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国际 > 国际纵横

在艰难中前行的日本左翼势力

朱艳圣 · 2014-09-16 · 来源:中央编译局
收藏( 评论( 字体: / /

  (原载于《当代世界》2014年第5期)

  日本左翼势力主要是指以社会主义(或社会民主主义)为基本目标,以维护日本新宪法、反对日本重新武装、维护和平为基本政策的革新势力,其中日本社民党(其前身为日本社会党)、日本共产党是日本左翼势力的主要代表。二战结束以来,日本左翼势力迅速发展,成为日本政坛能与保守势力相抗衡、相对峙的主要力量。苏东剧变以后,以日本社会党(后改为社民党)、共产党为主要力量的左翼势力陷入低潮。左翼势力大幅衰退,不仅不能对保守势力构成威胁,甚至出现生存危机。随着日本保守势力的不断加强,日本左翼势力受到严重削弱,无法对保守势力尤其是右翼势力进行有效的制衡。在日本右翼势力日趋猖獗、无所顾忌的21世纪初期,日本左翼势力的发展仍然处于低谷时期。尽管如此,日本左翼仍然是牵制保守势力特别是右翼势力的主要也是唯一的力量。

  曾经辉煌的战斗历史

  日本战败后,以美军为主的盟国军队对日本实行了一系列非军事化和民主化措施。随着民主化措施的逐步实施,在战前受到镇压和压制的日本左翼势力得到空前发展,其中日本社会党、日本共产党的发展最为迅速,在艰难中前行的日本左翼势力也最为引人注目。

  在1946年的战后第一次大选中,日本社会党就成为第三大党。在新宪法实施后的1947年第一次大选中,社会党成为第一大党。正是通过这次选举,日本社会党组成了以片山哲为内阁总理的第一个社会主义政权。尽管片山内阁存在的时间不长,但其对在日本实现社会主义进行了有益的尝试和探索。更重要的是,社会党政权的存在反映了社会主义势力在日本的快速发展,已经成为能与保守势力相抗衡的新兴力量,从而极大地推动了日本民主化进程,有力地促进了日本竞争性政党政治的发展。片山内阁之后,日本社会党陷入左右之争。随着工人运动、群众运动的蓬勃开展,左派势力得到快速发展,并成为社会党的主导力量。

  为了将日本纳入其反共体系,美国与日本保守政府达成的片面媾和、重新武装日本并使日本成为美军驻远东军事基地的协定,激起了包括革新力量在内的广大日本国民的反对。为此,日本社会党左右两派于1949年12月提出了“和平三原则”,即全面媾和、坚持中立、反对军事基地。“和平三原则”的提出实际上是反对美国与日本单独媾和的政策,反对以保护日本为由试图将日本变成美国在远东军事基地的目的。朝鲜战争爆发后,在美国的授意下,日本不仅有卷入战争的可能,还有重新武装的危险。对此,社会党左派在“和平三原则”基础上加上“反对重新武装日本”一条,提出了“和平四原则”。“和平四原则”在1951年1月召开的日本社会党第七次党的代表大会上得到通过和确认。“和平四原则”的提出标志着社会党开始采用非武装中立政策。尽管社会党左右两派在此问题上出现分歧,但非武装中立的思想开始深入人心。这主要表现在“和平四原则”得到了革新团体的支持,特别是社会党左派和当时最大的工会--日本劳动组合总评议会的联盟使非武装中立的政策得到进一步加强。

  在美国改变对日政策之后,战后初期受到整肃的日本右翼分子(如鸠山一郎等)开始回归日本政坛。以鸠山一郎、岸信介为代表的日本右翼保守势力主张修改宪法、重新武装,把日美安全条约修改为日美对等的条约,实现日本的独立、自主。不仅如此,随着以各保守政党合并组成的自民党在国会中占绝对优势地位,保守政府尤其是岸信介内阁更是肆无忌惮地破坏民主,其反动性、专制性的本性暴露无遗。在这种情况下,以社会党为主的革新势力与以自民党为代表的保守势力在重新武装与非武装、护宪与修宪、民主与反民主等重大问题上产生严重对立。正是这种革新与保守的对峙,形成了战后日本政治的“五五体制”。在这种体制下,以社会党为代表的革新势力始终占据日本众议院三分之一以上的议席。正是由于以社会党为代表的革新势力的存在,自民党才不能为所欲为,不能修改宪法。[1]

  在二战后重建的日本共产党通过发动群众与开展工人运动和大众运动而得到快速发展。在战后第一次大选中,日本共产党就有五人当选议员。这样,日本共产党从建党以来第一次公开进入议会,使议会斗争与议会外的群众斗争结合起来。随着美国对日政策的转变,盟军总部加强了对工人运动和民主运动的镇压。由于意识形态产生的偏见与歧视以及共产党在战后的群众运动中发挥了重要的推动作用,盟军总部不再视共产党为民主化的催化剂,而是将共产党所领导的罢工视为公然对抗盟军的“破坏活动”。这样,盟军总部在解除对军国主义分子和右翼分子整肃的同时发动了针对共产党的“红色整肃”。而此时的日本共产党也走上了极左“冒险主义”的道路,从而使得内外交困的日本共产党蒙受了巨大损失。处于困境中的日本共产党对党的路线、方针进行了深刻反省,并在此基础上制定了独立自主的发展路线。1961年召开的日共八大确立了和平、民主、合法的议会选举的斗争方式,即新民主主义革命、人民民主主义革命。这种新民主主义革命的本质就是通过走和平民主的革命道路,达到建设社会主义的目的。日本共产党革命路线的全面转变标志着日本共产党的发展进入了一个全新的发展阶段。随着在理论上的探索与创新,日本共产党的发展在20世纪60年代迅速加快,到70年代中期达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峰。当时,日本共产党在众议院拥有41个议席,在参议院拥有21个议席,有37名党员担任地方自治体首长。

  艰难而曲折的转型

  在“五五体制”下,统一的保守势力在国会中占有绝对优势,由此形成了其长期无法动摇的地位。保守势力以此进行了由国家主导的以经济为中心的现代化战略,成功地使日本实现了经济复兴和高速发展。随着经济的发展,生活保守主义成为支配日本社会的思想,其价值取向是追求个人生活的富有和安定。这种生活保守主义的现实态度使得日本国民逐渐对保守政党表示认同与支持。可以说,成功的经济政策在很大程度上扩大了保守势力的支持基础,使得保守势力越来越强大。而这在很大程度削弱了革新势力的基础,缩小了革新势力进一步发展的空间。随着苏联解体,世界社会主义阵营的瓦解,处于美苏对峙前沿的日本社会主义运动不可避免地受到极大的冲击。在“社会主义大失败”论、“共产党没有存在的价值”论等反共反社会主义的宣传中,与保守势力相抗衡的革新势力急剧下滑,革新阵营一蹶不振,而在此之前就已处于停滞状态的日本社会主义运动从此进入了一个低潮期。首当其冲的就是与保守势力进行了半个世纪斗争的日本社会党。

  从20世纪60年代开始,日本社会党的发展就进入了停滞不前的时期。为改变这种局面,社会党积极寻求出路。1986年,社会党通过了《日本社会党新宣言》。新宣言全面改变了日本社会党过去的路线,“否定了过去的激进路线,更加接近西欧的社会民主主义”。[2]20世纪90年代初,社会党决定“选择社会主义最民主的方针--社会民主主义”。在其基本理论转型的同时,社会党也修改了其基本政策,如放弃“非武装中立”的立场,承认自卫队符合宪法、坚持日美安全条约、在宪法允许的范围内派兵参加联合国维持和平活动、承认“日之丸”为国旗、“君之代”为国歌等。改变政策后的社会党于1994年与昔日的宿敌自民党建立了以社会党委员长村山富市为内阁总理的联合政权,但是,由于实力上的巨大差异,社会党处处受自民党牵制。尽管如此,作为革新势力代表的社会党仍然在某些问题上坚持自己的原则,最为突出的就是著名的“村山谈话”。1995年8月15日,村山富士首相就历史问题发表正式谈话,对日本的殖民统治和侵略,表示深刻的反省和由衷的歉意。村山谈话是迄今为止日本政府就历史问题发表的最有诚意、最为深刻的讲话。在日本右翼势力日益猖獗的今天,村山讲话尤为珍贵。

  1996年1月,日本社会党在其党代会上更名为“社会民主党”。大会还通过了新的党纲和党章。新党纲规定社会民主党是由社会民主主义者和自由主义者等各界人士参加的开放性政党。社会民主党将创造最尊重人的尊严、公正与公平、自由与民主以及人的个性与团结的文化和社会,同时社会民主党遵守日本国宪法主张的主权在民、永久和平、基本人权和协调的理念,创造性地发展理念。在政策上,社民党在继承社会党政策的基础上根据现实做了一些调整。社民党仍然坚持宪法,在对待历史问题上,强调要为“过去的殖民地统治和侵略战争进行反省和谢罪”;在安保问题上,主张维持日美同盟关系,建立“宽容和平的模范国家”,永久放弃核武器,确立“以联合国为中心的普遍安全保障体制”,“彻底限定防卫,宣布不在海外行使武力”。改变形象的社民党开始逐渐赢得选民的支持和信任。

  冷战结束后,一度陷入困境的日本共产党根据实际情况修改了党纲和党章。1994年7月,日共二十大修改党纲和党章;1996年7月修改通过了《自由和民主主义宣言》;1997年日共二十一大对党纲和党章做了部分修改;2000年11月二十二大修改通过了《日本共产党党章》。这些修改包括删除了“社会主义革命”、“阶级斗争”、“前卫”等词句。就连日共的理论刊物《前卫》也将要改名。通过修改三大文献,日本共产党在政治理论上出现了一些新变化,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第一,对党的性质做了重大调整。2001年修改的新党章第2条规定,“日本共产党是工人阶级的党,同时也是日本国民的党。为了民主主义、独立、和平、提高国民生活和日本进步的未来而努力,对所有的人开放门户。”这表明,日本共产党从工人阶级政党向国民政党转变。第二,以科学社会主义作为理论基础,阐述了其对社会主义的三个基本主张,即“不能容忍像前苏联一样,打着社会主义幌子,对人民进行政治、经济、社会压迫”;主张“在政治、经济、文化和社会各领域,继承和发展资本主义时代一切有价值的文明成果”;“作为跨越资本主义的新社会的特征是超越利润第一主义,根除人剥削人的社会”,努力实现没有任何形式的人剥削人的未来自由社会。第三,关于民主主义革命。日共在修改党章时,删除了“先锋政党”、“社会主义革命”等词句。日共提出,“日本当前的革命是反对美国帝国主义和日本垄断资本统治的新民主主义革命、人民的民主主义革命。”这种民主主义革命以“国民为主人公”作为信条,“在资本主义框架内进行民主改革”,而不是立即把日本推向社会主义。这种以和平、民主为基础的民主主义革命实际上是日共在不放弃社会主义目标前提下的现实主义路线。[3]

  与此同时,日本共产党对其方针政策也进行了调整,使其更能符合日本国情。日本舆论将调整后的方针政策称为共产党的“软(soft)路线”和“微笑路线”。这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第一,关于天皇制问题。日共现在态度与以前有了很大不同。这主要是由于天皇在日本社会中的作用发生了很大变化。在战前,由于天皇制是军国主义的中心,所以日共提出要“打倒天皇制”,实行“民主主义政治”。但经过战后五十多年的发展,日共认为,是否废除君主制,将来还要根据国民的意愿由代表多数国民的政府做出决定。第二,关于日美安保体制。自日美签订安保条约以来,日共一直把废除日美安保条约作为主要目标。但是冷战结束以后,日共提出,废除日美安保条约要根据日本国民的意愿。这也表明,日共在现阶段将搁置废除日美安保条约论。第三,关于自卫队问题。日本宪法禁止拥有军队。日共最初的观点是,解散自卫队。但自20世纪90年代以后,日共的观点开始发生变化。日共认为,“如果根据宪法第九条,很明显,自卫队是违反宪法的存在”。[4]要解决宪法与自卫队的矛盾,就必须接近完全实施宪法第九条,充分尊重国民的意见,分阶段地解决。在日共看来,安保条约与自卫队问题的性质有所不同,自卫队已经得到了国民的认可。废除安保条约,可能得到多数国民的赞同,但解散自卫队则要困难得多。可以说,部分政策的调整使得日本国民认为日共不再是一个拘泥于理想的顽固政党,而是能够与时俱进的进步政党。当然,在一些基本问题上,如宪法问题,日共还是坚持自己的原则立场和观点。这使得日共在这些问题上与其他政党区别开来,保持了自己的独立性,并得到了日本国民的认同。

  日本左翼势力的发展前景

  冷战结束前,以社会主义政党为代表的左翼势力一直是牵制和对抗日本保守势力的主要力量,尽管在“保革对峙”期间,社会主义政党因为各种原因没有上台执政,但其影响还是不容忽视的。冷战结束以来,受世界社会主义运动影响,日本社会主义运动也开始陷入低潮,并持续低迷,这就使得失去牵制力量的保守势力占据了整个日本政坛。但目前,日本政坛仍处于一个调整期或过渡期,政局动荡不安、政党不断重组使得左翼势力仍以独具特色的纲领政策发挥着不可低估的作用。

  其一,左翼势力仍然有很大的影响力和潜力。在冷战初期,以社会党为代表的革新政党的政策赢得了一部分国民尤其是痛恨军国主义、向往和平的国民的认同和支持。尽管随着经济的增长,日本国民的思想意识逐渐趋于保守,但以和平主义为理想的思潮也在日本国民中逐渐形成。而坚持和平宪法、反对修改和平宪法的左翼势力就有可能得到这些国民的支持和拥护。这主要体现在日本国民在维护宪法尤其是宪法第九条上发挥着巨大的作用。20世纪90年代以后,日本保守势力掀起了一股修改宪法的思潮,但在国民舆论的压力下,保守势力的企图并没有得逞。2007年是日本国宪法实行60周年。日本朝日新闻社就宪法相关问题进行了全国舆论调查。结果显示,78%的受访者积极评价日本现行宪法中关于放弃战争的第九条,认为该条款对战后日本走和平道路发挥了作用,近半数受访者认为不应该修改宪法第九条。调查结果表明,认为第九条是和平宪法的支柱的看法已经在国民中扎根,并且得到了肯定。此外,以自民党为代表的保守势力不顾国民和共产党等政党的反对,借助美国反恐,通过了向海外派兵的反恐法案等,而这些法案的通过在很大程度上刺激和鼓舞了日本右翼势力和军国主义。因此,以坚持和平宪法为基本政策的左翼势力仍能获得那些爱好和平的国民的支持。

  其二,左翼势力在一定程度上仍然牵制着保守势力特别是右翼势力。在“保革对峙”格局失去平衡后,保守势力迅速扩大并在日本政坛占据了优势地位,其结果导致了日本政治的保守化和右倾化。左翼势力虽然不如以前,但在一定程度上仍是牵制保守势力特别是右翼势力的主要也是唯一的力量。在各保守政党纷纷提出要修改宪法后,日本共产党、社民党把阻止修改和平宪法当做自己的主要目标。尽管它们没能阻止保守势力在国会设立“宪法调查会”,但是,它们的这一举动和国民舆论使得保守势力明白在目前抛弃和平宪法是不明智的。在保守势力占据优势地位背景下,虽然左翼势力不能完全阻止保守势力特别是右翼势力的行为,但它们尽可能地通过合法渠道赢得国民的理解和支持。因此,左翼势力并没有因为其力量弱小而失去对保守势力的牵制作用,相反地,在保守化日益严重的今天显得更为重要。随着时间的推移,左翼势力的这种牵制作用将会越来越重要。

  目前,日本共产党在众议院拥有8个议席,在参议院拥有11个议席,地方议员数量达到2694名。日本社民党在众议院拥有2个议席,在参议院拥有3个议席。虽然它们的力量和影响不能与全盛时期相比,但是,只要左翼势力存在,它们就会是牵制日本保守势力的重要力量。

  【注释】:

  [1]根据日本宪法规定,宪法的修订须经众议院全体议员三分之二以上的赞成,由国会提议,向国民提出,并得到半数以上国民的承认。

  [2]人民日报.1989-07-19.

  [3]不破哲三:《中央委员会关于党章修正案的报告》;浜野忠夫:《修改党章的意义与内容》,《前卫》2001年第5期、第6期;《日本共产党第22次大会决议》(2000-11-24);《日本共产党纲领》(1994-07-23);《自由和民主主义宣言》(1996-07-13)。

  [4]日本共产党第22次大会决议.2000-11-24.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南岗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中央档案馆三份铁证:再还毛主席清白!
  2. 叶昌明:读《革命造反年代》有感——(一)“名份”与“文革”、“造反”
  3. 把秋收起义的队伍拉上井冈山有多难?毛主席太难了
  4. 李慎明:只有正确评价毛泽东,才会有光明灿烂的前程
  5. 李定凯:读“山西特大黑社会头目陈鸿志垮台内幕全揭露”有感
  6. 乱港分子等待这声枪响,等了很久了!
  7. 郭松民 | ​​再评《决战中途岛》:为何替他人做嫁衣裳?
  8. 双十一的电商盛宴越是轰轰烈烈,它的惨淡收场也就越来越近
  9. 张志坤:战略竞争纵横谈
  10. 民国的盛世,是更多人的荒年
  1. 邋遢道人:几分天灾,几分人祸
  2. “中国模式”是个不姓社也不姓资的怪胎
  3. 老王还能走多远?
  4. 李昌平:猪肉价格暴涨,敲响了国家安全的警钟
  5. 中央档案馆三份铁证:再还毛主席清白!
  6. 这饭不能好好吃了:要么吃不起苹果,要么吃不起猪肉,现在吃不起蒜
  7. 李嘉诚不再掩饰,集团总部撤下国旗区旗,继续"撤资",超40亿变卖大陆地产
  8. 成功人士不会告诉你这些事
  9. 张文木:东北的地缘政治地位到底有多重要?
  10. 愿中国不再有“国民老公”
  1. 评赵紫阳的改革开放路线
  2. 丑牛:“反对改革开放”是个伪命题
  3. 关于李锐现象的反思
  4. 邋遢道人:几分天灾,几分人祸
  5. 彭德怀回京“面谏”毛主席真相——毛主席和彭老总之间的这件事,必须说清楚
  6. 大寨精神没了,扶贫就是毒药!
  7. 毛主席致信刘少奇:古代官员禁带家眷吗?
  8. 徐庆全:胡乔木谈李锐
  9. 请大家以后不要再批计划生育了
  10. 退休养老多轨制—— 改革理当再启航!
  1. 泪飞顿作倾盆雨——纪念杨开慧奶奶诞辰118周年
  2. 目击者讲述港科大“私刑”始末:碰瓷,殴打,“简直想要他的命!”
  3. 邋遢道人:几分天灾,几分人祸
  4. 对“非毛化”思潮的若干思考
  5. 【工友来稿】回不去的家,留不住的魂
  6. 李嘉诚不再掩饰,集团总部撤下国旗区旗,继续"撤资",超40亿变卖大陆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