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历史 > 历史视野

追溯日本对中国的侵略历史 — 1894-1931年的日本侵略中国历史大事记

倪鹏云 · 2015-09-03 · 来源:乌有之乡
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 收藏( 评论( 字体: / /
作者从网上大量收集了1894-1931年的日本侵华资料,整理编辑了1894-1931年的日本侵略中国历史大事记。

  追溯日本对中国的侵略历史

  ——1894-1931年的日本侵略中国历史大事记

  作者按:在编辑1931-1945中国抗日战争大事记综合版的过程中,总有一个问题:为什么日本在发动9.18侵占东北,7.7侵占平津与8.13侵占上海时,他们在我国东北、平津与上海等许多中国土地上早已有大量日本驻军?可见日本侵略中国的历史并不是从1931年9.18事变才开始,而要追溯到1894年甲午战争开始。为此我也从网上大量收集了1894-1931年的日本侵华资料,整理编辑了1894-1931年的日本侵略中国历史大事记。可能从这近五十年的日本侵略中国历史背景中才能对1931-1945中国抗日战争历史以及对世界帝国主义列强百年来对中国殖民、侵略的本质有更深刻和全面的认识!

  大事记中有遗漏和不当之处,欢迎补充和纠正!

  1868年 –

  日本侵略中国的历史大背景:

  日本方面,1868年,日本通过明治维新,开始走上资本主义道路,国力日渐强盛。特别是日本明治天皇时的日本,正交叉进行两次工业革命,日本产业出现高潮,急需对外的商品输出和资本输出。但日本作为一个岛国,国内本身就资源匮乏、市场狭小,加之国内封建残余势力的浓厚及社会转型期各种矛盾的尖锐,因此以天皇为首的日本统治集团急于从对外扩张中寻求出路。为此,日本政府制定了所谓“清国征讨策略”,逐渐演化为以侵略中国为中心的“大陆政策”。其第一步是攻占台湾,第二步是吞并朝鲜,第三步是进军满蒙,第四步是灭亡中国,第五步是征服亚洲,称霸世界。而甲午中日战争就是日本实现“大陆政策”前两个步骤的重要环节。

  中国方面,当时的中国处于清朝晚期,正往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深渊沉沦。慈禧太后从19世纪六七十年代起,清政府中的洋务派掀起了一场以“自强”、“求富”为口号的洋务运动。洋务运动在科学技术方面向欧美看齐,因此清王朝一度出现“同治中兴”的景象。清朝于1888年正式建立了北洋水师,成为亚洲一个比较强大的海军力量,即使欧美列强也放缓了侵略脚步,但清政府并未像日本那样变革国家制度,因此所谓的“中兴”也只是回光返照而已。此时清朝政治十分腐败,人民生活困苦,官场中各派系明争暗斗、尔虞我诈,国防军事外强中干,纪律松弛。

  欧美方面,那时候,世界主要资本主义国家逐步向帝国主义过渡,日本的侵略行径在一定程度上得到西方列强的支持。美国希望日本成为其侵略中国和朝鲜的助手;英国企图利用日本牵制俄国在远东的势力;德国和法国为了趁日本侵华之机夺取新的利益,也支持日本侵略中国。俄国虽然对中国东北和朝鲜怀有极大的野心,但尚未准备就绪,因此对日本采取不干涉政策。列强默许或纵容的态度,成为日本实施侵略计划的有利条件。

  1872 – 1879年

  1872年,日本开始侵略中国附属国琉球,准备以琉球为跳板进攻台湾。日本天皇下诏,单方声称琉球为日本藩属。1874年,发生了琉球漂民被台湾高山族杀死的“牡丹社事件”。日本利用清朝官员的糊涂,竟称琉球是日本属邦,并以此为借口大举进攻台湾岛。这是近代史上日本第一次对中国的武装侵略。但当时日本和中国实力悬殊,加上水土不服,日军失利。在美英等国的“调停”下,日本向中国勒索白银50万两,才从台湾撤军。后来,由于清廷的软弱无能,日本于1879年完全并吞了琉球王国,改设为冲绳县。

  1876年

  日本按照其大陆政策的第二步,开始侵略中国的另一个属国——朝鲜。1876年日本以武力打开朝鲜国门,强迫朝鲜政府签订《江华条约》,取得了领事裁判权等一系列特权。该条约第一条即宣称“朝鲜为自主之邦,保有与日本国平等之权”,公然把朝鲜的宗主国清朝排斥在外,充分暴露了日本并吞朝鲜的野心。

  1882 – 1884年

  1882年朝鲜发生壬午兵变,中日两国同时出兵朝鲜,清军虽然在这次事件中压制住日军,但日本还是如愿取得了在朝鲜的驻军权。

  1884年,日本帮助朝鲜开化党发动甲申政变,企图驱逐清朝在朝鲜的势力。袁世凯率清军击败了日军,镇压了这次政变。但日本人还是利用了清廷的昏庸同清政府订立了《天津会议专条》,规定中日两国同时从朝鲜撤兵,两国出兵朝鲜须互相通知。这就为后来的甲午中日战争埋下伏笔。

  1894年

  中日甲午战争

  6月 朝鲜爆发东学党起义,朝鲜政府军节节败退,被迫向清政府乞援。日本认为发动战争的时机已至,向清廷表示“贵政府何不速代韩戡?……我政府必无他意”,诱使清政府出兵朝鲜。清政府没有识破这是日本的阴谋,于是派直隶提督叶志超和太原镇总兵聂士成率淮军精锐2500人于6月6日左右在朝鲜牙山登陆,在此安营扎寨,准备镇压起义,同时根据1885年中日天津条约通知日本。6月11日,朝鲜政府和起义军达成了全州和议,清军未经战斗起义就平息下去。当时聂士成就向清朝实权人物李鸿章建议迅速撤兵,这样便使日本在朝军队陷于孤立,在国际舆论压力下也会自动撤军。但李鸿章迟疑不决,最终给日本人以可乘之机。

  6月8日起,日本一方面派先遣队400人以保护使馆和侨民为借口,在朝鲜仁川登陆;另一方面,日本外务大臣授权大鸟挑起衅端,找寻借口发动侵略战争。全州和议达成以后,朝鲜政府要求清日两国撤兵,但清政府要求日本军队先撤兵。大鸟圭介也向清廷驻朝大臣袁世凯口头表示撤兵。然而日本援军反而不断增多,直至10000多人,并不断挑衅,一会儿否认朝鲜是中国藩属国,一会儿又提出中日两国一道“协助”朝鲜“改革”内政。中国和朝鲜都严正驳斥和拒绝了日本的这些无理要求。但日方的目的已经达到——它一面使自己的军队以“协助朝鲜改革内政”为名赖在朝鲜不走,一面又拖住了驻朝清军,为战争的爆发创造了条件。

  7月23日日本军队突袭汉城王宫,挟持朝鲜国王李熙(朝鲜高宗),解散朝鲜亲华政府,扶植国王生父兴宣大院君李昰应上台摄政,并成立以金弘集为实际首脑的亲日傀儡政府。日本嗾使金弘集内阁断绝与清朝的关系,并“委托”日军驱逐驻朝清军。控制了朝鲜政府。

  7月25日日本不宣而战,在朝鲜丰岛海面袭击了北洋水师的战舰“济远”、“广乙”,丰岛海战爆发,海战中日本联合舰队第一游击队的“浪速”舰悍然击沉了清军借来运兵的英国商轮“高升”号,制造了高升号事件。至此日本终于引爆了甲午中日战争。

  7月下旬中日两军在朝鲜境内平壤开战。平壤之战发生,是双方陆军首次大规模作战。当时驻守平壤的清军共三十五营,一万七千人;进攻平壤的日军有一万六千多人,双方兵力旗鼓相当。平壤城的地势也非常险要,易守难攻。而且清军还得到朝鲜人民的支持。当时虽然朝鲜政府被强行拉到日本阵营,但朝鲜的平安道观察使闵炳奭积极协助清军作战,甚至连日本推上台的傀儡大院君李昰应都暗中给清军传递情报。可惜清军并未充分利用这些优势,在战局胶着的情况下,清军总统叶志超贪生怕死,竟树白旗停止抵抗,并下令全军撤退。日本便在清兵的退路上设下埋伏。当天雨夜,撤退的清军中伏,阵脚大乱,死亡近2000人,被俘500余人。平壤之战以清军大败告终。以后6天中,清军狂奔五百里,一路逃至鸭绿江边,于21日渡鸭绿江回国。日军一路猛进,占领朝鲜全境。

  9月17日日本联合舰队与中国清朝北洋舰队在黄海交战,这是甲午战争中继丰岛海战后第二次海战,也是中日双方海军一次主力决战。这场战役发生于鸭绿江口大东沟(今辽宁省东港市)附近海面。9月15日上午,清政府舰队护送4000余名入朝援军到朝鲜。返航后在大东沟遭遇日军阻截,战斗由此爆发。日本海军在大同江外海面投入战斗军舰则有12艘,包括其全都精华,几乎可以说是倾巢出动。黄海海战历时5个多小时,其规模之大,时间之长,为近代世界海战史上远东战区所罕见。海战的结果:北洋舰队损失“致远”、“经远”、“超勇”、“扬威”、“广甲”5艘军舰,死伤官兵千余人,主舰致远舰舰长邓世昌英勇牺性;日本舰队“松岛”、“吉野”、“比睿”、“赤城”、“西京丸”5舰受重创,死伤官兵600余人。此役北洋水师虽损失较大,但并未完全战败。然而李鸿章为了保存实力,命令北洋舰队躲入威海港内,不准巡海迎敌。日本夺取了黄海的制海权。

  10月24日鸭绿江防之战是清军面对日军攻击的首次保卫战。当时部署在鸭绿江北岸的清军共约28000人。清政府任命宋庆为诸军总统,节制各军。日军进攻部队是山县有朋大将统率的第一军,共30000人。双方兵力不相上下。日军先于九连城上游的安平河口泅水过江成功。当夜,日军又在虎山附近的鸭绿江中流架起浮桥,清军竟未觉察。25日晨6时,日军越过浮桥,向虎山清军阵地发起进攻。清军守将马金叙、聂士成率部坚持抵抗,因势单力孤,伤亡重大,被迫撤出阵地。日军遂占领虎山。其他清军各部闻虎山失陷,不战而逃。26日,日军不费一枪一弹占领了九连城和安东县(今丹东)。在不到三天内,清朝重兵近三万驻守的鸭绿江防线竟全线崩溃。

  11月 金旅之战是甲午战争期间中日双方的关键一战。日本第一军突破鸭绿江清军防线的同一天,大山岩大将指挥的第二军两万五千人在日舰掩护下,开始在旅顺后路上的花园口登陆。由于李鸿章一心要保旅顺港,清军便没有在此处设防。日军的登陆活动历时十二天,清军竟坐视不问。11月6日,日军击溃清军连顺、徐邦道等部,进占金州(今辽宁大连市金州区)。7日,日军分三路向大连湾进攻,大连守将赵怀业闻风溃逃,日军不战而得大连湾。随后向旅顺进逼。当时旅顺地区清军有七统领,道员龚照玙为前敌营务处总办,共辖33个营,约13000人。18日,日军前锋进军土城子,徐邦道的拱卫军顽强抗击,次日,龚照玙竟置诸军于不顾,乘鱼雷艇逃往烟台。19日,黄仕林、赵怀业、卫汝成三统领也先后潜逃。21日,日军向旅顺口发起总攻,次日,号称“东亚第一要塞”的旅顺陷于日军手中。日军攻陷旅顺后,即制造了旅顺大屠杀惨案,4天之内连续屠杀中国居民2万余人。随着清军节节败退,在清廷内部,主和派已占上风,大肆进行投降活动。旅顺口失陷后,日本海军在渤海湾获得重要的根据地,从此北洋门户洞开,北洋舰队深藏威海卫港内,战局更是急转直下。

  11月22日清政府通过美国公使向日本提出媾和。

  1895年

  1月—2月 威海卫之战是保卫北洋海军根据地的防御战,也是北洋舰队对日的最后一战。其时,威海卫港内尚有北洋海军各种舰艇二十六艘。1895年大山岩大将指挥的日本第二军共两万五千人,在日舰掩护下开始在荣成龙须岛登陆,23日全部登陆完毕。30日,日军集中兵力进攻威海卫南帮炮台。驻守南帮炮台的清军仅六营三千人。营官周家恩守卫摩天岭阵地顽强抵抗,最后被歼灭。日军也死伤累累,其左翼司令官大寺安纯少将被清军炮弹打死,这是日本在战争中唯一阵亡的将军。由于兵力悬殊,南帮炮台终被日军攻占。2月3日,日军占领威海卫城。威海陆地悉数被日本占据,丁汝昌坐镇指挥的刘公岛成为孤岛。日本联合舰队司令伊东佑亨曾致书丁汝昌劝降,遭丁汝昌拒绝。5日凌晨,旗舰定远中雷搁浅,仍做“水炮台”使用。10日,定远弹药告罄,刘步蟾亲手炸沉了自己的军舰后自杀。11日,丁汝昌在洋员和威海营务处提调牛昶昞等主降将领的胁迫下自杀。洋员和牛昶昞等又推署镇远管带杨用霖,出面主持投降事宜,杨用霖最终自杀。12日,由美籍洋员浩威起草投降书,伪托丁汝昌的名义,派广丙管带程壁光送至日本旗舰。14日牛昶昞与伊东佑亨签订《威海降约》,规定将威海卫港内舰只、刘公岛炮台及岛上所有军械物资,悉数交给日军。17日,日军在刘公岛登陆,威海卫海军基地陷落,北洋舰队全军覆没。

  1月—3月辽东之战持续的时间很长。自日军突破清军鸭绿江防线后,连占凤凰城、岫岩、海城等地。大清国调两江总督刘坤一为钦差大臣督办东征军务,授以指挥关内外军事的全权,并任命湖南巡抚吴大澄和宋庆为帮办,以期挽回颓势。从1895年1月17日,清军先后四次发动收复海城之战,由于指挥不力,皆被日军击退。2月28日,日军趁胜追击,从海城分路进攻,3月4日攻占牛庄,7日不战而取营口,9日又攻陷田庄台。仅十天时间,清朝百余营六万多大军便从辽河东岸全线溃退。

  4月17日中日签订辱国丧权的《中日马关条约》。日本在美英帝国主义的支持下发动了侵略中国的“甲午战争”。由于清政府腐败,一味妥协退让,致使清军丧失失地:先败于朝鲜,后败于辽东,北洋舰队全军覆没。清军全面溃败,京津危急。面对这种形势清政府惊恐万状,决意乞和。美国为扩大它的侵略利益,乘机“出面调停”,单独操纵中日之间的和谈,清政府派李鸿章以“头等全权大臣”的名义抵达日本马关,与日本首相伊藤博文商订和约。马关议和,日本在美国的支持下,在谈判桌上对李鸿章进行讹诈、恐吓,威逼李鸿章在一份早已拟好的条款上签字。1895年4月17日,李鸿章在条约上画了押。

  《中日马关条约》。条约共11款,主要内容:

  (1)中国承认朝鲜完全"自主";

  (2)割让台湾、澎湖列岛和辽东半岛给日本;

  (3)赔偿日本军费银二万万两;

  (4)开放沙市、重庆、苏州、杭州为对日通商口岸;

  (5)允许日本人在中国通商口岸城市任便投资设立工厂;

  (6)日本享有单方面最惠国待遇和领事裁判等特权。

  5月 —11月 《马关条约》签订6天后,俄罗斯帝国因日本占领辽东半岛,阻碍它向中国东北伸张势力,便联合法、德两国进行干涉,结果是日本于同年5月4日宣布放弃辽东半岛,但要中国以银3000万两将其“赎回”。11月8日清朝政府和日本政府在北京签订了《交还辽南条约》。条约规定,清朝政府以白银三千万两"赎回"辽东半岛,日本军队从辽东半岛撤出。

  1896年

  3月-5月日本在沙市、厦门、苏州、杭州、重庆等地相继设立领事馆。 7月21日清朝政府和日本政府签订中日通商行船条约。

  1897年

  3月4日清朝政府和日本政府签订苏州日本租界协议书。 5月13日清朝政府和日本政府签订杭州租界协议书。 6月30日日本在辽宁牛庄设立领事馆。

  1898年

  4月22日日本政府照会清朝政府,强迫清朝政府声明不割让福建予他国。24日,清朝政府复照日本政府,声明中国不割让福建予他国。 7月16日清朝政府和日本政府签订汉口日本租界协议书。 8月18日清朝政府和日本政府签订沙市日本租界协议书。 8月29日清朝政府和日本政府签订天津日本租界协议书及附属议定书。

  1899年

  4月28日清朝政府和日本政府签订福州日本租界协议书及其附件。 10月25日清朝政府和日本政府签订厦门日本租界协议书及其附件。

  1900年

  6月—11月日本参与八国联军侵华。19世纪末,帝国主义掀起了瓜分中国的狂潮,激起了义和团反帝爱国运动。为了镇压义和团运动,扩大对华侵略,英、法、德、奥、意、日、俄、美八个帝国主义国家借口清政府排外,联合进兵中国。日本向中国派遣25000名官兵,是八国联军的主力。6月,八国联军首先攻占大沽炮台,7月攻陷天津,8月占领北京。清廷慈禧等人逃往西安。联军占领北京后,对北京皇城、衙门、官府大肆掠夺,因而造成大量中国文物和文化遗产(包括故宫,颐和园,西山以及圆明园)的失窃、破坏。八国联军把北京分成不同的占领区,东四以北与皇城东部由日军占领,日军在占领区设立“安民公所”对中国人民实行军事统治,残酷杀害许多无辜百姓。八国联军抢走北京各衙署存款约6000万两白银,其中日军劫掠户部(今公安部院内)库存白银2914856两,并立即放火烧房,掩盖罪证。鼓楼的更鼓,被日军用刺刀刺破。8月24日日本还派日舰"和泉号"的陆战队在厦门登陆。28日,又从台湾派两个步兵连侵占厦门。11月,八国联军增至10万人,继续进攻了保定、易县、永清、张家口、山海关、娘女关等地,并进兵山西。沙俄还单独出兵17万分六路入侵中国东北。

  1901年

  4月3日日本在南京设立领事馆。 9月7日由于八国联军己占领中国清朝首都北京,清廷不得不派弈匡和李鸿章代表与帝国主义签订了卖国投降的《辛丑条约》。#FormatImgID_0#其主要内容:

  (1).赔款。清政府赔款各国(共11国)白银4.5亿两,分39年还清,年息4厘,本息共计约9.82亿两,以海关税、常关税和盐税作担保。

  (2).划定使馆区。将北京东交民巷划定为使馆区,成为"国中之国"。在区内中国人不得居住,各国可派兵驻守。

  (3).拆炮台、驻军队。拆除大沽及有碍北京至海通道的所有炮台,帝国主义列强可在自北京至山海关沿铁路重要地区的12个地方驻扎军队。

  (4).胁迫清政府承诺镇压反帝斗争。永远禁止中国人民成立或加入任何"与诸国仇敌"的组织,违者处死。各省官员必须保证外国人的安全,否则立予革职,永不录用。凡发生反帝斗争的地方,停止文武各等考试5年。其中这一条标志着清政府完全沦为了帝国主义的工具。

  (5).对德、日"谢罪"。清政府分派亲王、大臣赴德、日两国表示"惋惜之意",在德国公使克林德被杀之处建立牌坊。

  (6).惩治附合过义和团的官员。从中央到地方被监禁、流放、处死的官员共百多人。

  (7).设立外务部。将总理衙门改为外务部,班列六部之首,成为清政府与列强交涉的专门机构。

  9月24日清朝政府和日本政府签订重庆日本租界协议书。

  1903年

  1月15日清朝政府和日本政府签订中日通商行船续约。 4月24日清朝政府和日本签订扩大天津日本租界协议书。

  1904年

  1904年在中国东北爆发日俄战争,这是日本帝国与俄罗斯帝国为了侵占中国东北和朝鲜半岛,在中国东北的土地上进行的一场战争。经过旅顺港争夺战、辽阳会战、沙河攻守战、奉天会战多次战役双方反复交量,最终以沙皇俄国的失败而告终。日本夺取了旅顺,歼灭了俄国太平洋舰队主力,控制了黄海制海权。日俄战争促成日本在东北亚取得军事优势,并取得在朝鲜半岛、中国东北驻军的权利,令俄国于此的扩张受到阻挠。日俄战争的陆上战场是清朝本土的东北地区,而清朝政府却被逼迫宣布中立,甚至为这场战争专门划出了一块交战区,致使当地人民蒙受极大的灾难,生命财产遭到空前的浩劫。许多工厂与房屋被炸毁,就连寺庙也未能幸免。农村耕牛被抢走,粮食被抢光,流离失所的难民有几十万人。日俄战争期间,日、俄双方都强拉中国老百姓为他们运送弹药,服劳役,许多人冤死在两国侵略者的炮火之下,更有成批的中国平民被日俄双方当作“间谍”,惨遭杀害。这场战争不仅是对中国领土和主权的粗暴践踏,而且使中国东北人民在战争中遭受了巨大的损失和人身伤亡。

  1905年

  4月4日日本在长沙设立领事馆。

  9月经历一年多在中国东北进行的日俄战争,由于俄国战败,俄国被迫于1905年9月5日在朴茨茅斯同日本签订和约。朴茨茅斯和约规定:俄国承认日本在朝鲜享有政治军事及经济上之“卓越利益”,并且不得阻碍或干涉日本对朝鲜的任何措置。俄国将旅顺口、大连湾并其附近领土领水之租借权以及有关的其他特权,均移让与日本政府。俄国还将由长春至旅顺口之铁路及一切支线,以及附属之一切权利、财产和煤矿,均转让与日本政府。此外,条约还规定将库页岛南部及其附近一切岛屿永远让与日本。

  10月17日日本在辽阳设立关东总督府。 12月22日清朝政府和日本政府在北京签订关于东三省事宜条约。条约规定,清朝政府同意根据日俄朴茨茅斯和约将俄国在辽东半岛的租借地转让给日本,并在中国东三省增加开放城市和港口,安东和奉天之间军用铁路由日本经营,禁止修建与"满铁"平行的线路。

  1906年

  5月-11月日本先后在安东、奉天、广东新民设立领事馆。 11月26日日本设立"南满洲铁道公司"(简称"满铁")。 12月5日清朝政府和日本政府签订日本归还营口的协议。营口是在日俄战争时被日本占领的。

  1907年

  2月9日清朝政府和日本政府签订扩大汉口日本租界协议书。 3月-11月日本先后在哈尔滨、吉林、南京、汕头、长春设立领事馆。 4月15日清朝政府和日本政府签订有关新奉(新民-奉天)和吉长(吉林-长春)铁路的协议。据此,清朝政府将以高价收买日本所营新奉铁路,并向日本借款修建吉长铁路。 5月30日清朝政府和日本政府签订有关设立大连海关协定。协定规定,由日本人任税务司长;从海路运进大连的货物,不征进口税;经旅大运往中国内地的货物,要征收进口税。 1907年 6月28日清朝政府通知日本,同意根据1905年中日关于东三省事宜条约,开放风凰城、辽阳、宁古塔、珲春、三姓、海拉尔、爱辉等7个城市。

  1908年

  3月13日日本就日本私运军火船第二"辰丸"号在澳门海面被清舰扣留一事,向清朝政府递交备忘录。3月15日,清朝政府决定致歉和赔偿损失。这一事件激起广东等各地人民的不满,掀起抵制日货运动一年之久。 1908年9月10日日本在辽阳、铁岭设立领事馆。

  1909年

  9月4日清朝政府与日本政府签订有关间岛问题协议。所谓"间岛",原名垦岛(因大批朝鲜移民越界垦荒而得名),位于图们江北岸,最初是指中国吉林省延边朝鲜族自治州和龙市光霁峪前的一处滩地,自古属中国领土。甲午战争以前,在朝鲜为清政府属国时,不断有朝鲜民众越界到此开荒定居,并引起对该地区归属的争议,为此,清政府与朝鲜政府曾多次勘定国界,确定该地为清国领土。1894年日本通过甲午战争占领朝鲜以后,捏造所谓"间岛悬案",恶意歪曲所谓的"间岛"范围,将纵十里、宽一里的滩地,扩大到"海兰河以南、图们江以北,宽约二三百里,长约五六百里之地",即中国延吉、汪清、和龙、珲春四县地区,妄图一举侵吞这些地方。朝鲜人趁机骚扰中国边境。经过中国官员和学者的多方努力,最终挫败了日本朝鲜的这一侵略图谋。9月4日中日双方代表在北京签订《图们江中韩界务条款》,韩国方面又称"间岛协约",确定间岛为中国领土。当前各国政府,包括朝鲜和韩国都承认间岛是中国领土。

  同日清朝政府与日本签订有关东三省5个问题的协定,承认日本政府在抚顺、烟台两地的采煤权;安春铁路沿线及"南满"铁路干线的矿务,由中日两国合办;承认大石桥至营口铁路为"南满"铁路支线等。这也是日本侵略中国主权的不平等协定,日本故意把这一协定与间岛协约捆绑在一起签定,实际上是以承认间岛为中国领土为“让步”来协迫清政府签定这一不平等协定。 11月4日日本在吉林省龙井设立间岛总领事馆。

  1910年

  2月9日清朝政府和日本政府签订两国邮政关系协议。清政府承认日本政府在中国设邮局的合法性。 3月24日杭州发生与日本商人冲突事件,有7家日本商店被毁。6月8日,清朝政府赔款白银1万两。 4月4日清朝政府和日本政府签订有关架设鸭绿江铁桥协议。

  1911年

  10月10日辛亥革命

  10月16日日本外相内田康哉指令日本驻清公使通知清朝政府,日本将供应讨伐辛亥革命所需武器弹药。 11月25日日本天皇批准出兵干涉中国的辛亥革命。

  1912年

  1月中国革命政府向三井物产会社借款30万日元,购买武器。

  1913年

  10月5日中日双方就修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