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深究西方一人一票选举的局限性

作者:台湾省评论员 发布时间:2014-11-23 来源:龙腾网 字体:   |    |  

  很多关于西方民主的论述,特别是针对于中西执政民主方式来说,反对方基本都是以“一人一票”来区别中西,并说明中国是独裁,而西方是民主。

  一人一票这个西方民主选举方式,是否真的那么优秀?也有很多人通过论证民主方式的不同导致国家发展的不同来证明,虽然采用“一人一票”选举领导人的方式也有印度、孟加拉这类超现实国家,但总体来讲,现在发达的国家基本都实行“一人一票”投票选举,这无疑证明了其先进性。

  但如果看历史就会发现,这些国家发达的途径并非是“民主投票”的结果,而基本都是海盗途径的经济学模式,或者可以说,他们是因为经济好了以后才开始“民主”,而非“民主”了以后经济好转。

  当然,本篇重点讨论的不是这些,而是民主投票(也就是一人一票方式)的自身问题,通过这个问题来探究民主本身的逗逼性质。

  第一、一人一票投票选举最大的问题就是其狭小的范围局限。

  为什么说一人一票范围局限非常明显呢?因为投票的关键就是把自己的票投给符合自身利益的选举人身上。

  在一个几十人的班集体里投票选出一个班长,通常都会是让人信服的,而在一个上千人力选出一个大队长,这种信服的感觉也会有,但不是很强了。而在一个几万或者几十万的县城里靠投票选举一个长官,通常你会在他执政几年后才会有些许的了解。

  为何?在班里的这些伙伴里选举,每个人你都经常接触,基本了解到他的为人,所以即使他们都想当班长,但你会觉得最适合的是哪个,而其他的就不合适。而对于一个县市选举,也许这个选举人在你投票前你连见都没见过,更何谈接触了解呢?

  如果你不了解的一个人你如何能快速了解他呢?通常就是通过媒体曝光率,但媒体曝光通常都具有伪装性的,就好比那些衣着光鲜的明星一样,你看到的永远只是他们的外在,永远无法感知他们真实的内心世界。

  所以说,在一人一票的投票环境下,在大部分选民都对选举人不知根知底或者是谁都不清楚,仅仅依靠媒体的包装下看到的,那么选到最后的,要么外在形象很好,要么就是能言善道,会说话的那类。

  第二、一人一票的选举方式沦为金钱的游戏。

  纵观灯塔国的总统历史,虽然轮流执政很多回,连肤色都换成黑色的,甚至打算下次换个女人当,但最终都会发现逃不开“民主党”和“共和党”的圈圈。永远不会有一个既不是“民主党”也不是“共和党”的人当选总统。

  为何有钱有势的精英阶级这么喜欢这“看似残酷、把权利交给民众”的一人一票的选举方式,甚至还极力的向世界其他国家地区普及呢?原因就是投票选举已经成为一场富人间的金钱游戏。

  正如我前面所说的,要让众多选民快速认识你,其方法和包装一个明星差不多,就是增加曝光率。但选领导人不是如明星那样,可以通过简单的“桃色八卦”让“人咬狗”的媒体免费为自己曝光,毕竟领导选举人还是需要面子。

  那么,又要体面,又要“人咬狗”媒体愿意曝光自己伟大光辉形象,那么唯一的可能就是给钱了,那么一个身负近亿有抱负的中产阶级,看腻了民主党和共和党无耻行为,可不可以组建政党在美国竞争总统呢?相信在竞选经费动则几十亿上百亿美元就会望而却步。而且,即使真的成了点小规模,美国政府(两党)也会同心协力的打垮。

  也许用民主方式进不了前十名的大美利坚做比喻不太合适,比方说,这次台湾的台北市选举,看不惯国民党和民进党的尿性的台湾选民愤怒了,于是“在野大联盟”的中产阶级柯文哲脱颖而出。柯文哲号称“无党籍”其实就是想摆脱选民讨厌“国民党和民进党”的模式,而且现在看起来非常有希望击败明显“富豪派”的国民党连胜文。但实际上柯文哲真的是摆脱台湾两党了吗?显然不是,1、就其号称八千万台币的竞选资金,如果是他自己一个人掏腰包,我是不信的,一个台大医师,是不可能有这么多存款的,那么这些“政治献金”来源,估计多半都是台湾老百姓最讨厌的权贵家族了,当然,可以说大部分来自“民进党”。2、台北基本盘是蓝大于绿,所以,柯文哲为了拜票,肯定要在某些“肥缺”或者“政策”上口头承诺这些权贵们。

  所以说,用一人一票的方式看似给予民众一次“当家做主”的权利,实际上,到最后还不是替权贵“作嫁衣裳”,投票是根本不可能改变权贵游戏的,台湾所谓的民主方式并不能改变现在权贵玩弄台湾的现状。

  3、一人一票的投票方式导致当政者目光越来越短浅。

  就前面所讲的,在所谓“民主国家或地区”当选执政,最重要的就是比票,而这样的方式也导致当政者非常重视选票,而不在乎其他,也就是说,他想做一次政绩,通常考虑的仅仅是这次政绩会给我带来选票的增加还是减少,而不是长远的规划。

  当政绩和投票一样,只在乎光鲜的外表,而忽视了长远的规划的内在,那么看到的结果就是,民主投票无论谁执政,换来换去,依然无法解决根本问题。而碰到所有问题,执政者所看到的,都是会不会为自己增加选票。一个执政者通常执政时间仅仅短短十年,但长远规划往往是十几年甚至几十年,自己辛苦而且不增加甚至掉选票,却为他人做嫁衣裳,这种事情在“民主国家”基本是看不到的。

  4、一人一票的方式导致最终的“阶级混凝土化”。

  所有的执政者只害怕一件事情,那就是革命,因为一个虽然以“一人一票”方式存在却只为“少数权贵利益服务”的政权,最终是害怕贫穷的大多数造反革命的。所以,推出“一人一票”投票选举的游戏方式用以替代老百姓心中的“革命”,也就是说,这些权贵玩弄老百姓几年后,可以允许老百姓通过“选举”的方式调侃一下权贵,抒发一下心中的怒气。

  正好比一句经典的话“一个人经常做好事,大家对他做好事习以为常、不以为然,突然他有一天做坏事了,于是大家就说他是伪君子;而一个人经常做坏事,大家对他做坏事习以为常、不以为然,而突然有一天他闲得无聊做了件好事,于是大家就说他是浪子回头”。

  投票选举的方式也是如此,一个权贵领导人做尽坏事,不履行选举前开出的诸多口头支票,赚得荷包满满、关系满满,然后到了时候说,你们可以用手中神圣的一票叫我下台,于是老百姓满心感激,说还是有良心啊,即使选上来的还是继续做,一点改变都没有,毕竟老百姓手上有“决定他们未来”的一刻。

  投票选举给予了老百姓一场“黄粱美梦”,让老百姓简单粗暴的释放了一些被压迫的怒火;给予了执政党卸责的完美方式,给予了权贵固化阶级的长久手段,美化了一个坏人,丑化了一个好人。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 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南岗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跳到新浪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新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