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穆巴拉克:一个人决定一个国

作者:袁源 发布时间:2014-12-15 来源:国际金融报 字体:   |    |  

 

  

  穆巴拉克是一个符号性的人物。他独裁、专制,是“强人政治”的代名词,是革命者的泄愤对象。他的“倒”与“立”并不仅仅构成其个人政治生涯的节点,更大程度上,还成为了洞窥动荡埃及未来走向的“水晶球”

  在审判穆巴拉克的法院外,爱与恨从来没有如此分明过。

  得知法官的无罪宣判后,埃及前总统穆巴拉克的支持者们说:“我们始终知道他是无辜的”,一些人激动地挥舞着穆巴拉克的画像,高呼着“埃及万岁”。而离支持者不远处,一些罹难者家属举着至爱的照片眼含泪水,有人痛苦地用两手猛击头部。

  穆巴拉克的案情再次逆转,让外界再次看清所谓“阿拉伯之春”的本质:在一场革命中,司法审判根本就是演戏,一切都是政治判决。正如著名观察家胡萨姆·巴赫贾特说,“重写导致穆巴拉克被驱逐的历史,给1月25日的革命画上句号。”

  案情逆转

  当地时间11月29日,埃及政治强人穆巴拉克病中受审。

  2011年1月,埃及爆发大规模反政府抗议活动,穆巴拉克随后辞职,4月接受司法质询。控诉者指出,穆巴拉克在2011年民众展开的大规模示威期间涉嫌谋杀。

  穆巴拉克下台后,其家族的贪腐行为也被曝光。30年间,穆巴拉克家族通过介入房地产等方式敛财约400亿-700亿美元。美国媒体称,穆巴拉克家资未必有数百亿美元之巨,但也达二三十亿美元。

  滥用权力、腐败、贪污等多项指控,让穆巴拉克从总统成为埃及大罪人。

  2012年6月,开罗刑事法院判处穆巴拉克终身监禁。但2013年1月,埃及最高上诉法院接受穆巴拉克上诉请求重审此案。8月开罗刑事法院对穆巴拉克挪用公款和受贿案作出裁决,决定临时释放穆巴拉克。获保释后,穆巴拉克因健康状况不佳而长期被软禁在开罗一家军事医院内服刑。

  由于无法行走,穆巴拉克11月29日由直升机送到法院应讯,他带着太阳镜,系着一条蓝色领带,穿着毛衣,面无表情,躺在担架上与家人聆听宣判,只对法官说:“你眼前的穆巴拉克绝对不会下令杀害示威者”。

  埃及开罗刑事法院的审判令亲穆巴拉克方甚为满意。根据裁定,穆巴拉克涉嫌在2011年谋杀示威者的罪名不成立。与穆巴拉克一道被起诉的埃及前内政部长艾德利以及其他6名安全官员也被宣布无罪。法院同时又裁定穆巴拉克及前石油部长,被控受贿向以色列出口天然气的罪名也不成立。

  判决出炉后,法庭现场爆发欢呼声,穆巴拉克两个儿子及共同被告弯下腰亲吻躺在担架上穆巴拉克的额头,而穆巴拉克也难得露出浅浅微笑,他在法庭裁决之后接受电视台采访时,继续坚称自己“没有做错任何事情”。

  “穆巴拉克的法律”

  对于穆巴拉克的宣判震惊世界。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认为,埃及法官11月29日做出让很多人意想不到的裁决,是“惊人的大逆转”,因为“在2011年埃及人民起义推翻穆巴拉克后,穆巴拉克原本要面临终身监禁或者更糟糕的惩罚,但现在随着人们对埃及革命的淡忘,他竟然要被无罪释放”。

  《澳门日报》发表社论称,这次穆巴拉克获得“平反”,其实是塞西政权希望借此争取民心的一项举措。此外,由于穆巴拉克执政期间,埃及同沙特等海湾国家关系十分密切。塞西此举也意在增进同沙特等海湾国家的正常传统友好关系。

  埃及政治分析员阿加蒂认为,埃及现行法律体系决定了本次裁决结果,因为现行法律是在穆巴拉克时代订立的,在这一框架下欠缺打击贪腐及保护示威者的条款,很难“判决法律的制定者”。

  而政治观察人士还担忧,在一场革命中,司法审判根本就是演戏,一切都是政治判决。“今天的判决结果表明,政府的这个决定是故意所为,意图继续走上这样的道路:重写导致穆巴拉克被驱逐的历史,给1月25日的革命画上句号。”观察家胡萨姆·巴赫贾特对《纽约时报》表示。

  从时间轴来看,穆巴拉克的法律命运与埃及的政治局势走势非常相似。去年,有穆兄会背景的穆尔西还在任总统时称,穆巴拉克应该被判死刑而不是终身监禁。但是在2013年7月,穆尔西被推翻了,他身陷囹圄,穆斯林兄弟会也被取缔。而相比之下,穆巴拉克的命运发生逆转,已经十分接近自由。

  63岁的法官瑞西迪在宣布重审结果时坚持表示,判决结果“与政治无关”,他称,穆巴拉克根本就不应该受到这样的犯罪指控,其判决明显基于对穆巴拉克即将迈入尾声的生命赋予同情。不过该法官同时表示,免除对穆巴拉克的指控并不意味赦免他的贪腐,

  埃及总统塞西也在审判结果公布后说,埃及永远不会回到过去腐败的道路。塞西在声明中说:“从2011年1月25日和2013年6月30日革命中诞生的新埃及,步上建设奠基于正义、自由、平等、抛弃贪腐的现代民主国家道路上。”

  不过在法院宣布对穆巴拉克的无罪判决之后,埃及总检察长巴拉卡特12月2日已经表示,检方经过调查认为法院对穆巴拉克等人涉嫌谋杀示威者及腐败等案的判决存在法律缺陷,遂决定向最高法院提起上诉。

  舆论普遍认为,此案再次被改判的可能性微乎其微,穆巴拉克逐渐恢复自由之身几乎已成定论。因为除了穆巴拉克时代遗留下的对其有利的法律体系,埃及军方对社会舆论的控制,令以行动反对判决结果的空间极其有限。

  “换汤不换药”?

  埃及法院的判决无疑是一场危险行动。

  在示威行动中受到镇压的民众无法接受这一事实,在开罗的解放广场,一名妇女哭诉“儿子的血白流了”。失去太太的阿里也表示,“这个政权还是一样,名字变了但换汤不换药。”

  埃及军方新代表人物塞西将军在今年5月赢得新的总统选举。在这位穆巴拉克曾经的国防部长步步“夺权”初期,《纽约时报》等美国媒体就已经悲叹“穆巴拉克时代昔日重来”。塞西的军方背景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同样经历的埃及共和国创始人纳赛尔以及尚在监狱中的穆巴拉克。

  而塞西的政变队伍由穆巴拉克时期的军事人员、警察指挥官、法官,还有一些老练的政治家组成。事实上,引导塞西进行总统选举的人物都是民族民主党和穆巴拉克的部下。

  上任之后,塞西对支持前任穆尔西的穆斯林兄弟会大举镇压,监禁数千名穆斯林兄弟会成员,判处数百人死刑,其手段甚至比穆巴拉克更残忍,受到国际社会的严厉批评。

  直到最近,塞西政府对穆尔西支持者的处置依旧在继续。埃及吉萨刑事法院12月2日晚判处188名前总统穆尔西支持者死刑,他们被控去年参与一起暴力冲击警局致人死亡的事件。

  相比之下,穆巴拉克时代的许多人物开始摆脱罪名,限制政治自由的法规又开始增强。加上此次对穆巴拉克的“特赦”,让很多人认为,旧政权又在重新获得影响力,2011年革命赢得的权利正在消失。

  而一些迹象显示,许多穆巴拉克所属的前民族民主党成员早就在为即将举行的埃及议会选举做准备,他们试图赢得议会多数席位,而穆巴拉克被判无罪对他们是极大的鼓舞。

  曾与塞西在总统选举中对决的左翼政治家萨巴希将11月29日称作“埃及历史上黑暗的一天”,在他看来,在这个关键时刻,塞西需要决定自己与谁为伍。“他要决定是站在民众、革命和国家利益一边,还是更愿意回到舆论所称的穆巴拉克时代?”

  但可以肯定的是,穆巴拉克被判无罪已经激化了矛盾。开罗局势开始再次紧张。法院这项判决当天就引发逾1000名群众在开罗市中心抗议,高呼“打倒军事政权”与反穆巴拉克及现任总统塞西的口号。安全部队发射催泪瓦斯、霰弹和水柱驱散抗议群众。群众和警方爆发冲突,造成人员死亡。到如今,埃及街头仍在不断涌现示威抗议活动。

  穆巴拉克的反对者们始终认为,过去所经历的穆巴拉克统治是独裁和家族统治,并且把他受到监禁看作是一个胜利。而历经长达3年的严重动乱后,埃及人感到埃及“今不如昔”,一些人又开始怀念穆巴拉克时代的安定生活。在一定程度上,埃及民众选择塞西而放弃穆尔西,并不是因为热爱军人政治,坚信塞西可以做得好,而只是因为穆尔西令他们失望。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 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南岗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跳到新浪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新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