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时政 > 时代观察

毛泽东时代国家社会改造之最(四)

梅花欢喜漫天雪 · 2014-11-15 · 来源:乌有之乡
收藏( 评论( 字体: / /
只有毛泽东时代和毛泽东才能做到这样的规模宏大和触及灵魂深处的、深刻的、本质的、本性的、人性的、平等的、尊严的人类改造和长远的未来的社会改造。不管从深度上讲,还是从广度上讲;不管是从力度上,还是从强度上讲;不管是从负能量的阻力上讲,还是从正能量的效果来讲,都中华历史上亘古未有的。

  毛泽东时代国家社会改造之最(四)

  社会主义改造是前无古人的事业,虽然苏联留下一套改造道路,但是这条改造道路并不是很成功,留下的隐患当时就已经显现,况且东西方文化有着巨大的差异,中国是古老文化发源地,而且是东方文化的中心地带,是核心区域,苏联的中心地带在欧洲,它的文化来源于欧洲,是基督教和东正教长期熏陶的思想文化,是西方生活方式和传统习俗。中国和苏联的国情存在着天壤之别,只有毛泽东时代和毛泽东才能做到这样的规模宏大和触及灵魂深处的、深刻的、本质的、本性的、人性的、平等的、尊严的人类改造和长远的未来的社会改造。不管从深度上讲,还是从广度上讲;不管是从力度上,还是从强度上讲;不管是从负能量的阻力上讲,还是从正能量的效果来讲,都中华历史上亘古未有的。取得了巨大空前的成功和深远持久的效率和影响。毛泽东的社会主义改造发挥了党的优良传统优势、开创了新的探索,取得了高效成功经验。新中国的成立是在100多年的战争瓦砾的废墟上建立起来的,那是中国是一穷二白的国家。在这里只有用形容词共产党毛主席“伟大”了!许多方面完全可以列上吉尼斯大全,这些辉煌的成功,是中国人民几个世纪的骄傲资本。是人类历史上浓墨重彩的大手笔。

  19、医疗制度改造,建立农村合作医疗制度。农村合作医疗制度起源于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根据地的卫生合作社。当时的农村合作医疗制度以“为人民群众服务”为目的和宗旨,以互助合作提供医药服务为原则,具有合作社性质。建国后建立和完善农村合作医疗是对老传统继承和发展。上个世纪的六十年代毛主席一面批评卫生部是城市老爷部,一面强调把医疗工作的重点放到农村去,1968年批示:“赤脚医生就是好”。全国各地农村涌出了大批合作医疗,并普遍建立了农村医疗卫生防治网。合作医疗对改变当时中国农村缺医少药的状况和农村落后的卫生面貌,对开展预防工作和促进农业生产等起了一定的积极作用。原上海市川沙县江镇公社“赤脚医生”王桂珍与湖北省长阳土家族自治县农村合作医疗创始人覃祥官,可以说他们是中国最早的“赤脚医生”。40多年前湖北长阳土家族自治县榔坪镇杜家村,赤脚医生覃祥官写出了《关于杜家村大队试行农民合作看病的草案》,随后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农村合作医疗试点在这里挂了牌。当时覃祥官医生就想了一个办法,组织农民、医生自己种药、采药。赤脚医生常常就拎着一个装有几片普通药片、一支针筒、几块纱布和一个听诊器的药箱,走村串户给人看病。尽管他们无法治疗什么大病,但通过一些简单的科学治疗和土法医疗,他们仍能治好一些疑难病症,所以在那个时候,他们是农村人心目中最有文化的人之一,被认为是农村人生命的守护者,因而备受敬重。赤脚医生为解救中国一些农村地区缺医少药的燃眉之急做出了积极的贡献,“半农半医”的农村医疗人员赤脚医生,当时来源主要有三部分:一是医学世家;二是小学初中高中毕业进行医疗培训;三是对一些是上山下乡的知识青年进行医疗培训。从1970 年代普遍施行的合作医疗来看,其核心内容是:(1)以生产大队为单位,通过合作的方式来解决医疗费用问题。(2)培养赤脚医生等非专业的村民医务人员来解决医生缺乏问题。(3)建立村、乡、县三级卫生保健体系解决医疗的覆盖面和技术问题。(4)重视公共卫生与疾病预防以减少疾病的发生。(5)赤脚医生大量采用中西医结合的方式进行治疗,尤其是重视发挥中草药的作用。到1977年底,全国有85%的生产大队实行了合作医疗,赤脚医生数量一度达到150多万名,成了农村农民医疗保障一道基本屏障。有人拿合作医疗的起源做文章,寻找蛛丝马迹说三道四,好像要遮掩什么,那些人所找到的都只是毛泽东时代合作医疗的普及和效力,积极作用的皮毛之浅,不能放在一起等量齐观、相提并论的,最多是个引子。

  20、立法司法公开,人民民主与监督的立法司法及社会效率改造。当时的社会缺德的少,社犯罪率低,良好的社会治安环境与当时的立法司法民主监督和立法司法透明,学校教育和社会教育体制紧密相连。毛泽东时代首先教育上“以德为先”,真正做的切实实行德智体全面发展的是素质教育,使人们的综合素质有了空前的提高,达到了社会有效水平。社会教育也是以集体主义、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核心价值体系教育为中心,进行广泛宣传,扎扎实实、实实在在、脚踏实地的生根开花结果,以道德、民主为基础的社会主义法治也基本建立起来了。毛泽东时代的案件审判除了涉及国家机密,其余的都是公开审判,而且那个是公开审判还有公开审判的理由:以儆效尤,以警戒社会上那些不稳分子,让他们及时回头,悬崖勒马。是吧,三四十年过去了大家不会那么健忘、不会都得了健忘症吧?现在五十岁以上的人可是在那个时代耳濡目染了的,就是健忘也不会全忘了吧。这次人大政协会议上那些专家学者高调谈论建言献策、形式,行使他们的提案权,要增加司法的透明度,通过大众传媒来实现案件或重大案件公民的的知情权、参与权、监督权,而且起到社会教育作用。我觉得这些专家学者很幼稚、很健忘,毛泽东时代哪个司法案件问题不向全社会公开?只不过那个时代只有平面媒体,公开的条件、公开的能力有限,效果没有现在好,但是依据当时的条件尽了最大努力,公开化了,保证了人民民主监督。只不过后来被一些专家学者以暴露隐私、侵犯隐私权,或者是文革的大民主造成动荡给挡了回去,以致现在重提旧事、重操旧业罢了。司法制度面向人民、依据社会主义内涵进行改造。建立一个以道德为基础,人民监督为导向,人民、社会需求为需求,精简法律程序,精简法律机构和与社会发展不相适应的法律条文。谈改革,不如重翻旧账,再加完善改革,减少中国社会有限的资源浪费。在建立社会主义法治上,在司法改革上不要以为美国等西方国家就是大爷,我们就是学徒、学生,就必须交学费,我们也能也要根据国情自己改造创造,这样才有中华民族、中国梦的自信,传递正能量。最可悲的是最可怜的是没文化的东施效颦、鹦鹉学舌人云亦云。一个社会最可怕也是最可悲的是走向极端自私自利,或者是认为的将自私自利放大、扩大化,那样最终必然导致社会走向崩溃、走向灭亡。世界上三大宗教和中国的道教产生与发展全都基于此目的,莫不是用来遏制、控制人的过度的物欲和情欲,减少社会会内讧和不必要的内耗,让人类能正常发展,长久安定。进入近代以来,社会向着大社会、小政府发展,以减少社会负担,减少底层劳动者的压力,由此大社会、小政府成为社会发展的主流。毛泽东时代的社会改造基本上都是体现了这方面人民意志,大社会、小政府从来就是社会的导向。文革将政府部门从中央这个顶层开始,进行自上而下逐层进行精兵简政,当时周恩来说中央部委几乎缩减了一大半工作人员,地方更是精简得精干有效。堵资产阶级产生的渠道,社会治理平等,大家共同提高生活水平。实际上那个宗教的教义教规和那种思想主义都主张平等共享,而毛泽东时代经过惊天动地的社会改造,这些方面经得住衡量和实践的检验。共产党取信于民,增加公信力,最大程度增强感召力、向心力、凝聚力。

  21、完整科学体系德智体全面发展的教育改造。根据当时的就有条件,实现了世界上最公平公正教育。通过业余教育、无偿职业培训,夜校、扫盲班见缝插针的教育补充,采取依据当时条件能够采取的各种教育形式,对工人农民个各类底层劳动人民进行各种必需的文化教育和专业知识培训,以期提高劳动效率和改善社会环境、提高社会效益。以德智体全面发展为教育方针,以德育为先,进行平等的综合素质培养提高教育,符合现代社会文明科学的现代教育,走在世界教育潮流的前列,培养了中国合格的、能建设好社会的劳动者。为社会为人民培养教育人才,为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建设培养人才和社会合格公民教育,倡导教育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同生产劳动相结合,同工人农民的社会实践相结合,培养合格的社会主义新人。扩大生于忧患,缩小死于安乐的社会环境,培养劳动光荣的理念和培养人改造自然和社会的意志。

  22、以基础教育为主的大量普及及民办教育的配合改造。本人作为小学生初中生亲历了那个时代的普及教育。那是五六十年代打基础,六十年代开始普及推广。我之前初中要到离家很远的地方才能读,到了我们读书,开始了教育普及下放,开始时各公社办初中,后来是许多大队办初中,公社办高中。教师队伍师资力量首先是把集中在城里的教师甚至其他知识分子下放到农村当老师搞教育,教师不够就到上山下乡的知识青年去选拔抽调,这些城里人自己生活上个人生活享受做了牺牲,但是却给农村、给边远山区、边疆地区带来了文化和教育,尤其是农村基层的孩子提供了最佳最实惠的受教育的机会,最实际最根本性人民教育权的保障。那时候,真正实现了最好最新的房子是学校,各级党政部门、农村集体敢于投资、急于投资、投资最多的的是教育,那可倾社会所有的人力物力财力来大办社会主义教育。实行了迄今为止人类社会最平等、最公平、最正义、最道义的教育。实现了中国社会当时力所能及人民教育运动,普及了社会最底层能普及的教育,实现了其它类型的难以实现的德智体全面发展的综合素质教育,实现了全人类,特别是中国对几千年封建社会文化教育革命性的转变,真正做到现代人类各种社会环境所需要的“德育为先”的教育。说起那个时代的民办教育与民办教师与这个时代有着本质不同。现在民办教育、民间资本或社会资本指的是私人资本或个人资本,美其名曰“民间、民办”,可那个时代的民办教育和民办教师实质上不是“私办”而是“公办”,只不过是不是“国家办、国营办”而是“集体办”,是以那个时代的“大队”为单位的“集体办”教育,教室、操场、教师宿舍甚至包括老师和学生的菜地的供给除了少量的国家政府拨款,绝大部分是“大队”这个集体提供、动员生产小队和它的社员参加建设和提供集体劳动记工分帮助建成,连师资力量不足,也由大队集体(甚至生产队集体),选拔到外地去请,由大队出工分在分摊到生产队,这些教师的劳动报酬不是拿国家政府的工资,而是拿生产队的工分年底分红,这就是当年教育民办教师来源和实质,与现在讲的民办教育和社会力量办教育有着本质的区别。那时为了普及教育为农民子女和工人子弟及时受教育,也为国家提高人民的素质,而采用的动员国家政府集体以整合社会主义公有制的所有力量来办教育,为国家教育普及和提高国民素质服务,所以那个时代以当时社会条件普及教育和提高国民素质达到的程度恐怕是古今中外都不能办到,都没有办到的。那是真正的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执政为民、科学执政,代表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代表先进文化的前进方向。

  23、通过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对青年一代进行磨砺锻炼同时又能接地气的改造。通过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建设了祖国边疆、保卫了祖国边疆,加强了少数民族或基层农民同城市青年、城市文化的联系协同,促进了他们之间的团结协作和感情交流,促进了民族文化交融,中华民族大家庭建设和国家的统一事业。同时对青年知识分子也是一个很好地磨砺机会,前几任或前几届参加竞选的美国总统多是越战老兵,小布什是、克里也是,这些共同点反映了他们通过越战的“苦其心志、劳其筋骨”磨砺了意志,成为能胜任总统的合适人选。我们的习近平、王岐山也是通过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磨砺了意志,能挑起重担,堪当大任。否认这样的就是不敢承认矛盾,不敢直面社会现实,不能承认矛盾是事物发展的动力,也不可能真能解决好中国的问题。还有一点不能不提,知识青年上山下乡,通过城市的知识青年到农村带来城市先进文化,对农村的落后文化进行了改造开发,这一文化开发和融合促进了中国人民的文化素质的极大提高。本人是个那个时代的农村小学上,对这方面感受尤其深刻,深受其熏陶和感染,许多事情历历在目、记忆犹新。

  24、水利基础设施建设改造和农业机械化改造。这是我十几岁时每年冬季在生产队都参加的劳动或农闲时在生产队参加的劳动(活动),亲自参加的农业社会实践活动,那热情,那精神至今记忆犹新,尤其是是那集体劳动劳累辛苦又热情奔放的幸福场景还能历历在目。平整田地,改小田为大田(后来,为了“分田到户”分等级、分好差搭配来分田又将便于实现农业机械化大田分成了小块的田),为即将到来的机械操作(机械化)种田做准备(田小了用农业机械操作不了),改旱地为水田,挑修水坝,挑河坝防涝,修水库,修河渠水沟,以期实现旱涝保收的农业粮食安全能力。保证战胜不靠天吃饭、战胜自然灾害的能力,与自然奋斗其乐无穷。光是大中型水库全国便修建了82700多座。修路,小路改大路,弯路改直路,坏路改好路,这是中国的历朝历代都是望尘莫及的,也是改革开放时期难以望其项背的。这是送给改革的巨大红利,没有这个红利农村“联产承包责任制”就无法启动。但改革开放后,形成不了集体力量来修理,基本上是无人问津,几十年的荒废,农业抗自然灾害的能力以及大大降低,甚至报废。

  睁着眼睛说真话,而不应该睁着眼睛说瞎话,简单通俗易懂的道理,在我们这个时代要是能做到不容易,尤其是为毛泽东时代说真话要勇气,敢担当,不容易,极有可能是不随大流而遭致周围人的白眼与责难。相反要是造谣诽谤则方便得多,甚至可以不负法律责任,一路有绿灯。

  而毛泽东时代中国所进行的社会改造哪一项都算得上是抓铁有痕的创举,是人类解放事业,享誉国内外,许多为世界历史所创,开人类之先河。只有社会主义才能实现,只有中国共产党才能实现,只有毛泽东领导下的中国人民才能实现,让我们不得不承认这些都是在留取丹心照汗青之举。

  石台中学张新国 2014-3-12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昆仑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中央档案馆三份铁证:再还毛主席清白!
  2. 叶昌明:读《革命造反年代》有感——(一)“名份”与“文革”、“造反”
  3. 把秋收起义的队伍拉上井冈山有多难?毛主席太难了
  4. 李慎明:只有正确评价毛泽东,才会有光明灿烂的前程
  5. 李定凯:读“山西特大黑社会头目陈鸿志垮台内幕全揭露”有感
  6. 乱港分子等待这声枪响,等了很久了!
  7. 郭松民 | ​​再评《决战中途岛》:为何替他人做嫁衣裳?
  8. 双十一的电商盛宴越是轰轰烈烈,它的惨淡收场也就越来越近
  9. 张志坤:战略竞争纵横谈
  10. 叶昌明:读《革命造反年代》有感——(二)上海文革中的反分裂斗争
  1. 邋遢道人:几分天灾,几分人祸
  2. “中国模式”是个不姓社也不姓资的怪胎
  3. 老王还能走多远?
  4. 李昌平:猪肉价格暴涨,敲响了国家安全的警钟
  5. 中央档案馆三份铁证:再还毛主席清白!
  6. 这饭不能好好吃了:要么吃不起苹果,要么吃不起猪肉,现在吃不起蒜
  7. 李嘉诚不再掩饰,集团总部撤下国旗区旗,继续"撤资",超40亿变卖大陆地产
  8. 成功人士不会告诉你这些事
  9. 张文木:东北的地缘政治地位到底有多重要?
  10. 对“非毛化”思潮的若干思考
  1. 评赵紫阳的改革开放路线
  2. 丑牛:“反对改革开放”是个伪命题
  3. 关于李锐现象的反思
  4. 邋遢道人:几分天灾,几分人祸
  5. 彭德怀回京“面谏”毛主席真相——毛主席和彭老总之间的这件事,必须说清楚
  6. 大寨精神没了,扶贫就是毒药!
  7. 毛主席致信刘少奇:古代官员禁带家眷吗?
  8. 徐庆全:胡乔木谈李锐
  9. 请大家以后不要再批计划生育了
  10. 退休养老多轨制—— 改革理当再启航!
  1. 泪飞顿作倾盆雨——纪念杨开慧奶奶诞辰118周年
  2. 目击者讲述港科大“私刑”始末:碰瓷,殴打,“简直想要他的命!”
  3. 邋遢道人:几分天灾,几分人祸
  4. 对“非毛化”思潮的若干思考
  5. 【工友来稿】回不去的家,留不住的魂
  6. 李嘉诚不再掩饰,集团总部撤下国旗区旗,继续"撤资",超40亿变卖大陆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