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时政 > 时代观察

乌有之乡沙龙话题:评析任志强现象

徐东 · 2016-03-24 · 来源:乌有之乡
任志强反党事件 收藏( 评论() 字体: / /

  乌有之乡讯(徐东)2016年3月6日星期日上午乌有之乡在北京组织了主题为“评析任志强现象”的沙龙座谈,著名学者司马南、郭松民、李旭之、徐亮等人与来自首都各界的30多人参加。

  乌有之乡负责人范景刚开门见山,指出作为房地产领域国有企业领导干部并涉嫌造成国有资产流失的“优秀党员”任志强长期发表反党言论,极力推崇美国价值观和西方民主制度,公然号召“推墙”,与国内外敌对势力沆瀣一气,煽动颠覆我国的社会主义制度,被称为“任大炮”。这种“党员反党”现象,一段时期蔚为壮观,泛滥成灾,令正直的共产党人和爱党人士十分痛恨但又十分无奈。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多次郑重宣示和热情号召:“我们正在进行具有许多新的历史特点的伟大斗争。”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们对这种“具有许多新的历史特点的伟大斗争”理解得日益丰满和深入。2016年2月19日习近平总书记视察新华社、人民日报社、中央电视台三家中央媒体并在人民大会堂召开新闻舆论工作座谈会,强调“党媒姓党”,纠正我国舆论乱象。在此当口,“任大炮”依然十分“任性”,继续发表反党言论,高调反对“党媒姓党”,考验着各级党组织实行“全面从严治党”战略方针的决心和意志。任志强此举绝不是一个孤立的个案,他代表着一类人,一群人,他们自愿加入中国共产党,却并不信仰共产主义,并不践行党的宗旨,并不信守入党誓言,甚至公开发表反党言论,公开推行反党举措。如何认识和处置任志强现象,深刻影响着“全面从严治党”战略的实施。为了切实促进“全面从严治党”战略的认真实施,为社会提供正能量舆论声音,我们特举办这次开放沙龙,邀请四位嘉宾发表看法。

  司马南以幽默犀利的语言陈述了对于任志强事件的五点看法,他在讲话中强调,首先,透过任志强事件,我们看到了一个令人忧心的现象,就是工人阶级作为国家的领导阶级,其地位在今天受到了严峻的挑战。一个显著的特征是,底层工农群众的利益诉求被置若罔闻,被主流媒体选择性的屏蔽,而有关明星的花边报导、逸闻趣事却占据头条,备受瞩目。早在2007年,自己就曾质疑过“潘仁美事件”,即任志强在缴纳了土地使用权出让金后,立即将拿到手的北京民源大厦项目用地(即现在的光华路SOHO 2),转让给潘石屹,而潘石屹则从交易中就获取到约50亿的土地利润,华远地产(600743)此举涉嫌导致国有资产流失。然而如此重大的一件事情,主流媒体却没有进行深度问责,有关部门也没用启动调查程序,着实令人匪夷所思。

  第二,华远公司行贿赵安歌一案至今杳无音讯、未见下文,有悖社会主义法制建设中“执法必严,违法必究”的精神,应尽快启动调查程序。2002年9月6日,北京市人民检察院反贪局侦查一处承办赵安歌案。在对其与赵安歌的住所进行搜查时,细心的侦查人员发现了一份合同,是由中盛融通投资咨询有限公司和北京华远房地产公司签订的咨询合同,合同约定中盛融通公司为华远公司的房地产项目销售给中国银行进行咨询,并收取1%的咨询费一百九十余万元人民币。这份合同产生了诸多疑点。经了解,中国银行确实购买过华远公司的项目用于职工宿舍,而这正是赵安歌负责的项目。针对上述线索,专案组侦查员立即对赵安歌进行预审。在问及上述问题后,赵安歌立刻供认了在购买华远公司房地产项目的过程中,伙同其女友赵晨及其弟弟赵振华,以虚假咨询合同的形式收受华远公司贿赂款一百九十余万元人民币的事实。

  于是问题来了,赵安歌接受了华远190万余元的贿赂,被追究了刑事责任,为什么华远的当时的主管人员和直接责任人员任志强、胡某却没有被追究刑事责任呢?

  第三,严打任志强、潘石屹式的地产豪强集团已是刻不容缓。2013年11月前后,中央电视台经济频道披露,45家上市房地产企业欠缴土地增值税高达3.8万亿。消息一出,所涉各公司反应不一,任志强反应最为激烈,积极为房地产集团大亨鸣冤叫屈、奔走呼号。3.8万亿可以说是一个天文数字,当初中国受资本市场的波及,局部产生经济危机,政府在市场上也不过才砸了四万亿,而以任志强、潘石屹为首的豪强地产商一漏税就是3.8万亿,难道不该查吗?古时候说“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封建道德尚且如此,何况在今天?

  第四,任志强极力反对“党媒姓党”,实际上是反映了市场资本大鳄要求占据舆论话语权和政治地位的需求。任志强的父亲任泉声曾任商业部副部长,他在“祖权”的庇护下肆无忌惮,挂着羊头卖狗肉,还写了一本书叫《野心优雅》,肆无忌惮的表达着自己的“野心”。什么野心?资本家的野心啊!俗话说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任志强这类资产阶级作为改革开放中先富起来的一代,人家在经济上崛起了,必然就要求在政治上的地位,要求在舆论上的话语权,所以才公开跳出来反对、质疑习总书记谈的“党媒姓党”!其实,党媒姓党本来是理所当然的,党媒不姓党,又要姓什么?但是作为资产阶级代言人的任志强他受不了,他要搞的是西方那套!

  第五,绝对不能允许任志强以“特殊党员”、“特殊公民”的身份继续存在,然而任志强这次仍然很有可能会滑过去。司马南认为“任志强仍可能会滑过去”。因为任志强微博被关禁闭属偶发事件,众人的错愕感便是证明。自有微博以来任一路走高的K线图,从没有出现过这样的行情。大家应该还记得,包括秦火火在内的这么低级龌龊赤裸裸的谣言,任志强每每添油加醋帮他转发,秦火火栽了,任志强安然无恙。任志强传播制造的谣言并非止于秦火火,传播司马南全家移民的谣言,任志强可起劲儿了,多次举报无人理睬。网上如此,网下更是如此,依我对任志强多年来行藏习性的研究,自后门当兵以来,任志强每每出格、出位、出丑,均平安无事。逃兵没事,走私没事,军用飞机走私更没事。行贿有事,别人出事儿,任志强没事。

  任志强滑过去,现在依然有这种可能性。微信里迅速传播开来的大炮被关禁闭的消息,只是一个“阶段性成果”:作为“特殊党员”他并没有受到党内纪律的处理,西城区委照样不敢惹他,甚至连个态度都没有;作为“特殊公民”他并没有受到违法必究的处置;作为涉嫌巨额国有资产流失的当事人,网上网下对“潘任美”事件的集体举报实名举报经年累月一直举报到国务院,迄今没有启动任何调查。

  网络是有记忆的,任志强鄙视穷苦人,致力于撞墙沉船、公然违反党纪党规,恶意诋毁开国领袖毛泽东,大讲“被共产主义欺骗了”,直王至“炮打司令部”的痕迹都在网络上,不是轻飘飘肉麻麻地改口便能轻易抹平的。即使他真的洗心革面,互联网上划过的那深痕犹在,依照法律的“不可逃避”的原则,依照王岐山一再强调的“零容忍”的要求,是不是该咋办就应该咋办啊?按照司法改革奉行的“司法责任制”的原则,是不是应该问一问:为什么会有这样一个大V成长起来?这样的人为什么会被评为优秀共产党员?无阴不生孤阳不长,任志强现象难道是独立的个别的吗?是不是应当有人对此承担责任或者做一个检讨呢?

  请注意,到现在为止,除微博关闭(暂停),其它该办的事情一样也没有办。相关责任人还在揣摩上意,还在观察风向,迟迟没有动作!

  范景刚等同志对司马南的讲话深以为是,认为任志强在舆论上已经成为了一个标志性的人物。能否和如何处理任志强,将成为中国走向上的一个标志性的事件。如果不严肃认真地处理任志强,十八大以来整顿意识形态的工作就会前功尽弃;全面从严治党的战略就会落空;党中央的威信势必要收到严重的伤害。

  李旭之就“任志强现象”展开了三点论述,他认为,第一,任志强现象的出现是一种必然。当前中国的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冲突起来,打起来了。稍有马列主义政治经济学常识的同志,都应该知道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之间的关系的。毛主席等老一辈革命家为新中国走上社会主义,经过公私合营等社会主义改造,完成了社会主义经济是公有制和集体经济的伟大改革,建立了社会主义经济基础,而服务于这个经济基础的上层建筑,我党建立了以实现人民当家作主的,由党领导一切之下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得益于两者的先进性,新中国充分激发了劳动人民的干劲,取得了改天换地般的建设成就。应当说这一时期的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是完全能相互促进,相互匹配,相得益彰的。改开后,在经济领域,一个基本事实是,公有制不断被消弱,私有制不断被膨胀和扶持,直到全面在各行各业推行私有化改革,几乎完全解散了集体经济,将公有制经济挤到了只剩下几十个大型国有企业的角落里,除此之外,中国经济遍地已全是私有经济的天下,在经济发展要求上,私有经济的话语权越来越大,同时产生出了一个新生的资产阶级,以阶级的面貌占据了社会经济领域里的主导权。马克思主义揭示的一个规律,凡在经济上占据了主导权之后,必然要寻求更高的地位,最后夺取政治上的控制权,这是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规律所反映出的社会现实。新生资本既得利益集团获得了越来越多的财富,不再仅满足于吃喝玩乐,开始谋求社会政治地位,追求对社会发展的话语权和政策决策权。正因如此,所以任志强等辈跳出来“疾言厉色”应该说毫不稀奇。

  第二,经过文革运动,人民群众早已经不是以前的人民群众了,因此对于任志强们的本质,认识的也就越发清晰透彻。文革虽然被否定,但是一个历史事实是,经历过文革的中国人民群众,成了敢于反抗、敢于斗争的人民群众。虽然能够容忍和忍受新的资本欺压,但是在维护自身利益的关键时候,人民群众是敢于站出来的。人民群众清楚的很,只有中国共产党才能代表人民群众的利益,在对党内外的那些反对党的性质和宗旨的言行,人民群众是坚定地站在了以习总书记为核心的党中央周围。只有拥护和紧跟以习总书记为核心的党中央,人民群众才有更好的希望和盼头。任志强将党性和人民性对立起来,人民群众看得非常清楚,人民群众眼中的党性和人民性与任志强所说的党性和人民性是完全不一样的,人民群众理解的党性和人民性从来都是一致的,而任志强所说的人民性是一种借“人民”词语的概念欺骗,拿“人民”说事不过是一个幌子,他所说的“人民”,本质上是不包括广大的底层人民群众的,他曾经说过,他盖房子不是盖给穷人的,而且他的“党性”是企图将我们党演变成或“推墙”后的资产党的党性,不过他所说的“人民性”与他所说的“党性”也倒是一致的。党章宪法是防止共产党变成资产党的一道紧箍咒,人民群众握有这个紧箍咒,可以从道统上、立场上、依照规定,有了反对任志强现象的底气和勇气,有了使得反对党媒姓党势力不敢明目张胆地反对的法理基础。社会的发展,只有人民,才是推动世界历史发展的动力。不得不承认这是真理。

  第三,“人未厌唐德”,“民未忘毛恩”。 在武则天时期,武则天称帝改唐为周,并且想将皇位传给武家,欲立侄子武三思为太子。然而周终究复归于唐,抛却“庙不袝姑”之谈不提,“人未厌唐德”,也是复归于唐的民心决定因素吧。中国共产党风风雨雨、披荆斩棘九十五年,建国六十七年,其中党和国家、军队的缔造者毛泽东主席,给这个党和国家、军队注入了永不可磨灭的人民性,他去世四十年来,人民一天也没有忘记他,虽然在三十多年的反毛、非毛、妖魔化毛,也只是集中在了一少部分人中,而广大人民群众是永远爱戴和尊敬毛泽东主席的。一年比一年热的毛泽东热就是证明。毛泽东思想已经成为了我们党的党魂,中国人民的民族灵魂和精神信仰,人民军队的军魂。所以,不管毛主席去世多少年,人民群众永远是“民未忘毛恩”。人未厌唐德而复唐,民未忘毛恩而干社会主义,这也算是历史规律所左右下的必然趋势吧。

  在场听众对李旭之的发言表示高度认同,并给予热烈掌声。

  徐亮特别强调,任志强事件反映了资本生命体在中国市场经济下的进化!任志强炮轰习总的“党媒姓党”,证明现在国内的资本主义力量已经连中间立场都容忍不了了!从侧面衬托出中国的资产阶级已经进入恐怖主义阶段。进入这个阶段,它有两个特征,其一是政治乱伦,中国传统的文化中的仁孝节义,全都不讲了!而是迫不及待的,撕去一切伪装,明目张胆的搞资本主义!其二是恐怖逻辑,像这个住房保障部,它不是像过去一样,外表装的是谦谦君子,为人民服务,背地里搞小动作,而是逐渐转变为直接的以强取豪夺的方式、以损害人民利益的方式公开作为自己的改革逻辑!我不知道有没有人做这方面的工作,就是原原本本的将任志强这类人的话语原封不动的照录下来,然后你去跟现在的改革方式、改革进程、改革决策去对比,去印证,看看是不是一致!个人觉得任志强他说的这个话是“真话”,但是是“资本的”真话!他这个话是和中国改革开放以来的发展逻辑高度吻合的!

  郭松民就任志强蓄意将党性和人民性对立起来的观点进行了严厉的批判,提出在社会主义的中国,“党性和人民性是高度统一”的。我们党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代表中国最广大人民根本利益、来自人民为了人民的马克思主义政党。从本质上说,坚持党性就是坚持人民性,坚持人民性就是坚持党性,党性寓于人民性之中,没有脱离人民性的党性,也没有脱离党性的人民性。党性和人民性都是整体性的政治概念,党性是从全党而言的,人民性也是从全体人民而言的,不能简单地从某一级党组织、某一部分党员、某一个党员来理解党性,也不能简单地从某一个阶层、某部分群众、某一个具体人来理解人民性。只有站在全党的立场上、站在全体人民的立场上,才能真正把握好党性和人民性。

  一句话,共产党和共产党人没有任何私利,是代表所有无产者阶级整体利益的政党。有我们的《党章》,有我们的《宪法》,有一支八千多万中普通党员占大多数的党员队伍,我们的党从根本上,从本性上,从本色上,始终是建立在《共产党宣言》上的共产党,是建设社会主义的共产党,即使在某个时段被有所污染,但共产党的本性和底色永在,其本性和底色便决定了党性与人民性的高度统一。

  范景刚同志就以上各位嘉宾的发言进行了肯定和补充,并对此次沙龙作了提纲挈领的概括:“党媒姓党、党校姓党,都是天经地义的。现在还需要提出来‘改革也要姓党’,改革政策措施要符合党的无产阶级先锋队性质和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要符合党性和人民性的统一,要符合人民的利益和愿望。最近几位部长高喊的延迟退休、退休职工要再交医保、要修改《劳动合同法》降低对工人权益的保护等等诸多改革就违背党的性质和宗旨,就违背人民的利益和意志。眼下的当务之急,是要对改革开放进行总结,实事求是承认成就和错误,为了人民的利益,坚持真理,修正错误,这是继续前进的前提,也是凝聚改革共识的必需。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云风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老田:中国革命的精神遗产到哪儿去了——从1970年代三拨反文革力量的政治分析说起
  2. 为什么中国得利者要否定毛主席
  3. 将“中共”比作“公司”是严重的政治错误!
  4. 毛主席十次挽救了党和国家!——建党99周年的追思
  5. 这一去,要叫天地变了颜色
  6. 是该过紧日子了,但不能自“99%”始吧?
  7. 方方女士又打“极左”了,就问你慌不慌!
  8. 谁把模范村变成了贫困村?申纪兰从“劳动模范”变成“脱贫模范”的尴尬
  9. 美国对香港亮出“核选项”?事情恐怕跟你想的不一样……
  10. 莫迪姿态强硬,印度国内有些人开始担心了
  1. 普京为何不能让俄罗斯强大?线索就在阅兵式
  2. 特朗普掐住了反华“命门”?
  3. 我敢预测:要不了多久会再次听到这些话
  4. 又一个重要标志性事件,这届网民太了不起了!
  5. 老田:中国革命的精神遗产到哪儿去了——从1970年代三拨反文革力量的政治分析说起
  6. 张志坤:中美关系,请不要在捏造文辞上下功夫
  7. 陈伯达之子:八大关于社会“主要矛盾”的论述是如何产生的?
  8. 为什么中国得利者要否定毛主席
  9. 黄卫东:中美究竟谁的技术依赖更大
  10. 郭松民 | 胜利1962:中印边界问题的历史回顾(全文)
  1. “10年浩劫”有十大“匪夷所思”
  2. 钱昌明:“不争论”,是一颗奴隶主义毒瘤!
  3. 张志坤:如此严重的政治问题,究竟该谁负责!
  4. “地摊经济”还未落地就要“收摊”?
  5. 普京为何不能让俄罗斯强大?线索就在阅兵式
  6. 又一个挺方方的女作家被免职
  7. 贺雪峰:我为什么说山东合村并居是大跃进
  8. 邋遢道人:6亿人月入一千、地摊经济及其他
  9. ​中印边境冲突出现伤亡,中国周边局势急剧恶化!
  10. 俺看地摊经济,就像一头黔之驴
  1. 北京知青孙立哲:我与史铁生一起做赤脚医生
  2. 印共(毛)举行五年来最大规模群众集会
  3. 普京为何不能让俄罗斯强大?线索就在阅兵式
  4. 郑永年:中国切不可在世界上显富摆富
  5. 从盼儿到怕儿: “只生一个女孩”为何盛行东北农村?
  6. 我敢预测:要不了多久会再次听到这些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