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朝鲜各地举行军民大会及游行示威斥责敌对势力“朝鲜人权问题”闹剧

作者:劳动新闻 发布时间:2014-12-03 来源:劳动新闻 字体:   |    |  

  平壤市

  平壤市军民11月25日在金日成广场举行大会,表示支持朝鲜国防委员会声明,将无情地粉碎美国及其仆从势力的反朝“人权”活动。

  大会上宣读了国防委员会声明后,接着朝鲜人民军、工人阶级、农业劳动者、青年学生代表先后发言。

  他们指出,涉朝“人权决议”是敌对势力为损毁朝鲜尊严、全面扼杀朝鲜军民宝贵的一切而炮制的厚颜无耻的政治骗局。美国是世界最坏的人权荒漠、践踏人权的魁首,竟纠集欧盟、日本和朴槿惠傀儡集团等乌合之众提交“人权决议”,这本身不能不说是荒谬绝伦。美国及其追随势力恶意盗用联合国名义上演拙劣的反朝“人权”闹剧,是旨在抹黑朝鲜真正的人权、侵害国权的露骨的宣战。

  他们强调,全国军民要像为了独一无二的祖国奉献宝贵青春打败美帝的伟大年代的胜利者那样,向全世界弘扬英雄朝鲜的气概和威仪。无论今天还是明天,胜利永远属于朝鲜。

  大会结束后,与会群众举行了示威游行。

  金己男、杨亨燮、金平海等与友党委员长,党政机关、群众团体、内阁各省和中央一级机关干部,朝鲜人民军和朝鲜人民内务军官兵,平壤市内各级机关、工厂企业、农场、大学、专科学校的干部职工和师生,以及海外同胞,反帝民族民主战线平壤支部代表、外国驻朝外交使节和武官出席了大会。

  平安南道和咸镜南道

  平安南道和咸镜南道26日举行军民大会,表示支持朝鲜国防委员会声明,誓言粉碎美国及其仆从势力对朝“人权”妄动。

  地方党政机关、经济机关、群众团体干部,朝鲜人民军和人民内务军官兵,各阶层民众及青年学生参加了大会。

  大会上宣读国防委员会声明后,人民军、工人阶级、农业劳动者和青年学生代表先后发言。

  他们说,人民军军人和道内全体党员、群众和青年完全支持国防委员会坚决谴责和反对美国及其追随势力的对朝“人权”活动的声明。涉朝“人权决议”是为诋毁朝鲜尊严、完全抹杀朝鲜军民的宝贵一切而炮制的无耻的政治骗剧。

  他们说,世界何地都看不到像做人的真正尊严和权利切实得到保障的朝鲜那样的最优越的社会主义制度。朝鲜军民将坚定有金正恩第一书记在,朝鲜必将获胜的信心,坚定捍卫朝鲜式社会主义制度。

  大会结束后,与会者举行了示威游行。

  朝鲜青年和职业同盟

  青年先锋、职业同盟干部和盟员誓师大会27日分别在青年公园露天剧场和战胜革命史迹地举行,表示支持朝鲜国防委员会声明,发誓毫不留情地惩罚美国及其追随势力穷凶极恶的“人权”闹剧。

  青年同盟和职业同盟干部、青年学生和工人阶级以及职业同盟盟员参加了大会。

  大会上首先宣读了国防委员会声明,随后多位代表先后作了发言。

  他们说,美国及其走狗悍然上演反朝“人权”闹剧,企图推翻世上最优越的朝鲜社会主义制度,无异于痴人妄想。联合国在美国的操纵下通过的涉朝“人权决议”,对以自主高尊严,以自卫和自立弘扬威仪的朝鲜绝对行不通。

  他们表示,正如国防委员会声明所宣布,朝鲜将无情地粉碎美国等一切敌对势力穷凶极恶的涉朝“人权”闹剧。全国人民将一致投入超强硬应对战,让妄图搞垮朝鲜人民生活家园——社会主义制度的敌人饱尝因触犯朝鲜尊严而付出的代价何等悲惨。

  青年先锋誓师大会结束后,青年人进行了大行进。

  平安北道、咸镜北道、黄海南道

  平安北道、咸镜北道和黄海南道27日分别举行军民大会,表示支持朝鲜国防委员会声明,誓言粉碎美国及其仆从势力对朝“人权”妄动。

  地方党政机关、经济机关、群众团体干部,人民军和人民内务军官兵,各阶层民众及青年学生参加了大会。

  大会上宣读国防委员会声明后,人民军、工人阶级、农业劳动者和青年学生代表先后发言。

  他们指出,朝鲜军民全面反对美国及其追随势力滥用联合国舞台炮制的“人权决议”。美国应就其犯下的罪行,正式向朝鲜屈膝认罪。历来美国追求对朝鲜的政治孤立、经济封锁、军事扼杀等形形色色的敌视政策,给朝鲜人民带来了无可估量的不幸和痛苦,是不共戴天的仇敌。

  他们强调,美国和朴槿惠集团等敌人疯狂企图搞垮以自主高尊严、以自卫和自立弘扬威仪的神圣朝鲜,应把他们统统灭掉。一旦最高司令官金正恩下达命令,朝鲜军民将踊跃投入全民抗战,在朝美较量中赢取先军朝鲜的最后胜利。

  大会结束后,与会者举行了示威游行。

  慈江道、江原道、黄海北道

  慈江道、江原道、黄海北道28日分别举行军民大会,表示支持朝鲜国防委员会声明,誓言毫不留情地粉碎美国及其仆从势力的反朝“人权”闹剧。

  各地方党政机关、经济机关、群众团体干部,人民军和人民内务军官兵,各阶层群众及青年学生参加集会。

  大会上首先宣读国防委员会声明后,人民军官兵、工人阶级、农业劳动者、青年学生代表先后作了发言。

  他们说,全国军民充满着粉碎美国及其追随势力反朝活动的意志。战无不胜的政治军事强国——先军朝鲜将给侮辱朝鲜的真正人权、触犯主权和国权的美国及其帮凶以最毁灭性的报复打击。全体军民将顺应严峻形势的要求,时刻保持高度的动员状态,如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一声令下,就在地球上彻底摧毁邪恶老巢,大快人心地打响胜利的炮声。

  大会结束后,集会人员高喊反美口号,进行了示威游行。

  南浦市、罗先市

  南浦市和罗先市29日分别举行军民大会,表示支持朝鲜国防委员会声明,誓言坚决粉碎美国及其仆从势力的反朝“人权”闹剧。

  地方党政机关、经济机关、群众团体干部,人民军和人民内务军官兵,各阶层民众及青年学生参加了大会。

  大会上宣读国防委员会声明后,人民军、工人阶级、农业劳动者和青年学生代表先后作了发言。

  他们指出,美国等敌对势力炮制的涉朝“人权决议”充斥着荒唐无稽的诡辩,是厚颜无耻的政治捏造品。敌对势力为朝鲜朝着辉煌未来飞速前进的英雄气概而吓破了胆,但他们的图谋是徒劳的。接踵而至的特大型事件向全世界淋漓尽致地暴露出了美国作为人权荒漠的真面目,美国拿“人权”说事,本身就是令人不齿的。

  他们表示,世界将会看到朝鲜千万军民为捍卫祖国尊严和荣誉而一致奋起的不可战胜的力量。

  大会结束后,与会者举行了示威游行。

  朝鲜农劳盟和女盟

  农业劳动者同盟(农劳盟)干部和盟员、妇女同盟干部和盟员的誓师大会28日分别在江西区水山里阶级教育馆教育广场、信川博物馆400名母亲墓和102名儿童墓前举行,表示支持朝鲜国防委员会声明,誓言无情地粉碎美国及其帮凶穷凶极恶的涉朝“人权”闹剧。

  有关部门干部出席了大会。

  大会上首选宣读了国防委员会声明。

  多位代表在发言中说,在美国,大白天枪杀黑人青年的白人警察却被判无罪;民众因对把种族主义合法化的黑暗世道表示抗议而被扣上“暴徒”的帽子,大肆逮捕入狱。这样一个人权荒漠、践踏人权的魁首——美国竟敢拿朝鲜的“人权”大做文章,这是十分可笑的。朝鲜战争时期,美国的野兽之群在信川等朝鲜各地犯下了连禽兽也汗颜的大屠杀罪行。他们如今上演穷凶极恶的反朝“人权”闹剧,是无耻的顶峰、对朝鲜忍无可忍的侮辱。

  他们表示,现实令人把这样的一个真理铭刻在心:只要美国及其走狗继续存在,祖国的和平与真正的人权也无法得到保证。如果侵略者丝毫触犯朝鲜,朝鲜军民将踊跃投入保卫祖国的最后圣战。

  两江道和各地市、郡

  两江道和各地市、郡分别举行军民大会,表示支持朝鲜国防委员会声明,誓言坚决粉碎美国及其仆从势力的反朝“人权”闹剧。

  大会上宣读国防委员会声明后,人民军、工人阶级、农业劳动者和青年学生代表先后作了发言。

  他们对美国以强权和专横在联合国炮制涉朝“人权决议”予以强烈谴责。

  他们指出,朝鲜式社会主义制度最优先保障做人的尊严和权利,把人民的美梦和理想变成现实,根本不会存在“人权问题”。美帝及其追随势力扼杀朝鲜人民的生活家园——社会主义制度的冒险图谋已越过了红线。

  他们强调,朝鲜军民的忍耐也是有限的,丝毫也不会饶恕可恨的挑衅者。用什么也无法阻挡朝鲜军民为坚决粉碎美帝及其追随势力穷凶极恶的“人权”闹剧而一致奋起投入报复圣战的正义事业。大会结束后,与会者分别举行了示威游行。

  附:朝鲜人权研究协会披露敌对势力反朝“人权决议”的黑幕

  朝鲜人权研究协会28日发表新闻公报。以下为全文:

  11月18日,第69届联大第三委员会强行通过了借人权问题严重侮辱朝鲜尊严的“决议”。

  以美国为首的敌对势力在“决议”中用凭空捏造的资料恶意中伤朝鲜真正的人权保障政策还嫌不够,又声称要考虑向国际刑事法院提交朝鲜的“人权问题”。

  强行通过包含这种毒素的“决议”,是美国旨在以人权为借口颠覆以人民群众为中心的社会主义制度的战略产生的反朝敌对行为,是对朝敌视政策的最高表现。

  美国及其追随势力的敌朝行为自然引发了朝鲜军民的超强硬应对战。

  针对人权问题正处在真正合作和战争的岔路口的当今严重事态,朝鲜人权研究协会发表新闻公报,以揭露与人权真正的保护和增进毫无关系的反朝“人权决议”这一政治欺诈品出台的黑幕,从而明确对其后果的责任。

  1.朝鲜开展国际人权合作的政策和努力

  不断努力保护和增进真正的人权,并积极开展国际合作,是朝鲜一贯的政策立场。

  朝鲜政府从早鼓励和发展国际人权交流和对话。

  大赦国际代表团1991年4-5月和1995年4-5月两次访问朝鲜,会见执法干部和劳改犯人,并参观劳改所和拘留所等便是一例。他们参观的劳改所是同美国公民裴埈皓自2013年5月至2014年11月服劳改刑的地方一样。

  1995年5至6月,国际反对酷刑协会代表团访问朝鲜考察现实。

  1995年7月,联合国人权委员会(时称)关于对妇女施暴特别报告者一行访问朝鲜,听取朝鲜政府反对对妇女施暴的政策和措施并考察现实。

  2001年5月朝鲜-欧盟峰会后,朝鲜与欧盟定期举行的政治对话开始把人权问题提上议程,进行磋商。

  2001年9月,法国各政党国会议员代表团访问朝鲜,参观劳改所,会见劳改犯和相关干部考察现实。

  2002年5月,德国外交部东亚事务处处长一行前来朝鲜,与劳改所出狱人员见面,了解朝鲜法律制度。

  然而,在国际人权合作一帆风顺的2003年4月,欧盟毫无理由地突然改变对话立场,在联合国人权委员会(时称)第59次会议上同日本一起提交并强行通过反朝“人权决议”。

  这是美国布什政府撕毁《朝美核框架协议》并把朝鲜定为“邪恶轴心”后,欧盟随之采取的政治敌对行为。

  由此,朝鲜-欧盟人权对话被决裂,欧盟随之年年在联合国提交反朝“人权决议”,从而走上对抗一边倒道路,导致与其无法实现任何合作。

  尽管如此,朝鲜政府为了开展人权多边合作,不断作出了诚挚的努力。

  2003年11月,朝鲜政府提交《经济、社会及文化权利国际公约》第二次履约报告,诚实地参与了有关审议。

  2004年6月,朝鲜提交《儿童权利公约》第二次履约报告,参与了有关审议。

  2005年7月,朝鲜提交《消除对妇女一切形式歧视公约》第一次报告,参与了有关审议。

  2009年1月,朝鲜提交《儿童权利公约》第三次、第四次报告,参与了有关审议。

  2009年12月,朝鲜参与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旗下第一周期普遍人权状况定期审议,2014年5月诚恳地参与第二周期审议。

  2013年7月3日,朝鲜签署了《残疾人权利公约》。

  2014年9月,朝鲜签署了《〈儿童权利公约〉关于禁止儿童贩卖、卖淫和黄色文学的选择议定书》,并同年11月予以批准。

  朝鲜政府的这些努力就是在美国对朝敌视政策向人权领域不断扩大的严重情况下作出的。

  比如,2004年7月,美国在国会通过所谓“朝鲜人权法”,以“保护人权”为借口将对朝鲜的内政干涉和颠覆制度法律化。

  “朝鲜人权法”的核心内容为:以在朝鲜促进人权、民主、市场经济为名,为引发朝鲜居民对政府的不满,每日12小时进行朝鲜语广播;搬进能够听取该广播的携带式收音机;诱导朝鲜居民的“脱北”、向美国“移居”和“政治避难”;为之提供财政物质支持。

  为了履行连多个国际组织和朝鲜周边国家也被迫参与的“朝鲜人权法”,美国每年拨款数千万美元。

  在美国及其追随势力近期明确表示将向联合国大会提交涉朝“人权决议案”的情况下,朝鲜仍未停止谋求人权对话与合作的努力。

  在敌对势力执拗的阴谋活动继续严重歪曲朝鲜人权状况的条件下,2014年9月13日朝鲜人权研究协会发表报告,其目的在于查明真相,帮国际社会加以了解。报告全面客观地反映人民当家做主的朝鲜人权状况,所以受到国际社会的热烈欢迎,联合国大会、安理会和人权理事会将之作为正式文件分别注册并散发。

  2014年9月,朝鲜外务省对德国、英国等一些欧洲国家说有意举行人权对话,9月17日正式表示,如果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公署提供人权技术合作,朝方愿意接受合作。

  10月17日,朝鲜正式邀请欧盟负责人权事务全权代表访问朝鲜。

  10月27日,朝鲜外务省无任所大使在纽约首次正式会见朝鲜人权状况“特别报告人”,善意大度地表示若他真心关心解决人权问题,可以允许他来朝访问。

  一些欧盟国家对朝鲜富有雅量的努力表示理解和肯定,原来主张欧盟应着手同朝鲜进行合作,但最终顶不住美国的压力,走完了通过“决议”的对抗之路。

  由此,他们不仅自己关上了人权对话之门,而且关上了一切对话和交流合作之门。

  2.反朝“人权决议”的虚伪和反动

  此次“决议”的虚伪首先在于,它照搬了拼凑在朝鲜畏罪叛逃或被诱拐的几个“脱北者”的“证言”这一荒唐资料而炮制的所谓朝鲜人权状况“调查委员会报告”。

  美国用十年的时间指使欧盟和日本在联合国等国际场合逐步加大施压力度,组建了朝鲜人权状况“调查委员会”。

  仅从“调查委员会”的成立背景也足以看出它是一个政治性质明显的阴谋机构。

  2013年3月,设在日内瓦的联合国人权理事会通过了设立“调查委员会”的反朝“决议”,时逢由于美国针对朝鲜2012年12月12日成功发射卫星和2013年2月12日进行第三次核试验挥舞制裁大棒,朝美对峙空前加剧。

  原来美国发现单靠制裁不能搞垮朝鲜制度,就开始着手拿人权问题开展打压朝鲜的新的攻势。

  一个由3人组成的“调查委员会”仅用不到1年的时间竟能制订出对一国的人权情况全面作出“判断”和“评价”,还能提出包括“劝告方案”的“报告”,本身就说明它的科学性和可信度有严重问题。

  “报告”说“调查委员会”成员在多国会见了约300名“证人”,但其中没有一名朝鲜公民,也没有一名成员访问过朝鲜,哪怕是一次。“调查委员会”成员所访问的国家都是些美国、日本那样同朝鲜有敌对关系的国家,见过的人也都是敌对国家的公民或被南朝鲜当局掌控的“脱北者”。

  由于“调查委员会”因其反朝性质,根本就不敢来朝访问,在成立初期就宣布将主要依据“脱北者”的“证言”和卫星图片展开调查。

  连“调查委员会”主席迈克尔·柯比也于2013年5月7日接受一家澳大利亚广播电台采访时坦承,虽有各种有关朝鲜蹂躏人权的报道资料,但没有足够的证据可以对之进行确认。

  “报告”没有公开被其假扮证人的大部分“脱北者”的姓名。尽管他们打出了怕证人家属受连累,只能进行匿名“秘密采访”的理亏的借口,但这对一个国际机构的文件来说,无疑是一个至关严重的缺点。

  比如,“报告”以“脱北者”申东赫的“证言”为基础,说朝鲜有“政治犯收容所”,而且那里蔓延“反人类犯罪”。那么,“报告”公开他的名字时,难道就不怕住在朝鲜的其父亲受迫害?或者申东赫是连亲爹都置于不顾的完全丧失人伦的垃圾,才谎称父亲已经死了?

  至于申东赫的假姓名、虚假经历和证言的内幕,“有我们民族自己来”(www.uriminzokkiri.com)网站上有相关的揭发视频。

  连拿申东赫的“脱北经历”为题材,添油加醋出书的作者布莱恩·哈登也近日承认,申东赫对其母亲被处决的理由撒了谎。所谓申东赫的经历之谈就是据说让美国国务卿克里“感受很深”、对朝鲜的制度有特别反感的虚构小说。

  即便是西方国家的人,只要访问过朝鲜,哪怕是一次,就不会对朝鲜的人权状况那样无知。

  曾访朝目睹现实的一名意大利议员对意大利“24电台”透露:“从朝鲜叛逃的申东赫在记者会上所说的一切都是他为赚钱而编造的谎言。他的谎言被写成书销往公众。我可不买这类歪曲事实的书。”

  2014年10月29日,一名爱尔兰记者在《外交家》网络杂志撰文指出:“10月初,一个自称朴燕美的21岁‘脱北者姑娘’在爱尔兰都柏林举行的世界青年峰会上挥泪指控了朝鲜‘残酷的人权状况’”。英国广播公司、半岛电视台和《每日邮报》等媒体对此大加报道,但不少评论家对她的夸夸其谈提出质疑,认为她的话不属实。

  到2009年在朝鲜工作7年之久的瑞士企业家菲利克斯·阿普特表示,‘脱北者’的大部分故事未经确认,完全是夸大其词或者是一派胡言。对于朴燕美拿都柏林运河同她原来居住地方的河比较说在那里每天早上可以发现饿殍漂浮的说法,阿普特驳斥说他去过朝鲜很多次,但未曾见过尸体。他还公开了朝鲜儿童在河边欢快地玩耍的照片。阿普特还反驳另一名“脱北者”李光哲关于因朝鲜实施“杀害幼儿政策”没有残疾人的言论,提醒了平壤派遣残疾人运动员赴南朝鲜仁川参加残奥会的事实。

  作为朝鲜问题专家曾在朝鲜半岛非军事区服役美军多年的迈克尔·巴塞特也说,‘脱北者’朴燕美的故事纯系谎言。她把朝鲜的人权状况说成‘大屠杀’,是出自哗众取宠的冲动,其背后有‘自由工厂’等南朝鲜反朝团体。谈到朴燕美撰文反驳他的批评文章,巴塞特揶揄道,作为一个外国人,她的英语水平简直太完美。”

  2014年2月19日,法国国际问题战略研究所的一名研究员在对法国《十字架报》表示,“联合国的涉朝‘人权报告’是一份偏见和不科学的报告,是未经访朝确认资料,全靠被朝鲜政权‘迫害者’的‘证言’编造的不科学的文件。鉴于几年前有关朝鲜核试验的卫星图片一公开就被判明是假的事实,据称是朝鲜‘管理所’的卫星图像也不可信。就朝鲜‘人权’问题,应重视更加客观科学的资料,而非靠传闻或舆论编写偏见的‘报告’。”

  2014年2月19日,巴西自由祖国党副主席在《人民时报》发表题为《奥巴马的奴才炮制反对朝鲜的纳粹报告》的谈话。谈话说,迈克尔·柯比的主要使命是按照华盛顿的要求捏造“证据”,为服务于美国利益的垄断御用媒体没完没了的陈词滥调的‘大话’增加可信度,散布有关朝鲜的谣言,为美国操控的反朝国际共助服务。迈克尔·柯比未曾访问过朝鲜,甚至未曾会见过朝鲜政府代表。他只是毫无考虑地沿袭纳粹关于谎言不断重复就可变成真实的逻辑,只不过多次被请到南朝鲜而已。因为那里具备了通过采访在首尔的人和一些“脱北者”编写长达372页的虚伪文件所需“证据”的一切条件。

  这次“决议”的反动性在于,其是鼓噪对抗而非合作,煽动战争而非谋求和平的工具。

  美国指使其帮凶强行通过涉朝“决议”,是为了达到在联合国把朝鲜说成“践踏人权地带”,为武力干涉提供名分的敌对目的。

  美国于1999年以“保护人权和少数种族”为由发动的南斯拉夫战争,历史依然记忆犹新。

  将个别国家的人权问题政治化、国际化,以便将之用于颠覆其制度的危险先例正在创造中。这就是涉朝“决议”的严重性所在。

  3.失踪的欧盟“独立性”

  恐怕联合国历史上肯定没有像朝鲜人权状况“调查委员会报告”那样急忙炮制的极为简陋的文件。欧盟也应不会不知道,这份“报告”有许多漏洞,至少需要经过验证。

  鉴于朝鲜人权研究协会发表真实地反映朝鲜人权政策、人权保障制度和人民享有人权状况的报告,因此出现内容截然相反的两份报告的情况,朝鲜提供了可以进行有关检验的机会。

  朝鲜同意联合国朝鲜人权状况“特别报告人”和欧盟负责人权事务全权代表前来访问,主动提出与欧盟重启人权对话,就是出于这个目的。

  然而,欧盟声称,经过内部讨论,欧盟内有一个国家持反对意见,在欧盟外也有美日两国表示反对。因此还是照样通过“决议”,日后再举行对话。

  表示反对的恰恰都是不承认集中体现人民人权的朝鲜国家主权的国家。

  联合国朝鲜人权状况“特别报告人”也在2014年10月27日与朝方接触时表示,将向欧盟提议删除“决议案”中有关国际刑事法院的内容。而几天后,他突然改变立场,强辩应将朝鲜“人权问题”提交国际刑事法院审议,同时也应允许其赴朝访问。

  这等于要拿枪对准人家的脑袋进行协商,简直是无稽之谈。

  正如历时20多年的核问题整个进程所示,在受压力的情况下绝不举行对话,只承认和参与平等的对话,这是朝鲜的气质。

  欧盟的此次表现让朝鲜重新回味他们自己动辄标榜的所谓独立性。

  几年前,一个欧盟国家的政府首脑曾被人取了美国哈巴狗的外号。而如今,欧盟本身就给人其就是美国哈巴狗的深刻印象。

  难道同一个没有自己的头脑、没有主心骨的对象,还能举行什么实质性的对话?能成就什么像样的合作吗?

  面对欧盟无影无踪的独立性,朝鲜不得不怀疑同欧盟沟通到底还有没有意义。

  4.联合国登峰造极的不公正

  强行通过此次“决议”的进程显然表明眼下联合国的乱局:违背宪章规定的主权平等原则,美国强权、专横和美元决定一切;个别国家若没有实力,其命运就会霎时间被任人宰割。

  在今年的联大会议前夕,朝鲜外务省同除少数敌对国家以外的150多个联合国成员国进行接触,就人权问题举行了对话和协商。

  同朝鲜接触的大多成员国都对“调查委员会报告”表示怀疑,承认它有政治背景。但不少国家同时透露,因为美国和日本等拿中断经济援助和贷款威胁并施加政治压力太甚,在表决“决议案”时只能弃权或回避,请朝鲜就把它当做对朝鲜的支持和声援。其中,很多是亚洲和非洲国家。

  到底是谁真正反对人权对话,也在此次联大会议上昭然若揭。

  9月23日,美国在纽约宣布,第69届联大会议期间单独召开所谓“朝鲜人权高层会议”。

  为了纠正对朝鲜“人权问题”错误的看法和偏见,正确告知有关真相,朝鲜通知美国朝方愿作为当事人参加会议。

  当时美方犹豫不决,说改日再表态。而后却迟迟不作答,临到要开会时才以“不合适”的荒唐理由拒绝朝鲜与会。

  其实,联合国会议等所有国际会议邀请议题当事人参加,是一个惯例,也是规定的程序。看来,美国召开纯粹与朝鲜问题有关的会议,却没敢接收当事人朝鲜参加,或者当初就打算搞阴谋,因此要在阴暗的地方偷偷摸摸地开会。

  试问,这样的国家及其帮凶还有否资格谈论人权对话?

  举手赞成此次“决议”的不少国家对朝鲜解释说,他们并不是因为人权问题,而是因为美国和日本要中断经济援助的威胁,请朝鲜包涵。这如实地反映美国在联合国的强权和专横到了何等严重地步。

  正像一位西方人士所说的,当今的联合国是99%成员国为1%的成员国充当替罪羊的地方。

  朝鲜在人权问题上并不稀罕什么人“承认”,更不需要看别人的眼色。

  朝鲜人民喜欢、符合他们的要求和利益,这就是朝鲜的人权标准。

  此次在联合国上演的闹剧是意在非正义镇压正义、虚伪掩盖真理的政治骗局,是靠阴谋和捏造蒙骗世人的厚颜无耻的丑剧。

  美国及其仆从势力推翻朝鲜人民自己选择并视为重于生命的家园——以人民群众为中心的社会主义制度的图谋,极大地激怒了朝鲜军民。

  尤其是他们甚至悍然提及对朝鲜人民而言任何东西也不能替代的全部命运——最高尊严,引发要毫不留情地严惩的呐喊响彻云霄。

  朝鲜将粉碎美国及其追随势力的一切“人权”阴谋活动,为维护人民当家做主的世道、人民的真正人权得到最高保障的朝鲜式社会主义制度做出一切努力。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 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昆仑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跳到新浪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新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