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历史 > 历史视野

无风即风:蒋介石与日本的秘辛大全

无风即风 · 2015-09-05 · 来源:乌有之乡
国民党抗战真相 收藏( 评论() 字体: / /
不了解、不认同蒋介石这一种明明白白、真真切切存在的“不反共,毋宁死”的精神,便不能理解他的“不抵抗主度”与对日本帝国主义的惺惺”单“惜。

  蒋介石与日本的秘辛大全

  文/无风即风

  (一) 与日本一起反共是他一生最高理想

  (二) 蒋介石两次差点让内蒙古成为第二个东北

  (三) 蒋介石曾利用汪精卫对日求和并酿成大错(汪伪自立)

  (四) 1945年:蒋介石耸人听闻的“拯救日本”计划

  (五) 抗战胜利后蒋介石欲留下100万侵华日军打内战

  (六) “白鸿亮”—— 日本人中华民国将军

  (七) 台湾现今的30万日本种”一个钱都不要”

  (八) 大汉奸陈公博《苦笑录》揭露蒋媚日的滑稽事

  (一)与日本一起反共是他一生最高理想

  接我上一篇《蒋介石不抵抗全解读》,已经完全肯定蒋介石在主治大陆期间,至少至1945年抗战胜利之前,绝对、从来都、没有动过收复东北的念头,说其媚日、恐日其实只对了一半,真正最根本的原因无非还是他一生的反共理想,他的出身,他的阅历,他的圈子,决定了他就是一个资产阶级分子以及维护资产阶级分子的代言人。依吾之愚见,纵观整个世界反共人物,论反共精神之彻底与坚决,无人能出其右。

 

  1970年,台湾的阳明山中山楼,已83岁高龄的蒋介石,仍然扯破嗓子地呐喊到:“人人要做反共倒毛的革命先锋”!而一年半后他就不省人事,开始进入他人生最后的3年“植物人”生涯。

 

  不了解、不认同蒋介石这一种明明白白、真真切切存在的“不反共,毋宁死”的精神,便不能理解他的“不抵抗主度”与对日本帝国主义的惺惺”单“惜。

  为何是”单“惜?且容后续解答。

 

 

 

 

  (二)蒋介石两次差点让内蒙古成为第二个东北

  

  1934年10月间,蒋介石偕宋美龄在察哈尔省主席、第二十九军军长宋哲元的陪同下,自张家口乘火车来到绥远省的归绥,由后来名震华北的国军抗日名将绥远省主席傅作义到车站迎接。

 

  蒋在此逗留了两天,这是他人生唯一 一次踏上内蒙古的土地。

 

  在这的前一年又三个月,即1933年7月,他曾亲自命令10个师进入察哈尔,与日伪军一起“围剿”由方振武吉鸿昌率领的“察绥抗日同盟军”,该军前不久才刚刚收复康保、宝昌、沽源、多伦4县,把日伪军完全驱逐出了察哈尔省,成为“九一八”后首个收复失地的抗日力量,同时,同盟军还在张家口成立了收复东北4省计划委员会,准备进一步对日作战,听说有人要收复失地,一时间各路英豪及绿林好汉纷纷提军前来,计有西北军东北义勇军和原热河军阀汤玉麟的散军共7万多人加入,形势一片大好,东4省的民众听到后都激动涕泣,日夜期盼着同盟军尽快帮他们结束“亡国奴”的黑暗日子。

 

  然而,这支实力颇为雄厚的英雄部队,最后在蒋介石的军队与日伪军的夹击下,在昌平一带被蒋军3个师包围住,将当时同盟军仅剩的6000余人杀到还有500号人,同盟军领袖方振武与吉鸿昌悲恸与无奈之下,为”留得青山在“只得选择亡命天涯,自此,同盟军彻底失败且被收编。

 

  东4省的3000多万人民陷入了彻底绝望的境地,又是一片哀鸿阵阵……..而为配合日本关东军“内蒙古工作”的特务机构和汉奸李守信伪军与内蒙古分裂势力此时重获新生,又在察省猖獗了起来,随后也因利益的冲突与南京政府当地的机构和军队造成了一定的摩擦。

 

  这也就是为什么蒋介石此次要亲到归绥的根本目的,他希望通过作为调停人的角色,缓和以傅作义为首的绥远省政府与内蒙古王公贵族上层的云王德王为代表的百灵庙蒙政会的紧张关系,以此来维持南京政府对内蒙古盟旗地方微弱的影响力。

 

  也算是他尽的最后一点绵力了吧?

 

  然而讽刺的是,仅仅8个月后,即1935年的6月,蒋介石又改变了想法,慷慨地“奉献”了整个内蒙古的主权给日本——《秦土协订》签订,以下是事情的发生与经过:

 

 

  

 

  这等于放弃中国在察哈尔的主权,在日军一枪未放的情况下,仅仅凭语言恫吓,蒋介石就一口气答应了日本的3项要求和6项追加要求,比“九一八”还更不堪,真是不可想象!

  这6项追加的要求是:

 

 

 

 

  第(一)和第(二):同意日本支持内蒙古进行独立运动可见蒋介石对日本的“满蒙利益”看得比自己的名誉还要重要绝非虚言!同时,在苏联(侵占了外蒙古)与日本争夺分裂我国土之时,蒋依然果断地选择了后者,其思维与“中东路事件”中如出一辙。

  如果你还觉得不够说服力,那么请来看看4年后,日本全面侵华的第2个年头,即1939年,在中日秘谈的“桐工作”里中国方面向日本提交的《和平意见5条》,蒋介石再度确认日本在内蒙古的特权

 

  

  (史料:《桐工作圆桌会议的经过概要》、《今日武夫回忆录》)

 

 

  第(二)条明白无误地表明,蒋介石允许日本在内蒙古有驻兵权。同时他还允许日本的“殖民开拓团”进入长江下游,当然,此是后话,总之,当时如果不是日本军国主义太猖狂,不愿意接受蒋“恢复七七事变前”(退回长城以北)的要求,内蒙古已经成为第二个东北。

 

  《秦土协订》赋予日本特务机关可以公开在察哈尔省进行分裂活动的官方权利,而有着强烈的“大元帝国”情结的蒙古王公德王与他的百灵庙政务委员会在一年多以后,也就是1936年,在关东军的帮助下成立了“伪蒙疆联合自治政府”,内蒙古从此正式踏上分裂的进程,如果不是因为以下4件事,那么占当今新中国1/10面积的内蒙古可能很快就要独立:

  1、关东军策划的伪满洲国未能得到国际的公认

  2、使关东军再度策划内蒙古的“大元国”投鼠忌器

  3、东4省内有盟旗,如让内蒙独立则难以调和伪满与伪元的民族结构

  4、1936年底傅作义在百灵庙击败伪蒙军,使内蒙分裂从此受制。

 

 

 

 

  (三)蒋介石利用汪精卫对日求和并酿成大错(汪伪)

  有的人可能会受不了啦!这事怎么又蒋公又躺枪了??

  嘿嘿,还真得有关,请看下文。

 

  1938年初3月,徐州会战打响,人在美国的五四运动领袖、国学大师胡适收到一封信,上面写着:

  

  然后,大约是3月底或4月间,香港出现了一家叫“蔚蓝书店”的书店,这也就是上面说到的“日本问题研究所”,表面上它只是一家翻译机构,“书店”开业期间曾出版过汉字版的《日本史》《世界的资源》《日本战时经济》等日语书籍。但实际上是它是隶属于国民党中央文化部,是蒋介石亲自下令文化部成立、交由汪精卫打理的“中日和谈联络站”,其作用有二:

  1、利用香港这个国际情报站,搜集情况并为《中日和约》造势。

  2、 利用香港这个国际空间,为蒋介石利用汪精卫与日接洽提供渠道

 

  众所周知,1938年起,日本在对待侵华问题上,分裂成了“主战派”与“主和派”两派力量,主和的是日本内阁中的政客,主战的自然是嚣张无比的军部,在这样的前提下,蒋介石早已开始蠢蠢欲动谋求与日本讲和,一者由于德国派出的”陶德曼调停“毫无进展,而且每欲牺牲中国利益以求全。二者则因正面战场的国军连连败北,没有夺得一场胜利(当时台儿庄还没开打),因此也自然没有有分量的筹码去与日军谈条件,于是他便不得不继续选择“强硬”,但他又不想放弃与日本讲和的任何机会,于是,在他自己亲自掌控与日本的开启秘密谈判的同时(兰工作与桐工作,大概于5月间才开始),他就推出一直都对抗战抱有极大消极思想、且赞成中日和谈的党内2号人物汪精卫去走另一条投降路线。

 

  也就是说,蒋的投降是“暗线”,而使汪的投降则是“明线”(可知其投降的欲望是多么强烈,绝不是神马“研究《蒋介石日记》30年的某老专家说的那样”:“蒋介石只是为了缓和压力(正面战场)”)。

 

  但是,蒋断断没有想像到,他这样做不是高明,而是在玩火,他亲手打开了“潘多拉魔盒”,将本已经雪上加霜的抗战救国大业推上更深的深渊。

 

 

  写信者是高宗武,是汪系的心腹之一,也是国民党内的“第一日本通”,与高宗武一起在蔚蓝书店鼓噪投降主义的、还有后来的大汉奸梅思平”及“未遂汉奸“陶希圣等人,这些人本身就是“七七事变”前著名的投降组织“低调俱乐部‘的骨干,是一贯的媚日投降派,因此,”书店“的工作进展得很顺利,很快就与日本军部核心人物搭上了线,6月23晚,高宗武与另一名”低调骨干“周隆痒化装成日本人,一起来到日本驻香港领事馆并登上了一艘日本轮船,一天后,高周二人在东京秘密谒见了陆军军务课课长影佐祯昭、参谋次长多田骏、陆军大臣板垣征四郎及陆军省中国课课长今井武夫等人。

 

  根据高的《回忆录》,此次他携周隆痒东渡日本没有得到蒋介石的同意,是时任他上司、代理宣传部长周佛海让他先去的,蒋介石对这些人的动向把握得倒很准确,22日的《日记》中他对高破口大骂“此人荒唐“并立即停了高的活动经费,然而却没有要处罚高擅自赴日,仍令其返港(仍做情报与舆论造势)。

 

  但是“彻悟”的蒋介石此时已经没有后悔药吃了。

 

  7月,日本内阁五相会议根据大本营陆军部的建议,通过《适应时局的对中国谋略》,决定采取“推翻中国现中央政府,使蒋介石垮台”的方针,“启用中国第一流人物”,“酝酿建立坚强的新政权”。目标瞄准了汪精卫、唐绍仪吴佩孚等人,其中前两者均是蒋使其与日本秘谈者

 

  大错已经酿成!

 

  深知难逃罪责的高宗武不敢去武汉,遂使同伙周隆庠7月22日下午拿着高宗武与影佐祯昭及今井武夫等人鼓捣出来的《报告》(此份报告就是后来全面出卖全中国利益的臭名昭著的《日汪和约》的初稿),到达汉口并交给了周佛海,周佛海按下不表,但迅速交给了汪精卫。

 

  后来就是世人皆知的汪精卫叛逃云南,在“云南王”龙云的默许下潜逃越南河内,与自上海土肥原贤二公馆“重光堂”携《重光堂密约》前来的高宗武、梅思平等人会合,躲过蒋介石的刺杀后到达南京并紧锣密鼓地开始筹建伪政府。

 

  从此华中、华东地带一下子沦为日寇之手,加之前的东4省与内蒙及河北、冀东在内数百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为日寇侵略中华创造了无比优越的地理条件和以及支撑着日军攫取资源的以养活侵华日军和支援日本国内战争机器。让全世界触目惊心的“第一伪军大国”(50万余人,比早期在华日军还多)就是这样产生的。

 

  蒋介石本意是想借汪精卫之手帮他促成与日和谈的,未料偷鸡不成蚀把米,不仅使得20位国民党中央委员、60多位中、高级将领叛逃敌国造成党的分裂,还使得他失去了“招安”的价值。

 

  是不是觉得很讽刺?

 

  依蒋介石《日记》里透露的“和约底线”,即“恢复七七事变前”的标准来看,如果汪精卫没有先与他与日本缔结和约,而日本军国主义真的同意了回到长城以北,那么,我想问问天下诸公:我们今天还有“960万平方公里的新中国”吗?是不是早就已经变成了“大和民族”的一分子?还是大日本帝国的“附属国”?与印度一样的三流亚洲国家,脏、乱、差、穷?

 

  历史可真是吊诡得让人不寒而栗!一个软骨头的领导人最终竟然是自己把自己玩成“有骨气”的人!这真是实在太TM不可思议!无语!!

 

 

 

  (四)1945年:蒋介石耸人听闻的“拯救日本”计划

  1939年12月2日,蒋介石当天在《日记》写下这样一句话:

 

 

  这一条日记,可以说是道出了蒋一辈子的心声,即回应本文开篇讲到的,蒋对日本由始至终都是惺惺”单“惜,为什么说是”单“惜呢?

 

  显然,不管是从最早期他在日本当兵时,还是后来加入孙中山辛亥革命,还是到后来成为北伐军总司令,再到统一全国的政府首脑、”济南事变“、”九一八事变“、”长城抗战“…….. 一直到全面抗战,他都没有认识到,以“脱亚入欧“这种以结束亚洲朝贡体系(即打败中国)为目标并从此加入欧洲的狂热国家主义,其本质就是侵略与征服,他绝不仅仅只是孙中山、蒋介石等人口中的”同文同种“的兄弟之国,他绝不愿意与中国这个”千年师尊“共主亚洲,正如“脱亚入欧“的理论发明者福田谕吉和推动”明治维新“的日本明治天皇说的那样——”失之于美俄,则取之于朝鲜与中国“,日本由始至终的根本目标就是要灭亡中国,灭亡中国后统治亚洲,也就是日本军国主义崇尚的”大东亚共荣主义“。

 

  日本侵略者,就是要来置中国人于死地的!但是孙中山与蒋介石一直都自我感觉良好,认为日本会竭诚和他们合作共同反共,都不知道哪来的自信。一心帮国民党推翻满清皇朝、帮助中国人对抗穷凶极恶的沙俄的大日本帝国,显然不是中国的”回纥“,因为你国民党、孙中山、蒋介石等人都不是”天可汗“!民国不是大唐帝国!

 

  然而,蒋介石显然不这样认为,于是,耸人听闻的”拯救日本“在1945年抗战胜利曙光已经很耀眼的时候出现了!

 

 

 

 

  缪斌(上图左)字弼丞,号丕成,中国江苏无锡人,绰号“小道士”。1921年,缪斌考入南洋公学(现上海交大)电气科,之后加入国民党。曾在北伐时担任过第1军副党代表,26岁时出任江苏省政府委员兼民政厅长,但因贪污渎职被去职。抗日战争爆发后,他卖身投靠日本人,当起“华北新民会”的副会长。

 

  这个反复无常的小人和历史的丑角,却被蒋公介石视为至宝

 

  1945年1月28日,中国远征军、驻印军和盟军于缅甸畹町举行会师典礼。蒋介石在重庆电视上播讲《中印公路开辟之意义》,宣布该路命名为史迪威公路。同时,他的“噩梦”也基本上结束了,让国民党损失60万兵力,146座城市、20余万平方公里领土的日军的“一号作战”(即中方的“豫湘桂会战”)暂告一段落,让蒋介石惊心动魄的“黔南事变”最终以日军退出贵州境内结束,日军已是回光返照。同时国际战场上纳粹德国也已覆亡在即,东南亚战场上,眼看日军也将跟随德军的命运,应该来说,蒋介石对抗战胜利的信心是开始恢复并逐渐增强的,1945年2月9日,他在《日记》里写到:

 

 

  ”大事“指的就是当天由美、英、苏三大巨头召开的雅尔塔会议,此次的会议议题是”战后秩序“,因此同盟国将会日本帝国主义作出最后通牒,这对于中国和蒋介石来说当然是大好事,也所以其志得意满之情溢于纸上,然而讽刺的却是,这个身位为4大强国+即将来到的胜利者,又再一次打起了“中日亲善(签订《和平条约》)”的主意,又再一次显示出了他对日本的“真爱”,他命令心腹戴笠开始寻求与日本和谈的可能性,他要绕过同盟国与日本谈判。

 

  真是够奇葩的,7年前你打不过人家想与人家和谈尚可理解,7年后胜利在望,居然又是蒋介石自己主动求的,这跟投降有何异??

 

  接上话题,戴笠找到的正是当时任汪伪政府考试院副院长的缪斌,见到有”反正“的可能,这个反复无常的小人自然是十分卖命,他很快就抵达重庆,并受到了蒋的亲自召见,蒋给缪发了一个”特派缪斌为代表同日本政府协商和谈“的手令,”指示他利用”身在曹营“之便与日本进行接洽,缪斌也很快就成功与日本当时的小矶国昭内阁搭上了线。

 

  也就有了上面那张缪斌与日本皇室东久迩宫稔彦亲王会晤的照片,同时他带去的还有蒋开出的《中日全面和平实行案》

 

 

 

  然而,蒋的如意算盘却遭到了日本中国派遣军的阻拦,狂妄的日本陆军此时不仅对灭亡中国依然死心不息,而且表示要与美国誓不两立,不共戴天,这个时候蒋介石做出了一件已经无法用世上所有语言去形容的事,他通过了线人给当时身在上海的日本中国派遣军最高司令官、侵华战争的头子冈村宁次捎去一段话:

 

 

 

  这就是蒋介石的“拯救日本”计划!

  蒋介石与日媾和已经到了无法无天的地步,不仅依然考虑为日本保留满洲特权,置我3000万“亡国奴”东北同胞于不顾,甚至还不处置汪伪汉奸政府!对我因日本侵华而惨死的3500万同胞冤魂全然不顾!真是枉为中国人!

 

  但是,天佑中华,由于蒋始终不露面,又没有给缪斌发委任状,此时正全力欲作困兽斗以及部署“本土保卫战”的日本军部便以“他只是个江湖骗子,是政治掮客”为由坚决拒绝与中国和谈,因此冈村宁次也没有去理会蒋介石的传话,而外务省方面,日本“3朝老臣”重光葵表示“正全力促请苏联出面(与美国)议和,其它方式暂不予考虑”。

 

  于是,蒋介石的“拯救日本(帝国)”计划破产,缪斌被赶回中国大陆,1946年他成为抗战胜利后第一个被枪毙的汉奸,当他死后的3小时,国民政府最高法院的宣判令才送到苏州监狱

 

  蒋介石“拯救”我中华民族不共戴天之仇敌的罪状昭然若揭!不言自明!

 

  (备注:虽然蒋介石因未被通知参加《雅尔塔会议》以及得知美国私相授予外蒙古给苏联而受到打击,但是这不是作为战胜国要与敌国和谈的理由,应该更加争取对日利益以弥补损失才对,所以有些人说蒋1945年还想和日本和谈是为了对抗苏联,这是歪曲事实,此时的蒋介石已非8年前的吴下阿蒙,有美国撑腰,苏联绝不能再随意拿他怎么样了)

 

  (五)1945蒋介石欲留下100万侵华日军打内战

  1945年8月15日,陪都重庆的智育电影院正在播放着电影《出水芙蓉》,突然屏幕断片,打出7个大字——“日本无条件投降”,顷刻间,前一秒还在默默观看着电影的人们一下子就沸腾了起来,发疯似的冲出电影院,涌上街头,与街上早已经蜂拥起来的人民会合并组成了“游行队伍”, 胡同下的老人家抱头呜咽痛哭,流下了苦尽甘来的泪水,闹市上的年轻人们载歌载舞,挥舞着从发报员手中抢来的《号外》,大声呼喊到:“日本投降了!日本投降了!”“我们赢了!我们赢了!”,在总统府以及各政府机构的森然门前,纯真善良的人们举着孙中山与蒋介石的巨幅头像,声嘶力竭地喊到:“中国万岁!蒋委员长万岁!” “中国万岁!蒋委员长万岁!” “中国万岁!蒋委员长万岁!”声音震破三江的夜空,传到了九霄云外,5亿中国人民终于迎来结束8年暗无天日的战乱苦难生活,看到了真正的光明………

 

 

 

 

 

  然而在沙坪坝的林园官邸里面,一个身着军服的瘦高个子的军人,对着正襟危坐的一众人说了5句话:

 

 

  此后,在准备受降仪式的一个多月里,我们看到了以下极其荒唐的几幕:

  1、 何应钦:受降仪式上我们要用“圆桌”(南京)

  2、 孙蔚如:这是中国的月饼,长官托我送来的(汉口)

  3、 汤恩伯:可真是麻烦“您”了(上海)

  4、 孙立人:干杯,庆祝和平到来(广州)。

 

  说那5句话的人当然是蒋介石,而那4件事则是“国军受降的好玩事”,但是,还有比这更荒唐的。

 

  1945年9月2日,中国山西,一个日本人突然惊讶地说到:

  “不是吧??”

  “是的,日军虽然战败了,但素质优秀,希望能留下一部分日军负责保安工作。”

 

  咋呼的是日本中国派遣军第一军参谋长山冈道武,提请求的人是山西省政府主席以及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5大巨头(另4大为何应钦冯玉祥白崇禧徐永昌)之一的阎锡山。这次就是发生于抗战胜利仅仅只有19天后的“阎山会”,会后,山西留下了15000余名原日本侵华日军,此部日军打后多次参与国共战场,直到1948年3月,在临汾战役中,被徐向前元帅指挥的华北野战军消灭的“山西国民革命军暂编第十总队”

 

  荒唐吧?

 

  还有更加荒唐的——没有做不到,只有你想不到!

 

  1945年8月15日10时10分,身在上海的冈村宁次接到东京发来的关于天皇陛下已决定接受,《波茨坦公告》的陆第六十八号密电指示中国日军投降,同时还有一封大本营密电:

 

 

  冈村宁次接到这个命令后,却不置理会,反而非常重视以“中国战区受降统帅(包含越南、缅甸、泰国)”蒋介石发来的电令,蒋介石要他让部队原地待命(等国军过来),不许向共产党军队投降。

  冈村宁次迅速给蒋介石回了一封密电:

 

 

 

  而这个建议,蒋竟然同意了!!!!!!!

  对于蒋公介石,我已经彻底无语了!!!!须知就算不算上牺牲的2000多万中国平民同胞,就他自己率领的忠于他的军队就有380多万人成了这100多万日军的刀下鬼!!这个统帅到底有没有良心的???竟然这么麻木不仁??

 

  幸好,又一次天佑中华,在美国人的察觉下,蒋介石与冈村宁次的天大阴谋没有得逞,遣返日军战俘的计划如常进行,含日本移民在内,蒋介石为此动用了中国当时海运80%与全部空运的力量(见《冈村宁次回忆录》),为了送他的“日本徒手官兵”回国,竟然连累了他与共产党争夺东北的计划(见《张发奎回忆录》),这真是!蒋介石又一次刷新了我的底线!

 

 

  于是,就有了后来的《营救日军冈村宁次》的事,蒋介石1945年12月23日亲自召见了双手沾满中国老百姓与军人鲜血的侵略刽子手冈村宁次,蒋全程用日语和冈村交流:

 

 

  冈村当时那个感动啊,可真是“深感钦佩(他的回忆录)”,当年中秋节,他还收到了蒋委员长给的中国月饼和美酒…….

  紧接着,蒋介石召开会议对幕僚说到:“冈村宁次我们是一定要保的。日本投降后,据我们情报机关截获日本大本营作为正式指令发给冈村宁次的密电称:‘此际莫如将红色势力引进中国本土,使之与美方势力发生冲突,引起东亚之混乱,从而日本可坐收渔翁之利。’这封密电说得再清楚不过了,日本大本营要求冈村宁次放手让中共接收日本在华军队、军备,使其实力进一步增强,与我们国民党争夺天下。但是,冈村宁次想方设法拒绝了大本营这一要求,采取了与我们国民政府紧密结成一体、断然对付中共、日军全部向我投降的方针。因而,冈村宁次对我们说来是一个有功之臣,一定要全力保他。

 

  最终,冈村宁次这个3500万中国人的不共戴天之仇得以安享晚年,1966年,冈村宁次死于东京。

 

  虽然100万日军没有能留下来,但是“光头将军”冈村要“知恩图报”,因此被蒋介石指示“戴罪立功”,于是,他穿上了国民革命军上将军服,佩带上青天白日勋章和领章,头带青天白日帽,出现在1947年1月2日的中国山东鲁南地区,成了鲁南战役国民党军方面的最高指挥官,然而他的戴罪立功之千秋大梦破碎,是役,勇不可挡的人民解放军山东野战军和华中野战军用时18天,歼灭国民党两个整编师、一个快速纵队,共53000余人,缴获坦克24辆,榴弹炮48门,汽车480辆,各种小炮400余门,缴获重机枪若干。

 

  一次临汾,一次鲁南,可以说,扬眉吐气解放军终于为中国人民报了仇!特别是粟裕打败了冈村宁次,可以说是标志着共产党带领的中国军、民的崛起之初影!

 

  而蒋介石,依旧对日本人,没有仇恨,只有无法言语的喜欢,荒唐的事仍然在继续…….

 

 

 

 

  (六)白鸿亮一半骨灰在台湾的日本人中华民国将军

  

  1950年3月1日,蒋介石在台湾宣布“复位”,他又当上了总统,在讲话中它提到一句:

  我曾说过东亚之繁荣唯有中、日亲如兄弟可为之,然而却不幸阋墙,其结果必然是“同归于尽”,今果言中矣(大意)。

 

  不久,他在阳明山成立“革命实践研究院”,冈村宁次住进高级别墅,出任研究院高级教官,此后,陆续有83名含原侵华日军在内的日军将领来到台湾组建了臭名昭著的“白团”,让蒋介石感动得流下眼泪的“古宁头(金门)战役”就是白团的教官“林保源”(原中国派遣军将领根本博)指挥的。此后这83人为“报恩”参与到了蒋介石在台湾的“国军改造计划”,为蒋介石政府鞍前马后、殚精竭虑十几年,其团长富田直亮系原日军朝鲜军参谋、第23军参谋长,来台后他化名为“白鸿亮”在台湾生活了20年,1972年被台湾国民政府授予中华民国陆军上将,1979年返日猝逝,享年80岁。临终前他要求妻子将自己的骨灰分为两半,一半置于日本,另一半则放在台湾台北县树林镇(今新北市树林区)的海明禅寺。(他也是赫伯村的老师)

  

 

 

  两个字:真爱。

  (以上史料来自《凤凰大视野》萨苏谈日本投降)

 

 

  (七)台湾的30万“日本种”与一个钱都不要”

  1、1945年10月25日,台湾省行政长官公署颁布命令:

  

  2、1950年11月,菲律宾总统特使来台湾拜会蒋介石,在谈到日本赔偿问题时,蒋介石问菲方做如何准备:

 

 

  意思就是:我们中国都不要,你们也别要,谁都不能要日本的钱。

  看到这里,我不禁也要替蒋公高呼到:天皇万岁!

 

  1945年8月10日,离日本宣布投降还有5天,但消息已经传到重庆,蒋介石在他的《日记》中写下14字:

 

 

  心但有忧惧与耻辱,毫无快乐之感

 

 

  (八)大汉奸陈公博《苦笑录》揭露蒋媚日的滑稽事

  请看附件(另一条长微博,转载),去见识一下蒋公对日本的“真爱”。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南岗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老田:中国革命的精神遗产到哪儿去了——从1970年代三拨反文革力量的政治分析说起
  2. 为什么中国得利者要否定毛主席
  3. 将“中共”比作“公司”是严重的政治错误!
  4. 毛主席十次挽救了党和国家!——建党99周年的追思
  5. 这一去,要叫天地变了颜色
  6. 是该过紧日子了,但不能自“99%”始吧?
  7. 方方女士又打“极左”了,就问你慌不慌!
  8. 谁把模范村变成了贫困村?申纪兰从“劳动模范”变成“脱贫模范”的尴尬
  9. 美国对香港亮出“核选项”?事情恐怕跟你想的不一样……
  10. 莫迪姿态强硬,印度国内有些人开始担心了
  1. 普京为何不能让俄罗斯强大?线索就在阅兵式
  2. 特朗普掐住了反华“命门”?
  3. 我敢预测:要不了多久会再次听到这些话
  4. 又一个重要标志性事件,这届网民太了不起了!
  5. 老田:中国革命的精神遗产到哪儿去了——从1970年代三拨反文革力量的政治分析说起
  6. 张志坤:中美关系,请不要在捏造文辞上下功夫
  7. 为什么中国得利者要否定毛主席
  8. 陈伯达之子:八大关于社会“主要矛盾”的论述是如何产生的?
  9. 黄卫东:中美究竟谁的技术依赖更大
  10. 郭松民 | 胜利1962:中印边界问题的历史回顾(全文)
  1. “10年浩劫”有十大“匪夷所思”
  2. 钱昌明:“不争论”,是一颗奴隶主义毒瘤!
  3. 张志坤:如此严重的政治问题,究竟该谁负责!
  4. “地摊经济”还未落地就要“收摊”?
  5. 普京为何不能让俄罗斯强大?线索就在阅兵式
  6. 又一个挺方方的女作家被免职
  7. 贺雪峰:我为什么说山东合村并居是大跃进
  8. 邋遢道人:6亿人月入一千、地摊经济及其他
  9. ​中印边境冲突出现伤亡,中国周边局势急剧恶化!
  10. 俺看地摊经济,就像一头黔之驴
  1. 北京知青孙立哲:我与史铁生一起做赤脚医生
  2. 印共(毛)举行五年来最大规模群众集会
  3. 普京为何不能让俄罗斯强大?线索就在阅兵式
  4. 郑永年:中国切不可在世界上显富摆富
  5. 从盼儿到怕儿: “只生一个女孩”为何盛行东北农村?
  6. 我敢预测:要不了多久会再次听到这些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