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经济 > 三农关注

非强势热浪:新土地革命!

彭忠义 · 2008-06-18 · 来源:乌有之乡
股市观察 收藏( 评论() 字体: / /

非强势热浪:新土地革命!  

——“新土地革命”背景、内涵与特征诠释及答疑  

   

因为同时与中医和农业打上了交道,最近一段事情很是忙乱,以致这件事到底是有意为之的还是无意为之的,我自己也说不大清楚了。上月某青年新闻人到我目前驻扎的湘南山脉来理疗——临别前,应她“给点忠告或建议”之请,我针对当下世界产业结构价值过于虚空(只消耗不产出的“幽灵”产业占了大部分),工业产品绝对过剩数量日趋增大,以及“农业日趋萧条”等时代特征,断定不久的将来会出现“粮荒”、“饥荒”更甚至“生存恐慌”,并因此而给她代表着的年轻人提了一个我谓为“新土地革命”(毛主席晚年亦称“大农业革命”)的建议性时务:变荒地为良田,变废物为宝藏,变荒芜为鸡、鸭、狗、兔、牛、羊、鱼、猪、马、驴、蛙、鸽群起欢腾之地!  

   

许是真切中了时代的某种内在性迫切需要吧,那么一说还引起了点小波浪。原来考察重庆、江苏和浙江等地时顺便谈到过“未来农业出路”的一些朋友,最近认真地和我合计起当地的“新土地革命”开展来,其他地方也有不少人来电或短信息询问相关事宜。有的说,到我们新疆来搞“新土地革命”吧,我们这土地辽阔,准能赚大钱;有的说你告诉我具体打算怎么做,要是能赚到钱就带上我;有的说“新土地革命”要动刀动枪会有生命危险么,挺好玩儿的如果没有危险也带上我吧……如此等等,不一而足,有的诚恳有的嬉闹,有的乐观有的悲观,有的玄乎有的较玄乎还有的则更玄乎!“刀”和“枪”都冒出来了,则可见其已不再是什么单纯的“小波浪”——俨然已是一股非上层社会成员用热情编织起来的“非强势热浪”:未必真的有多么强大,但还真就有那么些热度了!  

   

各位,对不起拉,我的时间有限,我的电话费也有限(或者干脆再文化味儿浓点“我的生命有限资源也有限”),我于此公开且简单地系统回复下吧,以后就不接这方面的个人咨询了哦!  

   

[ 新土地革命:不是号角的清鸣 ]  

事先声明,我上月跟人谈到“新土地革命”时,没有一点“为某场运动吹响冲锋号”的意思。因为尽管这些年关于农业和未来社会趋向的调研和分析我做了不少,但自觉十分系统和成熟的社会变革方案目前还着实没有形成,充其量只能算是蕴积了一些个有点“独到色彩”的火花。所以,那于惯以“学者”自居的我而言,实在只能算是面对新闻人的一种甚为平常的即兴之言!有见解不谈,尤其是自觉该说的不说,留在肚子里喂虫,那不是以力挫“资本万能论”、“市场万能论”和“制度万能论”为本分的“非主流学者”风范嘛!  

   

所以,鉴于其确实不是号角,轮廓和质感却又那么清晰,且又具有一定的号召力,就谓之“清鸣”吧。为进一步地表示负责,在确认其性质的同时,我也就关于其本色和特质再罗嗦几句:一,其是我形成已有快半年了的一个观点(以上月出炉面世的时间为计算起点);二,其是我在十分清醒的状态下说出的;三,我确实认为时代的确很需要,而且是需要一大批“新土地革命”的践行者。有志青年有冲劲、热情和内动力,所以更适合;四,相关的工作我确实已于2月前开始在做,主张“务实而为”且有过关联工作经验的朋友我还是非常乐意与之交流的。  

   

是的,对于已经处于“流传”状态的“新土地革命”,我就确实认为她是“不是号角的清鸣”。所以,其是否能带动一场大变革大运动,因为有社会发展规律(也即西方人惯称的“无形的手”)在主导,我关心但不甚介意。  

   

[新土地革命:不是商业的壮举 ]  

既是社会性运动,既是时代大变革,当然不会是商业行为。所以,巴望由“新土地革命”赚到大钱好多享受的朋友,这下可死心了。怎么说才能让关联人士更明白点呢?还是简练点以免惹人讨嫌吧:新土地革命,谋求的是单位社区(如某大队、某基地)的长远性“自给自足”,是射向垄断势力集团的一把利剑(为免“斗争渲染”嫌疑加之必要性不大,故不再推测可能事态及其结果)。如,当下国际国内相互勾结形成的垄断势力集团基本控制了肉、饲料、种子、油、水、电、煤和气等关键产品,“新土地革命”的目的就是要借综合性、长远性的自给自足将该“垄断格局”粉碎。自给自足,意味着市场的退后和单位内的充分满足,所以其运行状态也就和“钱”没什么多大关系了,“个人赚大钱”意味的“比其他人赚更多的钱”想法也就基本成了一个梦想。  

   

当下的中国甚至整个世界,垄断势力集团就差点没名目张胆地把人控制起来再公开标价运作了(拉登、萨达姆等被已公开标价的政治人物不算作正常意义上的人),其威力自是不能说小。所以,尽管其不能让参与者赚到很多的钱,将其谓为“壮举”也不为过——至于其最佳发展状况究竟能有多“壮观”,我则只能依据必须遵循规律论证、逻辑推理和事例印证的“非主流学者”素养如是说:如果城市人口一半以上形成团结紧密的“集体消费网络”,当下土地荒芜较为普遍的丘陵地区(综合发展需要山、水、河、土、田及石分布较均匀)一半以上开展起“新土地革命”,垄断势力集团不出一月就要完蛋,社会公正就会回到正常水平,时代的人文健康值就会令当下的百姓充分满意。  

   

看到了吧,“新土地革命”就是这么壮观的非商业壮举,如果你能诀别“惟利是图”和“自私自利”等病态人文,积极主动地参与其中你很快就能实现你“衣、食、住、动、闲、品、权皆无忧”的“现代梦想”了!  

   

[ 新土地革命:诀别悲哀的长征 ]  

实话实说,笔者虽然是一名不那么著名的“非主流学者”,但却是个不那么喜欢吹牛(即喜欢说大话说假话)的年轻人。偶尔吹上一两句牛,也是因为对头们实在吹牛吹的太离谱,以致不“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个人身心就会吃大亏。  

   

但是,不管以前怎样,也不管你信也好不信也好,这次却是没有吹半点牛的。就用一句傻子都骗不倒的“绝对实话”来作解吧:给你不要一分钱就可使用的田地、山、河、石、土和树木,供你种粮食、蔬菜和药材,养鸡、鸭、狗、兔、牛、羊、鱼、猪、马、驴、蛙、鸽甚至蛇、鼠、蟑螂、蚂蚁,你得到和拥有的不肯定比现在多得多,你的生存与发展压力不肯定比现在小得多?  

   

可见,“新土地革命”不仅是21世纪的一例装壮举,还肯定是一例诀别悲情的“长征”类项目。至于这么好的事情为什么还会与万般艰苦的“二万五千里长征”相提并论,则是因为现在这个时代已病入膏肓,人少了而畜生多了——以致正义的事情往往总会因起步时期的推动力量过小而难免“坎坷颇多”!  

   

   

独立经济及人文分析员  

《湖南经济报》2004年度人物  

“湘南理疗基地”(www.cnhelper.com/bbs)倡立者  

中医主流化、乡村集体富裕促进者:彭忠义  

2008年6月17日  

   

友情及责任联络:  

13469367634(湖南手机)  13651084355(北京手机)   

youyutianshi0725@sina.com(email)    

22761792(QQ)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注:配图来自网络无版权标志图像,侵删!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金刚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公众号

收藏

心情表态

相关专题

今日头条

最新专题

热议联想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没有奶子和嫩口,这些上海滩最恐怖的男人女人
  2. 张伯礼院士从上海返回后透露:上海的疫情不一样!再次刷新了我的认知
  3. “马云算啥”:上海居然有如此牛X的人物!
  4. 南京放开限购两小时被叫停,强烈信号,有人发懵
  5. 愤怒和悲哀!被篡改的国际歌
  6. ​越是困难,越要保持战略定力——从南海吹填说起
  7. 建议北京在送检样本中,混入一定数量阳性样本!
  8. 大国战争离你我有多远?美军最高将领说“大雨即将落下!”
  9. 地道2439名亚速营全部投降,马里乌波尔紧急造门窗,泽连斯基要投降?
  10. 比克格勃更神秘!普京为何此时派“它”出场?
  1. 毛主席晚年思想的预见性,终被证实!
  2. 这个学者为毛主席说公道话,粉碎了反毛公知在年轻人心中埋下的蛊惑!
  3. 没有奶子和嫩口,这些上海滩最恐怖的男人女人
  4. 央行大鱼落网会波及那些行业
  5. 近千人感染,又一地暴发疫情,溯源结果扎心了!
  6. 盛名之下,其实难符
  7. 孙锡良|提三个严肃的抗疫大问题
  8. Chairman MAO为什么要废除高考?
  9. 李逵还是李鬼?搜索“新华社违禁词”
  10. 全民注射新冠疫苗,该不该继续?
  1. 美方评论家大胆描写毛主席!一定要多看几遍!
  2. 上海有人瞎搞,全国人民都不答应
  3. 这个“内奸”,暴露了!
  4. 毛主席晚年思想的预见性,终被证实!
  5. 张文宏的硕士文凭,闹了笑话
  6. 揭秘评价两极的政坛元老康生
  7. 图穷匕见,生死激战!国际局势发生重大变化,暴风雨真的来了
  8. 上海的“大扫除”要开始了!
  9. 韩毓海:否定了毛泽东,必将杀戮中国的未来
  10. 1976年被封杀的伊文思给中国人民最好的礼物
  1. 红旗渠历时十年投资近亿,却零贪污的真正原因!
  2. 俄军最强进攻后亚速钢厂乌军大投降,“大鱼”是美陆军司令?
  3. 毛主席晚年思想的预见性,终被证实!
  4. 战争铁律
  5. 俄罗斯政府正式拒绝俄共中央主席Г.А. 久加诺夫关于重建苏式国家计划委员会的建议
  6. 愤怒和悲哀!被篡改的国际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