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国际 > 国际纵横

热钱和对冲基金在股灾中做空

罗威 · 2008-01-27 · 来源:和讯网
热钱涌入 收藏( 评论() 字体: / /

对“嫁祸于人”的美国经济要进行“拨乱反正”

来源: 和讯网    作者:罗威

  编者按:1月21、22日,全球股市发生罕见股灾。21日,欧洲三大股指跌幅均超过5%,创“9•11”以来最大跌幅。22日,日本股市收盘跌5.65%,香港恒指大跌8.65%,印度股市下跌10%后一度暂停交易,A股沪指收盘暴跌354点,933只个股跌停。23日,索罗斯在《金融日报》撰文指出:全球正面临着二战以来最严重的金融危机。那么此次全球股灾是否是金融危机的前兆?股市暴跌中谁在抛?次级债是否如索罗斯所说的危险和可怕?美国降息75个基点和布什的大幅减税能否力挽狂澜?和讯网请到中国银行全球金融部高级分析师谭雅玲女士和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经济评价中心主任刘煜辉先生,为广大网友做出分析和判断。

    热钱和对冲基金在股灾中做空

  和讯网:欢迎两位老师做客和讯网。我们都知道本月21、22日全球发生历史罕见的股灾,23日,索罗斯更在《金融时报》上撰文指出:全球面临近60年最大的金融危机。两位老师是如何看待这次股灾的?是否是金融危机的提前映射?

  谭雅玲:此次全球性股灾更大程度上是心理上的恐慌导致股价暴跌。在此之前,美国政府刚提出了减税,一减税民众就会认为你的经济有问题。而且,在这其间,大家都认为美国经济有很大的问题,因为一些金融机构报出利润下降或者亏损。

  我个人感觉,美国的基本经济面并没有太大变化,只是民众心理恐慌特别大。为什么造成心理上的恐慌?一是美国自己用政策救市,给市场的感觉是美国经济有问题;二是美国舆论在唱衰美国经济,有人认为现在美国经济就已经进入衰退;第三,美元的贬值,大家认为美元的价值发生了比较大的变化,跟经济甚至跟它的信用都联系在了一块。

  次级债跟历次的金融问题和金融危机是不一样的。它从房地产联系到金融衍生品,金融衍生品的特性是滚动式的,它的时间、数量、参与机构都是不确定的,而且是多元化的,所以大家很难一次性搞清楚次级债的问题到底有多大,数目规模到底是多少,到底有多深。因此各界从政策、言论到市场的实际状况都紧张,特别恐慌,特别是经历了90年代的金融危机,大家心里都没底,再加上石油、黄金价格不断上涨,给大家恐慌的情绪越来越严重,导致了全球股市连锁反应。

  从欧洲的角度来看它有次级债问题,但次级债的数据和数量并没有美国那么大。它的银行业也只有英国银行出现问题,其他银行没有出现问题。从亚洲国家来看股市一直上涨,突然受到这种影响,包括中国、印度、香港都没有逃脱。问题是谁在抛股票,这是最大的问题!我跟周围朋友接触的时候,他们都说自己没有抛售,跌到最厉害的时候抛了就是损失。个人没有动、金融机构没有动,那就是热钱,对冲基金了。他们从策略上、技术上,运用了市场的恐慌心理。

  我觉得全球的股灾的背景是非常深刻非常复杂的,它未来的前景是不确定的。大家应该在心理上有所平衡,对整个市场的价格包括对股市理性的判断,都会有利于次级债问题的解决和经济的平稳。

  和讯网:您是说经过很长一段时间美国经济的繁荣,这一次股灾只是心理上恐惧的宣泄。

  谭雅玲:实际经济并没有达到大家所想象的或者语言所表达的那种状况。经济基本面没有完全恶化,上市公司利润没有全部垮掉。有什么理由股市跌成这个样子?

  和讯网:就连相对独立和封闭的A股也不能避免,甚至成为股灾的放大器,是热钱在推动?

  谭雅玲:从数据和数量考证,这一次是怎样引起来的、股市暴跌谁起了主要作用、作为中国的投资者,无论是机构或者个人,股市暴跌都不可能抛,谁抛了这是最重要的。

  金融机构资本金损失和对冲基金、套息交易的平仓吸干市场流动性

  刘煜辉:我基本上同意谭老师的看法,我看的比谭老师更悲观一点,我觉得次级债信用危机在量的规模上是以往的金融危机没有办法比拟的。首先这么多年来,特别是最近几年来,美国给大量的低信用等级居民发放大量贷款,信用得分低于620分的这样一批人。而这批贷款,比如有五万亿美元,其中的四万亿要卖掉,只留下一万亿。这批贷款是信用等级相对来说不怎么样的,卖掉以后通过金融创新的技术,在这个基础上它要设计各种CDO信用保险衍生产品,卖给投资银行、做再保险来做对冲。这个量的规模就放的很大。

  大概有一个统计,现在全球基于按揭贷款的理,不光是住房还有汽车、还有学生贷款、助学贷款这一块,整个量大概有400万亿美元这么一个规模,相当于全球GDP七倍。任何一个贷款通过这种金融创新放大了,等于卖了四次,如果最基础那一块贷款出了问题,可能产生好几倍的影响。

  通过这种金融创新技术,再加上由于美国是负储蓄率,就意味着全球大量的钱进入美国给它用。所以一旦美国的信用出现问题的话,大批的金融机构会涉及到次级债中,造成资本金损失。也造成短时间内市场流动性一下子被成倍吸干,一下子变得非常缺钱。这是一个方面。

  还有一个方面,现在在全球金融市场中比较活跃的,包括对冲基金,套息交易等资金,一旦市场的预期发生变化,或者市值达到风险管理的底线的话它就自己平仓,流动性就消灭了,自己钱就没了。基于以上两个原因,一下子市场上非常缺钱。美国在股灾跌了15%,香港跌了30%、40%,目前全球对冲基金也是造成金融市场动荡一个原因。

  和讯网:刘老师的判断比较悲观,那么你是否同意索罗斯的看法,他说这是60年来最严重的金融危机。那么金融危机到底是什么样的概念,什么样可以称之为金融危机,次级债问题是否够成了金融危机呢?

  刘煜辉:我觉得要看这样一个信用危机是不是直接深刻影响到这样一些数据。从美国现在来看,显然进入十月份数据开始恶化,除了出口由说美元疲弱有所提升,它的消费零售数据、制造业数据、经纪人订购定单数据,失业就业数据,还有不断的金融机构的坏帐,这些数据都比较糟糕,好像没有马上结束的迹象。从现在的判断来说,金融危机的可能性在增大。

  次级债有美国自己的炒作成份

  和讯网:谭老师肯定不同意次级债是金融危机这样的说法。

  谭雅玲:金融危机表现在价格大起大落,此外,问题是否能被你的机制和国家所控制这是最重要的点。墨西哥是金融失控导致金融危机,如果政府控制不了,失控了,价格不在政府掌控之中,不在市场、资金或者能力驾驭之中,那就是金融危机。

  现在称次级债为危机有点过了。价格跌了还可以涨起来,“大起大落”这个词在当前是非常突出的,是什么原因?是流动性过剩,是钱越来越多了,如果没有这么多的资金量,没有这么大的资金规模,石油不可能走到100美元,黄金走到900美元,美国股市每天则是200多点的波动,这个幅度比过去大多了。资金的规模和资金的交易量在里面明摆着。

  流动性过剩应该是当前基本的判断,包括石油、美元、包括外汇储备等很多层面包括对冲基金的规模都可以显示,全球流动性过剩是基本的判断,因为有流动性过剩的局面,大家才可以炒这个价格,炒每一个市场,炒每一个产品,它的空间很大,弄的很多由头来炒作,油有油的说法,金有金的说法,股票有股票的说法。把它现在称之为金融危机的话,应该有点太早了。

  我有一个想法,因为次级债是美国整个经济体系非常低端的客户,如果一个相当发达、相当成熟的国家把一个低端客户做的这么大的话,我觉得脱离美国经济的实质。由于杠杆的作用,它的量当然可以放大,但是放大的可能性是在客户资质界定基础上的放大的。因此现在对次级债就是数据的不确定问题,有说很多又有说很少,就是因为搞不清楚,所以美国人用“搞不清楚”这个点炒作自己。

  现在摆在眼前的就有两个数据,都是上周出来的。一个是资本流入:11月分,美国资本流入1499亿美元,可以弥补美国11月份的600多亿美元的贸易逆差,11月份应该是美国经济已经很“恐怖”的时候,资本流入量还是这么大,说明美国市场魅力没有丧失。还有一个,消费者信心指数:82.5,去年12月份是75.5,预期是74.5。是美国的投资者信心是在股票市场上,它的经济模型是投资型的经济模式,所以60%、70%的老百姓是在股票市场运作。包括鲍尔森、包括美国政府为什么用降息极力地去保护华尔街的利益?主要是保护投资者的信心。中国投资者信心要看CPI,美国的投资者信心要看回报率,证券回报率。所以说次级债如果说危机有点太早了。

  美国大选年各种政治力量夸大了经济风险程度

  和讯网:次级债不管怎么样,现在仍在美国政府可控制的范围之内。

  刘煜辉:我补充一下谭老师的观点,她刚才讲信息不透明,确实有这个情况,越降息市场可能会理解为后面的问题越严重,尤其是突然一下子降75个点,这种超出市场预期这种手法的话,往往是市场本身感到更恐慌。

  谭雅玲:对,心理紧张程度特别大。

  和讯网:是不是因为美国大选年,各界的力量把它扩大了?

  谭雅玲:太对了,为什么大选年出现这样的问题,政府已经开始减税,主要是个人,其次是中小企业,还有不能偿还按揭的还低端群体。总统大选是有拉选票的,他已经紧紧拉住了大财团的利益,低端的客户他也要抓,因为美国经济太乱了,美国战争问题、地缘政治问题等,美国政府的影响力现在是下降的。现在到美国看,它和90年代那时的环境、氛围完全不一样,任何经济和金融都是为政治服务的。所以我们不能不揣摩在这次问题当中美国政府在做什么。

  每年上半年一般都是美国市场相对比较稳定的时候。因为美国人从90年代危机抓住四个字:信心、心理。可是今年上半年和往年完全不一样,从年初开始就大起大落,一波接着一波,美联储又降75个点,还是紧急出台,还不是例会的时候,那天美国股市还没开市。我们不能从价格表现就判断这个事情会怎么样,价格背后有很深的战略或者策略的应用,这个战略策略应用不是因为布什本人信用度不好,也不是因为伯南克能力不如格林斯潘,是因为美国有一个机制在运筹着美国的经济和未来的战略,这一定是非常深刻。未来的东西我们现在看不清,他的成熟程度、他的发达程度、他的深刻程度我们现在是摸着这个脉往前走。

  刘煜辉:我想可能美国经济深度和厚度是考验他能不能平缓渡过次级债问题的关键,谭老师讲的一些,包括制度层面,包括整个市场的基础。

  谭雅玲:他的盘子是13万亿美元,他把13万亿弄黄了,还得有一个时间段。美国不能把通过这个问题把经济弄不好,而是想做的更好,这是他的本意。

  美元贬值策略带给自己利益,带给全世界伤害

  和讯网:现在咱们聊一聊,两位老师都同意,现在是一个美元贬值的时代,美元长期贬值策略造成全球流通性过剩,包括索罗斯也在评价美元的金融政策货币政策问题,有人说美国的货币政策是一种很高明很自私的货币政策,是在掠夺国家财富的货币政策,两位老师怎么看待美元贬值的战略?

  谭雅玲:美元贬值的策略运用非常恰到好处,美元贬值得到的利益是美国人,带来的问题和引起的紧张是外部世界,这一轮美元贬值,从去年次级债危机之后,美元出现一个贬值,延伸到2002年以来,02到04年以来全线贬值,05年是升值,06到07年不同贬值不同升值,对英镑是贬值,对日元、加元、澳元是升值,他的策略非常灵活。到了次贷以后,一开始贬值,后来有升又贬。

  在这个事件当中我们看到美元的贬值,前面讲到投资和消费的信心,还有一个数据,美国的财政赤字2007年1460多亿,前一年06年2600多亿,去年一到十月份的数据,贸易逆差7000多亿,你想2006年是7800多亿。“双赤字”的缓解是和美国策略组合在一块的。06年上半年市场的焦点,汇率市场、外汇市场的焦点是美国的双赤字,然后从06年开始,06年下半年开始,因为美元利率到了一个相对争执比较大的地方,市场争论焦点是利率,一个星期美元降息,一个星期美元要加息。我觉得美国在市场发展当中,恰当运用美元贬值的策略,但是保持了强势美元货币政策的曲向,给美国经济的调节甚至对外的影响带来的气氛和优势是非常突出。所以这次次级债危机、股市暴跌我们用负责任的大国指责美国人,这一全世界混水是美国人搅混的,他给全世界带来了伤害。

  和讯网:因为现在他是趁一个什么空隙,还没有任何币种可以取代强势美元的地位,然后我在这个时候我贬值,反正我美元是一个货币,我已经得到你们实物,是你们国家财富缩水,可能趁别的币种要兴起的时候,我再重拾强势美元策略。

  谭雅玲:从去年次级债问题出来之后,我们中投公司挂牌,除了美元不值钱,什么都值钱。但是你又不能把美元全抛了,因为所有的东西必须用美元去买,美元是报价体系。他用特殊的地位、特别的功能在全世界运筹着,这跟他的地位和霸权都联系在一起。全世界怎么对付它?一个改革货币体系,货币体系要公平性、透明度,要有平等的态势在里面。再一个从其他国家的角度,要想抗衡美元必须做大做强做实,欧元已经开始挑战,其他更多发展中国家也应该做大做强,用自己金融实力挑战它,这样把世界公平合理做的更好。

  和讯网:刘老师怎么看美国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

  刘煜辉:谭老师已经非常全面非常深刻把美元本位货币体系讲的很清楚。我这里就补充一点,整个全球大宗商品,所谓大宗商品都是以美元计值,所以所有其他的美国以外这些国家只有不断的创造这样的顺差,才能获得美元。反过来说美国不断的创造逆差的话,才能支撑它的经济的增长。美国逆差不断的膨胀成为当今全球支撑全球经济增长一个重要的一个引擎,如果没有它的话,全球这么多年没有办法维系增长。

  在这样美元本位体系中间,虽然全球失衡越来越严重,但是可以看到失衡双方也得到这样的好处,尽管危机也在累计,双方都在得到好处,我们过剩的要素、劳动力不断转移成为支撑中国经济增长一个重要的因素,获得资金。美国它不断创造逆差,不断购买我们的商品消费需求是促进美国经济增长最主要的动力。对全球各国来说也是不得不接纳这样一种现实,尽管有很多不合理的因素,又不得不接受这样制度的安排。

  美元贬值也不是一味就这样贬下去,它自己有一个平衡机制,通过自己的贬值,出口贸易逆差改善,双赤字改善给美元本身提供一个支撑,它的贬值也不可能无限贬下去,这边获得支撑,在某一个平台又得到一个平衡。所以这样一种机制来说,对于美元以外的国家,像中国来说,在这样即有的制度安排下面,怎么样使自己经济的增长能够得到一个比较好的保护,也就是说通过自己的一系列经济结构性调整的话,尽量减少我们整个经济体跟美元货币体系这么紧密一个联系,可能是我们未来中国逐步调整一个重要的方面。

  对“嫁祸于人”的美国经济要进行“拨乱反正”

  和讯网:我也看了谭老师的文章,指出实际上现在各国都帮助美国渡过这个次级债危机。美国政府宣传我资金链要绷断,欧洲赶紧帮忙注资。那么面对次级债各国政府应该采取什么样的态度,是比较明知的选择?

  谭雅玲:关键是美国,美国自己应该采取一个理性的态度,来对待自己的问题,做起一个大国风范标准来,你不能自己有问题把自己的问题“嫁祸于人”,美国经济要“拨乱反正”。从美国经济本身来看到底有没有问题,美国经济到底怎么了?我又想起来,01到03年我们讨论美国经济的时候,L型、V型、W型,最后美国经济怎么了?02年宣布是有十个月的经济衰退,有两个季度负增长,04、05、06、07年的数据又都修正过来了。

  目前跟那一次有相似的地方,又炒“美国经济衰退”要不行了,如果你看它现在的指标,现在只有一到三季度,第一季度0.6%,0.6%应该是美国经济非常不好吧?但是它的评论说美国经济好的不得了。而第二季度增长3.8%,第三季度4.9%,这时候又说美国经济不行了。我觉得很奇怪,它在经济好的时候说不好,经济不好的时候说好。

  这当中白宫和华尔街在博弈,这里面人物搭配就是鲍尔森和伯南克在博弈。格林斯潘对美国经济影响,包括个人信誉和魅力很难超越。现在搞清楚美国经济到底是怎么了,这是最重要的问题,我用了一个词“拨乱反正”。现在美国好的数据它从来没有评论过,全是不好的数据,不好的数据是房地产、建筑开工、住房销售全是在房地产层面。而好的消息是各个层面,当然有微调,有平的,也有下的,任何一个经济都不可能直线往上走。但是要看主流,好的占主流还是坏的占主流。

  再一个说到机构的问题,比如说六大投行,美林应该是利润下降,而花旗只是第四季度出现了亏损,全年还是一个盈利,只不过盈利的势头没有原来足,花旗又是一个零售银行,对房地产、按揭份额非常明显非常敏感。现在报出美国金融机构的问题,投行的问题是个别、局部、少数的。但市场炒成一个主流,美国的金融机构支撑不住了,美国的投行支撑不住了。

  和讯网:各个投行资产组合不一样,有的偏重于次级债有的偏重于其他。

  谭雅玲:美林CEO下台不是美林不行了,而是CEO没有尽到职责没有达到业绩指标,西方对业绩或者绩效直销要求非常严谨,应该这样看美国的问题。再一个美国到底缺不缺钱。美国黄金储备05年06年增长12%,美元贬值跟美国经济调节怎么看美国经济,我觉得美国金融体系并不见得缺钱,而是美国风险控制能力和预警能力导致现在不敢放钱,不知道水有多深,机构把钱放出去,是打水漂还是赚利润搞不清楚。所以他风险机制和制度严谨导致不放钱,用这种“运作市场”、“炒作市场”给它带来非常大的空间。再一个市场经济的理念,美国人多强大,美国人永远喊自己有问题,我们应该学美国人的观念,用危机、用挑战面对自己的改革和前行,而不是用成绩和优势面对自己的改革和前行。

  谁先“紧缩”谁就多承担一份全球责任

  刘煜辉:我还是回到前面的问题,我觉得在全球化的背景下面,特别是在美国以外这些国家特别中国面对次级债危机的时候,做出什么样的政策,要考虑全球化背景下各国政策的浮动。实际说在全球化背景下面,你谁率先调整,率先的紧缩,就意味着在全球承担更多一份全球经济调整的责任。

  和讯网:这一次很多分析师都预计说面对欧洲股灾,欧洲央行也会降息,但是实际上没有降息。

  刘煜辉:欧洲央行对通货膨胀极度的严谨。欧洲各国,法国、英国、德国通胀率现在是在上升,他们应该考虑经济紧缩的政策,现在能够做出一个不加息,本身就是一个对市场的态度。因为按照欧洲央行比较严谨的风格的话,我觉得可能应该做出加息,包括它的特里谢前面几次访谈,尤其是二月份一次访谈明显讲到要非常严重关注欧洲通货膨胀的压力,那时候感觉到中国人民币汇率压力很大,为什么老是压中国。

  中国长期以来都秉持着这样一种调控的思路,一个压国内的需求,压国内的价格,通过这样一种政策的调整,实际上间接地维系了全球比较低通胀水平,缓解全球比较低通胀的压力。因为全球现有产业布局这样一个结构下面,中国变成一个制造业的中心,所以你可以看到中国这边压的越狠的话,实际上对美国也好,对欧洲也好它的政策空间就越大,特别是美国不断的降息,包括欧洲政策的调整,它的松紧度自己也可以有所把握。

  我觉得目前考虑政策应该放在一个更全球化背景下面考虑问题,不光是关起门来考虑自己的问题,更应该考虑一些政策的改变,是不是会影响到美国、欧洲等等本身政策的改变。因为现在面对全球经济失衡,从理论上说最直接的方式就是美国人自己紧缩,你的失衡是怎么造成的?就是美国人过渡的消费,拼命的花钱,棺材板都可以按揭,所以问题也是因为过渡花钱消费信贷扩张的太快导致信用的条件的放松所造成的。所以美国它的货币政策应该采取一种紧货币的政策,国内的来调整。但是你可以看到现在采取一旦危机发生,无论是格林斯潘该是伯南克还是采取一贯的风格,还是以大泡沫覆盖小泡沫。所以在这个过程中间,中国就要想办法怎么样使自己的政策调整来一个压缩或者挤压美国人的政策调整的空间。

  和讯网:其实索罗斯当中一个问题说的很对,就是说你格林斯潘释放了很多过剩的流动性,他为了继续信贷的链条又释放更多的流动性注入进去,来解决前一个问题。其实中国的流动性过高,有相当一部分恐怕来自于美国。

  刘煜辉:这就是谭老师刚才讲的,美国人货币是我的,问题是全球的,应该很深刻说明美元本位货币体制。

  美国应该检讨自己的货币政策

  和讯网:谭老师怎么看待现在是紧缩货币政策,人民币还要加息,有没有更好的应对方式?

  谭雅玲:我觉得这一轮从紧货币政策,对中国国情甚至对世界经济来说没有错,错的是美国人,因为从01到03年他的下降利率导致流动性过剩,这已经得到大家的认可。在这一轮它下降利率过程当中,他进行扩张还是流动性过剩,对国内消费还是一种刺激,这种刺激是一种恶性循环的刺激,他的债务滚雪球会越来越大,消费欲望会越来越高,他有很强的针对性,

  欧洲人现在最尴尬,通货膨胀指标在3.1%,只有一个货币政策目标就是稳定物价,按这个目标它应该加息,但是内部现在有分歧,加上它的抉择受到美国降息政策影响,如果越加息欧元升的越快,欧元上升对欧洲经济形成很大的伤害。在欧洲经济当中分成两大板块,英国和欧元区,英国和欧元区各方面都对立,这样欧洲的前景会怎样往前走?

  再一个针对是中国,中国在市场不成熟的过程当中,在金融改革过程当中,资本项目要开放,最重要是可控,我让你中国大量流动性进入中国,让你不可控,你怎么开放资本项目?你的风险有多大?他是根据市场经济成熟的过程当中的经验或者教训,针对中国提出要价,包括让你开放信用卡、开放QDII,开放了QDII我们多尴尬?!又让你开放银行所有战略投资者,股权达到50%以上。他根据市场200多年的历史,开放经济体自己可以失去什么利益,外国可以得到什么利益,他已经研究很透。这一轮同进货币政策央行没有必要检讨自己的政策,要检讨是美国人。格林斯潘已经暗示过了,伯南克应该加息而不是降息。但他一直在降,甚至下降75个点。从美国经济来看,接近下降还没有下降,通货膨胀倒上去了,石油价格还在上涨。九月份格林斯潘对美国经济衰退概率是30%,现在是50%,跟货币有直接的关系。

  和讯网:英国央行行长默文•金他指出美国几次简单降息行为并不能解决你们的问题。

  中国的问题在于储蓄率太高、消费率得不到提升

  刘煜辉:刚才讲的我是比较认同,包括欧美从金融层面对中国施压它是有战略的,从全球这样的产业结构布局来看,制造业这一块应该不是它的核心利益所在,贸易这块不是核心利益所在。在全球产业布局中间,它那一块主要在服务业,特别是金融业这一块更发达。所以它之所以借贸易的问题,来敲打人民币汇率,背后的潜台词要求你更多对它金融行业更多的开放。实际上目标很明确,背后就是要求你整个金融市场的开放。

  我回到前面讲中国政策取向的问题,我想谈一下我的观点。我的观点中国之所以宏观调控采取一个什么样的策略,要回到一个最基本宏观经济平衡分析的本源:从GDP来看,从需求来看,没有消费这样一部分储蓄,从总供给角度来看,储蓄这一块肯定要被使用出去,只有两个方向,一个要么投资,要么消费,而恰好这两块都是我们宏观调控的目标。所以就形成这样一个最基本的宏观经济恒等式,储蓄等于投资加进出口,等号左边储蓄率在短期内居高不下,或者消费率在短期内得不到提升,这本身要得到平衡,你光压左边的一项或右边的两项,打任何一个东西下去,另一个就起来,这存在一个翘翘板的效应。

  所以政策的取向的问题核心,中国目前面对问题的肯定在等号的左边,就是储蓄率太高,消费率提不上去。但是你的货币政策,央行应该是07年最繁忙机构,10次准备金、6次加息还有窗口指导等等把贷款压下去。你这样频繁的操作,这样货币政策包括汇率政策它是不能直接影响你经济两个最本源的关系,不可能你的储蓄率和消费率,不可能改变这两个东西,这两个东西牵扯到经济层面深层次一些利益机制的调节,所以改革的取向,现在大家都在讲一些结构性方面结构改革,包括居民、政府、企业、部门之间收入分配的调整,财富分配的调整,居民之间财富分配的调整,包括资源二次价格这样的理顺,政府自身的改革,有关部门的改革,这些东西从本的角度来解决中国现在所面对包括流动性过剩、物价、顺差等等一些问题的根本。

  现在来说宏观经济太紧张,推的难度比较大,也可以说我们过去动作太迟缓,把一些好的时机,把中国物价比较低的时期,相对通缩的时期没有做这样的事情,现在搞这些结构性失衡的问题都显性化了,尤其价格起来了,你推行起来必须要考虑老百姓的生活,所以这个压力就显得很大,所以对政府来说,08年的政策也非常为难,面对的方向只能在扮演救火队员,都不是很理想的方向做一个选择,这是中国08年政府面对比较头痛的一个问题。

  和讯网:谭老师您觉得呢?

  谭雅玲:08年对我们国家来讲应该是挺艰难的一年,并不值得那么太乐观,外部给我们压力很大,我们内部结构这种纠缠很突出。那么多宏观调控没有把本质的问题给解决,那么你在前景当中外部遇到比较乱的局面。自己前行压力比较大,中国政府要做就是要改变预期,把外部预期和内部预期都打掉,大家用一个平和的心态对待我们的改革,特别人民币升值不要有预期,什么10%、5%,因为你看规范国际市场,美元在贬值,欧元在升值,有人预期美元贬多少、欧元升多少吗。

  而且中国市场应该学会讲真话,我们出口行业付出很大的压力执行中央人民币汇率机制改革,这是一个事实,更多企业损失是很大的,我们媒体、我们企业为什么不能出来说,我们行业、我们的企业的损失像美国一样,也喊问题,我们为什么一定要说人民币汇率改革是我们的责任,是我们的义务。这样我们调整起来对外我们有理由,对内我们有理性了这样才是市场经济成熟一个表现。

  08年A股走势取决于民众的预期是否出现分歧

  和讯网:我问两位老师最后一个问题,这两天咱们A股不是大跌了吗,很多股民希望政府来说一些话来救市,去年8.11的时候就发生过一场全球股灾,也是次级债引起的,那时候政府是救市,这两天大盘都跌停了,政府没有任何迹象。面对全球股灾,政府要不要做一个救助的姿态。

  刘煜辉:我首先讲一下,我对08年市场我还是相对来说比较保守的,或者比较忧虑的。因为从整个这个层面来说,中国市场走到今天这一步,应该主题层面来说应该资金推动这么一个结果,一直这么高,无论你是对未来增长的预期多么乐观。

  股票我认为股值不仅仅是一套一套不同的理论,更多是一种市场的情绪,我举一个很简单的例子,在资金很充沛,大家很乐观的牛市中间,对电力行业很容易这个市场很一致给它三十倍的市盈率就给出去了,一旦这个市场预期转向的话,整个市场投资者就变得非常吝惜,尽管你电力行业没有任何变化,但是你价格变了一半,预期变化以后价格就掉了一半,实际上企业没有发生任何变化,价格掉了一半。我一直有一个观点,如果08年中国股市最大的一个隐忧,就是市场对于牛市是不是在08年终结产生了分歧。在06、07年从来没有的,所以任何一次犯错误,任何一个阶段犯错误,后面绝对有一次给你改正错误的机会,但是一旦这个东西产生了分歧的话,你所有的股票估值的水平要推倒重来,这是一个最大系统性风险。这些系统背后基本面并没有发生变化,但是本身市场的预期发生的变化以后,直接对它估值有很大向下牵引的作用。

  在08年或者次级债危机发生以后,是不是会出现一个拐点,这个我觉得是分析问题一个关键,如果没有出现拐点的话,可能这种分歧只是短暂,虽然国民经济继续往前运行推进的话,可以看到这种分歧可能会平息,市场还是保持向上趋势。尤其顺差这一块,特别外部环境变化以后,有很多不确定性,这谁也讲不清楚,尤其跟我们调控政策有关系。一旦这个不确定,或者这个出现拐点,特别是高估值,现在估值都是对08年有高增长来确定的,可能会给市场造成很大的波动。

  和讯网:谭老师有什么看法?

  谭雅玲:我跟刘煜辉的看法有点接近,我对08年A股市场和股票市场的发展也不是十分的乐观。因为任何东西任何市场规律都是涨大必跌,跌大必涨。中国牛市持续上涨的周期,持续了将近三年,下跌的周期大概只有半年,从这个角度去想,我们的市场的规律,市场的经验应该怎么去看待。再一个作为一个投资者,金融是一个高端、专业的行业,所以它的投资理财,投资收益不是简单的靠市场的小道消息,市场的政策猜测,来去运作和打理要有很多的技术和知识来支撑。从上市公司本身来看,也是靠它的实力,靠它的基础来做大做强,从国内股票市场,上市公司的发展来看,它的盈利点都远高于美国上市公司的利润,但是中国是一个发展中国家,美国是一个发达国家,我们怎么看我们上市公司的利润,再怎么看我们股票市场的价值,这一点我觉得应该通过对比,通过分析,通过理性的角度去看这个事情,把这个规律、市场的经验、市场的教训综合在一块,去看待我们目前A股市场的发展,我觉得把握才会比较好。

  和讯网:谢谢谭老师,由于时间的关系,我们这期节目只能做到这点,感谢两位嘉宾给我们带来精彩的观点,各位和讯网友再见,谢谢。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注:配图来自网络无版权标志图像,侵删!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heji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公众号

收藏

心情表态

相关专题

今日头条

最新专题

热议联想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没有奶子和嫩口,这些上海滩最恐怖的男人女人
  2. 张伯礼院士从上海返回后透露:上海的疫情不一样!再次刷新了我的认知
  3. “马云算啥”:上海居然有如此牛X的人物!
  4. 愤怒和悲哀!被篡改的国际歌
  5. ​越是困难,越要保持战略定力——从南海吹填说起
  6. 大国战争离你我有多远?美军最高将领说“大雨即将落下!”
  7. 比克格勃更神秘!普京为何此时派“它”出场?
  8. 时代尖兵:谈谈文革中受主席、总理保护的陈毅元帅
  9. 灵性的上海话筒,听不得人民群众抱怨
  10. 我差点冤枉了这家成立6天就负责保供的企业
  1. 毛主席晚年思想的预见性,终被证实!
  2. 这个学者为毛主席说公道话,粉碎了反毛公知在年轻人心中埋下的蛊惑!
  3. 没有奶子和嫩口,这些上海滩最恐怖的男人女人
  4. 央行大鱼落网会波及那些行业
  5. 盛名之下,其实难符
  6. 近千人感染,又一地暴发疫情,溯源结果扎心了!
  7. 孙锡良|提三个严肃的抗疫大问题
  8. 张伯礼院士从上海返回后透露:上海的疫情不一样!再次刷新了我的认知
  9. Chairman MAO为什么要废除高考?
  10. 李逵还是李鬼?搜索“新华社违禁词”
  1. 美方评论家大胆描写毛主席!一定要多看几遍!
  2. 上海有人瞎搞,全国人民都不答应
  3. 这个“内奸”,暴露了!
  4. 毛主席晚年思想的预见性,终被证实!
  5. 张文宏的硕士文凭,闹了笑话
  6. 揭秘评价两极的政坛元老康生
  7. 图穷匕见,生死激战!国际局势发生重大变化,暴风雨真的来了
  8. 韩毓海:否定了毛泽东,必将杀戮中国的未来
  9. 1976年被封杀的伊文思给中国人民最好的礼物
  10. 白岩松为何对当今中国经济感到恐惧?
  1. 红旗渠历时十年投资近亿,却零贪污的真正原因!
  2. 南京放开限购两小时被叫停,强烈信号,有人发懵
  3. 毛主席晚年思想的预见性,终被证实!
  4. 毛主席晚年思想的预见性,终被证实!
  5. 俄罗斯政府正式拒绝俄共中央主席Г.А. 久加诺夫关于重建苏式国家计划委员会的建议
  6. 愤怒和悲哀!被篡改的国际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