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直击巴以局势:犹太极端组织浮出水面

作者:范小林 发布时间:2014-07-22 来源:国际先驱网 字体:   |    |  
以色列整体右倾的民情和当局对犹太人极端右翼势力的姑息,助长了极右翼暴力事件的发生。以色列的极端分子现在变得更加肆无忌惮,他们的观点变得更加流行,他们的行动也更加高调。

 

  4

  7月4日,在东耶路撒冷舒阿法特,巴勒斯坦人抬着2日晚被犹太极端分子残忍杀害的穆罕默德·阿布·胡达伊尔的棺材参加葬礼。

  在以色列和巴勒斯坦几十年的冲突史上,无辜民众被残忍杀害的事件已不是新闻。即便如此,7月2日发生的东耶路撒冷巴勒斯坦少年胡达伊尔被绑架后遭犹太极端分子杀害的事件,仍让听闻者感到震惊。

  胡达伊尔被残忍杀害的事件,引发巴勒斯坦人大规模骚乱,最终触发又一次的加沙战争,也让一个名叫“家族”(LaFamilia)的犹太极端组织浮出水面。

  3名嫌犯属犹太极端组织

  16岁的胡达伊尔在一大早去家附近清真寺的路上被绑架。几个小时后,以色列警方在森林里发现了他被烧焦的尸体。巴勒斯坦目击者看到他被3个犹太人推进一辆汽车中,他们试图追上绑匪的车,但没能成功,随后向警方报警。初步验尸结果显示,胡达伊尔的头部遭到重击,身体有被虐待的痕迹,更令人无法接受的是,他是在活着时被烧死的!

  是什么人如此残忍地杀害一名无辜的少年?以色列警方和国家安全总局(辛贝特)在案发后,逮捕了6名嫌犯。根据警方14日公布的案情,其中3人已经认罪并交代了犯罪经过,另3人被释放。

  3名凶嫌中除了一人30岁以外,其他两人都是与胡达伊尔年龄差不多的十几岁少年,他们均来自耶路撒冷及其附近的极端正统犹太教社区。这3人并不认识胡达伊尔,他们杀害胡达伊尔的动机就是要为之前被杀害的3名犹太青年复仇。30岁的凶嫌负责开车,在东耶到处寻找目标,最后绑架了胡达伊尔,也是他用铁棍猛击胡达伊尔头部,并在其他两名凶嫌帮助下,用汽油将胡达伊尔烧死。

  虽然以警方拒绝证实,但据媒体报道,这几名凶嫌都是“家族”成员。“家族”是耶路撒冷贝塔足球俱乐部的狂热球迷组成的一个极端组织,他们不是单纯的足球流氓,而是反对阿拉伯人的民族主义分子,经常借着足球比赛闹事,用种族主义语言谩骂、侮辱和威胁阿拉伯人,并常对阿拉伯人进行暴力袭击。

  “家族”成立于2005年,目前人数不详,有报道说他们的人数有几百人,但他们自称有3000人。他们反对任何穆斯林或阿拉伯人为贝塔足球队效力。贝塔队曾想签约两名车臣的穆斯林球员,遭到“家族”强烈反对,并为此焚烧球队经理办公室。在足球比赛中,他们还经常扯出极右犹太人党派卡赫党的旗帜,并大喊“阿拉伯人去死”和侮辱伊斯兰教先知穆罕默德的极端口号。由于这些人经常在比赛进行中挑起暴力事端,贝塔队经常被罚,一些比赛也不得不关着门在空无一名观众的体育场馆进行。此外,“家族”甚至还攻击以色列足协裁判和主席。

  “家族”成员多为“哈瑞迪”辍学青少年

  这个极端组织里的犹太青少年是从哪里来的呢?以《国土报》资深专栏作家安塞尔·普费弗在他的文章中,深入探讨了犹太青少年如何成为恐怖主义和种族主义分子。

  他发现,一些极端右翼青年属于极端正统的犹太教社区的边缘人群。他们来自极端正统的犹太教家庭,通常是犹太教学校的辍学生,后来发展成流氓地痞,又被极端右翼组织拉拢。这些“哈瑞迪”辍学少年(极端正统犹太教徒又被称为“哈瑞迪”)属于被整个犹太人世界忽视和不被以色列社会理解的一个群体。

  不幸的是,这也使他们成为最容易受到种族主义思想影响的一群人。种族主义极端组织在犹太教社区设立分支,在街上寻找这些被忽视的“哈瑞迪”辍学少年,诱惑他们加入自己的组织,给他们灌输民族主义、犹太人至上、暴力和无视法律的思想。这些青少年平时受极端的拉比(主要指犹太人中的学者阶层)反对阿拉伯人的观点影响,早已对阿拉伯人充满仇恨。

  在以色列,极端正统犹太教社区的青少年教育体系完全独立,他们进入犹太教学校学习,与世俗犹太人接受完全不同的教育,而且没有政府监管。据统计,在以色列青少年中18%是犹太教学校的学生,人数大约为30万。以教育部称其中辍学率达8%,但一些观察家认为真实的数字应该在三倍以上。

  成千上万的辍学青少年受到宗教束缚,无法脱离自己的犹太教社区。在犹太教社区,常可以看到很多在街上无所事事的辍学少年,他们在自己的社区无人关心,在社区之外也缺乏政府部门帮助。由于没有受过正常教育和培训,他们无法融入犹太教社区以外的社会,找不到工作,成为社会边缘人。这使他们转向极端组织寻找出路,走上犯罪和从事极端暴力行为。

  卡赫主义仍受极右分子追捧

  犹太极端组织在以色列并非新事物,犹太极端分子多年来所犯下的恐怖主义恶行历历可数。以色列建国后,最有代表性的极端右翼思想当属卡赫主义。1969年,美国出生的犹太拉比卡赫创立了极端民族主义的政党卡赫党,他主张用恐怖主义手段驱逐阿拉伯人,重建圣经时代的大以色列给犹太人居住。卡赫党曾一度进入以色列议会,但由于其极端的暴力主义,后来在以色列被禁。

  卡赫1990年在纽约被暗杀,但他仍被一部分极端右翼的犹太人视为英雄,他儿子继承其衣钵,建立了“卡赫永生”。1994年,这个组织的犹太极端分子巴鲁克·戈尔茨坦在希伯伦的清真寺内向正在做礼拜的穆斯林开枪,打死了29名巴勒斯坦人,制造了“希伯伦屠杀惨案”。1995年,另一名卡赫的追随者伊格尔·埃米尔更是打破了犹太人不杀犹太人的禁忌,暗杀了以色列总理拉宾。卡赫党和“卡赫永生”最终被以色列和美国、欧洲等西方国家列为恐怖组织。

  卡赫运动转入地下,但卡赫主义的暴力恐怖思想却仍被以色列的一些极右分子追捧。自2005年以色列撤出加沙地带后,约旦河西岸的犹太人定居点兴起了“价签行动”,每当以色列警方或军方对非法犹太人定居点进行清除,一群极端右翼犹太定居者青年就会选择一定目标进行他们称之为“价签”的破坏,意为有人要为清除非法定居点的行为付出代价。这些破坏行为一般都采取纵火烧毁清真寺、损坏穆斯林墓地、喷涂侮辱或威胁性标语等形式,甚至攻击以色列安全部队和左翼和平人士。

  这个组织的人数不详,大多数也是年轻人,而且目标更明确,也更局限,即主要针对不认同他们非法建立定居点行为的事件进行报复,复仇行为也集中在损坏财物上,比如拔除巴勒斯坦人的橄榄树、砸毁汽车、破坏清真寺和修道院等,但没有达到残忍杀人的地步。

  以方偏袒致极端主义土壤难除

  虽然对于以往的“价签行动”和此次犹太极端分子杀害胡达伊尔的事件,以色列政府都强烈谴责,并要求警方严惩。但事实上,在以巴冲突复杂的背景中,以警方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每当巴勒斯坦人与犹太人发生冲突,以军和警方总是选择对犹太人进行偏袒和保护,而巴勒斯坦人总是被限制和打压的一方,以军和警方没有意愿,也从来没有向受到犹太人暴力袭击的巴勒斯坦人提供必要的帮助。2011年4月,巴勒斯坦警察在纳布卢斯约瑟墓打死一名犹太人,引发“价签行动”。犹太人向60号路上的巴勒斯坦车辆投掷石块,以警方并没有阻止这种行为,而是要求巴勒斯坦人不要再使用这条道路。

  在胡达伊尔被绑架的前一天,3名凶嫌试图绑架东耶另一名9岁的巴勒斯坦男孩,但因被男孩母亲发现而未遂。这名男孩的母亲报警后,并未引起以警方的重视,否则胡达伊尔的悲剧就不会发生。

  胡达伊尔的父亲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对以色列司法机构能否依法惩处杀害他儿子的凶手表示“不抱信心”。这名来自东耶路撒冷一个巴勒斯坦大家族的父亲说:“我不相信他们(以色列司法机构),一点也不信。我担心他们会说那些凶手是疯子,把他们关上一两年就放了。”

  就在记者写这篇文章的时候,以色列媒体报道,3名杀害胡达伊尔的凶嫌可能会被认定为精神失常。一个专门为极端右翼犹太人提供法律服务的极右组织Honenu作为3名凶嫌的辩护方声称,这3人是因为“暂时精神失常”而杀害了胡达伊尔。30岁的那名凶嫌有精神病史,他曾试图杀害自己的女儿,另外两名17岁的少年是“社会边缘人,一直精神不正常”。

  在以色列,多年的以巴冲突和特殊的民族、宗教和生存现实,使否认极右组织带来的危险,甚至否认极端组织的存在,成为一种社会现象。在3名犹太青年被杀害后,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称巴勒斯坦极端组织凶手是“畜生”,并称犹太人不会做这种没有人道的事。但事实证明,犹太人的极端组织与巴勒斯坦极端分子一样激进残忍。

  一些媒体评论认为,以色列整体右倾的民情和当局对犹太人极端右翼势力的姑息,助长了极右翼暴力事件的发生。以色列的极端分子现在变得更加肆无忌惮,他们的观点变得更加流行,他们的行动也更加高调。以色列的社交媒体上也充斥着要向阿拉伯人进行报复的言论,一个名为“让我们杀死所有阿拉伯人”的团体在很短时间内就召集了7.3万人加入。

  对此,以《新消息报》专栏作家纳胡姆·巴尔内亚说,仅仅只是谴责是不够的,这些极端青年不是从真空成长出来的,必须消除极端主义存在的土壤,才能制止再次发生这样惨无人道的事件。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 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昆仑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跳到新浪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新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