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历史 > 历史视野

喘凉气人:第一次文化大革命,失败了吗?

喘凉气人 · 2016-03-03 · 来源:主人公论坛
收藏( 评论( 字体: / /
对于一场社会运动而言,何谓失败、何谓成功?一般说来,没有达到预期目的,没有完成预定任务,就叫失败,反之,就叫成功。按照这个标准,第一次文革,失败了吗?这种判断是错误的,因为他们把第一次文革的任务界定为完成反复辟的全程任务。这恰恰是错的,因为从一开始毛主席就认为需进行多次文革才能解决反复辟的任务。

  转帖者陈朝文按:这是年近八旬的喘凉气人老同志发表在主人公论坛上的一篇文章。他把文革究竟是失败还是成功论证得有理有据,清清楚楚,受益匪浅,我就转载给大家共享,供研究、评论、讨论文化大革命参考。文革是世界社会主义事业中一件没有过的大事,左派应该逐步形成基本统一的评价。

  原题:文化大革命失败了吗?

  第一次文化大革命,失败了吗?

  喘凉气人

  文化大革命失败了吗?有不少网友(最近见到的其中一位是艾跃进)认为:失败了。

  众所周知,这里所指的文化大革命,是指上世纪六十年代的那一场在我国首次进行的文化大革命。

  那次文化大革命,起始和结束于何时,持续多长时间,意见不一。一般认为是起始于1966年,持续约十年,但有的人认为只有三年。本文的重点不在于此,故而暂且说十年吧。

  对于那场文革,有的人认为失败了;有的人认为成功了。本文认为成功了(或胜利了,此处,“成功”、“胜利”同义)。

  对于一场(或一项、一种、一个)社会活动而言,何谓失败、何谓成功?凭什么说它是失败、凭什么说它是成功?

  一般说来,没有达到预期目的,没有完成预定任务,就叫做失败。达到预期目的,完成预定任务,就叫做成功。

  国际共运的巴黎公社夺取国家政权,失败;俄国十月革命夺取国家政权,成功;中国解放战争,夺取国家政权,成功。

  巴黎公社的那些布朗基主义信仰者和蒲鲁东分子举行暴力革命夺取国家政权,结果只是夺得72天短暂的首都政权。旧政权的武装逃到凡尔赛,重新集结,反攻巴黎(有德军配合)。公社失败,没有完成夺取全国政权的任务。(从严格的意义讲,甚至连首都也没有完全夺得。因为凡尔赛就紧挨在巴黎西南15公里处,属于巴黎的卫星城;历史上,曾是法兰西王朝的行政中心,成为事实上的法国首都;即使在现代,法国政府也经常在那里举办外事活动。公社革命者,没有攻下凡尔赛,就等于没有完全占领巴黎。)对于公社的失败,马克思有一句被革命者广为传颂的评语:“公社的原则是永存的……这些原则将一再表现出来。”

  十月革命,夺得了首都政权之后,接着是三年的内战(有外军干涉),终于赢得全国政权,达到目的。成功。

  中国解放战争,严格地说,尚未完成任务,还有藏南、台湾、东海和南海诸岛没解放。但毕竟已在世界上行使了对自己国家的主权。基本成功。

  井冈山根据地第一、二、三次反围剿,成功;第四次反围剿,惯性成功;第五次反围剿,失败。

  判断反围剿是胜、是败的判据是什么?如果做到了:①打破围剿;②歼灭敌军一部分,抓到俘虏和缴获物资,增强了自己的有生力量和武器装备;③巩固或扩大了根据地,就是大胜。如果打破了围剿,增强了力量,没有扩大根据地;是为中胜。如果只打破围剿,没有壮大力量,没有扩大根据地;是为小胜。如果打破了围剿,但自己的力量削弱了,根据地萎缩了,是为小败。如果不能打破围剿,力量损失严重,根据地丢掉了;是为大败。如果不能打破围剿,力量损失大部分,根据地丧失;是为惨败。如果有生力量全部耗光(全军覆没),是为完败。

  根据这样的判据,我们说,毛泽东领导的第一、二、三次反围剿,成功了。第四次反围剿,尽管毛泽东不在军事领导地位,但毛泽东军事路线的影响仍在,反围剿仍然成功(可称之为“惯性推动的成功”)。每一次反围剿的成功,都为下次反围剿积蓄了力量,都向着夺取国家政权的方向迈进了一步。前四次反围剿的成功,红军武装由2万人一步一步发展至10万人。第五次反围剿,由错误路线领导,大败。退出江西苏区后,踏上长征路的只有8万6千人;退却中又犯了逃跑主义错误,连吃败仗,到了湘江以西,损失过半,只剩3万余人,是为惨败。眼看前四次反围剿所积淀下来的胜利果实就要耗光,完败的末路已清晰可见。遵义会议,毛泽东受命于危难,挽狂澜于既倒……

  江西苏区这段历史说明了:前一次反围剿的胜利,所积蓄并壮大起来的力量,固然有助于下一次反围剿继续取得胜利,但不能保证必定胜利,搞不好仍然会失败。

  除了井冈山根据地毛泽东几次反围剿打得很漂亮之外,其他根据地的徐向前、贺龙、刘志丹等的反围剿也打得很不错。

  南昌起义,失败。起义时,拥有两万多人武装,推翻了一个省会级的地方城市的旧政权,但没有建立新政权。五天后,退出南昌,到广东打了一些败仗,收拾残局,收容残兵败将,只剩寥寥的800人,到湘南吸收一些农军,合起来有两千多人到达井冈山同毛泽东的队伍会师,一块儿组建成工农红军第四军,约一万多人。

  广州起义与南昌起义一样,也是失败了。

  如果是对南昌起义和广州起义而言,借用马克思的评语来评论:“起义失败,原则永存。”是合适的。但是,我们有的同志,借用马克思的这个评语来评价第一次文化大革命,说:“文革失败了,原则永存”。这就不对了,因为第一次文革没有失败,而是胜利。本文重点,就是要从道理上,讲清这个问题。

  除了上述社会阶级斗争领域的例子外,让我们在科技领域也举个例子。莱特兄弟制造并驾驶飞机,成功。

  在莱特兄弟的年代,社会上滑翔机已成功。但滑翔机没有自主动力,受制于风力、风向,不能自主飞行。莱特兄弟想突破这个限制,要研制有自主动力、能自主飞行的飞行器。经过多年试制、试飞的顽强努力,克服了很多困难,终于在1903年12月17日那一天,试飞了四次,当天最后的第四次飞行记录是,在空中飞行了59秒,距离达到259.7米。这个记录,已足以让人们承认,人类首次驾机飞行成功。在这次成功的基础上,莱特兄弟继续改进,过了两年,于1905年10月5日,驾机飞行了39.5分鐘,距離达到38.6公里,是更大的成功。

  现在,回到文革本题上来。

  第一次文革,失败了?本文认为这种观点不对。

  认为第一次文革失败的人,大都只是简单地说一句:“失败了”,并没有提出什么明确的判断失败的判据。但从他们文章的上下文,以及他们的语气来看,可以大致地估到,他们的想法可能是这样的:文革的目的嘛,不就是要防修、反修、反复辟吗,现在都已经被袖珍主义登台复辟了,咳,文革失败了。

  这种想法所表露的观点,是不对的。是歪曲,是误解。

  如果那些人是存心歪曲,没有必要跟他们争辩。如果他们是理论上的误解、糊涂或思考上的粗心、疏忽。那是应该跟他们认真讨论的。

  正确的观点应如何表述呢?

  先看毛主席——创建和实践文革理论的毛主席,是怎样表述的。

  “现在的文化大革命,仅仅是第一次,以后还必然要进行多次。”

  “革命的谁胜谁负,要在一个很长的历史时期内才能解决。如果弄得不好,资本主义复辟将是随时可能的。全体党员,全国人民,不要以为有一二次、三四次文化大革命,就可以太平无事了。千万注意,决不可丧失警惕。”

  “社会主义社会是一个相当长的历史阶段。在社会主义这个历史阶段中,还存在着阶级、阶级矛盾和阶级斗争,存在着社会主义同资本主义两条道路的斗争,存在着资本主义复辟的危险性。要认识这种斗争的长期性和复杂性。”

  让我们把毛主席的这些表述归结为几个要点:

  1.上世纪六十年代的文革,是第一次文革。

  2.在以后几十年长期的社会主义时期,文革还要进行多次。(这里所谓“多次”,当然不会是无限次,我想,也不会多到几百次、几十次。)

  3.完整的文革全过程,是由多次文革组成的。

  4.仅一次文革,只是完成反复辟总任务中的一个阶段。或者说:只是走了一步,并未走完全程。

  5.要进行多次文革,才能完成反复辟的总任务。

  用这几点要点所表述的观点,来看第一次文革。那么,认定文革成功(胜利)了,这样的判断就是正确的。认定文革失败了,这样的判断就是错误的。

  为什么说,认定第一次文革失败了,是一种错误的判断呢?

  因为他们把第一次文革的任务(或目的)搞错了。他们把第一次文革的任务界定为反复辟的全程任务。那就是说,只需第一次文革就行了,就够了。搞完那一次,就不用再搞第二次了,就不会再有复辟的危险了。如果搞完第一次文革后,又产生新的两条道路的斗争,又冒出新的复辟危险,又有人要搞资本主义,那第一次文革就失败了。

  如果按照“文革(指第一次文革)失败论者”的观点,上面引述的毛主席继续革命理论有些地方就要作如下根本性的修正:

  “现在的文化大革命,仅搞一次,以后无需再次进行。”

  “革命的谁胜谁负,只要在这一次文革很短的历史时期内就可解决。以后不管弄得如何,资本主义复辟将是不可能的。全体党员,全国人民,一定要认识到有一次文化大革命,就可以太平无事了。千万放心,决不可再有任何担心。”

  “社会主义社会是一个相当长的历史阶段。在社会主义这个历史阶段中,只需进行一次短暂的文革,往后就不存在阶级、阶级矛盾和阶级斗争了,不存在社会主义同资本主义两条道路的斗争了,不存在资本主义复辟的危险性了。要认识这种斗争的短期性和简单性。”

  简而言之,搞完一次文革之后,不会有复辟了;如有复辟,文革失败。

  经过这样修正之后的这个“东西”,还是毛泽东思想吗?还是继续革命理论吗?还是文化大革命吗?

  毛泽东上述论述的语言是如此之清晰,告诉我们:即使进行了三四次文革,弄不好,复辟仍有可能。我们的同志,你看不懂?你是真糊涂?还是装糊涂?

  可见“文革失败论者”的逻辑是一种武断的错误逻辑:把一个“自造”的目的,强加在毛泽东文革头上,把本来是多次文革的目的强加在第一次文革头上然后说第一次文革没有达到他们那个自造的、强加上来的目的,就说文革失败了。这种“自造”和“强加”,如果是故意为之,那就是捏造、伪造,是存心歪曲、污蔑,我们不屑与之争辩对错。如果是“误造”,那就是思想认识上的误解、糊涂、粗心、疏忽,那是应该与之认真讨论、弄清是非对错的。

  先做个类比:如果把这种错误逻辑也套用在毛泽东领导的几次反围剿上,那么,也可以推断出反围剿失败了。反围剿的目的嘛,不就是要消灭蒋军吗,后来蒋军又来围剿了,根据地丢了,毛泽东的几次反围剿都失败了。(或者,也可这样类比:反围剿嘛,进行一两次,三四次就行了,以后不会有围剿了。如果又有蒋军第五次来围剿,前四次围剿算是失败。)

  当然,我们的同志,没有把这种错误逻辑套用在毛泽东反围剿上。我们的同志,在思想认识上,清楚地知道:第一次反围剿的任务不是消灭蒋军的全部几百万,而只是歼灭蒋军的一部分。所以,歼灭了张辉瓒军队的九千人,“齐声唤,前头捉了张辉瓒”,从而打破围剿,发展了自己;就可以判定第一次反围剿胜利了。(对第二、三、四次反围剿的判断,同此理。)

  但我们的同志,对待第一次文革,在思想认识上就没有那么清楚了,而是糊涂了、犯错了。

  我们要把这种错误的思想认识,纠正过来。正确的思想认识应该是:第一次文革的任务不是完成反复辟的全部,不是走完反复辟的全程,而是完成反复辟总任务的一部分,走过反复辟全过程的一个阶段只要完成部分任务,取得阶段性的成果,就可以判断第一次文革胜利了。

  在某一次文革中,如果做到了击退走资派复辟,打倒当时主要的走资派,壮大了无产阶级革命力量,扩大了社会主义阵地,就是大胜。如果只击退复辟,没有壮大自己的阶级力量和发展社会主义事业,是为小胜。如果不能击退复辟,无产阶级力量削弱,革命事业萎缩,是为失败。

  据此,可以说,第一次文革是大胜。请看第一次文革的实际历史:

  大胜之一,打破了走资路线的围堵。文革前,包括文艺、文教、宣传、医疗等在内的许多领域和地盘的领导权,不完全掌握在无产阶级手中。毛泽东在会上发言受阻,毛泽东要发表文章遭拒。经过文革,走资派和走资路线被打得人仰马翻,领导权夺回来了。

  大胜之二,收拾了两个资产阶级司令部。从基层、中层到高层都吸收了像陈永贵那样的新鲜血液。

  大胜之三,巩固了全民所有制和集体所有制的社会主义经济制度。建立了一系列新的社会主义制度。诸如:为民众服务的医疗制度,与劳动结合的教育制度,三结合、一元化领导的政治制度,等等。而最大的一项制度建设是1975年1月公布的“七五宪法”。

  艾跃进929讲座说文革没有制度建设,你这个艾呀,是不是疏忽了呀!请问你,什么才是制度呀?

  大胜之四,提高了群众的思想水平。兴无灭资的社会主义觉悟,一心为公的世界观,团结互助的精神,达到了前所未有的水平。尤其是,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理论,普及到广大群众,深深植入人心。

  大胜之五,抓革命,促生产,促工作,促战备,发展了社会主义建设事业。

  大胜之六,进入了大民主的境界。文化大革命的民主,是无产阶级民主,也叫做人民民主,简称大民主。

  这场大民主,是文革中最耀眼夺目,最光彩照人的一项大胜利。

  这场大民主,特征之一是:普遍参与。

  广大人民群众,从机关、团体到居民家庭,从城市、工厂到边远农村,从老人、成人到学校青少年学生。人人关心国家大事,个个谈论反修防修。

  这场大民主,特征之二是:阻止了暴力镇压。

  治罪了一个赵永夫,再没有军队的开枪,打瘫了公检法,免除了警察的镇压。

  这场大民主,特征之三是:制止了武斗。

  文化大革命期间,最大的武斗头子,是谁?是溜凳!在文革开头的50多天里,由溜凳及其派出的工作组,把斗争矛头指向下层群众,用挂牌,坐飞机,戴高帽的体罚手段,把学生、教员、教授、中小学校长、作家等人员,打成“反革命”。毛主席从武汉返北京,发出“我的一张大字报:炮打司令部”,指出他们“站在反动的资产阶级立场上,实行资产阶级专政,……何其毒也!”当时的情景,真是一声惊天炸雷,地动山摇。接着,毛主席在北京开了几个会,几个月的时间,把武斗头子溜凳从领导文革的位置上拿下来,撤掉各处的工作组,解放了被打成“反革命”的群众。制止了武斗。

  文化大革命期间,最残暴的武斗组织,是哪个?是“西纠”、“联动”。其组织成员多是纨绔子弟。他们依仗“血统论”护身,大搞打砸抢,打死人,保走资派。后来被中央文革小组定性为反革命组织,予以取缔,制止了武斗。近来有个陈小鲁,跳出来,鼓噪什么“道歉”。陈小鲁何许人也?“西纠”头头也。这些“西纠”、“联动”分子,本来是推行溜凳武斗路线的小混混,凭靠着抖动一块红布做了个“斗牛士”,就自封成文革的红卫兵,以此来破坏文革,由此而被文革取缔,开除出队。现在又想再次装扮成文革的红卫兵,来演戏:我陈小鲁搞武斗,干的是文革呀,就此,我陈小鲁向受害者道歉。显然,陈小鲁的伎俩,是颠倒黑白,是反诬。既然如此,就要记下这笔账,弄清是非:陈小鲁搞武斗,所干的不是文革,而是反文革;他所遵循的路线不是毛主席的文革路线,而是溜凳的武斗路线;他不是红卫兵,而是混进红卫兵队伍中的反革命组织的头面人物;他现在必须做的,不是他表演的什么“道歉”,而是要向文革认错,向被斗群众认罪

  文化大革命期间,最拙劣的武斗活动,是什么?是地方官僚走资派搞的打“死老虎”。他们按照溜凳矛头向下的模式,转移斗争大方向,砸文物,毁古迹;抓一些和尚尼姑巫婆来游街,拿一些过去历史上有过失但已处理了的人员来批斗;此外,最厉害的还搞什么“刮台风”,把已处于群众监管下的地富反坏右拿来进行肉体消灭,要像刮台风那样一扫而光。但这种以打“死老虎”来保“活老虎”的拙劣伎俩很快被戳穿,制止。

  文化大革命期间,牵连最广的武斗人员是哪些?是各地官僚走资派在背后挑动的群众斗群众,暗里捣鼓红卫兵两派武斗。在此关头,解放军出动制止武斗,徒手的解放军战士排成一列,骂不还口,打不还手。红卫兵用语录编排成的骂句,骂出了笑。我笑了,笑你学毛著学得不够水平;你也笑了,咱们一起学毛著吧。红卫兵的嫩拳打在解放军的身上,打出了爱。打出了红卫兵对解放军的敬爱,打出了解放军对红卫兵的疼爱。红卫兵两派,没有根本厉害冲突,通过学习和自我批评,认清走资派背后的挑动、捣鬼,走向革命大联合。

  文化大革命期间,其他的武斗成分还有哪些?不可否认,文革中的武斗成分是复杂的。部分出身不好的青年子弟,其阶级意识尚未改造好而伺机报复;群众中的落后分子,因个人主义的思想行为曾经受到过批评,未能改正而心怀不满,等等。这些人,在文革初期,参进红卫兵队伍,造起反来,表现得特别亢奋,不分青红皂白冲击党的好干部,甚至是特意冲击党的好干部。这些人,会自发自愿地,顺应着走资派的挑动,大搞武斗。当然,与此同时,随着运动的发展,这些人,也会逐步暴露,被大浪淘沙而淘汰掉。

  这场大民主,特征之四是:要文斗。

  正是免除了暴力镇压,又制止了武斗。走资派手中的暴力工具丧失了,企图营造武斗的各种手段也都一一被识破了,打掉了,文革才得以进入本真状态:文斗

  此后,当机关、单位进行“斗、批、改”的时候,是一种什么样的场景呢,再不会有人唬弄溜凳那一套武斗把式了;被批斗的官们,是一种什么样的状态呢,没有了架子,哼不出官腔,恭听下级和群众的发言。一句话,那时的气氛,不是过去的“三娘教子”,而是变成了“子教三娘”。(曾经是,一个非亲妈训教顽儿,教成状元;倒过来,广大群众批评领导,批出好干部。)

  官们被批斗的结果,大部分同群众又在新的基础上结合了起来;小部分是靠边站。所谓“靠边站”,就是“说话没人听,做事没人帮”,他们没有权了;但他们并没有被撤职,也没有扣薪金;他们仍然被称为某某长或某某书记,仍然照领薪金。他们回到家里可以摆弄他们自己的“逗、劈、改”(“逗”是在家里逗小孩,“劈”是在院子里劈木柴,“改”是下厨房炒菜改善生活)。

  正是有了这一段本真的文革,就教育了群众,解放了干部,团结了两个95%。

  这场大民主的上述几个特征,反映了它的一个本质:多数人民主,对少数人专政。社会的多数人,就是劳动群众;少数人,就是剥削者。当多数人得到并建立起自己民主的权力和制度之后,对少数人专政,是用不着太多的暴力的;而少数人掌控着民主,对多数人专政,就必定需要庞大的暴力机器和警察来维系。

  人类几千年文明史曾经在世界各地建立了数以百千计的国家,其显著的标志就是庞大的暴力机器;而当代新的社会主义国家,这个标志就不那么显著了。列宁将之称为半国家,即部分消亡的国家。到了文化大革命那些年代,警察被由工人兼职的工纠(工人纠察队)队员取代。工纠履行任务的时候,不用警棍、头盔、盾牌,没有手枪,不穿警服,只有一个袖章。

  文化大革命后期,刑事犯极少。法庭冷清,门可罗雀。人民群众内部,虽然有矛盾,但没有根本的利害冲突,发生问题,只需居委会的大妈,支部的老书记,调解一下就解决了。社会上开展“互帮互学”活动。亲戚朋友,邻居熟人,同志同事,都做到团结互助。男子女子打打闹闹不逾距,生人熟人互相交往不避讳。军民一致,干群一致、党群一致。社会处于极佳状态。绝不是后来某些人说的什么浩劫状态,崩溃状态。不过,也可以这样说,是走资派的浩劫状态,是走资派的崩溃状态。

  接着,革命造反派大联合,各省、自治区先后成立革委会,党的九大、十大,四届人大。“收拾金瓯一片,分田分地真忙”。这是文革后期庆祝胜利,总结胜利,巩固胜利,发展胜利,继续革命的一种明白昭示。

  回顾上述第一次文革时期大胜之一至之六的实际史实,说明已达到了自己的预期目的,完成了一个阶段的任务,由此足以肯定地判断第一次文革是成功的(胜利的)。

  毛泽东,一个历史人物,在有生之年,发动群众、依靠群众,把第一次文革的功业做到这个份上,我们后辈,夫复何求!夫复何言!!夫复何思!!!

  第一次文革胜利结束,不等于文革全程总任务的完成并结束。往后还会进行多次,并且,可能会出现曲折。

  第一次文革胜利所留下的资源,固然有助于往后的革命继续取得胜利,但不能保证必定胜利,搞不好仍然会失败。毛主席逝世后,“花花”心术不正、“四人”水平不足,以及各种复杂因素,导致社会主义革命惨败。

  但是,第一次文革胜利后的惯性力量是如此强大,使走资派搞复辟不敢遵循党的正常程序,只好搞证变,从而埋下它自身合法性的隐患;使走资派“抓四”时说抓的理由是“四人”要复辟资本主义、要反对文化大革命;使走资派干叛徒勾当时说是坚持四项基本原则;使走资派把准备复辟的资本主义说成是特色社会主义;使走资派实行资本主义政策时说是社会主义自身完善;使走资派华丽变身当个新生资本家时说是民营企业家。一句话,当了妓女说自己是小姐。嘿嘿!

  第一次文革胜利的余威就这样把中国以凳子起始的走资派逼成了这么一幅尴尬模样,为中国人民的精神食粮提供了最辛辣的调料,为革命宣传提供了最妙的反面教材,为国外评论家提供了最过瘾的资讯,为打假爱好者提供了最高档的赝品,为历史学家提供了最好笑的史料,为讽刺文学提供了最生动的角色,最后是轮到在假面具制作厂家那里都感到自愧弗如。

  一个幽灵,文革的幽灵,在中国游荡。为了对这个幽灵进行灭绝性围剿,假党、瘟神、秦晓、胡德、茅厕,都一起动作起来干了三十多年,至今仍然是到处有“文革余孽”。从这一事实可以得出结论,文革胜利遗下的果实之硕大、坚韧,实在难以消蚀。

  艾跃进929讲座,虽然没有明确提出文革失败的判据,可是,却细致地提出了文革失败的原因。艾列举了三个客观原因和三个主观原因,共六个原因:①反动的力量强大,②毛主席自然生命有限,③史无前例、无历史经验借鉴,④选错了四个培养对象,⑤没有建立制度。⑥文革力量不成熟。

  其中的原因①反动力量强大、原因③史无前例、无历史经验借鉴,是不能用来作为某个社会运动遭致失败的“必定”原因的。固然,大胜小、强胜弱、以及缺经验借鉴而初战失利,在历史上相当普遍。它们失败了,这几点缘由可能就是原因。但是,小胜大、弱胜强、以及缺经验借鉴而首战获胜,在历史上也不乏其例。它们胜利了,这几点说事就可能反衬其胜利更加辉煌。回到文革本身上来,正是如此,把这两点端过来点缀一下文革,不就反而显得文革的胜利更加辉煌了吗。

  原因②毛主席自然生命有限。艾把“毛主席自然生命有限”作为第一次文革失败的原因,是概念错失。第一次文革从发动到结束之时段,都在毛主席有生之年之内。换言之,毛主席在世时,第一次文革已结束。如果把这次文革定性为胜利,那么,这个胜利,是毛主席在世时的胜利;如果把这次文革定性为失败,那么,这个失败,是毛主席在世时的失败。换言之,无论第一次文革是胜是败,都在毛主席在世之时,都可以在毛主席在世之时作出判定。事实是:毛主席在世之时,第一次文革是胜利地结束了。文革后期的党的十大或四届人大……都可以考虑将之作为文革结束的标志性事件。

  原因④选错了四个培养对象。艾在叙述这个原因时,摆列出文革中的“四个”、“凳子”、“花花”等人。艾只用简单的一句话说选“四个”,选错了,没有说怎样错,为什么错。但是却详细地反复强调说选凳子,选对了,并加以解释怎样对,为什么对,说明当时客观情况如何如何,当时历史条件如何如何,等等。艾如此“贬四抬凳”,真令人觉得有点蹊跷。

  原因⑤没有建立制度。艾在此罔顾事实。

  原因⑥文革力量不成熟。艾在此处列举了许多文革不成熟的种种缺点错误。但问题是我们不能把这些用来作为某个社会运动遭受失败的“必定”原因。固然,某个失败的社会事件,有其导致失败的缺点错误。但是,任何一个成功的社会事件,也都有其缺点错误。换言之,不管你成功也好,失败也好,你都是有缺点错误的。回到文革上来,文革在七分成绩之外,还有三分错误,尽管如此,仍然不能否定文革是成功的。

  作个类比:人们对莱特兄弟的飞机尽可提出百条千条缺陷和不足,说它粗糙、丑陋、笨重,说它不够流线型,说它没有用喷气式,说它没有用铝合金、钛合金、工程塑料,等等。但是,只需两个数字,飞行了59秒、260米,即可无愧评定莱特兄弟是人类的首飞成功。同理,人们对文革尽可提出千条万条缺点错误。但只需有了上述大胜之一至之六,即可认定第一次文革达到了预期目的、评定第一次文革获得了伟大成功。

  本文不是对艾跃进929讲座作全面评论。艾跃进的这个讲座,篇幅很长,内容广泛深刻,总的说来,讲得很好,对帮助人们正确认识文化大革命、还毛泽东以清白,起到了重大的作用。本文只不过是对其中的一个小部分提出不同意见而已。

  相关文章:

  人民网专访艾跃进教授:谈文革、陈小鲁  

  郭松民:愚公毛泽东——纪念毛主席诞辰122周年  

  晨明:愚公毛泽东通过文革要移的是什么山——与郭松民同志商榷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芳草地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中央档案馆三份铁证:再还毛主席清白!
  2. 叶昌明:读《革命造反年代》有感——(一)“名份”与“文革”、“造反”
  3. 把秋收起义的队伍拉上井冈山有多难?毛主席太难了
  4. 乱港分子等待这声枪响,等了很久了!
  5. 李慎明:只有正确评价毛泽东,才会有光明灿烂的前程
  6. 李定凯:读“山西特大黑社会头目陈鸿志垮台内幕全揭露”有感
  7. 双十一的电商盛宴越是轰轰烈烈,它的惨淡收场也就越来越近
  8. 郭松民 | ​​再评《决战中途岛》:为何替他人做嫁衣裳?
  9. 张志坤:战略竞争纵横谈
  10. 叶昌明:读《革命造反年代》有感——(二)上海文革中的反分裂斗争
  1. 邋遢道人:几分天灾,几分人祸
  2. “中国模式”是个不姓社也不姓资的怪胎
  3. 老王还能走多远?
  4. 李昌平:猪肉价格暴涨,敲响了国家安全的警钟
  5. 中央档案馆三份铁证:再还毛主席清白!
  6. 李嘉诚不再掩饰,集团总部撤下国旗区旗,继续"撤资",超40亿变卖大陆地产
  7. 这饭不能好好吃了:要么吃不起苹果,要么吃不起猪肉,现在吃不起蒜
  8. 成功人士不会告诉你这些事
  9. 张文木:东北的地缘政治地位到底有多重要?
  10. 对“非毛化”思潮的若干思考
  1. 评赵紫阳的改革开放路线
  2. 丑牛:“反对改革开放”是个伪命题
  3. 关于李锐现象的反思
  4. 邋遢道人:几分天灾,几分人祸
  5. 彭德怀回京“面谏”毛主席真相——毛主席和彭老总之间的这件事,必须说清楚
  6. 大寨精神没了,扶贫就是毒药!
  7. 毛主席致信刘少奇:古代官员禁带家眷吗?
  8. 徐庆全:胡乔木谈李锐
  9. 请大家以后不要再批计划生育了
  10. 退休养老多轨制—— 改革理当再启航!
  1. 泪飞顿作倾盆雨——纪念杨开慧奶奶诞辰118周年
  2. 目击者讲述港科大“私刑”始末:碰瓷,殴打,“简直想要他的命!”
  3. 邋遢道人:几分天灾,几分人祸
  4. 对“非毛化”思潮的若干思考
  5. 【工友来稿】回不去的家,留不住的魂
  6. 李嘉诚不再掩饰,集团总部撤下国旗区旗,继续"撤资",超40亿变卖大陆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