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思潮 > 理想之旅

杨 帆: 黄纪苏《我们走在大路上》评论

杨 帆 · 2006-11-05 · 来源:本站原创
《我们走在大路上》 收藏( 评论() 字体: / /

杨 帆: 黄纪苏《我们走在大路上》系列评论(一)

从《格瓦拉》到《大路》:

批判现实主义文艺思潮的里程碑

杨帆:我于1995年在中国新闻社《视点》杂志发表文章《中国需要批判现实主义思潮》。2001年,出现了黄纪苏,张广天的话剧《格瓦拉》,由于触动了中国自由派“告别革命”的信条,受到他们的激烈批评,这是我组织的“思想讨论会”的专门讨论。当时我不能带研究生,所有录音都是自己整理的。

这样的讨论,5 年以后再次发表,其意义不仅没有消失,反而越来越大。因为作品所揭露的问题,和中国发展道路的内在矛盾,已经完全暴露出来。 《大路》作为戏剧,是十年以来中国批判现实主义文艺思潮的新里程碑,五年以来反思改革的继续,是从经济层面向文化层面的深化。大家可以看看五年前关于《格瓦拉》的争论,看看谁的理论得到了社会实践的证明。

  杨帆:《我为格瓦拉叫好》

我看了3次格瓦拉,并介绍了30个朋友去看。无论从感情上,从理智上,都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好。我不知道有些自由主义知识分子为什么那样讨厌和害怕这出戏?甚至有些人连看也没有看过就批判。
  经济自由主义者整天和大款,外国人混在一起,他们当然不会理会这个戏,他们有钱有名,整天在豪华论坛上泡,牛皮大得很,他们已经自命为“上等人”,早已经不理会小老百姓的疾苦了。倒是一般自由主义者秦辉,黎鸣,丁冬,王东成,还比较真诚。他们应我的邀请认真看了,认真和张广天,黄纪苏对了话,这几个人是自由主义里比较好的。
  听了半天辩论,主要是秦辉和张广天之间,做一些评论。
  第一, 这个戏作为文艺作品,是反对世俗理性的,反对世俗理性继续泛滥,最终解构中国人的全部规范,瓦解中国社会的。它讽刺主流思想对老百姓的贬低和污蔑,对剥削压迫的吹捧。《格瓦拉》鼓吹英雄主义,浪漫主义,歌颂真善美,表现对社会下层老百姓的同情---这难道不是一个正常社会中应该普遍具有的吗?哪一个正常社会的知识分子是帮助上层骂老百姓的?那一个称得上文艺作品的作品,不是揭露丑恶,歌颂美德的?难道你能够歌颂奴隶主而贬低黑奴?能够歌颂歌颂鸦片贩子而贬低林则徐?能够歌颂对国家财产的掠夺而贬低工人和农民?这些人性极为低劣,手段极端残酷,目的极为肮脏的坏人,他们的行为在一定条件下,客观上有促进历史发展的作用,但是没有任何文化作品去歌颂他们。因为真善美比起假恶丑,更能够推动历史进步。
  否则,我们是不是要肯定日本人对中国的侵略?日本人不是强者吗?强者不是可以不择手段欺负甚至消灭弱者吗?弱者不是应该“灵魂深处闹革命”,自愿为一个新体制(天知道这是一个什么体制)付出牺牲吗?中国主流舆论以各种方式鼓吹剥削有理,骂民主,骂民生,骂民族,骂祖宗,骂穷人,骂大多数老百姓;歌颂钱,歌颂枪,歌颂以强凌弱,歌颂没良心,歌颂坑蒙拐骗,歌颂当买办,歌颂给外国人当婊子。绝大多数传媒工具,拼命搞娱乐节目,招猫弄狗选美人,极力把社会世俗化,庸俗化。却并不见什么人出来批判。刚出了一个格瓦拉,就有那么多人出来批判。有人号称自由主义,怎么和官方站在一个立场?我看,格瓦拉这种批判目前中国主流思潮的戏,太少了。应该再多起来。
  第二,自由主义者反复追问《格瓦拉》的作者:外部侵略和内部专制,那一个更为根本。这是没有意义的。张广天认为帝国主义霸权是万恶之源,和自由主义者认为国内专制是万恶之源一样,都有片面性。
  我在1998年的“权力资本化”一文,已经解决了国内外因素的关系问题。目前问题的国内根源,是计划经济高度集中的权力没有得到制约,也是因为改革开放引进了资本主义范畴,不可各执一词。政府权力需要限制,但也不可全盘瓦解;外国力量对中国有损害的一面,也有促进国内改革的一面。关键要看具体历史条件下,各种因素的结合,是否有利于中国大多数人民的长远利益和总体利益。这不是逻辑问题,而是实践问题。
  第三, 目前中国的实际究竟如何?《格瓦拉》是抓到了脉搏。
  那些反对革命的人,逻辑是错误的。他们认为演革命,就一定会闹革命;闹革命,就一定会成功。革命者掌权以后还不如原来的统治者好,所以革命没有好作用。
  一部分知识分子一听毛泽东就联想起文化革命,一听革命就联想波尔布特杀人,一听为老百姓说话就联想民粹主义和专制?是自己立场不对,思维不对。中国老百姓不是这样想问题。

他们一只脚站在历史,指责革命者不如统治者;一只脚站在未来,似乎演一个革命戏,革命者就马上要上台了。其实在现代社会,政府有了现代化的手段,控制手段加强了,革命和造反只能停留在恐怖活动层次,只能够起到制约社会,警告社会的作用,很难上台。而没有革命,没有老百姓对于上层腐败的反抗,就连改良也不会有,就没有经济学家说的“均衡”。
  2000年中国的工人和农民都有大规模的骚乱,包括有组织的上访,有10000多起。正是这些事件惊动了政府和社会,才有整顿腐败的力度。工人一闹,社会保障就解决了。比我一个人5年来,写100篇这方面的论文都有用。经济学右派一下子卡了壳,再也不敢说腐败有理,说让一代工人付出牺牲了。
  上层能够主动改革最好,实际上不可能。上层的改革和改良,是下层造反和革命逼的,有时是外国人兵临城下逼的。经济学家不是讲效率第一吗?要有效率,关键是有动力,要有动力,在一般条件下是赚钱,提供社会地位,出名的动机,但是在自己活不成的条件下,造反和革命,也是一种“追求个人利益最大化的理性行为”。难道别人剥夺他的饭碗,打他的耳光,抢他的妻女,他反抗倒是非理性的,不反抗倒是理性的?谁这样教导老百姓,你自己“理性”一个,给大家看看!
  第四,关于毛泽东。
  毛泽东的形象,在目前社会条件下,已经成为社会中下层大多数群众,保护自己利益的符号。知识分子不应该再把毛泽东看成是专制暴君,郐子手的象征,这和普通老百姓相差太远。当权的毛泽东有许多错误,但90年代以来中国老百姓怀念毛泽东,包括汽车司机普遍把毛泽东头象当作护身符,是有道理的。毛泽东关于反对特权,依靠群众,大民主的思想,不管在实践中演变得多么荒谬,现在的意义已经大不相同。老百姓怀念毛泽东,和毛泽东主义实际当权完全不同。毛泽东为什么能够当权?是因为中国经过了100年的磨难,不断战败,被外国人肢解,完全没有安定,大家才拥护一个领袖并把他神化。现在的中国,没有产生毛泽东的社会条件。
  现在的毛泽东形象,仍旧是中国普通老百姓的信仰,是老百姓反对权力资本,维护自己利益的最有代表性的符号。90年代以来让老百姓信仰钱,能行吗?钱和利益,永远不能够成为信仰。结果是,赚不到钱的社会弱势阶层,却信了法轮功。教训还不深刻吗?中国不是一个有统一宗教的国家,真正在老百姓中间根深蒂固的,就是毛泽东的形象。没有任何一个国家,有这么多的人民,对于毛泽东和他的思想是如此熟悉,以至于他们肯定会赋予毛泽东的形象,以现代化下维护人民利益的新涵义。
  如果腐败再得不到控制,3000万干部的上层建筑继续膨胀,把最终负担最终转嫁到农民身上,农民可能会以“毛泽东思想战斗队”的名义,驱逐干部,抗捐抗税。毛泽东思想就是他们保护自己利益的武器。自由主义知识分子“告别革命”的呼声,不仅苍白,而且令人厌恶。
  《格瓦拉》作者的主观愿望,大概反对帝国主义的因素多,实际上,大家拥护的却是对于中国内部反对腐败的意义。通过这类文艺作品的提醒,中国的知识分子应该摆脱历史情结,多考察一下群众情绪,以免又犯错误。不要摆出一副救世主的架子,告诉大家:革命没有用,既使你成功,建立的社会可能还不如旧的。老百姓在造反时,想的却没有那么复杂,既没有想掌握政权,也没有想建国方略,他们只是肚子和工作问题。至于自己掌了权以后怎么办,他们没有想,也不可能想。因为希望几乎没有。
  第五,许多格瓦拉的批判者,没有搞清楚革命的定义,他们说:复制旧体制是造反,以新体制代替旧体制是革命。这样说,中国历史上就只有造反没有革命。
  中国历史上早有“革命”一词,说的是具有充分理由的造反。统治者如果失去“道”,那么天道(既中国人心目中的客观绝对真理)允许新的真命天子,率领人民造反,取代旧王朝,建立新王朝。虽然复制的还是旧体制,但是就叫“革命”,革命是正义的,合理的。中国历史上公认的“革命”典范,是周武王打倒商纣王。辛亥革命前夕,日本人把孙中山领导的事业称为“革命”,孙中山非常高兴,采纳了。于是革命一词时髦。
  民本主义,民主主义和民粹主义,都承认革命的合理性。只有现代精英主义否定革命。他们在中国永远不可能有群众基础。
  希望《格瓦拉》的成功,成为中国思想和文艺界划时代的转折点!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云天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相关专题

今日头条

最新专题

抗美援朝70周年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每当听到怪论:“毛岸英不死,中国就是现在的朝鲜”,我就浑身难受!
  2. 为什么当年“放弃”肥沃且拥有众多藏民的藏南?
  3. 乔杉 | 胡锡进的四种角色与四副面孔
  4. 真实的回忆还是谎言?——简评《我经历的朝鲜战争》
  5. 央视又公开一段毛岸英彩色影像,周总理是真喜欢这个精神小伙
  6. 现在中国人民已经组织起来了,是惹不得的
  7. 为了和平?
  8. 认清形势,放弃幻想
  9. 关于抗美援朝,如何系统反驳脑残、喷子、历史盲、恨国党的种种言论?
  10. 奉劝黑教员和毛岸英的人:给自己留点体面吧!
  1. 一封致作家莫言的公开信,震惊当今社会
  2. 丑牛 | 党庆百年 谁与评说〈之三〉:小岗-南街 历史在这里徘徊
  3. 40年后,为什么说“天堂往左,深圳往右”?
  4. 某大学到底什么问题?
  5. 从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中各方的能力和意图看毛泽东主席的战略远见
  6. 刘金华评 为何这么多人自杀
  7. 李昌平:选择死,也是战斗!
  8. 重走安邦成魔之路
  9. 清华教授尹鸿造谣、带节奏、抹黑中国,清华党委装聋作哑!
  10. 杨晴:毛泽东决策抗美援朝
  1. 成都大学正厅级一把手毛洪涛朋友圈举报校长王清远
  2. 钱昌明:共产党员应追求什么? ——有感于“红二代”任志强的坠落
  3. 为什么官方宣传部门抹掉天安门毛主席画像的怪象层出不穷?
  4. “失联”的毛洪涛和“挤走”三任党委书记的校长
  5. 丑牛:周新城文章所提三大问题应当重视
  6. 余涅|关于天安门广场的中山先生画像
  7. 一封致作家莫言的公开信,震惊当今社会
  8. 左大培:为什么还不制裁在华美企反击美国?
  9. “亩产万斤”这个锅毛主席不背
  10. 丑牛 | 党庆百年 谁与评说〈之三〉:小岗-南街 历史在这里徘徊
  1. 在这特殊的日子里,我很想念他!
  2. 毛泽东的神预言:四方面军南下是错误的,早晚还是要到西北来
  3. 一封致作家莫言的公开信,震惊当今社会
  4. 40年后,为什么说“天堂往左,深圳往右”?
  5. 悼念洪涛同志
  6. 重走安邦成魔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