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争鸣 > 网友时评

叛徒的丑恶嘴脸

钱昌明 · 2011-03-02 · 来源:乌有之乡
《炎黄春秋》 收藏( 评论() 字体: / /

日前,有朋友从网上传给来一篇东西,叫《辛子陵:形势和前途——2月10日在科技部老同志座谈会上的讲话》,并说这篇东西所说的“有根有据”,值得一读。我一听就知道,又是那个共产主义叛徒辛子陵在蒙人了。一看,果不其然。正可谓:叛徒反水,其害无穷;特别是他打着“理论家”的面具,欺多数读者不会去核对马恩原著,就肆意曲解,胡说八道,竭尽歪曲事实、污蔑马恩之能事。真是可恶之极!  

“辛氏讲话”恬不知耻地以党中央的“编外参谋”自居,把自己置于“太上皇”的地位,肆意攻击中央不搞“政改”,挑拨离间中央领导集体之间的关系,压胡扬温,攻击薄熙来;批评当前推行的内政外交政策,竭力为霸权主义张目,公开宣言“只有走资本主义道路,经济才能发展起来”;末了,更以中东局势和“反腐”为名进行威胁,扬言不搞“政改”会发生颜色革命,竭尽煽风点火之能事。看来,其后台硬得很。

笔者为一小草民,出于义愤,愿为揭露辛氏丑恶的叛徒嘴脸,再撰此文,着重批判以下六条(本文中凡未注明出处的引文,均属辛氏“2.10”讲话内容):

   

一、歪曲毛泽东的新民主主义论和列宁的新经济政策  

   

辛子陵是一名共产党员,可是他背叛了自己的信仰和入党誓言,背叛中国共产党党章规定的最高纲领:为实现共产主义而奋斗。他一再表示要抛弃共产主义,要走资本主义道路。因此,他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共产主义事业的叛徒。

为了掩盖其叛徒的丑恶嘴脸,辛子陵千方百计地炮制“背叛有理”论,他一方面要攻击并彻底否定从列宁、斯大林到毛泽东这些实践共产主义的革命领袖;同时,又要借助他们在革命人民心中的影响,来推销他的私货,这就叫“跪着造反”。

辛子陵说:“中国的改革开放,打开天窗说亮话,就是改弦易辙,走资本主义道路,不过我们的资本主义是共产党领导的,是新资本主义。”“新资本主义这个词是毛泽东发明的。早在一九四一年,毛泽东就有了新资本主义和老资本主义的概念。他说:‘现在我们建立新民主主义社会,性质是资本主义的,但又是人民大众的,不是社会主义,也不是老资本主义,是新资本主义,或者说是新民主主义。’”

改革也好,开放也好,关键在于政治方向。如果是为了巩固发展社会主义阵地,坚持四项基本原则,那就不可能是资本主义;反之,如果不坚持四项基本原则,那就必然走资本主义道路。

辛氏主张,“要像列宁实行新经济政策那样,理直气壮地说服全党和全国人民,光明正大地发展资本主义。”认为没必要“‘打左灯,向右拐’”。这就表明他要中央领导彻底否定四项基本原则,充分暴露其背叛共产主义目标的反革命立场。

辛子陵一方面开宗明义公开宣布要“走资本主义道路”,但另一方面又非要打出毛泽东的新民主主义论和列宁的“新经济政策”,以此忽悠人。

新民主主义论是毛泽东创立的,是由半殖民地半封建的(本质上就是资本主义)中国向社会主义过渡的理论;而辛氏鼓吹的所谓“新资本主义”,则是主张把社会主义复辟为资本主义的谬论,两者完全南辕北辙,岂能混为一谈。

新民主主义是一种“过渡时期”的社会形态。它的经济结构虽然是混合经济,但在共产党的领导下,这种混合经济是变动的,是逐步向公有制转化的,(这就是中共于1953年提出“过渡时期总路线”的理论依据)其前途是必然是社会主义,而不是资本主义!辛子陵对新民主主义理论只讲了“共产党的领导”,但这只是虚幌一枪(因为党是可以通过像辛子陵那样的人改变颜色的),却阉割了它的本质——走社会主义道路。

至于列宁提出的新经济政策,同样不是像辛子陵歪曲的那样,是为了“光明正大地发展资本主义”,它只是苏维埃政权在某一特殊时期(为了调动小生产者的积极性,尽快恢复被战争破坏的经济)的策略——权宜之计,是社会主义“为了更好的前进而后退一歩”,其最终目的还是使社会主义成分战胜资本主义,搞社会主义。

   

二、公然造谣,胡说晚年马恩放弃了共产主义  

   

为了宣扬“民主社会主义”——实质上的资本主义,辛子陵不惜公然造马克思、恩格斯的谣,以此拉马恩的大旗,为他宣扬“放弃了共产主义”,复辟资本主义服务。

辛子陵说:“马克思于一八八三年去世。到了一八八六年,恩格斯宣布放弃共产主义理论。”

什么根据呢?他说:

“在《英国工人阶级状况》美国版附录中写下了一段令他的追随者们目瞪口呆的话:‘共产主义不是一种单纯的工人阶级的党派性学说,而是一种目的在于把连同资本家阶级在内的整个社会从现存关系的狭小范围中解放出来的理论。这在抽象的意义上是正确的,然而在实践中却是绝对无益的,有时还要更坏。’(恩格斯:《<英国工人阶级状况>美国版附录》《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1卷第297页。)”

辛子陵把以上这段引文数了一下,据说有93个字,被他说成是马克思主义的“真经”。他渲染说:

“一切马克思主义的信奉者、实践者和研究者,都不可轻视或忽略这九十三个字,没读过或没读懂这九十三个字,就是没弄通马克思主义。上了西天,没取到真经……因为这九十三个字把三大名篇(按:指《共产党宣言》、《法兰西内战》和《哥达纲领批判》)否定了,把关于无产阶级革命和无产阶级专政的理论否定了,把整个共产主义理论体系否定了。”

辛氏还硬说:马恩“晚年放弃了推翻资本主义制度、实现共产主义的伟大理想,主张改良资本主义制度,和平进入社会主义,走民主社会主义道路,许多人接受不了是可以理解的。然而这是事实,是有历史文献可考的事实。”

真的是像辛氏说的那样,恩格斯于1886年宣布放弃共产主义理论了吗?非也!这完全是歪曲,是造谣!

辛氏引用马恩原著,惯用的是断章取义、曲解忆断手法,就像《红太阳的陨落》里他歪曲《资本论》关于“重建个人所有制”问题一样(详见发表于“乌有之乡”网站的拙作《且看叛徒辛子陵的丑恶嘴脸》)。为此,笔者又专门跑了一次图书馆,找出马恩全集原文一核对,果然不错,再一次暴露了辛子陵这一政治骗子的庐山出真面目。

原来,被辛氏引用的恩格斯的“93字”原文后面,紧接下去还有47个字:“既然有产阶级不但自己不感到有任何解放的需要,而且全力反对工人阶级的自我解放,所以工人阶级就应当单独地准备和实现社会革命。”看!恩格斯让工人阶级放弃社会革命了吗?这就是辛子陵所说的“是有历史文献可考的事实。”  

联系这47字的下文,对被辛氏引用的93字上文只能作如下理解:

革命理论必须与革命实践相结合,脱离实际的“抽象理论”是“绝对无益的,有时还要更坏”。换句话说,任何正确的理论,也必须结合实际情况来推行,决不能搞教条主义。可是到了辛子陵嘴里,却成了“宣布放弃共产主义理论了”,岂非咄咄怪事!  

其实,说怪也不怪,辛子陵既然背叛了自己的在共产主义信仰,就得为这一背叛去找一个“借口”,以掩盖他自己可耻的叛变动机。可是,说马克思、恩格斯搞了一辈子科学共产主义理论研究,缔造了这么一个科学的、完整的、庞大的理论体系,居然突然由恩格斯在1886年“反思”了93个字,就“放弃了共产主义理论”!谁信啊?我看只有白痴才信。  

如果辛子陵的眼睛没瞎掉的话,他就应该看到:就在他引用的“93个字”的《马克思恩格斯斯全集》第21卷第291页后面,紧接着的第299——300页就是恩格斯撰写的一篇短文,其篇名叫《纪念巴黎公社十五周年》。就在这篇短文中,恩格斯再一次热情地讴歌巴黎公社战士的无产阶级革命行动,愤怒控诉资产阶级对工人阶级的屠杀暴行,重申巴黎公社的革命精神:  

“所以今天,1886年3月18日,千百万工人,从加利褔尼亚和阿韦龙的无产者矿工到西伯利亚的苦役矿工,都从内心发出了一致的呼声:‘公社万岁!工人的国际团结万岁!’”  

人所共知,巴黎公社是人类历史上的第一个无产阶级政权。巴黎公社革命虽然在历史上只有72天,但它是无产阶级推翻资产阶级统治,建立无产阶级专政的第一次伟大尝试。看了1886年恩格斯《纪念巴黎公社十五周年》中对公社的欢呼这段文字,人们难道还能怀疑恩格斯对共产主义的信仰吗?可是辛子陵偏要说:“一八八六年,恩格斯宣布放弃共产主义理论”。辛氏明目张胆地对恩格斯原著的曲解、造谣“胆量”,确实令人“瞠目结舌”矣!  

   

三、攻击列宁,攻击十月革命  

   

如今的辛子陵,他已堕落成为国际资产阶级的一条恶狗!为了要彻底否定无产阶级社会主义革命,保住国际资本的“万年江山”,他就要否定十月革命,就要恶毒地攻击历史上所有实践无产阶级社会主义革命的革命领袖。他污蔑马克思、恩格斯早就背叛了自己的共产主义理想;他丑化毛泽东,攻击斯大林;他更污蔑领导十月革命的革命领袖列宁。这一次他射出的毒箭是:“列宁是德皇威廉二世的间谍”!

一句话,在这条恶狗看来,凡是搞无产阶级社会主义革命的领袖,都是“暴君”、“独裁者”、“魔王”,没有一个是“好人”;而那些资产阶级政客、反革命分子,都是“正人君子”。

辛氏胡说:“十月革命是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列宁在德国威廉皇帝的支持下发动的一场政变。”“是布尔什维克向二月革命建立的临时政府武装‘夺权’,向立宪会议夺权,是一场武装政变。”

辛氏污蔑列宁在流亡期间,“与德国皇帝的情报人员建立了联系”。

原因呢?因为列宁有一个哥哥。“他哥哥是个民粹派。民粹派认为:‘目标是正确的,手段可以忽略不计’。”这样,列宁就做了德国的“间谍”,发动了一场“政变”,与德国签订了《布列斯特和约》,把俄国利益出卖给了德国,列宁成了一个“卖国贼”。这就是辛子陵的逻辑!

无产阶级革命导师是革命的领导与发动者,历来是资产阶级和反革命分子的眼中钉、肉中刺,当然必欲置其于死地后快。

列宁是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苏俄与苏联的创始人。他在世上生活了54年,从17岁在喀山大学从事革命活动起,其革命生涯达整整37年。在这37年里,他几乎无时不处于敌人的攻击、污蔑之中。他先后遭受过沙皇政府、资产阶级临时政府、各帝国主义政府、社会革命党人、第二国际的革命叛徒以及内部反对派的迫害、攻击和各种污蔑。

沙俄时期他于1887年和1895年两次被捕,坐过牢,长期被流放西伯利亚;1907年起又有10年时间被迫流亡国外(但始终没有中断过对俄国革命的领导活动),直至1917年4月十月革命前返国。“七月事件”以后,他又遭受临时政府的通缉,在各罪状中,其中就有一项是“叛国罪”(由临时政府勾结法国政府的反间谍机构一起炮制了所谓“证据”)。

现今,在逝世了87年后,列宁又遭到一个中国共产党叛徒的攻击,说他是“是德皇威廉二世的间谍”,无非就是重新捡起94年前俄国临时政府强加在列宁头上的这些“破烂”,又不是什么新玩意儿。你说怪不怪?其实一点也不怪,这是辛氏的叛徒立场使然。

   

四、逼着中央搞“政改”,全面复辟资本主义  

   

我们国家自推行改革开放政策以来,特别是近十年来,由于片面追求GDP的发展,忽视发展的政治方向问题,一手硬一手软,形成了严重的贫富两极分化,确实造成了严重的贪腐问题和政治方向问题,这都是必须解决的问题。但解决的办法,应该是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对干部进行社会主义的政治方向教育,采取正确的政策,坚决清除党内的腐败分子,而决不是搞辛子陵所讲的搞“政改”。  

辛子陵为了全面复辟资本主义,“光明正大地发展资本主义”,迫不及待地要逼着中央搞“政改”,搞西方的“民主政治”,搞全盘西化。

他借着一名“在中国居住了20多年的美国官员”的口说:“中国的问题,其实很简单,就是那么大约五百个特权家庭的问题。这五百个家庭,加上他们的儿孙、亲友及身边工作人员,构成了约五千人的核心体系。他们之间还存在着普遍的通婚联姻关系。他们垄断权力,形成利益集团,竭力维护现状,并制造了‘一旦民主,就会天下大乱’的谎言。”  

然后,辛氏再用邓小平说的“社会主义的目的就是要全国人民共同富裕,不是两极分化。如果我们的政策导致两极分化,我们就失败了”的话,来对中央施压。

接着,辛氏再爆料:

“在高干子弟中出了2932个亿万富翁,平均每人财产6.7亿元人民币,这不能不影响到我们政权的性质。前国家副主席的儿子曾伟,在澳大利亚的悉尼买了一幢豪宅,花了2.5亿人民币,轰动世界。……曾伟的豪宅价值是蒋宋美龄纽约别墅价值的3.5倍。”以此说明国内已存在一个“权贵资产阶级”,并说明问题的严重性。(可是辛子不敢承认,这正是以他为代表的共产党叛徒鼓吹发展资本主义的恶果!)

辛子陵爆料的目的是清楚的,就是要把自己打扮成人民“代言人”、“反腐英雄”,积累搞颜色革命的政治资本,兜售西方的民主政治,压中央搞“政改”,全面复辟资本主义。

善良的人们:要保持清醒的政治头脑啊,切莫上辛子陵一类的政治骗子的当!搞资本主义只能是少数人发财,多数人受苦。几千年的剥削制度的历史已证明了这一点。西方的民主政治实质就是资本政治,所谓的“民主”,全是挂羊头卖狗肉的骗老百姓的。

社会主义民主虽然还有很多问题,但它是为大多数人的利益的,是可以完善的。搞了资本主义,对大多数人来说,就只有受苦的份了。

   

五、攻击薄熙来的“唱读讲传”  

   

在当今的中国,薄熙来能够在重庆继续举起毛泽东思想的红旗,开展“唱红歌,读经典,讲故事,传箴言”的活动,这对像辛子陵这样的反毛小丑来说,是恨之入骨的;同时也确实令他们从心底里感到害怕。因此,引来像辛子陵的攻击,也就很自然的了。

辛子陵怀着内心的恐惧害怕“毛派”上台,发生第二次文化大革命。拚命宣扬薄熙来对毛泽东思想的红旗不会真的高举,所以不会发生第二次文化大革命。他阴晦地攻击薄熙来是“权贵资产阶级”的代表,说他搞“唱读讲传”,不过是“为了打鬼,借助钟馗,把毛泽东当作钟馗了。想借毛泽东这面大旗,增加他们接班的合法性,想把毛泽东当门神,保护他们的财产。”

他又恶意地挑拨、吓唬薄熙来:搞“唱读讲传”,“是进错了庙,请错了神。毛在世时,对刘少奇、薄一波等不放心,先把他们打倒,关起来,如今,毛的徒子徒孙、文革的遗老遗少会拥戴刘、薄等人的儿子接班吗?这可是世仇。文革这把火一点起来,先烧高干子弟,因为当年被打入地狱的造反派们知道,是谁断了他们的前程,把他们打入地狱的。至于把老毛当门神爷用,更是想入非非。老造反派们,‘四人帮’的战友们,现在缺的就是一面合法的能打得出去的旗帜,合法的‘红卫兵’、‘战斗队’的组织形式,你把这两件‘法器’发给他们,拿来对付谁就由不得你了。第一批被抄家的可能还是原来的高干子弟,现在的高干们。”(辛子陵一面认为中国的“问题”在于“五百个特权家庭”,一面又在用第二次文化大革命吓唬“高干子弟”,真是阴险之极!)

他又自我安慰地认为,“真要发生第二次文化大革命,很可能又是薄熙来第一个出来灭火。毛泽东主义共产党要推举薄熙来当总书记,说重庆是延安,去年要到重庆开第十一次党代大会,三十多人打前站,去搞筹备工作,到了重庆就被薄熙来抓起来了。‘唱读讲传’,是小玩闹,哗众取宠,不要当真,也成不了气候。”

   

六、吓唬、攻击胡锦涛,分裂胡温体制  

   

辛子陵清楚,真正要在中国全面复辟资本主义,关键在于上层,而上层问题又在于中央主要领导,他日思夜想中国能马上能有一个戈尔巴乔夫和叶利钦之类的人物。为此,他虽是奔八之身,也不安心颐养天年,硬是要跳出来,要做党中央的“编外参谋”,去“影响”党中央的领导人。当党中央领导不领受他的那一套时,就不惜公开攻击胡总书记,挑拨、分裂党中央领导集团的团结。

他胡说:“国家的最终出路和前途可能是民主社会主义。现在内外压力还不够,当权的人觉得还能维持下去,一旦出现突尼斯、埃及那样的形势,就把民主社会主义旗帜打出来了,答应政治体制改革,开放报禁党禁,实行民主宪政。现在最关键的是火候和时机的选择,当局是能拖一年是一年,宁晚勿早。”

他攻击胡总拖延“政改”,说“拖一年,官僚资产阶级就是几千亿、上万亿的收入。他有这个算计,所以就尽量拖着。但晚了,就是丢江山的问题了,就由不得共产党了。一旦民众起来,你执政党就不再是推动改革的力量,成了革命的阻力和革命的对象了。像突尼斯总统本·阿里,群众一起来,什么改革条件都答应了,但群众不干了,这时候的条件是叫你走人。所以,我老是提醒当局,宁早勿晚,不要因小失大。”

他污蔑“以胡锦涛为总书记的中央领导班子,剩下不到两年的任期了。只求平安交班,平安下车,不会有大的作为了。舆论空前收紧也是怕出事,保平安。顺着中央的思路,我对锦涛同志有两点谏言:对内不可批温家宝,对外不可发动第二次抗美援朝。”

他公然挑拨胡温关系,“有了温家宝,才有胡温新政。汶川地震以后,温家宝深得民心。取消农业税,遏止国进民退的势头,在财政支出上较大幅度地向民生倾斜,是胡温新政的三大亮点。去年八月以来,温家宝七谈政治体制改革,胡锦涛没有给以支持,这是很大的失着。但千万不要和权贵集团联手整温家宝。最近,一个中宣部副部长,敢说温家宝是‘麻烦制造者’,这是个整人的信号。整温家宝,作为一把手的胡锦涛,你不是后台也是后台。民众会把你当做权贵资产阶级的代表,逼出一个挺温反胡的高潮来。现在,金融危机日深,稳定物价,改善民生,必须要有一个能掌控局面的总理,你才能平安着陆。毛泽东晚年整周恩来,党心民心都离开了他,逼出个‘四五运动’来,差一点翻车不得善终。这个教训要记取。”

他还攻击我国的外交政策,为霸权主义张目:“现在中国和周边国家关系全面紧张,和美国也严重对立,是由于两韩平安舰纠纷引起的,后来朝鲜又向韩国延坪岛开炮,打死了和平居民。国际社会认为中国无原则偏袒北韩。奥巴马总统就来了电话,说你们中国是否管得住北韩,如果管不住,你胡锦涛主席就不要来访问了。”“我们赶紧表示:管得住,管得住。果然,去年十二月中旬南韩把军舰开到黄海敏感的海域,朝着延坪岛方向打了一百多发炮弹,朝鲜说不值得搭理,没有还击。这才有今年一月胡主席高规格出访美国。胡主席是带着四百多亿美元的采购团去的,这个见面礼不薄。在最高级别的国宴上,中国钢琴家朗朗演奏了《我的祖国》,就是郭兰英唱的那首‘一条大河波浪宽’,那是抗美援朝的经典影片《英雄儿女》主题歌。演奏完了,胡主席和朗朗拥抱,表示嘉许。美国人顾全大局,不露声色,没提抗议,没把桌子掀翻,保全了我们的面子。回来我们还津津乐道,好像外交上取得了多大胜利似的。搞这些小动作能成大事吗!真不知道智囊团是怎么设计的,出这么个馊点子。美国人至今气愤难平。那四百多亿的友好费就算白花了。”

辛子陵丧心病狂到如此程度,是可忍孰不可忍?何不群起而攻之!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利永贞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相关专题

今日头条

最新专题

抗美援朝70周年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毛主席与斯大林的这张合影,满脸的不开心!原来是因为这个!
  2. 管虎应该为他的挑衅行为道歉
  3. 如何应对抹黑抗美援朝的歪理邪说?
  4. “洋垃圾”外教
  5. 去世九个月竟然“国庆闯红灯”,人工智能冤枉死人的闹剧深思后更加可怕!
  6. 中美贸易战的前景预判及警惕
  7. 重温抗美援朝可以治疗某些人的软骨病吗?——纪念抗美援朝七十周年的现实意义
  8. 雷英夫:我所了解的关于抗美援朝战争几个重大决策的情况
  9. 谁那么大胆 竟敢把“英雄”踢出课本
  10. 张桂梅就是张桂梅,不是什么特雷沙
  1. 一封致作家莫言的公开信,震惊当今社会
  2. 某大学到底什么问题?
  3. 丑牛 | 党庆百年 谁与评说〈之三〉:小岗-南街 历史在这里徘徊
  4. 40年后,为什么说“天堂往左,深圳往右”?
  5. 刘金华评 为何这么多人自杀
  6. 从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中各方的能力和意图看毛泽东主席的战略远见
  7. 为了揭露真相而自杀——毛洪涛千方百计之后竟然作出这么个抉择?
  8. 毛洪涛老师死了,真相还在路上!
  9. 李昌平:选择死,也是战斗!
  10. 清华教授尹鸿造谣、带节奏、抹黑中国,清华党委装聋作哑!
  1. 成都大学正厅级一把手毛洪涛朋友圈举报校长王清远
  2. 钱昌明:共产党员应追求什么? ——有感于“红二代”任志强的坠落
  3. 李陀: 知识分子跌落了, 未来中国是三种人的天下
  4. 为什么官方宣传部门抹掉天安门毛主席画像的怪象层出不穷?
  5. “失联”的毛洪涛和“挤走”三任党委书记的校长
  6. 丑牛:周新城文章所提三大问题应当重视
  7. 余涅|关于天安门广场的中山先生画像
  8. 左大培:为什么还不制裁在华美企反击美国?
  9. 一封致作家莫言的公开信,震惊当今社会
  10. “亩产万斤”这个锅毛主席不背
  1. 《中国出了个毛泽东》获第30届中国电视金鹰奖最佳纪录片奖
  2. 美国大选进入冲刺阶段,特朗普有六成胜算
  3. 一封致作家莫言的公开信,震惊当今社会
  4. 40年后,为什么说“天堂往左,深圳往右”?
  5. 悼念洪涛同志
  6. 重走安邦成魔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