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经济 > 经济视点

钮文新:余额宝等金融倒爷是金融体系最大威胁

钮文新 · 2014-07-13 · 来源:中国经济周刊
收藏( 评论() 字体: / /
以余额宝为代表的货币市场基金实际在充当“金融倒爷”,它们既不为实体经济服务,也不带来“有效的消费”,而是通过“金融空转”附着在实体经济身上、附着在全体国人身上“扒皮、吸血”。

  整顿同业业务只是一句空话吗?

  一个月之前,银行业许多讨论认为,应当把非银行(主要是货币基金)同业存款纳入存贷比考核。具体而言,就是把非银行金融机构的同业存款,纳入存贷比的分母。为什么要提出这样的主张?因为,以余额宝为代表的货币市场基金,它们把银行活期存款变成了同业存款,而过去银行活期存款在存贷比的分母上。客观上,减少了银行存贷比的分母,从而制约了银行存贷比分子(贷款)的扩张。因此,把非银行金融机构的同业存款重新纳入存贷比的分母,等于是修复存贷比的分母,使银行贷款获得正常增长的空间。

  实际上,很长一段时间以来,中国金融市场上“钱多资少”的趋势十分明显。什么是“钱多资少”?就是整个金融市场上,货币市场利率很低,钱显得很多,但这些钱不愿意转化为资本(包括股市投资资本、信贷资本和债务资本),所以贷款很贵,股市下跌。为什么会这样?因为,以余额宝为代表的货币市场基金实际在充当“金融倒爷”,它们既不为实体经济服务,也不带来“有效的消费”,而是通过“金融空转”附着在实体经济身上、附着在全体国人身上“扒皮、吸血”。

  这必然导致一个严重的后果:一方面,存贷比分母缩减而制约贷款增长;另一方面,“金融倒爷”在银行存贷款之间扒皮、吸血——吃利差,从而使贷款市场利率无法因货币市场利率降低而降低,严重干扰了货币政策传导机制。

  正因如此,银行业内一直希望监管部门出台规定,把非银行金融机构的同业存款纳入存贷比的分母,从而解决以下两个问题:第一,迫使银行为这部分同业存款缴纳“法定存准”,而压低非银行同业存款收益率,并以压低货币基金收益率的方式逼迫资金回流信贷市场,进而降低贷款成本;第二,压缩金融空转规模和制度套利空间,遏制中国金融市场上这颗毒瘤的发育空间。

  但很不幸,银监会6月30日公布的、被业界寄予厚望的“存贷比分子和分母的调整方案”,并未将同业存款、尤其是非银行同业存款纳入存贷比分母;而此前,央行在规范同业业务的规定中,也刻意将未来同业业务规模比例限制在与当下所差无几的程度。也就是说,并未做出压缩同业业务规模的动作。这实在让人难以理解。

  到底为什么?监管者没有给出解释,所以我们只能通过分析,来看一下监管者到底意欲何为。

  银监会为何未压缩同业业务规模

  笔者有几个方向的猜测:

  第一,金融空转、制度套利犹如潘多拉的盒子,打开了就无法盖上。其实这正是各大利益集团作用,在互联网帮助下急速形成的利益格局,阻碍金融监管制度的约束。而无奈之下,监管者刻意留下这个“大窟窿”,等待利率市场化后自然解决这个问题。

  第二,监管当局担心,将同业业务纳入存贷比考核,会打破现在已经趋于平衡的货币条件(或松或紧)。因为,互联网支撑下的货币基金,已经把大量必须上缴“法定存准”的活期存款转换成了不必缴纳“法定存准”的同业存款,尽管它从成本端推高了贷款成本,但实际也从“货币数量”端起到了“放宽”作用,这实际是降低货币政策效率,但由于央行已经按照“低效率条件”投放了一定数量的货币,并使市场达成了平衡,所以再把非银行同业存款纳入存贷比分母计算,会同时产生一些不确定的因素。

  首先,如今货币基金规模已经高达1.9万亿元,这其中90%以上的资金都是同业存款,即1.7万亿以上。如果突然将其纳入存贷比计算,势必使存贷比分母突然扩大,从而导致太大的货币派生效应。按照4倍货币乘数考虑,这1.7万亿元存款,将派生6.8万亿元的贷款,这显然有些过猛。当然,这只是简单计算,而实际应当扣除1.7万亿元已经生成的贷款规模。即便如此,是不是监管者依然认为“扩张太猛”?其次,把这1.9万亿元资金拉回存贷比分母,意味着这笔存款需要缴纳“法定存准”。把不缴“法定存准”的资金变成缴纳“法定存准”的资金,这又意味着货币收缩效应。

  一松一紧之间,到底是“松多”还是“紧多”?管理者根本吃不准。或许正因如此,监管当局认为,只要有效压低货币市场利率,提高银行系统的流动性,货币基金的同业存款收益率也会随之降低,从而同样可以达到压低贷款利率的作用。

  于是,一个更稳妥的折中方案就出台了。在不涉及非银行同业存款的前提下,存贷比分母加两项、分子减六项,同样可以释放一些银行信贷空间。但笔者可以肯定地说,银监会此举,是在“谁都不得罪”的前提下,把一项监管政策变成了货币政策,而并未体现出应尽的监管职责。

  非银行同业存款的本质是“金融倒爷”、“金融空转”

  上述猜测是否正确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样的做法,使得一些必须认清的“金融是非界线”已经被搞得模糊不清了。笔者坚决反对的是,有些人试图打着金融市场化的旗号,用极其复杂的手段,混淆是非,从而维护“制度套利者”的利益。

  笔者认为,一个国家、一个社会,尤其是一个金融体系,“制度套利”应当是被坚决杜绝的“恶疮”。因为它一定是全体国民身上的寄生虫,是在最大限度地吞噬国民利益。因此我们坚持呼唤,中国金融市场必须正本清源,股市如此、债市如此、货币市场同样如此。否则,我们无以监管。

  非银行同业存款的本质是什么?它不断壮大的后果又是什么?这才是本质问题。笔者认为,非银行同业存款的本质是“金融倒爷”、是“金融空转”,它的发展壮大是中国金融结构的恶性扭曲。

  我们必须承认,基本货币市场基金收益率低至3.5%,那中国的贷款成本也会被推升,也会让实体经济为之付出代价,同时中央银行为了平抑贷款成本所投放的货币,就是货币政策被“金融倒爷”大打折扣而支付的货币代价。囤粮中有老鼠,我们谁都知道该“灭鼠”,但为什么监管机构见到“金融老鼠”,却显得如此宽宏?我们当然知道是粮仓必有老鼠,但这是不是可以作为拒绝“灭鼠”的理由?是不是可以作为容忍“老鼠”越来越多的理由?我们看到的事实是:今年4月至今,以同业存款为主要赢利手段的货币市场基金再增5000亿元。

  无论哪个国家,不管怎样的市场化,毒品交易都是政府重点打击的对象。但在金融领域有个奇怪的现象,“金融毒品”可以变成堂而皇之的合法商品,比如“次贷抵押证券”是不是毒品?专司制度套利、吸食金融营养的“金融空转”是不是“金融毒品”?笔者认为,监管者对“金融毒品”的漠视才是对经济、对金融体系最大的威胁。它等于监管者容忍“投机豪客”通过绑架老百姓,而达到了绑架政府政策的目的;它等于监管者允许金融主权被“投机豪客”任意践踏和篡夺。

  (作者系CCTV证券资讯频道总编辑)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昆仑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为什么中国得利者要否定毛主席
  2. 老田:中国革命的精神遗产到哪儿去了——从1970年代三拨反文革力量的政治分析说起
  3. 将“中共”比作“公司”是严重的政治错误!
  4. 谁把模范村变成了贫困村?申纪兰从“劳动模范”变成“脱贫模范”的尴尬
  5. 毛主席十次挽救了党和国家!——建党99周年的追思
  6. 这一去,要叫天地变了颜色
  7. 郝贵生:不谈党的阶级性,谈何“把人民放在最高位置”?
  8. 党外人士有话说:谁在添堵?
  9. 是该过紧日子了,但不能自“99%”始吧?
  10. 郝贵生:“共产主义的幽灵”究竟是什么?
  1. 普京为何不能让俄罗斯强大?线索就在阅兵式
  2. 特朗普掐住了反华“命门”?
  3. 我敢预测:要不了多久会再次听到这些话
  4. 为什么中国得利者要否定毛主席
  5. 老田:中国革命的精神遗产到哪儿去了——从1970年代三拨反文革力量的政治分析说起
  6. 又一个重要标志性事件,这届网民太了不起了!
  7. 张志坤:中美关系,请不要在捏造文辞上下功夫
  8. 陈伯达之子:八大关于社会“主要矛盾”的论述是如何产生的?
  9. 黄卫东:中美究竟谁的技术依赖更大
  10. 郭松民 | 胜利1962:中印边界问题的历史回顾(全文)
  1. “10年浩劫”有十大“匪夷所思”
  2. 钱昌明:“不争论”,是一颗奴隶主义毒瘤!
  3. 张志坤:如此严重的政治问题,究竟该谁负责!
  4. “地摊经济”还未落地就要“收摊”?
  5. 普京为何不能让俄罗斯强大?线索就在阅兵式
  6. 又一个挺方方的女作家被免职
  7. 贺雪峰:我为什么说山东合村并居是大跃进
  8. 邋遢道人:6亿人月入一千、地摊经济及其他
  9. ​中印边境冲突出现伤亡,中国周边局势急剧恶化!
  10. 俺看地摊经济,就像一头黔之驴
  1. 北京知青孙立哲:我与史铁生一起做赤脚医生
  2. 印共(毛)举行五年来最大规模群众集会
  3. 为什么中国得利者要否定毛主席
  4. 郑永年:中国切不可在世界上显富摆富
  5. 从盼儿到怕儿: “只生一个女孩”为何盛行东北农村?
  6. 我敢预测:要不了多久会再次听到这些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