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中央一号文件:聚焦农村集体产权改革

作者:降蕴彰 发布时间:2014-12-06 来源:经济观察报 字体:   |    |  

  备受关注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即将召开,各方面都在关注中央部署2015年经济工作的主要任务。经济观察报从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等方面获悉,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极有可能是明年中央经济工作的一项主要任务。

  12月5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分析研究2015年经济工作。此次会议被认为是在为即将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定调。会议提到,要坚定不移推进经济体制改革,推出既有年度特点、又有利于长远制度安排的改革举措。

  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以下简称“中财办”)每年最重要的任务之一就是筹备中央经济工作会议。12月1日,中财办副主任陈锡文、韩俊先后强调,要大力推进集体产权制度改革。韩俊还透露,集体产权制度改革将是下一步“三农”工作的“重头戏”。

  中财办主任为刘鹤,副主任包括陈锡文、杨伟民、易纲、韩俊、舒国增五人。按照国研中心等方面的专家分析,在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召开之前,陈锡文、韩俊重点强调集体产权制度改革,应该大有深意。

  按照惯例,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之后,中央农村工作会议也将召开,再往后,下一年度的中央一号文件也将对外颁布。国研中心等方面的专家预测,集体产权制度改革也极有可能是2015年“三农”工作的核心,同时也是2015年中央一号文件的主题。

  聚焦产权

  农村集体产权牵涉的范围很广,比如,农用地流转、农村集体建设用地入市、农民宅基地的使用权限,以及村集体的经营性资产,像在集体建设用地上建起的厂房、门面,以集体名义投资入股的各种经营性组织等,这些都属于农村集体资产的范围,也是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的重要内容。

  12月2日,中央深化改革领导小组审议通过《关于农村土地征收、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入市、宅基地制度改革试点工作的意见》,有不少分析人士纷纷预测,土地制度改革将成为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的重要议题。经济观察报获得的解读是,实际上,这样的分析不够到位,更进一步的理解应该是,包括土地制度改革在内的集体产权制度改革,才是接下来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中央农村工作会议的一个重要议题。也极有可能成为2015年中央一号文件的核心内容。

  经济观察报从多位专家了解到,中央深改小组成立以来,在习近平主席的主持下,共召开7次会议,其中有3次都聚焦“三农“问题,审议了3份相关集体产权改革的重要政策文件,《关于引导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有序流转发展农业适度规模经营的意见》、《积极发展农民股份合作、赋予集体资产股份权能改革试点方案》,主要是规范农地流转、发展农民股份合作和农村集体资产权能改革;本次审议的则是农地征收和集体土地入市问题。

  12月1日,在国研中心主办的“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研究座谈会”上,全国人大农业与农村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刘振伟、国土资源部副部长胡存智、农业部副部长陈晓华、国家林业局副局长张建龙等都到场并发言,还有来自各省、市、区的农业官员。就是在这次会议上,陈锡文、韩俊都强调,要大力推进集体产权制度改革。

  韩俊还表示,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提出300多项改革任务,其中有50多项和农业农村有关,而这其中的重头戏就是包括土地制度在内的集体产权制度的改革。据他透露,现在针对集体产权制度改革的顶层设计正在紧锣密鼓地进行。

  经济观察报还了解到,十八届三中全会之后,按照有关方面的部署,国研中心承担了部分重大改革课题研究,还参与了多项经济改革任务方案的制定,其中,对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就是最重要的一项内容。

  按照中国人民大学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副院长郑风田、中国社科院农村发展研究所宏观室副主任李国祥等专家的预测,集体产权制度改革极有可能是2015年中央经济工作的一项主要任务,同时也可能是2015年“三农”工作的核心,是2015年中央一号文件的主题。

  完善制度

  早在上世纪80年代末,在乡镇企业发达的珠江三角洲一带,就开始对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的探索。随着城镇化的快速推进,北京、上海、江苏、浙江等地大城市周边的农村也相继进行了改革试点。根据农业部的调查统计,到2013年年底,全国已有2.8万个村和5万个组完成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

  按照专家的解读,所谓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其实就是村集体赚了钱之后,怎么分、怎么用的问题。从各地取得经验来看,最好的办法就是在确保农民集体所有的前提下,将集体资产折股量化到人,变农民共同共有的产权制度为农民按份共有的产权制度,也就是发展多种形式的农民股份合作社,使农民能够按份享受集体资产收益。

  上海市闵行区开展的集体产权制度改革较为成功,据上海市农村工作办公室主任孙雷介绍,2013年上海共有89家改革后的村集体经济组织进行了收益分红,人均分红3032元。包括股份收入在内,去年闵行区农民的财产性收入4544元,是上海郊区城乡居民收入差距最小的地区。

  据农业部相关专家介绍,现在农村集体产权改革存在的主要问题是,村集体资产产权归属不清晰、权责不明确、管理不严导致的资产荒废和闲置,有不断流失的风险。农村村民要求参与利益分配的呼声也越来越高。

  郑风田表示,现在村官贪腐已经成为腐败的高发区域。今年上半年,广州市纪委对外公布,由郊区发展而来的广州市白云区,近4年来就有101名村干部因贪污腐败“落马”;前不久,北京市纪委也宣布,正在对56名乡村干部违纪违法问题严厉查处,其中还有一个村会计挪用了1.19亿元,一个乡原党委书记受贿9000余万元。

  经济观察报还了解到,除了即将发布的有关积极发展赋予农民对集体资产股份权能改革试点方案,以及中央深改小组已经审议的多个土地改革文件,中农办负责起草的关于引导农村产权流转交易市场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已经提交有关方面讨论。目前中农办、农业部、国土部等方面,正在紧锣密鼓地制定相关集体产权制度改革的一系列政策性文件。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 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昆仑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跳到新浪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新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