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争鸣 > 网友时评

易中天在搞强拆

钓雪翁 · 2012-03-05 · 来源:乌有之乡
收藏( 评论( 字体: / /

易中天在搞强拆

    号称打假斗士的方舟子把打假的鞭子抽到了韩寒身上,说其文章有代笔的嫌疑。于是韩寒悬赏2000万求举证。结果吵得昏天黑地,终无结果。

    我说有点无聊。
    因为我们看的主要是文章所阐述的观点,无所谓是谁写的。就好象买东西,只要货真价实,是主厂生产还是连锁厂家生产的并不重要一样。而且看样子恐怕不少人都有同感。因为有人质疑方舟子的动机了-他究竟想干吗?

    不想易中天发了一帖曰:《决不能再设“道德祭坛”-- 从方韩之争说开去》,把质疑方舟子动机的人们骂了一通:“脑残”!
    
http://nf.nfdaily.cn/nfdsb/content/2012-02/29/content_39143782.htm

    很奇怪的。人家仅仅是质疑方舟子的动机,竟然惹得易大教授跳了起来:“方舟子有权质疑韩寒,其他人也一样。”,“我坚决反对质疑方舟子的动机”!
    “但凡‘问动机’,都是‘设陷阱’”,“统统都是“诛心之论”。
    “诛心,是地地道道的恶俗。心理阴暗,手段恶劣,而且戕害了我们民族两三千年。如不连根拔起,彻底批倒,子孙万代,将会受害无穷。”
    甚至骂了起来:“众多的脑残,却乐此不疲。”

    他如此激烈地反应真把人吓一跳。因为过火,便叫人觉得不正常。

    易大教授太激动了,以致忘了他前面才刚刚说过:“方舟子有权质疑韩寒,其他人也一样。”既然都有权质疑韩寒,也应该都有权质疑方舟子。那为什么质疑方舟子你就要骂人“脑残”?

    这位教授对“问动机”何以如此过敏?简直神经兮兮的。又是“恶俗、陷阱”,又是“祖传秘方、诛心之论”等等歇斯底里地发作一通,倒是叫人有点不可思议。
    那我们以后如果说“你为啥会这么想呢?”“你想些啥?”“你干吗要这样?”之类嘴边上的话时,岂不都是在“设陷阱诛心”地玩“恶俗”?

    教授说:“我想问,方舟子打假,为什么有那么多人拥护?质疑韩寒,为什么有那么多人赞成?就因为现在的造假,实在是太严重了。某些名家,因为字画值钱,书稿好卖,就请人代笔,粗制滥造,批量生产,鱼目混珠。这就岂止可以‘质疑’,简直可以‘报警’。”

    这就很叫人不解。既然“方舟子打假,有那么多人拥护,质疑韩寒,有那么多人赞成”,怎么稍微质疑一下方舟子的动机,你就那么发飙?

    再说,韩寒的文章难道是“因为书稿好卖,就请人代笔,粗制滥造,批量生产,鱼目混珠”么?如果不是,那你岂不都是胡扯?至少是比喻不当吧?

    我们看的是文章的观点,谁写的倒在其次。如果韩寒找人代笔写了文章以韩寒的名字发表,那是他们之间的事,人家愿意,别人又攒什么横劲呢?

    如果这就是造假,那所有党政大小官员岂不都是造假的老手?他们的报告署的都是领导人的名字,但报告是他们自己写的么?怎么不见打假英雄说个“不”字?

    而且,易大教授不是极力主张和维护每个人都有“选择的自由和权力”么?怎么这时候又忘记了?

    世上任何正常的人说话、做事、写文章和对什么进行质疑都是有动机的。比如这位易中天,他写这些文章没有动机?有动机而怕人问,一问就要胡乱骂人“脑残”。这说明了什么呢?一是说明其动机见不得人!二是说明自己就是脑残!

    这篇文章让我领教了这位堂堂厦门大学的教授混淆概念胡扯的功夫和市井气。

    因为他文章中扯到了一个最简单也是最不可思议的例子是对“杀一儆百”的解释。这恐怕是他为了否定人民民主专政而研究出来的新成果。

    谁都知道其中的“一”和“百”都是虚指。然而易教授教导说:“什么叫‘百’?就是百姓。”于是杀一儆百就是杀一个人以警告老百姓。因为教授认为百姓“都是花果山上的‘猴子’,天生就要犯罪、闹事、出问题”。

    出人意料。真是听他一句话,才知道枉读几十年书。

    我想,“百花齐放,百家争鸣”说不定也有这么一天会被哪位教授研究出新成果来,把它解释为:百姓家里的花开了,家里人吵得一塌糊涂。

    当有人提出任何国家和制度都会对罪犯判刑,是否都是专制的问题时,我们的教授笑了:“哈哈,这就叫‘事同而理不同’。换言之,同是判处徒刑,专制国家是为了‘警示’(杀一儆百),民主国家是为了‘尊重’(自己负责)”“判刑,恐怕还是必须的。但不能是为了警示,为了杀一儆百。那又为了什么?民主国家和法治国家的观念是:为了负责。”

    他解释说:“杀一儆百的核心是‘警示’,不是‘善恶’。而且,一旦目的是‘警示’,就顾不上‘善恶’,甚至顾不上‘敌我’。不信你去看看恐怖分子怎样杀人质。还有,鬼子进村后,第一个拉出来杀掉的,难道一定‘抗日’或‘通共’?”

  他也提出了警示:“事实上,杀一儆百的欺骗性,恰恰在‘杀’的是少数人。这就让多数人放松了警惕,以为‘事不关己’,可以‘高高挂起’,甚至参加围观,或者拿着馒头等人血。但其实,‘杀一’是手段,‘儆百’才是目的。这种混账制度和文化,正是冲着人民大众去的。”
    “只要同意‘杀一儆百’,那么,实在找不到‘坏典型’,你这个‘好人’也能拉来凑数。”

    真是一位循循善诱的好教授,三言两语就把你诱导到邪路上去了。

    这就是此人阴险恶毒之处。他之所以笼而统之地强调“杀一儆百”如何地没有人性,就是为了混淆人民民主专专政和封建专制和日本鬼子、恐怖分子在性质上的区别。把不同性质的“杀”混在一起,就是为了一起否定:统统都是“混账制度和文化”。

    然而他在“哈哈呵呵”陶醉于自己“事同而理不同”的发现时却没有意识到自己正在左一下右一下地大打自己的耳光-他自己带着大家竟绕到他讳莫如深的“动机”这个问题上来大谈特谈,而且还得意得不得了。
   
    因为无论他说的“核心”、“目的”和“事同而理不同”、“一念之差”还是“为了警示,为了尊重”里面的“理”、“念”和“为了”,指的其实就是一个问题:“动机”!

    具体地分析具体的事物,是正确认识事物的一个原则。
    坚持剥削压迫的统治阶级专制的“杀一儆百”是为了叫人民服从自己的反动统治,为此甚至不惜滥杀无辜;
    人民民主专政的“杀一儆百”则是为了人民的安居乐业而惩恶扬善。

    两个阶级的“杀一儆百”,无论其“杀”还是“儆”,其动机和对象都有着本质的不同。

    得意于谈“事同而理不同”的易大教授对这种理是根本没去想,还是想到了却极力要回避、抹杀或掩盖就不得而知了。具体如何我不敢深究,否则便会沾上“设陷阱”的嫌疑,甚至被授以“脑残”的帽子也未可知。 但有一点可以肯定,这种理会使易大教授混身不自在,没心思再去“哈哈”。

    那么,究竟谁“脑残”了?

    说“杀一儆百的核心是‘警示’,不是‘善恶’”,就是故意混淆“警示”的内涵:提醒、警告和威胁。比如随处可见的“警示牌”。

    记得以前的死刑判决书上会有“不杀不足以平民愤”这句话,这显然是顺民心而杀。警告是有的,警告那些跟被杀的“一”属于同一类型或同一性质但还没有“一”那么典型的处于边缘的“百”,不要与人民为敌而招致杀身之祸。这种警告有什么不好么?
   
    “杀一儆百”是为了提醒、警示“百”们不要违法乱纪地去犯罪。这些“百”们奉公守法了,那更多的人便能不受侵扰地安居乐业。

    我们常说“罪有应得”。这也正是自打耳光的人所说的“为自己的选择承担责任”的意思。

    因此,人民民主专政的“杀一儆百”其实是在向所有的人负责。这样的警示是一种更高的责任和更大的善。因为这是为了最广大的人民。
    这和封建专制与日本鬼子自不可相提并论。他们专制的对象是人民,他们的“杀一儆百”是为了维护自己反动集团的统治以更安稳地吸食民脂民膏。
   
    教授很有耐心地向“脑残”们灌输说:“负责的概念源于自由,自由的依据在于意志。也就是说,一个有着公民权利的自由人,他的意志是属于自己的。他可以根据自己的自由意志,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包括选择杀人放火。但同时,正因为他的意志是自由的,因此,他必须为自己的所有选择埋单,而且必须自己来负。故,自由即责任。”

    他好像在梦游。扯来扯去,终于从荒唐的“负责的概念源于自由”又扯出个更荒唐的“自由即责任”的结论来-- 绝对自由!

    易大教授搅浑水的本领真是非同小可!绝对!

    但是,水搅得再浑,也总有澄清的时候。

    从“同是判处徒刑,专制国家是为了‘警示’,民主国家是为了‘尊重’、‘负责’”到“自由即责任”。我明白了,民主国家的所谓“尊重”,就是“尊重”你的“自由意志,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包括选择杀人放火”的权利,然后再让你为自己的选择承担责任。   
   
    我怎么觉得这种“尊重”和“负责”很像人们常说的“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只是不知道黄雀在对谁“负责”和在“尊重”谁。

    我没弄清的是:这种所谓民主法治制度是在向谁负责呢?是对受害者负责还是对罪犯?判处罪犯是罪犯在为自己的自由选择负责。那么,谁为因为罪犯的自由选择而被害和必将被害的受害者和人民负责?

    而且还有个问题:罪犯自己负责的前提是必须罪犯到你警察局里来。如果他“选择”不来,“选择”逃跑隐匿,他“选择”不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你怎么办?你去抓的话,岂不违背了“尊重”人家“自由选择的”神圣“权利”?

    真是一派胡言!
   
    “自由即责任”,其实是只要自由,不要责任。
    绝对的自由就是可以不负责任--只要你有足够的本事或者足够的钱。

    他否认榜样的力量,对号召人们学习英雄模范恨之入骨。以至破开教授之尊口大骂“真他妈的‘罪该万死’”!
    他否认社会公民对社会的正确发展负有的责任和义务;
    他否认公民应该遵循并维护社会的公共道德和秩序;
    他否认一个生物人应该向着文明、道德,有高尚人格的社会人发展;
    他否定这积极向上的一切,皆源于他鼓吹个人在各方面的绝对自由的“神圣权利”,甚至包括杀人放火。
   
    可以想象,如果他的理论成为人们的指导思想的话,那这个社会究竟会发展成高度文明的人类社会还是会演变成动物世界?

    呵呵,不好意思。看到最后才发现我误解了教授。
    为什么易大教授如此反对“问动机”呢?他在文章的最后部分给出了答案:“爱动机的,也最爱自己。”原来如此。因为“动机”是自己所最爱,属于“隐私”之类。所以不能允许别人碰,连问也问不得。

    但是,尽管他听到“动机”二字就会气急败坏,就会骂“脑残”,还是不能阻止人由他的文章而怀疑到他的动机:此人如此痛恨道德,究竟是为什么?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利永贞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k101)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仙桃“罗汉门”——人民到底养了多少官僚?
  2. 郭松民 | 香港的命运会比张国荣更好吗?
  3. 国家象征岂能言退!
  4. 元朗“复仇者联盟”?别逗了!昨天(27日),香港的街头对峙再次说明一件事!
  5. 香港街头惊现毛主席语录,只可惜他们找错了发泄对象!
  6. 27日元朗暴力事件视频
  7. 资本如何碾压公立教育和衡毛系的崛起
  8. ​徐 实:缅怀李鹏同志 ——历史自有公论
  9. 两张香港今日非法集会的现场照片,告诉你境外受众看到的会是什
  10. 张志坤:中国只有“一元”,没有也不可能“多元”
  1. 香港问题,我们原来的认识可能都错了!
  2. 悼念李鹏:任内抵制休克疗法,20年前预警金融自由化陷阱
  3. 宋方敏将军:共产党在香港竟然连合法地位都没有!
  4. 熊蕾:不允许香港对社会主义中国构成任何政治威胁
  5. 吴铭:沉痛悼念李鹏总理
  6. 不会表演的爱心妈妈不是好乡贤:毛时代没有也不需要这样的怪胎!
  7. 在香港平暴安民,该动手了!
  8. 张维为教授,不胡扯不会死的
  9. 孙小果背后,那个手眼通天的人究竟是谁?
  10. 八一电影制片厂:《抗美援朝战争》
  1. 周立波在美演出公然侮辱开国领袖、恶搞革命歌曲,比毕福剑还要恶劣!
  2. 岳青山:毛泽东时代经济建设成就彪炳史册 ——兼论“毛泽东不重视经济建设”
  3. 毛主席晚年最后一搏,打破历史周期,重塑中国文化
  4. 此地缴获的物资挽救了红军!风景比凤凰还美,就在贵州
  5. 香港问题,我们原来的认识可能都错了!
  6. 老田:清华黄万里教授“被钓鱼事件”始末
  7. 致央视及某些人:任何企图淡化和遮盖毛主席的行为都将遭到历史和人民的唾弃!
  8. 谁希望共产党垮台
  9. 吴冷西:后悔当初没有听毛主席的话
  10. 晚年毛泽东的精神世界
  1. 毛泽连:一辈子当农民,从来不给三哥添麻烦!
  2. 王树理:从北大荒到北大仓
  3. 香港问题,我们原来的认识可能都错了!
  4. 《环球时报》:胡锡进:香港乱了,北京该不该强力出手
  5. 香港问题,我们原来的认识可能都错了!
  6. 仙桃“罗汉门”——人民到底养了多少官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