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时政 > 时代观察

北部湾的风:随右派的节奏起舞的不会是真左派

北部湾的风 · 2016-03-28 · 来源:乌有之乡
近年来,本人在国内的左派网站、右派网站、中间派网站摸爬滚打,发现一种耐人寻味的现象,某些“左派”或者自称左派的人常常随着右派的节奏起舞,只不过大家表现形式不一样,喊的口号不一样。我认为,在对国家的发展走向以及对国内发生的具体事件的评价上,与右派保持某种程度上的一致性的,不会是真正的左派,最起码这种行为不应该属于左派应该有的行为。

  随右派的节奏起舞的不会是真左派

  北部湾的风

  在对国家的发展走向以及对国内发生的具体事件的评价上,与右派保持某种程度上的一致性的,不会是真正的左派,最起码这种行为不应该属于左派应该有的行为。

  近年来,本人在国内的左派网站、右派网站、中间派网站摸爬滚打,发现一种耐人寻味的现象,某些“左派”或者自称左派的人常常随着右派的节奏起舞,只不过大家表现形式不一样,喊的口号不一样,也就是所谓的“殊途”吧,但是最后的归宿却基本上是一致的,也就是所谓的“同归”吧。

  比如,在中国的发展走向上,有人提出所谓的“左右合流”对付所谓的“Z制”;在怎么样看待香港的“占街”问题上,有人认为应该支持,认为那也是无产阶级对资产阶级的斗争;在如何看待中国目前现状中的“权力”和“资本”的关系以及作为“民众”的态度问题上,有人认为应该支持“民族资本”战胜“官僚资本”然后才对付“民族资本”;在怎么看待刚刚发生的阆中法院公开审判事件的问题上,在还没有弄清楚事实真相究竟是怎么样的情况下,右派要查办法院院长,某些“左派”也是同样的看法。

  这就奇了怪了,怎么会立场观点尖锐对立的双方会有那么多的一致的地方呢?但是他们都是有“理论依据”的,并且是理直气壮的。

  对于所谓“左右合流”问题,他们的理论依据是M主席曾经说过的“X正主义是最坏的的资本主义”,既然是“最坏”,那么首先对付“X正主义”也就顺理成章了。究竟M主席是否曾经说过这句话还有待考究证实,但是即使说过,那也是对于40多年前的事情而言而且是针对特定的事物而言的,正确的理论还应该和具体实践相结合,不应该生搬硬套,断章取义。因为按照目前的情况,是帝国主义列强和西方资本主义支持甚至操纵他们在我们国内的代理人要推翻现中国现体制和分裂中国。难道这是这些帝国主义列强“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了?那么美国飞机军舰频繁到东海、南海耀武扬威是怎么回事?或者是那些“不那么坏”的资本主义国家发扬国际主义精神,首先帮助我们对付“最坏”的资本主义?以推动世界社会主义事业的发展吗?那么为什么他们始终不遗余力从理论和实践上攻击和否定社会主义?

  对于“占街”问题,不排除里面的确掺杂着阶级矛盾,但是从美国和西方国家支持“占街”这一点看,难道是西方资本主义势力支持香港的无产阶级开展对资产阶级的斗争吗?

  从目前中国的“权力”与“资本”与“民众”的关系看,的确,由于新自由主义经济学家的误导改革,一部分“权力”已经“资本化”,形成“官僚资本”和“垄断资本”。但是,对于某些口口声声“宪政”和“普世价值”,要推进私有化和西方主导下的“民主”的“民族资本”(况且其中某些还与“跨国资本”和“买办资本”有千丝万缕的关系)来说,能够让他们首先实现“资本权力化”以后再对付他们吗?“民族资本”中不一定都是邪路派人士,但是邪路派中的大多数拥有资本,或者是“资本”的代言人。他们中好些人对外勾结帝国主义和国外敌对势力,对内代表地主资产阶级利益和民族分裂主义势力。而最重要的是,目前的“权力”并没有完全被“资本化”。如果把“权力”完全等同于“权力资本化”以后形成的“垄断资本”和“官僚资本”,鼓动民众盲目造反,恰恰是邪路派的拿手好戏和最终目的。即使左派打算借右派的手首先对付所谓的X正主义,而面对占据话语权和掌握国家经济命脉并且已经掌握权力的邪路派,左派能够最终战胜他们?这恐怕是某些左派朋友一厢情愿的美好愿望吧!

  最后,拿“阆中公开审判事件”来说,事实只有一个,要么是当地法院的确审判讨薪的农民工,实际上成为“资本”的打手,要么是正如当地政府新闻办所说的是包工头与开发商之间的围绕“带资款”返还问题的大小“资本”之间的利益之争,另外6位农民工是被两位包工头裹挟进去的。而在对此问题的反应上,邪路派要的是利用他们误导改革造成的社会矛盾和民众不满,并且把这种不满情绪引导向颠覆体制上面。就对这件事的态度看,邪路派跟以往在对待强拆问题上的态度一样,只字不提同样作为元凶之一的“资本”,却对只是沦为“资本”的打手的当地政府揪住不放,无限上纲;而左派则是出于维护社会的公平正义和弱势群体的合法权益,在这个问题上,两者之间能够有共同的基础吗?而邪路派一方面无视和践踏弱势群体的利益,一方面又常常借某些具体的案例大做文章,装得比谁都关心弱势群体。像这次,假如的确属于由于大小“资本”之间的利益之争,包工头组织农民工为了帮助他讨回“带资款”而采取违法行为,而当地法院依法办案却受到两派的一致谴责,最后最起码会出现示范效应,很多人会采取同样的手段,到那时候,左派朋友能够确保事态按照左派自己的良好愿望发展吗?

  撇开极左派和极右派不说,左派和右派在信仰、政治立场,阶级基础、经济利益上的利害关系不一样,两者能够有共同的基础吗?即使是仅仅从斗争策略的角度说,能够有放弃原则的合作吗?如果某些人认为有,那么是应该让右派帮助左派呢还是左派实际上去帮助右派实现靠他们自身无法实现的目的呢?

  曾经作为前“中央特科”重要负责人的顾顺章叛变以后,对付起GCD比“中统”更加有经验,效果更加显著。某些右派人物在文革期间都曾经是极左派,但是在改开以后由于受到特殊保护并且成为既得利益者以后转向了“极右”。但是他们在对于左派的理论的理解和掌握方面,一点也不亚于我们现在的某些新左派,甚至在“打着红旗反红旗”方面,他们玩得得心应手,炉火纯青。

  对于上述的左派朋友的糊涂认识和错误做法,由于本人水平有限,我很难从正面用大道理说服他们,但是我从反面认为他们的做法是不正确的。至于产生的根源,我认为,或者说列宁所批评的“左派幼稚病”,或者是革命队伍中的“左倾盲动主义”,或者甚至是右派冒充“左派”打进来来搞乱左派队伍的思想,诱导左派为他们火中取栗,既挑拨了左派和当局的正常关系,又借左派的手帮助他们实现靠他们自己根本无法实现的目的。

  不管怎样,我始终认为,随着右派的节奏起舞的,不会是真左派;最起码,随着右派的节奏起舞的行动,不应该是真正的左派应有之所为。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芳草地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中央档案馆三份铁证:再还毛主席清白!
  2. 叶昌明:读《革命造反年代》有感——(一)“名份”与“文革”、“造反”
  3. 把秋收起义的队伍拉上井冈山有多难?毛主席太难了
  4. 乱港分子等待这声枪响,等了很久了!
  5. 李慎明:只有正确评价毛泽东,才会有光明灿烂的前程
  6. 李定凯:读“山西特大黑社会头目陈鸿志垮台内幕全揭露”有感
  7. 双十一的电商盛宴越是轰轰烈烈,它的惨淡收场也就越来越近
  8. 郭松民 | ​​再评《决战中途岛》:为何替他人做嫁衣裳?
  9. 张志坤:战略竞争纵横谈
  10. 叶昌明:读《革命造反年代》有感——(二)上海文革中的反分裂斗争
  1. 邋遢道人:几分天灾,几分人祸
  2. “中国模式”是个不姓社也不姓资的怪胎
  3. 老王还能走多远?
  4. 李昌平:猪肉价格暴涨,敲响了国家安全的警钟
  5. 中央档案馆三份铁证:再还毛主席清白!
  6. 李嘉诚不再掩饰,集团总部撤下国旗区旗,继续"撤资",超40亿变卖大陆地产
  7. 这饭不能好好吃了:要么吃不起苹果,要么吃不起猪肉,现在吃不起蒜
  8. 成功人士不会告诉你这些事
  9. 张文木:东北的地缘政治地位到底有多重要?
  10. 对“非毛化”思潮的若干思考
  1. 评赵紫阳的改革开放路线
  2. 丑牛:“反对改革开放”是个伪命题
  3. 关于李锐现象的反思
  4. 邋遢道人:几分天灾,几分人祸
  5. 彭德怀回京“面谏”毛主席真相——毛主席和彭老总之间的这件事,必须说清楚
  6. 大寨精神没了,扶贫就是毒药!
  7. 毛主席致信刘少奇:古代官员禁带家眷吗?
  8. 徐庆全:胡乔木谈李锐
  9. 请大家以后不要再批计划生育了
  10. 退休养老多轨制—— 改革理当再启航!
  1. 泪飞顿作倾盆雨——纪念杨开慧奶奶诞辰118周年
  2. 目击者讲述港科大“私刑”始末:碰瓷,殴打,“简直想要他的命!”
  3. 邋遢道人:几分天灾,几分人祸
  4. 对“非毛化”思潮的若干思考
  5. 【工友来稿】回不去的家,留不住的魂
  6. 李嘉诚不再掩饰,集团总部撤下国旗区旗,继续"撤资",超40亿变卖大陆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