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争鸣 > 网友时评

汤敏关于国企的理论是资产阶级理论

文老师 · 2014-07-28 · 来源:乌有之乡
收藏( 评论() 字体: / /

  看到一则凤凰公益的报道:《国务院参事汤敏:国企应是最大社会企业 不能只想着赚大钱》,作者:李非凡 。

  该报道中,国务院参事,友成企业家扶贫基金会常务副理事长汤敏说:【社会企业是否分红不是一个最核心的问题,当然也有一部分社会企业的定义就是不分红的,比如说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尤努斯教授,他的社会企业定义就是不分红。股东最多的只能拿回他的原始投资成本,有些更严格的就是说连成本都不能拿,就跟捐助一样。但是也有的认为是可以分红,但是这个肯定股东不是追求分红最大化的,否则您跟企业有什么区别?分红不能太高,比如说跟社会平均利润或者跟银行的存款一样,这个它也叫“红”,但是这个“红”跟一般企业的“红”意义并不一样,如果跟它完全一样,这个企业就是追求利润最大化,它就不是社会企业。

  国企应该是最大的社会企业。为什么国家要办国有企业?如果国家办国有企业是为了赚大钱,那么这个他就可能跟整个社会产生冲突了,因为国企相当部分是垄断型的,垄断型的企业如果他以利润最大化为目标的话,他一定会损害社会的利益,这个经济学已经有很多的理论来讲这个事情了,所以国企不应该以他的利润最大化为他的目标,国企可以保值,可以增值,但是不能够把增值最大化作为他的目标。】

  看完国务院参事汤敏上面的言论,我想,汤敏一定没读过马列、毛主席著作,也没有读过《宪法》,所以他讲的语言,多是西方的话语。他说的社会企业,一般企业,其实是私有企业。尤努斯教授的社会企业,同样是私人企业。他认为拿了诺贝尔和平奖的尤努斯教授,是我们的榜样,尤努斯的话是真理。

  汤参事还说:“国企相当部分是垄断型的,垄断型的企业如果他以利润最大化为目标的话,他一定会损害社会的利益,这个经济学已经有很多的理论来讲这个事情了,所以国企不应该以他的利润最大化为他的目标,国企可以保值,可以增值,但是不能够把增值最大化作为他的目标”

  我认为,汤参事的这些话,不是马克思主义的语言。让我们回顾自《共产党宣言》问世至今的世界历史。自马克思的剩余价值论、历史唯物主义和辩证唯物主义、阶级斗争学说成为无产阶级革命的理论后,第一次世界大战,产生第一个社会主义公有制国家苏联。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出现了以苏联为首的社会主义阵营。20世纪末,柏林墙崩塌、苏联体解。中国出现西化精英们的邪改。

  美国搞的全球经济一体化,实质是全球经济私有化。2008年的世界金融危机,使越来越多的中国人,看清了美国的霸权,看到了美国亡我中华之心不死,看到了易帜改旗邪改的力量和险恶目的。

  回顾改革开放后,中美30多年的关系。有的专家、学者说是合作伙伴,利益共享、互利共赢的公平关系。另有专家、学者认为,实际情况与互利共赢的主观愿望恰好相反。美国资本主义统治阶级对社会主义中国是遏止、打压、入侵、和平演变、军事包围、对我国国家领导人进行监听、监控,最后要像对苏联一样,搞垮中国社会主义的公有制,分裂大中国。他们炸我使馆,在我领空,碰我战机,在我海域附近,频繁进行美日韩联合军演。支持达赖喇嘛、热比亚、东突厥国、台独分子,搞恐怖分裂中国活动。在经济上,以投资帮助中国发展经济的名义,实现对中国经济入侵,控制中国的主要行业,推进中国经济私有化。

  2012年,世界银行行长佐利克带到北京的《2030年的中国》,就是一个要把大型国企私有化的规划。北京国际高层论坛会要讨论这个报告时,被青年学者杜建国砸了场子。红歌会、乌有网刊等左派网站,刊登有著名经济学家郎咸平、左大培、宋鸿兵、张宏良等人关于美国对中国经济侵略的文章。大家上网搜看。

  现在谈的分红,即红利问题。什么是红利?红利如何而来?大家只要学习马克思的剩余价值学说,会弄清楚。马克思论证了,劳动创造的商品,在经过流通后,产生剩余价值。这个剩余价值被资本家拿去了。《共产党宣言》从理论上,论述消灭私有制的必要、必然和合理。

  2013年8月,我在北京大学,听退休的吉林省委副书记,经济学博士、清华大学特聘教授林言志先生的讲座。林教授说,至今,世界上还没有经济学家能驳倒马克思的剩余价值学说。

  有个问题必须要清楚:改革的红利在哪里?2014-07-23 16:59:17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策天。作者说:“改革开放三十年来的红利都在美国人的手里。”“如果要真说有什么红利,可能就是毛泽东时代留给全国人民的巨大的精神财富和物质财富,门类齐全的轻重工业体系,无数个国有企业和集体企业,伟大的农村人民公社,强大的国防工业体系,科学的社会主义制度体系。”

  我年逾古稀,生于蒋介石统治的中华民国,成长于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毛泽东时代。毛泽东时代,毛主席领导我们建设世界历史上,从没有过的社会主义公有制社会。由于没有可借鉴的任何经验教训,我们犯了“大跃进”中刮“五风”的错误。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由于“斗私、批修”不彻底,无政府主义、个人主义、自由主义等资产阶级思潮泛滥,毛主席的伟大战略部署,无法有效贯彻落实,造成了“天下大乱,打倒一切”的混乱局面。由于毛主席的“抓革命,促生产”的战略方针,总的来说,得到落实,经济、科学、文化、思想等领域取得了巨大成绩。这在周总理的《政府工作报告》和《关于第一次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网文摘编》一书,释悟法居士编,中国文化传播出版社,2011年7月第一版,有详细内容。大家可上网搜看。不知能否搜到。

  汤参事说:“国企垄断,不能赚大钱,国企利益最大化,就可能跟整个社会产生冲突了”。汤参事说:“这个经济学已经有很多的理论来讲这个事情了”。

  我要问:“国企不能垄断、不能赚大钱”这个经济学理论,是马克思经济学理论吗?合符《宪法》吗?按汤参事讲的做,难道不违反《宪法》?

  《宪法》序言:社会主义的建设事业必须依靠工人、农民和知识分子,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第一章总纲,第二条:人民依照法律规定,通过各种途径和形式,管理国家事务,管理经济和文化事业,管理社会事务。第六条: 国家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坚持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的基本经济制度,坚持按劳分配为主体、多种分配方式并存的分配制度。第七条国有经济,即社会主义全民所有制经济,是国民经济中的主导力量。国家保障国有经济的巩固和发展。

  习近平总书记说:全面贯彻实施宪法,是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的首要任务和基础性工作。宪法是国家的根本法,是治国安邦的总章程,具有最高的法律地位、法律权威、法律效力,具有根本性、全局性、稳定性、长期性。全国各族人民、一切国家机关和武装力量、各政党和各社会团体、各企业事业组织,都必须以宪法为根本的活动准则,并且负有维护宪法尊严、保证宪法实施的职责。任何组织或者个人,都不得有超越宪法和法律的特权。一切违反宪法和法律的行为,都必须予以追究。

  1965年,我在桂林,在广西师范学院外语系读书。政治老师潘国球上我的政治经济学课。我问他:“按马克思理论,有商品,就有利润,利润即是剩余价值。我们现在的商品生产,有剩余价值吗?剩余价值到哪里去了?”他没回答我的问题。大概二个多月后,潘老师了解了我。他对我说:“我认为,现在的商品生产,仍包含有剩余价值。这个剩余价值,国家拿去了。因为是公有制,没有剥削、没有腐败。这个剩余价值,归全民有份。所以,我们不讲社会主义公有制有无剩余价值问题。”他还说:“这是我个人的意见,不一定对,我们可以讨论”。我认为他讲的对,没再提剩余价值问题。

  现在回顾毛泽东时代的公有制,对比改革开放后的私有化。我认为,只有发展集体经济和国有经济,我们才能阻止两极分化,制住腐败滋生、蔓延、泛滥成灾。我们要实现毛泽东时代已做到的免费或者低收费的上学、住房、医疗,共同富裕,安全和谐幸福生活社会,必须保证《宪法》第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社会主义经济制度的基础是生产资料的社会主义公有制,即全民所有制和劳动群众集体所有制。社会主义公有制消灭人剥削人的制度,实行各尽所能、按劳分配的原则。 第七条国有经济,即社会主义全民所有制经济,是国民经济中的主导力量。国家保障国有经济的巩固和发展。

  总设计师邓小平说:“如果我们的政策导致两极分化,我们就失败了;如果产生了什么新的资产阶级,那我们就真是走了邪路了。”(《邓小平文选》第三卷,P.111)

  “同时也有右的干扰,概括起来就是全盘西化,打着拥护开放、改革的旗帜,想把中国引导到搞资本主义……如果搞资本主义,可能有少数人富裕起来,但大量的人会长期处于贫困状态,中国就会发生闹革命的问题。中国搞现代化,只能靠社会主义,不能靠资本主义。”(《邓小平文选》第三卷,P.229)

  我把汤参事的理论与马克思的理论、邓小平的理论对照,得出结论:汤参事的“国企垄断,不能赚大钱”的理论,是资产阶级的理论。我们一定要按习近平总书记的指示,依《宪法》,把国企做大做强,为人民赚最大的红利。(2014年7月26日15:58完稿,22:12修改。)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昆仑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为什么中国得利者要否定毛主席
  2. 老田:中国革命的精神遗产到哪儿去了——从1970年代三拨反文革力量的政治分析说起
  3. 将“中共”比作“公司”是严重的政治错误!
  4. 谁把模范村变成了贫困村?申纪兰从“劳动模范”变成“脱贫模范”的尴尬
  5. 毛主席十次挽救了党和国家!——建党99周年的追思
  6. 这一去,要叫天地变了颜色
  7. 郝贵生:不谈党的阶级性,谈何“把人民放在最高位置”?
  8. 党外人士有话说:谁在添堵?
  9. 是该过紧日子了,但不能自“99%”始吧?
  10. 美国对香港亮出“核选项”?事情恐怕跟你想的不一样……
  1. 普京为何不能让俄罗斯强大?线索就在阅兵式
  2. 特朗普掐住了反华“命门”?
  3. 我敢预测:要不了多久会再次听到这些话
  4. 为什么中国得利者要否定毛主席
  5. 老田:中国革命的精神遗产到哪儿去了——从1970年代三拨反文革力量的政治分析说起
  6. 又一个重要标志性事件,这届网民太了不起了!
  7. 张志坤:中美关系,请不要在捏造文辞上下功夫
  8. 陈伯达之子:八大关于社会“主要矛盾”的论述是如何产生的?
  9. 黄卫东:中美究竟谁的技术依赖更大
  10. 郭松民 | 胜利1962:中印边界问题的历史回顾(全文)
  1. “10年浩劫”有十大“匪夷所思”
  2. 钱昌明:“不争论”,是一颗奴隶主义毒瘤!
  3. 张志坤:如此严重的政治问题,究竟该谁负责!
  4. “地摊经济”还未落地就要“收摊”?
  5. 普京为何不能让俄罗斯强大?线索就在阅兵式
  6. 又一个挺方方的女作家被免职
  7. 贺雪峰:我为什么说山东合村并居是大跃进
  8. 邋遢道人:6亿人月入一千、地摊经济及其他
  9. ​中印边境冲突出现伤亡,中国周边局势急剧恶化!
  10. 俺看地摊经济,就像一头黔之驴
  1. 北京知青孙立哲:我与史铁生一起做赤脚医生
  2. 印共(毛)举行五年来最大规模群众集会
  3. 为什么中国得利者要否定毛主席
  4. 郑永年:中国切不可在世界上显富摆富
  5. 从盼儿到怕儿: “只生一个女孩”为何盛行东北农村?
  6. 我敢预测:要不了多久会再次听到这些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