学苑》,其封面标题即已鼓吹「香港民族命运自决」;9月22日香港专上学生联会(学联)发表《罢课宣言》,指出他们认为回归是中共对香港的殖民──都表明这场运动在根本上是否定中国对香港的主权。英国伦敦大学亚非学院教授卢荻(香港人)进一步分析指出:「现在的『香港命运自决』运动/抗争,抗拒落实回归,客观上(且不说主观上)就或是加剧香港民众与内地民众的对立、或是推动『中国崩溃』、或是两者兼有,正与『普世价值政治』也即『重返亚洲』相配合」,因此颜色革命是「占中的必然发展」。〔注11〕

  从现象与本质上来看,香港占中行动都属于「颜色革命」脉络的一环。尽管港府发动几波驱离行动,但占中行动仍以各种的形式重回街头。此次占中的爆发,基本上揭露了「一国两制」的设计上的弱点与缺陷,在实践上也出现许多问题;但换个角度来说,却也是对于「一国两制」运作效力与耐力的检验。

  占中行动提出所谓的「真普选」口号,只看重香港的「这一制」,忽略中国大陆的「那一制」,从而追求完全否定、推翻「一国」。但北京方面对于香港的「颜色革命」看来处变不惊,尚未放出重话,也无直接出手的迹象,表明中央欲藉此机会展现落实「一国两制」之下「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决心。目前来看,虽然无法轻言占中将在何时、以何方式落幕,但可以肯定的是,占中的这把火,顶多只能烧到特区政府,特首梁振英下台的机率也微乎其微。

  10月4日香港学联发表声明,否认占中是一场颜色革命:「单纯地以争取香港政制民主化为目的,聚焦在改革行政长官和立法会议席的选举方法,希望确立香港市民平等权利,在港实行真普选、真民主」。这篇声明说明了,占中行动虽未结束,但领导团体已经开始降温、转变风向,不敢再明目张胆地对抗「一国两制」。与此同时,美国原先高度支持占中的态度也开始改变,10月22日美国国务院召开记者会否认介入占中,并指称「支持港府与学生双方进行对话」。APEC期间,11月12日欧巴马与习近平举行联合记者会,欧巴马在会上亦称:「美国在煽动香港的抗议活动这些事情上没有任何参与,因为这些问题最终是由香港人民和中国人民决定的」。

  占中行动的上演,是外部力量与香港内部「忽然民主派」等有心人士里应外合之后的一场动荡,落幕与解决最终必然取决于「一国两制」。「一国两制」的基本核心是「一国」,香港的前途必须由包括香港人民在内所有的中国人民来决定,因此西方的「颜色革命」遇上中国的「一国两制」,尽管在政治上能够激起一时的涟漪,但没有成功的可能。

  由此回过头来看台湾问题,台湾在战后沦为美国的新殖民地,处处受美国掣肘,致使台湾问题悬而未决。对台湾而言,唯有排除外来势力的介入干预,民族内部的问题由民族自行解决,两岸才可能有进步的前景。至于马英九、江宜桦等人一再强调不接受「一国两制」,不过只是对美国「交心」之举罢了,对于两岸关系并无任何帮助。

  不能否认的是,「一国两制」的完善之路还很漫长,首先需要香港社会彻底的「去殖民化」,清理英国殖民留下的负面遗产与意识型态。同时香港人民必须在一国两制下发挥主动权,积极争取、提升、扩展属于香港人民真正的民主与权利,才是香港未来发展的可行出路。◆

  注释:

  〔注1〕强世功,《中国香港:文化与政治的视野》(2008年,香港:牛津大学出版社),页31-32。

  〔注2〕中国政府坚持收回香港的立场,却成为日后香港民主派人士抱怨撒切尔夫人的理由,他们认为撒切尔夫人对北京的「让步」等同于出卖、背弃香港。由此可见香港部分民主派人士并不认同香港「回归」,反而希望香港的主权与治权永远归属于英国。参见:《港民主派怨撒切尔当年背弃香港人》,《自由时报》,2013年4月10日。

  〔注3〕《回归后英美驻港特工与日俱增》,《中国时报》,2014年9月13日。

  〔注4〕与美国立场一致,9月2日马英九首度表态:「对于香港人民持续争取民主普选,台湾各界均展现高度的关心与支持」;10月10日国庆演说,马英九不只再度表态支持香港人争取「真普选」,更进一步对北京喊话:「现在正是中国大陆走向民主宪政最适当的时机」,「如果大陆愿意实现承诺,必将化危机为转机,让大陆与香港双赢,而台湾人民也必然乐观其成」。

  〔注5〕吴玉山,《颜色革命的许诺与局限》,《台湾民主季刊》第4卷第2期(2007年6月),页68。

  〔注6〕赵刚,《希望之苗:反思反贪倒扁运动》,收录于:徐进钰、陈光兴(编),《异议:台社思想读本(下册)》(2008年,台北:台湾社会研究杂志社),页307-309。

  〔注7〕值得一提的是,美国驻港总领事的人事安排是别有用心,例如杨苏棣与夏千福都有处理台湾事务的经验,而夏千福更是从台独运动的经验提出「港版宁静革命」,说明了美国企图将其对台策略复制到香港身上。参见:李菀,《美国对香港事务的干预不会停止》,《紫荆》总第287期(2014年9月),页18-19。

  〔注8〕《黄之锋「美国背景」大起底》,香港《文汇报》,2014年9月25日:http://paper.wenweipo.com/2014/09/25/

  〔注9〕相关分析请参见:台湾社会科学研究会,《「不反服贸的反服贸运动」──试论三一八学运的性质及其可能的启示》,收录于:劳动人权协会(主编),《劳动者!我们可以这样看「服贸」》(2014年,台北:劳动人权协会),页33-47

  〔注10〕相关分析请参见:熊玠,《要普选还是要夺权?香港政争的反对派究竟何求》、张麟征,《公民提名、普选、民主反思:谈香港的困境与出路》,二文均刊于《海峡评论》第286期(2014年10月),页31-37。

  〔注11〕卢荻,《开始了:不要哭,不要笑,但要理解……》,「卢荻:生活与知识」网站,2014年9月28日:http://kakafuka.mysinablog.com/index.php?op=ViewArticle&articleId=5509955。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载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wyzxwk.com/Article/guofang/2014/12/334647.html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 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昆仑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跳到新浪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新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