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保育钧:混合所有制成功 须先翻顾雏军案

作者:苏东 发布时间:2014-11-20 来源:和讯网 字体:   |    |  

  19日,在凤凰财经峰会上,中华民营企业联合会会长,原全国工商联副主席保育钧发言表示,搞混合所有制就是要把前几年在混合所有制的问题上出的一些事儿搞清楚。

  他举例说道,“国企改革什么时候停止的?就是郎咸平教授有一篇文章,顾雏军在国退民进的深夜中狂欢,从此查顾雏军,一判判十年,现在情况看不是这么回事儿,顾雏军并没有侵犯国有资产,如果不把顾雏军这个问题搞清楚,谁敢跟国有企业混?搞不好就说侵犯国有资产被抓起来。所以,现在要搞清楚,一些案例历史沉账还它本来面目,是非曲直搞清楚。”

  保育钧表示,“十八届三中全会之后民营企业看到希望,三中全会之前,过去民营经济发展主要靠政策信息,先是政策允许,然后是政策扶持,政策支持。所以,那个时候就要靠政府,民营企业没有党的开放政策就没有今天,这话对,但是是不够的。靠政策是靠不住的,政策不停地变,更何况我们的政策按照所有制制定政策,为什么两个36条落实不了?就是因为按照不同所有制制定不同政策当然不可能平等,而三中全会是个标志。三中全会跟四中全会标志着民营企业、民间资本进入一个制度平等、法制平等竞争的新时代。所以,大家看到希望。再加上我们的总理不停地呼唤政府简政放权,但是民营企业听到声音很好,但是真正落实的很困难,这个路途很遥远。”

  “现在是这样,马云讲后天很好,明天很难过,就是这个道理。因为现在大量的制度落实不了,包括混合所有制。现在为止谁跟谁混,怎么混,如果是混合所有制前几年,如果不把前几年在混合所有制的问题上出的一些事儿搞个明白是不行的。国企改革什么时候停止的?就是郎咸平教授有一篇文章,顾雏军在国退民进的深夜中狂欢,从此查顾雏军,一判判十年,现在情况看不是这么回事儿,顾雏军并没有侵犯国有资产,如果不把顾雏军这个问题搞清楚,谁敢跟国有企业混?搞不好就说侵犯国有资产被抓起来。所以,现在要搞清楚,一些案例历史沉账还它本来面目,是非曲直搞清楚。二搞清楚混合所有制究竟为什么搞混合所有制,为了替国有企业解困,还是增强你的支配能力,还是增强整个国家整体的所有企业的竞争力?这些问题不解决,民营企业看着很好,看上去很美丽,实际上日子很难过。”

参考:

顾雏军翻案?翻捍卫国有资产的案!

  江平、陈有西、何兵、童之伟法律界专家齐聚顾雏军案,称其为错案、冤案.胡德平也出席了会议。与会专家认为这是对民营企业家很大一个伤害,而如今历史的大环境已到了拨乱反正的时候了。

  这与约10年前郎顾之争爆发时产生了鲜明的对比。学者左大培认为:郎顾之争的原则性问题涉及国企改革中大规模盗窃国有资产的问题。而郎顾之争,是改革开放30年来对私有化最强有力的反击。老田认为:顾雏军的倒掉是网络舆论最大的一次胜利。一批泛左翼学者一致认为应该以顾雏军案为鉴,探索一条有别于新自由主义的新出路……

法律界专家齐聚顾雏军案,称其为错案、冤案

  和讯网消息 2月20日,由《经济观察报》、《中国改革》以及北京改革和发展研究会共同举办的“法律研讨会”在北京举行。国内法律界众多泰斗人士参加了研讨会,包括江平陈有西、陈光中郭道晖何兵、施天涛、童之伟、洪道德、阮齐林、皮艺军、刘仁文、冯兴元、王晓川、刘桂明等。胡德平也出席了会议。

  在研讨会上,与会专家纷纷质问,为何频频出现民营企业家深陷牢狱的情况?他们认为以顾雏军案为例,案件原审理时候明显存在伪造证据、隐瞒真相的嫌疑,而法院的判决更是毫无公道,判决书有重点违规现象属于踩线。

  与会专家一致认为,这一案件的发生说明了中国民营企业生存环境的恶劣,很多莫名的罪名给民营企业家很大的伤害。而如今历史的大环境已到了拨乱反正的时候了,因此应将顾雏军这一个案调查到底,在审理时应赋予原被告双方平等自由控辩权利,而对以前的选择性执法应作无罪辩护理由。

  著名法学家江平表示,从历史角度来看,我们判定民营企业家的犯罪行为,往往失之过严,动不动就以注册资金不实,披露信息不实,或者是挪用资金这样一些罪名就给民营企业家判罪。而这是对民营企业家很大一个伤害。

  与会专家认为,顾雏军案,是改革开放以来最重要的经济事件之一。该案的意义不仅仅是一个明星企业家和他的公司的终结,同时也被认为是“国进民退”的标志性事件。

老田:顾雏军的倒掉是网络舆论最大的一次胜利

  顾雏军入主科龙之后,科龙买格林科尔制冷剂的数量多到十年都用不完,还让科龙的特约修理商一次性上交大笔费用,并注册毫无价值的“康恩贝”商标向科龙产品收取使用费,这些都说明顾雏军没有为科龙公司的持续经营打算,而只有一个短期利益最大化目标,一切都是为了尽可能提取更多的短期利益,打的是“杀鸡取卵”的算盘,他在大把捞钱的同时显然是准备了科龙垮台的,还特意准备了一个家电商标。

  由于顾雏军自己过于不检点,结果被郎咸平发现纰漏。郎咸平只是一个药引子,最终促使顾雏军保护伞不敢动作的,是广大网民的长期跟踪和关注,这就把顾雏军与一般的黑心商人区别开来了,网民把他放在太阳底下暴晒了一年多,极大地提高了顾雏军保护伞所冒的政治风险,导致顾雏军编织的贪官保护伞“失效”,因此国家法律和正义在顾雏军身上得到了伸张。顾雏军因此显得特别“不幸”,一些主流经济学家也很为这与的人才落难而叹息,在顾雏军的同道们还在继续为非作歹,高歌猛进的当儿,他却不得不进监狱了,这些可怕得怪罪中国这批不依不饶的网民。

左大培:郎顾之争的原则性问题国企改革中大规模盗窃国有资产的问题

  我个人认为"郎顾之争"不仅仅是简单的郎咸平和顾雏军个人之间的法律纠纷,而是国有企业改革大讨论、大方向之争。我最初发表声明就说,我对案子本身并不清楚。顾雏军到底怎么样,我到现在也不清楚,没有仔细研究。但是我说郎咸平他做了一个相当一般的结论,说是现在在国有企业改革里头,很多老总不管是国企老总还是民营企业老总,甚至联手,在侵吞国有资产。我说这个结论是100%正确的,为什么?因为我知道大量分顾雏军个案。最近我在自己的网页上也写了几个,有一些最浅显、最明白的不用研究的案例应是不胜枚举,这个东西其实是用不着争论的,你们不服气你们去看,毫无疑问是这样的。

  这场争论实际上是一个有关原则性的问题,就是最近这几年的改制和国企产权改革,有没有问题,有多大的问题,有没有系统性的规模非常大的盗窃国有资产的问题。我们这些人说有,我们应该采取措施防止国有资产流失,挺顾反郎的人没有明确的说没有,而只是说你们说有就是否定了国企改革产权的大方向,而这个大方向是不错的。

郎顾之争五周年座谈会简讯:探索一条有别于新自由主义的新出路

  左大培研究院首先发言,他尖锐指出:“国企改革就是资本主义私有化!”5年前发生的那次郎顾之争,是改革开放30年来对私有化最强有力的反击,也是中国人民所发出来的反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私有化改革最有力的呼声。在中国的经济史上乃至世界历史上都是一件很有意义的标志性事件。

  左大培认为,新自由主义所主张的市场化和自由化,是少数企业家、当权者、资本家的为所欲为的自由,而同时却意味着普通老百姓的没有任何自由;其主张的市场化也导致出现了压在老百姓头上的新三座大山。这再次印证了马克思的关于阶级斗争理论,权势阶级的自由必然意味着普通群众的不自由,而世界经济危机的爆发完全暴露了新自由主义的弊端。今天社会发展的形式,国有化已经成为了一种趋势,包括美国等西方国家的救市,其实就是将企业国有化的过程。

  张帆教授在发言中说,郎顾之争五周年的现实意义非常重大。中国当前所面临的困局一是由于内需不足,内需包括投资需求和消费需求,但现在的舆论只谈前者不足,而不去探讨拉动经济增长的消费需求不足的原因。公有制的消失和私有经济的猖狂导致的严重两极分化,使得国内消费率由原来的62%下降到现在的48%,社会大发展了,但国民的消费需求却赶不上,这就造成生产过剩最终导致经济危机。二是因为过度利用外资。现在跨国公司的出口量占了我国总出口量的60%,出口主要靠跨国企业。现在我国的企业都不顾国家安全了,很多龙头企业都被外资控制着,过度地利用外资,给外资的各种优惠政策,换来的却是我国农民工微薄的工资、严重污染的环境、日益枯竭的资源,巨额的利润都让外资给拿走了。这些都是过度私有化、过度改革开放造成的。张老师认为中国的出路还是在于公有化、国有化,私有化的经济早晚会出现经济危机,中国的最终出路还是在于真正的社会主义!

  韩德强说,我们的改革开放从一开始就“一头钻进了野蛮资本主义!”郎咸平等人的动机也只不过想让中国的资本主义更合理、更文明些。韩德强指出,在郎顾之争五周年之际出现了“国进民退”的现象,与五年前的“国退民进”相比可谓是风水轮流转,可是让我们感到更悲哀的是,即使现在实行国有化我们也没有了真正为公有制服务的工作人员了啊!即使现在所谓的救市也是实行国有化,但其动机我们应该有清楚的认识,它实际是在救大老板,与30年前的实行私有化的动力是一样的。总是有一小撮人在编造歪理邪说,利用科斯理论为私有化辩护,认为只要产权是清晰的,配给谁都没关系。实际的意思就是强盗抢完了,产权就明晰了。但是最可悲的是,我们都早已经被私有化的理论打过麻醉药,所以再等到人家把你大卸八块时,我们已经没了任何知觉。同时,“私有化把一心为公打掉,把自私说成是天经地义!”把我们的私的方面充分调动起来,所以更加麻木不仁!

  杨斌指出,“只有公有制才能给人民希望!”资本主义私有制已经面临了很大危机,只有公有制深入到股份公司的内部,才能实现彻底的公有制。只有国有股份是站在消费者立场,国有即全民所有,这样才能使消费所有者直接深入企业内部。

  独立学者闲言是从政治、社会层面看郎顾之争的,他说“郎咸平打破了右翼的话语垄断权,他用个案说明了改革不是主流宣传的所谓你好我好大家好!”他认为,郎咸平身份的特殊性加上顾雏军犯了自以为是的起诉郎的错误,才使得整个事件赋予了很大的影响力,甚至影响到新班子上台以来左转的政策。但是中央的政策很大程度上都已经被利益集团给绑架了,它的独立性很值得怀疑。

  “郎顾之争是改革以来的私有化由盛转衰的滑铁卢”——张宏良教授以他一向尖锐深刻的风格开始了自己的发言。他认为郎顾之争是一个很大的转折点,它虽然没有阻止私有化的进程,但客观上唤醒了人们。美国今年的金融改革计划都是将金融彻底的国有化,实行全面的计划经济体制,这分明是美国已经把其纳入了战争体制中了。国内继续压低消费,政府鼓励通货膨胀,最近江西、山东、湖北连续的“民变”更突出了阶级矛盾、政治矛盾的尖锐化,形势在逐渐恶化,我们需要进一步反思。

  仲大军在发言中说,“顾雏军没有错!错的是政府的下令者!”他认为,“权力决定产权,产权是政策给的!”过度的私有化导致的是老板所有制,中国可以有一些私有化但是绝对不能被私人垄断,垄断吸干了所有中小企业的利润。现在也不能相信国企,国企的腐败令人触目惊心,这一切的根源是政治腐败,从而导致公有制的社会基础没有了。

  杨帆教授发言指出,改革利用权力逐渐地把农业资本化、工业生产资本化、金融、国际资本化,郎咸平这些人也只不过是想瓜分有限度些、规则一点而已,所谓的产权也根本清晰不了,单是权力之间的瓜分都不会均衡!

  座谈会整整进行了一个上午,与会学者都各自发表了深刻见解,大家一致认为,中国应该为自己,也为世界探索一条有别于新自由主义的新出路。

纪念“郎顾之争”一周年研讨会会实录

主 题:1、回顾与反思"郎顾之争"

   2、国有阶级定位及其改革走向的法律规范

时 间:2005年8月12日下午2:00

参会人员:杨帆、刘俊海、仲大军、左大培、张勤德、韩德强、喻权域

主持人:范景刚

主办单位:《新财经》杂志社、北京乌有之乡书店/网站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 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昆仑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跳到新浪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新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