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经济 > 社会民生

田松等、顾秀林等谈科学与转基因

田松等 · 2015-02-09 · 来源:凤凰大学问
转基因主粮 收藏( 评论( 字体: / /
科学共同体作为一个利益共同体,注定要与资本结盟,注定要与权力结盟。

  田松:科学和技术是当下资本运行的庞大帮凶

  主持人:最后一位演讲人是北京师范大学哲学与社会学学院教授田松。有请田松教授。

  田松:非常感谢凤凰网给我这样一个机会,我是觉得,无论是挺转的,还是反转的,遵守程序,遵守规则还是很重要的。但是,这个里面有一些客观的原因,我最初接到通知也是让准备15分钟。所以顾教授可能是按照15分钟准备的。我首先声明一下,我是坚定的反转分子。公平起见,给我10分钟,我讲5分钟,把我的5分钟给顾教授。我想挺转分子应该对这个事情不会有争议了。

  警惕科学警惕科学家

  5分钟讲不了很多。我想把我主要的观点集中说一下,尤其是最激烈的观点集中说一下。那么,我就顺便插播一则广告。我的主要观点一部分在我去年出的这本书里,书的名字叫做《警惕科学》。还有一部分的观点,在2014年4月份《读书》杂志上发表的一篇文章里,文章的标题叫做《警惕科学家》。

  在当下的社会里面,科学共同体,我们的行话,就是科学家这伙人,叫做科学共同体。我的观点:科学共同体,首先是利益共同体。然后才是知识共同体,从来不是道德共同体。所以,不要相信科学家的道德。

  而作为利益共同体,它的知识的生产--科学知识不是天上掉下来的,不是冥冥之中存在在那儿的。它是科学共同体生产出来的。而作为利益共同体,它的科学知识的生产注定要受到其利益的影响,更倾向于生产有利于它利益的知识,而不愿意生产那些对它利益有害的知识。那样的知识即使生产出来,它也是不愿意让你知道,它会捂着,会盖着。这样的事情在科学史上(发生过)。

  请注意,我是做科学哲学的,也是做科学史的,我不是做科学的,我不是科学家。对于转基因怎么转这一件事情我不懂,但是我是科学史方面的专家。在科学史上有案例。比如说,孟山都公司,当年在越南洒的橙剂,产生了很多负面的问题,对越南人造成了伤害,对越南生态造成了伤害,对美军也造成了伤害。但是这些知识他们是被藏着的。同样,孟山都公司现在也在生产转基因,我们从历史角度来看,它还会故技重演。

  科学家注定要与资本和权力结盟

  科学共同体作为一个利益共同体,它注定要与资本结盟,注定要与权力结盟,它要利益最大化嘛!而与资本结盟,与权力结盟,这是它最直接的手段。所以,在一系列跟科学有关的事件当中我们看到了一个又一个的科学家、资本家加上政府部门这三者的牢不可破的利益同盟。在转基因问题上我们看到得很清楚,在核电问题、水电问题、太阳能问题,每一个都能看到这种现象。

  在我们当下的社会里,由于科学的角色已经发生了变化,它不是我们单纯的探索自然奥秘啊,满足人类好奇心呐,那是中世纪以前的科学。在当下社会里面这个科学以及技术首先是为资本增殖服务的。只有那些能够满足资本增殖的科学和技术更容易被发明出来,也只有这样的技术能够得到应用;不能够满足资本增殖科学和技术都是会迅速被边缘化。

  资本为了使自己增殖有的时候需要满足人的需求;有的时候是要刺激人们的需求,制造人们的需求;还有很多的时候,他要剥夺一部分人的需求,满足另外一部分人的需求。

  谁是受益者?

  在转基因问题上,真正受益的是谁?真正受益的是谁?它可能有的潜在的对于人身伤害的风险,对于环境的风险,由谁来承担呢?是由广大的人民群众。可是,受益者是谁呢?是那些居于资本上游的人,他们是受益者。这是整个资本运行的一个利益链,科学和技术正是当下资本运行的一个庞大的帮凶。我5分钟已经到了。谢谢大家。

  主持人:谢谢田松。(把)紧张的气氛给弄得和谐,他让出5分钟,体现了人类学最重要的文化、让与的精神。他理解,当你首先给予而不是获得的时候,你会得到更多的快乐。希望大家也秉持一个给予,而不是获取(的态度)。所以,再一次谢谢田松的风格。

  顾秀林:追问转基因风险

  主持人:下面有请云南财经大学社会与经济行为研究中心顾秀林教授来为我们发表演讲。她是从社会学的角度来谈这个问题,很多年都在持续关注转基因问题,曾经在云南开过很多会。希望她能给我们一个不一样的角度。谢谢。

  顾秀林:谢谢旭东教授,我们也是老朋友。

  骂人这个是在网络上干的,我本来也是不骂人的,这两年在网络上被骂得也学会骂人了。在这个地方不需要骂人,给我话筒了,那我就讲。题目:追问转基因风险。

  先说一下,刚才我给饶毅教授鼓了掌。我很欣赏他作为一个科学家的逻辑完整性。"如果不行那就得把它禁掉。"--说得很对。这个东西在科学上可能是一个非此即彼的问题。

  论文和知识不是食品 我们不吃科学

  两年前,饶教授写过文章,跟我有过争论。他说的是:理智的人们会问,是否有必要和不懂科学的人争论科学问题。这个问题是有科学味道的,但是有点太强势了。我回答一下,这个问题其实不是科学问题,而是一个转基因食品安全问题。它有一定的科学内容,但是更是一个应用实践中的问题,安全还是不安全?谁说了算?饶教授,我很郑重地回答你:讲道理的人们都明白,转基因食品是否安全,既是科学问题,更是实践问题。人人有资格争论,人人有权利说话。科学家,你们同意不同意呢?

  我刚才来晚了,只听了饶教授演讲的最后几句话。从题目看,今天他讲的主要不是科学,是技术应用和产业应用。转基因食品安全不安全这么重要的问题,解决了吗?跟我持不同观点的科学界的人,他们表达的意思是已经解决了,转基因是绝对的安全。但是,我要跟上一个问题:说"绝对安全"这个话科学吗?

  再往下走一步,他要区分理智不理智、科学不科学,我要区分的是科学、技术和产品,把三者区分开。科学是探索科学之谜的一种工作,科学的成果是知识,是论文。论文和知识不是食品,我们不吃科学。

  科学问题是在讨论中、在实验室里和论文上解决的,对还是错?真还是伪?实践问题应该在实践中、在应用中解决。技术是一种行业,它是利用科学知识创建的操作方法,目的是应用和制造产品,产品是干嘛的?在今天产品卖钱的,第一卖钱,第二才是吃。转基因食品是技术产品,转基因食品不是科学,这个是我的基本点,我们谈的不是怎么操作,怎么去转移,而是说这个产品有没有问题。

  判断转基因食品安全与否有两个途径,一个是实验,第二个是应用。我认为来自应用和实践的安全判断是最终判断。科学实验室里的判断是一个辅助判断,不是最终判断。因为实验室判断在高度受限条件下才成立,条件一变就失效了。

  人间有这样一道法理,食品不能够有毒害。在这一点上我跟饶教授达到了一致。如果转基因是有问题的,那么进口也不对。科学的理性好像变成了一种有害也可以有控制的应用,有害性证据可以拖着。我要提醒一下,在一个系统中,风险是会积累的。积累到一定程度可能会爆发。

  转基因是有风险的,科学界非常了解这一点,所以中国制定了相对严格的法规。我们的严格程度的确超过美国。我们要求做第三方检测,美国没有要求这个。原因是什么?原因是风险非常大,各村都有高招,自己保自己。怎么保?比如农业部自己保自己,搞特供,一边大力推进转基因重大专项,一边躲避转基因。这样做科学吗?科学。因为他知道有问题,但是,他这样做不对。

  转基因大豆安全的科学依据

  我的第一问是:中国农业部,你一边坚定不移推动转基因重大专项,一边小心谨慎地规避转基因,你们是不是害怕转基因毒害呢?

  回答是YES。那人民难道不怕吗?

  第二问:广告和报告实质等同吗?

  我去查询过农业部关于进口转基因大豆的安全审批,中国农业部委托卫生部的疾控中心做了第三方检测。然而,第三方检测报告的核心,即科学实验部分,是一个抄袭,抄了美国孟山都公司一篇等同于广告性质的论文,论文提交时间是1995年2月,发表的时间1996年。我们在2003年做转基因安全研究的时候,抄了这一篇7年前发表的广告。这是不可以容忍的。

  然后,疾控中心的这份安全检查报告没有签字,也没有盖公章。现在转基因大豆年进口7千万吨,中国人人均50公斤。这些大豆可以用化学法提取出10公斤大豆油。CDC这一篇食品安全研究中只有4页纸是关于转基因安全性的,6个实验中只有一个是毒性实验,另外5个是营养实验。这个实验用了200条鲶鱼,对照组,空白组死了一条,实验组死了4条,结论是没事。你同意吗?我不同意。

  这就是我们转基因大豆安全食用的唯一的科学依据。

  我们中国有一位科学家叫周泽卫,他做了一个12天的老鼠实验,用的是市售大豆油。他证明实验只做了12天就发现,转基因大豆油导致了心脏脾脏胸腺性腺发育受损。

  90天实验是一个规定,全世界的实验基本上都是90天。但是,它只相当于老鼠寿命八分之一,相当于人类寿命10年。

  长期实验,2年,720天,短期实验中看不出的问题在长期实验中才能看出。最离奇的是,吃转基因玉米,喝草甘膦水,这样的老鼠不论公母都长巨大的乳腺肿瘤。公老鼠长乳腺肿瘤。

  转基因就是这样种植方法,喷的农药是草甘膦。草甘膦被说成无毒,实际上不是的。

  这个人叫塞拉利尼,是法国科学家,他做了刚才那个实验,受到了很多的批评。他的一篇论文两次发表,第一次发表后就被撤了。

  科学程序是否实行取决于科学家团体利益

  第五问:即塞拉利尼之问。所谓安全性检测,所谓基于科学的管理,甚至科学程序本身,这一切是否能够实行取决于什么?

  他的原话,我翻译的:完全取决于科学家群体,是否真诚地献身于公众利益,是否整体忠于科学操守。

  假如把这一切反过来,让一个科学产品的评估从起点开始就作弊,仅仅朝研发者的利益倾斜,依赖全面地一贯地压制独立科学家为公众利益所做的研究而推行,那么所谓诚实、理性或者科学的辩论,就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一位非常年轻的歌手(姚贝娜)去世了,她得的就是乳腺癌。乳腺肿瘤就是这个样子的。

  第六问:转基因是主要伤害女性吗?

  俄罗斯科学家叶尔马科娃用她做的动物实验、老鼠实验、多次多种啮齿类动物三代证明,我们进口的转基因大豆,杀的是公老鼠的生育能力。右上角图片是一只公老鼠的两个睾丸,右侧的一个只有左侧的20%这么大。它妈吃了转基因,它又吃了转基因,就变成了这个样子。叶尔马科娃做的生殖实验的老鼠,也得了巨大的肿瘤。

  第七问:退回来的转基因食品都哪去了?

  这是一则新闻。两年前我们海关的检验检疫局举办了输欧米制品转基因成分检测方法培训班。我们要问的是:退回来的米制品去哪里了?

  第八问:转基因食品适应哪些中国人?

  假如有一天中国真的不得已把转基因变成了人类食品,从健康原则出发,咱们想一想,转基因食品有哪些是不宜用的人群。第一,女性不宜,第二,小孩不宜,第三,老人不宜,第四,病人、过敏体质、亚健康态人群不宜。第五,军人、医生、科学家、国家之栋梁,都不适宜;第七,青年中年男性。

  科学与技术,公器不可私用,请大家敬畏生命,尊重自然,生活是美丽的,健康是无价的,食品安全至高无上,国家安全,社稷为重,科学技术,公器公用,谎言一定会破产,最后一定是王大妈说了算。Thankyou!

  刘兵:转基因问题不仅仅是科学问题

  主持人:大家不要激动,我们还是在理性基础上进行讨论。如果仅仅是说就归到"挺"和"反"这样一个对立,今天的讨论没有意义,我主持也是浪费时间。所以,我还是希望在这能够学习到,获得一些共识性的东西。下面我们请清华大学刘兵教授做演讲。谢谢。注意一下时间。10分钟。

  刘兵:前面很多嘉宾讲的内容我尽量不重复,我从我的立场讲一些要点。首先,转基因这一件事情之所以会被讨论,说明它是有争议的。就这样一个问题让我们有这么多的争议,这是我们社会的一个进步。我们可以设想一下,在过去从来没有一个与科学有关的问题在如此广泛的社会层面引起这么多的争议,所以,这个是科学进步带来的,也是社会进步带来的。有争议是好事情。恰恰由于争议,我们可以判断这些争议。确实我也是认为争议双方在有时候说的问题并不完全是对等的,有一些论证也可能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看法。

  在这里我试图说一下,我在定题目的时候,想到,转基因问题不仅仅是科学问题。其实有人还说,这一场争议的焦点首要的问题不一定是科学问题。当然,科学家研究转基因,科学家由于专业性,对于转基因是否安全或者其他的一些问题有着科学上的发言权。这一点我不否认。

  但是,就这个我们还可以说一些事情。

  转基因应用应该有语境化讨论

  首先,科学,按照我们的理解,确实也是像有的嘉宾所说的,不管是从历史还是从现实看,我们无法100%地肯定一个基础研究到实践能保证它安全。当然,要不要用?我们应该有一个语境化讨论。

  10多年前的时候,北京电视台也曾有一次讨论,那会儿还没有这么激烈争论转基因。当时陈章良也是举了一个例子,坐飞机又会怎么怎么样。现在这个例子还是可以用的。第一,坐飞机有风险,但人们可以选择坐与不坐。第二,出了问题,只是涉及飞机上的局部人的问题。

  而转基因这个事情特殊性在于什么?今天争论的问题可以说是空前唯一的一个面对所有的人都会潜在存在风险的问题。至于风险是否可以逆转,这可以争议。科学家有他的论证,公众可以有公众的怀疑。科学家可以努力地去说服公众,让他们去相信。但是,如果没有说服怎么办?

  其实我们讨论了很多,第一个是风险,包括食品安全,包括环境风险。环境风险说的不是很多。因为这个事情既然有这样一个特殊性广泛性,所以我们对于它进行格外地关注,应该吗?当然应该。

  原子弹不一定要炸 转基因不一定要吃

  再者,有人经常论证转基因,说可以用来解决粮食危机问题,解决粮食短缺。这个论证也可以由很多的反例来反驳。第一,它是不是可以靠转基因彻底解决?比如说非洲。我们可以不可以用转基因解决非洲的粮食短缺问题?有很多人论证这一点,粮食短缺并不仅仅是一个技术能够解决的问题,更多的有社会的、技术的各种因素,仅靠转基因解决不了。

  我们有国家安全问题,那是另外一个更高的层次。如果我们技术落后了,而别人研究出来了,那么,我们为了国家安全可以研究,但研究一件事情是不是一定就等同于要马上就使用它?等同于要所有的人马上都吃它?美国人有了原子弹,我们也可以研究,但我们研究出来原子弹是不是就一定要用它炸他几个?这个是两回事。

  再者,这还不仅仅是纯科学的问题。就是前几天,我在超市看了一下,发现我们的厂商是很了解消费者心理的。因为他们要盈利,他们要挣钱。我发现了什么呢?商品上"非转基因"的字非常大,"转基因"印得非常小。为什么?公众对这个事情有疑虑。

  我们应有知情权

  有疑虑怎么办?有很多人在论证这个问题,有一个误区:既然专业人说安全了,普通人就不用说了,只管吃就是了,这行得通吗?普通人吃饭可以不可以有一种个人的选择?比如说,有一些人出于宗教原因不吃某些东西,我们要尊重他们,这个是可以的;有人吃素食,也可以尊重。你不吃某些动物,不吃肉,吃素食符不符合科学?你也可以吃,别人也可以选择不吃。关于我们吃什么,应该有我们的知情权,由我们决定。

  这个事情不是一个科学问题。在这场争论里面,有时候经常是会混淆了这个问题,把我们的知情权剥夺了。所以,研究可以,但如果在法律的限定内,如果一定要推广转基因食品,那么有效的标识管理控制都是必须的。否则,可能就会侵害我们作为一个人在选择上的最基本的权利。何况民以食为天呢。

  当然,除此以外,也还有很多其他的一些争议。但是,那些都不是最关键的。作为一个普通人,当然可以谈论与自己有关的科学问题,可以谈论风险。是不是只有科学家在这方面才有权威性?科学的历史和科学的人文研究今天也是认为,科学家过去被认为是传统的理想化的非功利的一个群体。在现实中呢?人都是会受到各种利益的诱惑,受到各种各样的争议的影响的。

  前不久,在一个课上,我把崔永元请去做了一个案例演讲、讨论。于是就有人来批判了,说崔永元不是科学家,问为什么请他在课上"胡说八道"。其实,崔永元当时主要讲的也是知情权问题,他不是科学家,却当然有资格讲这个问题。又比如,我们可能有着世界上最严格的环境方面的法律系统。但是,我们是否因为有了这样一个法律系统,在我们的现实中就能够有效地得以执行来保护环境呢?看看我们今天周围的现实的环境,我想答案大家心里面都是很明白的。谢谢。

  主持人:谢谢刘兵老师,把一个科学概念变成了一个并非科学概念,而是日常生活中大家越来越需要面对的一种选择。从这样一个角度,我们看到,和三十年前改革开放那一代人不一样的是,我们新一代人有了一种觉醒,不论是什么,都要问一个:它对我是不是真的有益处。

  在这一点,刘兵教授把这个问题变成了科学以外的问题,很有启发性。实际上,有一句古话是:买的不如卖的精。当有了绿色和转基因的概念以后,我们是会发现超市里面的食品越来越都添上了绿色和非转基因标签。但是问身边的人相信这个东西吗?回答,非常的不乐观。文字是很容易制造的,但是信心怎么来制造?需要人们去思考。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南岗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相关专题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中央档案馆三份铁证:再还毛主席清白!
  2. 叶昌明:读《革命造反年代》有感——(一)“名份”与“文革”、“造反”
  3. 把秋收起义的队伍拉上井冈山有多难?毛主席太难了
  4. 乱港分子等待这声枪响,等了很久了!
  5. 李慎明:只有正确评价毛泽东,才会有光明灿烂的前程
  6. 李定凯:读“山西特大黑社会头目陈鸿志垮台内幕全揭露”有感
  7. 郭松民 | ​​再评《决战中途岛》:为何替他人做嫁衣裳?
  8. 双十一的电商盛宴越是轰轰烈烈,它的惨淡收场也就越来越近
  9. 张志坤:战略竞争纵横谈
  10. 叶昌明:读《革命造反年代》有感——(二)上海文革中的反分裂斗争
  1. 邋遢道人:几分天灾,几分人祸
  2. “中国模式”是个不姓社也不姓资的怪胎
  3. 老王还能走多远?
  4. 李昌平:猪肉价格暴涨,敲响了国家安全的警钟
  5. 中央档案馆三份铁证:再还毛主席清白!
  6. 这饭不能好好吃了:要么吃不起苹果,要么吃不起猪肉,现在吃不起蒜
  7. 李嘉诚不再掩饰,集团总部撤下国旗区旗,继续"撤资",超40亿变卖大陆地产
  8. 成功人士不会告诉你这些事
  9. 张文木:东北的地缘政治地位到底有多重要?
  10. 对“非毛化”思潮的若干思考
  1. 评赵紫阳的改革开放路线
  2. 丑牛:“反对改革开放”是个伪命题
  3. 关于李锐现象的反思
  4. 邋遢道人:几分天灾,几分人祸
  5. 彭德怀回京“面谏”毛主席真相——毛主席和彭老总之间的这件事,必须说清楚
  6. 大寨精神没了,扶贫就是毒药!
  7. 毛主席致信刘少奇:古代官员禁带家眷吗?
  8. 徐庆全:胡乔木谈李锐
  9. 请大家以后不要再批计划生育了
  10. 退休养老多轨制—— 改革理当再启航!
  1. 泪飞顿作倾盆雨——纪念杨开慧奶奶诞辰118周年
  2. 目击者讲述港科大“私刑”始末:碰瓷,殴打,“简直想要他的命!”
  3. 邋遢道人:几分天灾,几分人祸
  4. 对“非毛化”思潮的若干思考
  5. 【工友来稿】回不去的家,留不住的魂
  6. 李嘉诚不再掩饰,集团总部撤下国旗区旗,继续"撤资",超40亿变卖大陆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