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混合所有制改革应避免私有化危险

作者:杨成林 发布时间:2014-11-25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字体:   |    |  

  原标题:国企混合所有制改革须坚守底线

  作为全面深化改革的重要领域,与国有企业改革相关的混合所有制改革已经提上日程。鉴于国有企业对于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极端重要性,相关改革需谨慎行之。国有企业改革的直接目的是实现国有资产的保值和增值,为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奠定坚实的经济基础。党的十八大报告为国有企业改革的根本方向划定了边界,即国企改革须“不走封闭僵化的老路,不走改旗易帜的邪路”,应坚持国有资本的社会主义性质。国企的混合所有制改革必须避免国有资本被单维度“私有化”的危险。

  首先,作为全民所有制的实现形式,国有企业改革要以不动摇社会主义的经济基础为前提。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决定着一个社会的制度属性。改革本质上是社会主义制度的自我发展和自我完善,偏离这个根本方向的改革进程一旦启动,就有可能从量变发展到质变,成为不可逆的。正如一些西方学者所言,一旦革命后的国家如原苏东国家开始走上资本主义的发展道路,为努力获得短期的高速经济增长,就会一步步地滑下去,直到资本主义制度的有害和破坏性特征最终重新出现。由此可见,国有企业的混合所有制改革须防微杜渐,坚守社会主义的底线。否则,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就会丧失其“合法性、合理性”的基础。

  其次,国有资本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基础性力量,这决定了国企改革的根本宗旨在于国有资本的保值和增值。资本主义发展到今天已经在全球范围内建构了一种游戏规则——全球的“分利”秩序,这一秩序是由发达国家主导的。发展中国家或转型经济体,凡是在新自由主义下的“华盛顿共识”下,采用了被彪炳为极端“私有化、自由化、市场化”的“最优政策实践”的,除了极少数之外,大多经历了“最劣政策实践”。个中缘由就在于,这些经济体把原来的国有资本私有化给私人寡头,甚至转手而为国际垄断资本所控制,即被纳入了由发达国家主导的全球“分利”秩序,从而丧失了对国家基础性创造能力来源的控制,甚至丧失了经济主权。这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俄罗斯总统普京、已故委内瑞拉总统查韦斯,要将经私有化廉价转手给寡头以及被国际垄断资本控制的石油和天然气资源重新收归国有。在发达国家主导的游戏规则内,要与国际垄断资本分庭抗礼,逐步改变这种不利的“分利”秩序,强化国家的经济主权和经济安全,必须依靠国有资本的做大做强,才能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这也是此轮国企混合所有制改革需坚持的基本底线。

  再次,作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对国企以及国企改革的认识要超越狭隘的经济效率维度。为什么要对国企进行混合所有制改革?答案正如胡鞍钢所言,“东方巨人”需“两条腿走路”,这既不同于计划经济时期只有公有制“一条腿”走路的状况,也不同于自由市场经济基于私有制的“一条腿”徘徊的泥潭,两条腿走路要大大优于一条腿独行。即便从国有企业本身的效率来看,在经济发展和转型过程中,国有企业为了实现社会效益,承担了大量的行政性成本和支出,其中许多社会溢出效益是无法在经济上用增加值计量的。所以对国企的这一改革而言,要超越狭隘的经济效率观。不可否认,国有企业确实存在着腐败、不合理的行政垄断等诸多问题,认真解决这些问题而不是借“混改”搞私有化,才是国企混合所有制改革的基本出发点。

  (作者单位:华中科技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国家治理研究院)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 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南岗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跳到新浪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新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