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经济 > 经济视点

邋遢道人 | 关于下行:为什么中国现在才感觉会有经济危机

邋遢道人 · 2019-02-07 · 来源:乌有之乡
收藏( 评论( 字体: / /
正视中国面临的危机属于过剩型经济危机,已经到了只有分好蛋糕才是基本国策的时期。

  2018年下半年,关于中国经济进入了下行阶段的说法已经不是新闻,连特朗普1月6号的推文都有“中国经济不佳是中方愿与美方达成经贸协议的一大原因”。但是经济下行到什么程度说法不同。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字是2018年中国经济增长6.6%,但有人透露的数字更低,向S祚在人大对著名的“人大校友”们说他打听出两个内部数据,一个是1.67%,一个是负值。虽然向S祚的话不能太当真——几个月前他还在经济日报发文说中国“国内经济持续平稳运行,市场预期基本稳定”,但是贫道觉得6.6%这个28年来的最低增率长依然有虚头。

  对于经济下行的原因,向S祚的分析很有代表性,他把原因分为内部和外部两个。关于内部原因,他说“造成2018年经济下行、最重要、最要命的原因”是:去年年初80多岁的周新城在写了篇文章说要“消灭私有制”,到秋后一个叫“吴小平”无名之辈在自媒体上的说民营企业该退场了。两篇文章就让“民营企业家的信心遭受重创”,于是他们泄气了,害怕了,不敢投资了,于是经济就下滑了。

  向S祚分析:“一个外部原因,就是中美的贸易战,中美的贸易摩擦,这可以讲是一个黑天鹅。”他在给人大校友们讲到这一点时,对中美贸易战持乐观和强硬立场的人义愤填膺,认为这是导致中国经济负增长的主要因素。旅美学者何清L持同样观点,他认为一切取决于“稳外资”最终还是取决于美国,因此必须尽快结束贸易战。

  对于究竟怎样摆脱困境,从专家们对造成经济下行的原因分析就能够推算出来,两招:一是建议政府屁股彻底坐在私企老板怀里,“放弃支持国企,将民企、国企、外企平等对待,真正实现市场化经济”(贺X兵);二是尽快按美国意见办,早点结束中美谈判。其实这两条是一条:限制国企,消灭国企。因为美方在贸易谈判中提出的9条要求中,让中方最难答应的是中国必须进行所谓“结构性改革”,而结构性改革的核心内容是政府放弃对国企的支持。也就是说,只要中国政府只用削弱直至消灭国企这一招,经济增长的外患消除了,压制国内投资信心的内忧也消失了,经济就又呜呜叫地往上蹿。

  说中美贸易战造成中国2018年经济下滑完全是胡扯。只有发生下面情况才能判定中美贸易战影响了中国经济增长:中国对美净出口(贸易顺差)的增速低于2018年GDP的增速。GDP可以看做由消费需求、投资需求和净出口组成。净出口就是国外需求。对美净出口增长率如果低于6.6%,意味着中国是靠对其他国家的净出口增幅和国内需求的扩充弥补了这个缺口。

  情况显然不是这样。首先,特朗普的2000亿美元征税2018年并未实施,也就是中美贸易战在2018年并没有开打。相反,贸易战的风声对中国对美出口的实际是正面的——很多依赖中国进口产品的美国生产和销售商因害怕贸易战造成进口成本增加,于是加快对相关产品的进口,囤积以备不足。2018年中国对美国出口额上升11.3%,加上减少进口,实际对美进口额只增长了0.7%。造成中国对美贸易顺差同比增长了17.2%,比2017年多出了475亿美元,达到3233.2亿美元。

  中国2018年GDP为90.3万亿人民币,比上年增长6.6%,也就是净增长了5.59万亿人民币的GDP。其中新增的3260亿(475亿美元)是通过对美国净出口增加实现的,占GDP净增额的5.8%。这3260亿新增净出口占90.3亿GDP的0.36%。也就是说,如果不是因为特朗普要给中国打贸易战,搞得中国进口美国大豆等少了,美国生产商进口中国商品多了,中国2018年GDP增幅就不会是6.6%,只有6.2%!也就是说,如果非要把中国经济增长与中美贸易战扯到一起,准确说法是:

  由于特朗普咋呼着要与中国打贸易战,导致中国对美净出口增加,使GDP增加了0.36个百分点。

  实际上,中国2018年出口总额总体比上年增加9.7%,高于6.6%的GDP增长。也就是说,从数字来看,2018年外贸形势并未恶化,对中国经济增长没有什么负面影响。

  很多对中美贸易战的分析都说:美国是中国对外出口最重要市场,如果不是我们坚持谈判以退让为主,2018年贸易战打大了,中国一分钱货物也出口不到美国了!这也是吓唬人的。

  2017年中国对美贸易顺差2750亿美元(约1.8万亿人民币)。当年GDP为84.3万亿人民币,也就是对美净出口占中国GDP的2.14。中美贸易战即使打得天昏地暗,两边总还是要做生意。因为现在的双方产业链互相交错,谁也离不开谁。只要还有贸易,肯定中国还是顺差,无非少了一些。即使真像他们担心的那样,2018年贸易战打得中国一分钱货物也出口不到美国了,中国无非少了从与美国贸易获得的1.8万亿人民币的净出口(中国也不会从美国进口一分钱货物),也就是2018年90.3万亿人民币GDP的2.0%没有了,GDP会从6.6%减少到4.6%。4.6个百分点,也太低了吧!经济恐怕就崩溃了吧。

  没那么吓人的。首先,贸易战只要没打到双方动枪炮了,生意就还有的做。只要有来往,中国对美顺差肯定是正数。其次,通常情况下,中国从美国那里少了点净出口,肯定会从其他国家那里找回来。总需求减少2个百分点是不可能的。最主要的是,我们见过比这更邪乎的——而且这事儿就发生在10年前。

  2009年全球经济危机,世界贸易总额大幅下滑。当年中国进出口总额从2008年的17.99万亿人民币下降到15.06万亿,减少2.93万亿,降幅达到19.%!其中出口减少1.84万亿,净出口减少了0.75万亿,占当年GDP的2.15%!比上面说的2%还高!而且当年是进出口总体下降近20%,连个调整余地都没有。这不是假定,而是实打实发生过的事儿。除了搞外贸的,其他读者2009年有感觉天要塌了吗?

  数据很清楚,中国经济下行与贸易战一毛钱关系都没有。2015年中国GDP破7,此后就都是六点几。那时候特朗普还没上台。中国经济下行只能与内需不足有关。贫道以为,把经济下行扯到中美贸易战上,无非是“倒逼中国结构性改革”的花招。而结构性改革是什么,大家心知肚明。

  这些人观察到私营企业这些年无论投资热情还是效益都不太好,成为影响中国经济增长的一个关键因素,这个观察是到位的。但是接下来就不照趟了,按他们的说法,只要给私企大幅减税,给老板们安全感和信心,老板们一积极投资,经济下行就过去了。

  10年前的这个时候,正值全球经济危机,张W迎在中国企业家协会的论坛上的发言,也是用的这一招。他以“尽早尽快释放民间活力”为标题对中国度过危机给政府支招,第一条也是“主要应该刺激民营企业的投资”,今天经济下行公知们的招数,说透了都是抄袭张W迎的。

  问题在于,经济危机意味着需求不足,不是投资好时期。这期间所有经营者都不愿意投资,无论国企、外企、私企还是政府。是不是经济危机时期只要优惠政策到位,私企一定积极投资,救民于水火呢?恐怕没这个先例。2009年经济危机,外商投资比2008年大幅下降18%,私人投资增幅也很低,大部分投资是政府和国企完成的。美国没有国企,没有政府审批,完全市场经济,但美国大萧条时期,私企照样对投资持谨慎态度。1925-1929年,美国国内私人投资年平均140亿美元,到1932年下降到只有10亿美元,锐减93%!1931-1938年国内私人总投资平均每年只有53亿美元,相当于二十年的后期的38%。危机期间让中国政府无论减税还是给老板们发贷款,都只能让老板们从房地产泥坑里解困,让他们把这些钱用来投资,似乎没有先例。

  上面说了这么多,其实都是题外话。

  贫道有七八年没对中国经济现状写什么了。一是觉得说了白说,二是也没啥新情况新看法了——该说的都说了,一切照旧。看到现在很多人胡说八道,觉得确实该说一说。加上春节不画画了,计划就中国经济危机问题谈一些看法。这些看法大部分是在08年全球经济危机期间已经说过的,只是结合现在情况再讲讲。

  大致逻辑是:

  ——中国目前面临的经济危机属于经典资本主义经济危机,即过剩型经济危机。这种危机的原理,马克思早就说清楚了:“一切真正的危机的最根本的原因,总不外乎群众的贫困和他们的有限的消费,资本主义生产却不顾这种情况而力图发展生产力,好象只有社会的绝对的消费能力才是生产力发展的界限”。同时,由于全球资本主义已经进入虚拟-赌博经济阶段,中国作为后起工业化国家在这种环境下既有机会又有新的危机。

  ——导致当下危机的主要因素,早在20年前就存在并几乎形成第一次经典危机了。只是九十年代中后期到新世纪前8年是西方经济虚拟化的高峰,直接投资和国际贸易剧增,急剧扩张的外需让中国通过吸收投资、压低劳动者报酬、扩大出口压制了基本矛盾,不仅实现了“软着陆”,而且10年超高增长。

  ——08全球经济危机是全球资本主义经济虚拟化阶段第一次危机,全球贸易萎缩,中国内部经济矛盾无法掩盖,本该出现一次严重经济危机。但计划经济期间土地资本价格被严重压低,这为中国房地产提供了金融化的巨大空间。一方面楼市高涨为相关制造业增长提供了空间,一方面政府海量发行有实物(土地价格)对应的货币。既保障了政府投入巨额基本建设,也为低税收提供了条件。也就是说,中国政府在不解决经典危机矛盾的情况下,又过了七八年。

  ——从2014年开始,中国房地产增长的空间已经消失(人均住房和房价),同时出口市场增长空间变窄,原来的过剩型经济危机开始显露。这意味着,继续一方面回避典型资本主义经济危机一方面保持经济增长,失去了最有效的两个条件。当下,政府实际只有两条路走:

  一条:正视中国面临的危机属于过剩型经济危机,已经到了只有分好蛋糕才是基本国策的时期。大幅提高低收入群体尤其农民的收入,如改开前十几年大部分工农做为消费市场的主体,真实解决内需不足问题,就能走出困境——虽然这比其他路子更难。

  另一条,依旧在不解决这一矛盾前提下寻求机会脱困。其实这个机会还有:到目前为止,中国政府债务大约30万亿(一些人估计数百万亿,但可信度很低),占2018年GDP的30%。欧盟政府债务占GDP平均80%,美国为120%,日本为238%。中国要达到欧盟水平,有72万亿人民币发行空间,达到美国和日本,有108万亿和214万亿的发行空间。也就是政府有一个海量发行债券的巨大空间。也就是中国政府有一个替代土地货币发行的巨大空间。这个便宜是明摆着的。看来是要按第二条路走了,因为有“财政部发债券央行买”的货币发行“改革”。

  以上分4部分,恐怕最少还要4篇。这样的文章单调枯燥,虽然贫道可以尽量写得可读性强些,但恐怕也没啥看头。贫道也就是写写,把该说的都说到了。反正是该看的不会看,看的也是瞎看。

  中国经济大约是九十年代初全面进入市场经济阶段,到现在经济连续保持在8%左右高增长了近30年。迄今为止,没有一个西方国家在市场经济阶段连续高增长这么多年不发生经济危机的。韩德强统计了西方国家资本主义国家经济危机的周期,大约10年一次衰退-繁荣周期。日本号称经济奇迹,上世纪50年代中期到1969年连续14年增长在两位数增长,但接着5年出现连续低增长甚至负增长。91年后接着15年增长在4.5%上下摆动,1991年彻底跌入低谷。只有美国大萧条后曾经连续25年繁荣(文章会分析,可经验借鉴),但很快回到10年左右一次衰退-繁荣的周期。

  70年代以来,一批新兴市场国家也创造过连续二十年经济高速增长的“奇迹”。但是都先后经历过严重经济衰退。世界银行数据显示下面国家1977-1997年,1997-2005年按美元计算的GDP年均增长速度:

  阿根廷: 8.9% → –6.0%;

  巴西:   9.8% → –0.4%;

  墨西哥: 10.4%→ 6.2%

  韩国:   16.2%→ 6.4%

  泰国:   13.1%→-0.3%;

  印尼:   12.4%→ 3.6%。

  中国1989-1990年经济处于低谷,但当时计划经济痕迹还非常明显。邓小平南巡讲话后中国基本全面进入市场经济阶段。91年后的近30年,GDP指数始终在高位运行。1997年增长从两位数下降到9.2,当时认为会出现负增长的可能(所谓硬着陆),但98-99两年GDP无非略低于8%,接着很快恢复,03年再次进入两位数增长。08年全球经济危机,中国经济也只是从2位数降到9左右。2012年GDP再次降到8以下,但维持在6-7之间。

  以上数字都是明摆着的事实,大多数学者都认为有个“中国道路”、“中国模式”,据此中国能保持30年甚至更长时间的持续高增长。也许是祖师爷的辩证思想影响了贫道,看到这条曲线时贫道会问:

  ——为什么中国经济到现在才显示下行?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晨钟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k085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