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郑若麟:占中、颜色革命、美国小册子

作者:郑若麟 发布时间:2014-12-17 来源:观察者网 字体:   |    |  
可以预测的是,下一幕非法“占中”或类似事件在香港,将会非常暴力。

  香港非法“占中”闹剧第一场终于快落幕了,打出最后一张“绝食王牌”却依然无济于事的各位主角们终于黯然下台。西方媒体一片“挽歌”,但“无可奈何花落去”,原本伸长了脖子想看“让北京颤抖”的“雨伞革命”,最终演成了贝克特笔下的一幕荒诞剧!他们所期盼的将“席卷中国”的这股“民主大浪”(法国《解放报》社论语,实质上应理解为“中国动荡、崩溃”而绝非“民主”),却如贝克特那部名作“等待戈多”中的“戈多”,左等右等、等之不来,恐怕永远不来!

  但如果我们以为大戏从此收场,天下从此歌舞升平,那就太天真了。非法“占中”幕后之“导演”与“编剧”以及不可或缺的“制片人”是绝不会就此罢手的;他们必然会出“非法占中”第二季、第三季……且必然会不断升级。其最终手段必然是走向暴力。这次香港非法“占中”事件的最后一博之“绝食”,其实正是所有“颜色革命”组织者所最惯用的一张牌:“制造死亡”事件,来使这场已经呈现颓势的“雨伞革命”重新出现新的“高潮”。只是令组织者意外的是,不仅响应者寥寥,且没有一个真想“以命相博”,最终“悲剧”剧本被演成了“黑色幽默剧”,于是只好草草收场。

  “制造死亡事件”是所有所谓“非暴力”公民抗争运动的最后王牌,从突尼斯到乌克兰,每一场颜色革命都几乎屡试不爽。这次香港之所以未能成功,主要原因就是因为香港警方的克制,使得籍口“以暴抗暴”来“制造伤亡”、甚至最好是“死亡”事件的图谋未能得逞。但可以预测的是,下一幕非法“占中”或类似事件再在香港爆发时,将会非常暴力。

   早在2011年埃及爆发颜色革命时,我就曾拿到并阅读过一本“埃及革命行动手册”,其幕后编撰者是美国所谓“非暴力公民抗争运动”理念的创始人杰尼·夏尔普(Gene Sharp)领导的“爱因斯坦研究所”。这本广泛散发的阿拉伯文小册子非常详尽地指示民众如何进行“和平”抗争、如何选择抗争口号、如何选择具有象征意义的地点、如何选择鲜明、醒目的抗争标记、如何与警察对抗、如何组织街头行动、如何争取官方内部的支持……

  介绍这本仅26页但却无所不包的抗争小册子给我的那位法国学者对我说,惟一没有写入小册子的,是在这些所谓“公民和平非暴力抗争”行动全部失败以后应该如何做。他说,没有落下文字的,就是“暴力制造伤亡事件”,且最好是“死亡”事件;这样才能使颜色革命推向“高潮”并获得最终成功。当时的埃及、后来的乌克兰都是如此。今天香港在发生的事,几乎与这本小册子中所描述和这位学者所告之逻辑一模一样地在进行之中。惟一不同的,由于北京和香港当局应对得当、克制,使非法“占中”的组织者未能如愿制造出“暴力伤亡”事件,从而使整个非法“占中”事件未能如他们之愿而升级。但也仅仅一丝之差而已。

  非法“占中”者开始“无限期绝食”只是一个信号。这一信号所传递的信息是明确的,即非法“占中”者将以“死”抗争。这是激励示威者采取更为激进手段的一个信号。显然,绝食组织者的图谋是激发同情、逆转民意。试想,当绝食者奄奄一息的画面传遍全球时,将会起到多么恶劣的刺激作用。本来,在绝食开始后一周内必然会出现更大规模的暴力抗争事件。因为这时的暴力抗争会找到一个“合法”借口:拯救生命。这将会在香港民众中激起多大的同情和支持,事实上是很难逆料的。但可以肯定的是,此举必然会使部分同情心较强的香港民众认为,当局如何作为只是一个选举方式问题,而“孩子们”已经到了生命攸关的时刻,所以应该是由中央做出让步来拯救生命。一旦出现这样的认知,非法“占中”组织者的目的就达到了。

  所幸的是,仅有的几个绝食主导与参与者显然都打了退堂鼓,而且没有更多的学生加入其中,使绝食的意图完全没有达到预期的目标。这是非法“占中”者所未曾预料到的。毕竟,要让别人献出生命来换取的东西,必须让人认为是“值得”的才是。显然,所谓的“真民主”、“真普选”的口号并没有真正说服年轻学生以命相博。另外一个幸运之处,是全球主流媒体都被发生在美国的弗格森事件吸引过去而无暇顾及香港事态的发展。而等美、英主流媒体醒悟过来时,绝食事件已经成为昨日的新闻,清场已经势不可挡。

  所以,香港这次只是在千钧一发之际躲过了一场真正的灾难。

  很多人其实都已经认识到,非法“占中”事件目前偃旗息鼓,是因为民意已经反感这种非法行为;但这并不意味着非法“占中”的组织者们已经从此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他们正在等待着卷土重来的时机。而当他们再度出现在我们面前时,我认为将不可避免地出现暴力场面。未来需要高度警惕的,正是非法“占中”组织者下一轮抗议将会如何使用暴力来试图制造“死亡”事件的图谋。

  香港当局应该做好在下一轮非法“占中”事件发生时可能出现的“死亡事件”的预案,尽可能将这种可能性扼杀于摇篮之中;而一旦未能阻止而真的发生时,必须有一整套的应对措施,以挫败非法“占中”者以死亡事件要挟香港、中央当局的图谋。

  知己知彼是孙子兵法中最为精髓的基点。要想正确应对类似非法“占中”之类的事件,中国外交界、学术界和媒体现在就应该开始认真研究杰尼·夏尔普和他的非暴力抗争理论。因为几乎席卷全球各大洲的“颜色革命”都是按照他提出的理论在进行着实践。不要以为这是一位“反独裁”的“民主英雄”。他只是为美国利益服务的一名马前卒而已。事实上“颜色革命”发生的国家和地区都与美国利益有着直接的关联。其最终目的几乎都是扶持一个亲美(美其名为“民主”)政权上台。

  作为“颜色革命”的精神导师,虽然杰尼·夏尔普创立的是所谓“公民非暴力抗争理论”,但他没有落下文字的,则是“非暴力抗争失败以后”怎么办。事实上,暴力同样是所有颜色革命的最终手段,而且事实证明是最有效的手段。我们必须深入研究并深谙其人、其事及其理论与实践,特别是其文章之外的“弦外之音”(即暴力手段),方能对香港下一轮“颜色革命”的来龙去脉成竹在胸,有效防范;甚至更聪明一点的话能够事先即进行有效反击。事实上这不仅仅对我们应对未来将会发生在香港的事件有益,同样将对未来可能发生在台湾、西藏、新疆甚至内地的“颜色革命”都能够未雨绸缪。中国当局似应成立一个专门的研究小组,来研究杰尼·夏尔普非暴力抗争理论及其行动模式,并提出一整套应对方式,有针对性地按其理论来应对未来各类“颜色革命”,并尽一切努力使之胎死腹中。如果能够做到这一点,至少能够起到事半功倍的效应。

  附:阿尔伯特·爱因斯坦研究所(英语:Albert Einstein Institution)注册于美国马萨诸塞州波士顿市,名义上是一个非盈利组织,从事“非暴力抵抗运动”研究,并探讨其政策的影响与潜力。这些研究结果通过印刷、翻译、研讨会等途径进行传播。该机构创始人是杰尼·夏尔普(Gene Sharp,亦译作吉恩·夏普),他以《论战略性非暴力冲突》一书而出名。后来又出版了多种教导人们如何使用非暴力手段推翻“独裁政权”而建立“民主”。他的理论直接被引用于推翻穆巴拉克统治的“埃及1·25革命”,成为其非常具体的行动指导手册。此后杰尼·夏尔普和他的理论便成为所有“颜色革命”的指导思想。从叙利亚到乌克兰,直到香港。杰尼·夏尔普本人尽管因年龄与身体的原因没有亲自造访香港,但他派了人员前来赠送他的已经翻译成中文的颜色革命理论书籍,直接对相关人员进行培训和指导。其指导非常深入、详尽,从如何组织行动、如何对话警察、如何应对逮捕、如何防范清场,甚至包括如何提供饮水、食品,如何安置帐蓬等非常具体的细节。爱因斯坦研究所与美国官方NED研究所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他所对付的国家几乎都是与美国利益直接相关的国家。法国异议学者蒂耶利·梅森将他形容为美国的“隐形杀手”,专门对付与美国利益冲突的地区和国家。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载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wyzxwk.com/Article/shidai/2014/12/334624.html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 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草原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跳到新浪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新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