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妓女产业发展到第四阶段,中国就已经培养了数百万甚至数千万反社会的敢死队成员

作者:彭东旭 发布时间:2014-12-10 来源:乌有之乡 字体:   |    |  

  《妓女产业发展到第四阶段,中国就已经培养了数百万甚至数千万反社会的敢死队成员》

 

  妓女产业幕后策划和操纵者或许有人不明白是谁,但有两个在幕前表演的主角任谁都认识,一个叫妓女,一个叫嫖客。

 

 

  从革命圣地陕西与甘肃交界,长不过百米、楼不过两层、居民不过一千的一些小镇,到宗教圣地的西藏自治区青藏公路沿线海拔4800米、小的不能再小的县城,从被南方人惧怕的天寒地冻极北端的直爽彪悍民风的黑龙江,到“天涯海角”的勤劳淳朴民风的海南岛,不论是世界加工厂还是国家投资建设盛地,挂有饭馆、发廊、歌厅、舞厅,桑拿房、洗脚屋招牌的厅堂店馆,“蕴藏”期间的红红火火的“盛会”里,活跃的只有两个主角,一个名叫嫖客,一个名叫妓女。

  中国到底有多少妓女?世界卫生组织2013年年8月18日表示,中国官方估计目前有600万娼妓,但在中国大陆600万娼妓中有多少外国妓女,中国官方没有评估数字。俄罗斯《消息报》曾引用国际反对奴役妇女组织的数字,称在中国境内有大约6000名来自俄罗斯的性从业者,而人们普遍认为实际数字远超过这个统计。中国大陆已成为世界上最多妓女的国家之一,从国际性媒体刊物报道的信息中就可以通透了解到,中国大陆妓女遍布台湾、欧美国家,其中香港是大陆妓女的重要目的地。按世界排名来讲,作为一个被美国引领,娼妓文化荣盛的日本,与中国的妓女比率有得一拼,但是,日本妓女产业在遭遇中国妓女产业的冲击下,已经溃不成军,中国妓女大举进攻日本本土,而日本妓女能够杀向中国的,除了几个勉强算得上妓女的AV大腕,其她很少见踪影。由国际媒体报道的最新动向看,中国妓女已经走向非洲贫穷国家,这等于是说中国妓女产业不只是跨国大产业,而且已经成为遍布世界各地,用“极其庞大”已经难以形容了。与中国官方估计的“600”万娼妓数据有严重差距5倍的是中国民间的“3000”万说法。

 

  妓女产业如此“隆盛”,难道是政策的公平公正、你情我愿产生的勃勃产业生机?

 

  一些国际机构道破了“天机”。2013年,据位于澳大利亚的人权组织行动自由调查显示,在162个国家中,存在严重性的奴隶现象,包含了性奴隶在内,在这些奴隶中,有将近半数位于印度,该国的奴隶制度范围涵盖了从采石场砖窑的包身工到妓院的商业性剥削。2013年全球奴隶制指数将奴隶制定义为,出于牟利或者性的目的,通常以暴力,胁迫或欺骗的方式占有或控制他人,限制其自由并剥削他人。这一定义涵盖了卖身契、强迫婚姻以及诱拐儿童为战争服务(等行为)。

  指数显示,有10个国家就占了全球3/4的奴隶。

  印度三千万奴隶排名世界第一,中国有290万排第二,其次是巴基斯坦(210万),尼日利亚(701000),埃塞俄比亚(651000),俄罗斯(516000),泰国(473000),刚果民主共和国(462000),缅甸(384000)以及孟加拉国(343000)。

  这也就是说,在今天世界最先进的社会主义制度的国家里,我们居然遭遇落后的资本主义国家的非政府机构组织的奴隶制度的耻笑和指责。 当年一位西方记者问周总理:“请问总理先生,现在的中国有没有妓女?”,周总理肯定地说:“有!” 全场哗然,议论纷纷。周总理看出了大家的疑惑,补充说了一语双关的一句:“中国的妓女在我国台湾省。”这句话的另外意思很明确,中国大陆确实没有妓女了。

  远的不说,就说 2007年7月25日网络祥云贴吧登出帖子:祥云县发生300多名中学女生被黑社会胁迫卖淫大案。对于此案,笔者没有看到下文。

  网友“冰冻蚁”在网上透露:

  建国以来惊天大案--小县城丑态云南省祥云县---一个本该安静祥和的小城,近来以不再生辉、不再是安全的家园。这里的校园不再圣洁,300多名中学女生被引诱、威胁甚至劫持到下关、周边各地从事卖淫活动。这些女孩中年龄仅仅13--16岁,初一女生占大多数。据说该案件已经有三年多历史,有关部门一直视而不见,近年来犯罪分子勾结政府部门有些领导,活动越来越猖獗。有家长状告无门只有到省上讨公道,但黑社会组织四处出钱打点。学校教师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动员受害女生缀学回家,动员回家一个奖励教师4000元人民币,这笔大钱由谁来支付?全县城老百姓阴影弥漫、愤愤扬扬,受害者父母将如何面对孩子的将来?受伤的女孩们将如何走好以后的路?有关部门是否代表45万祥云广大人民的利益?!

  在随后的跟帖中,云南网民最义愤填膺,一股强烈的“火药味”充斥其中。为人父母者应该可以理解这种情绪和气氛,尤其是当代社会大面积(农村)的养老失去保障的独生子女家庭环境下,中学女儿对于父母来说,是心中未来的“上帝”,当他们得出是官场、社会制度导致“上帝”毁灭、家庭悲剧的主因后,他们中的许多人已经成为“反党、反社会”的“敢死队”预备成员。

 

  这些预备成员数据到底有多大?根源在哪里?对国家可能会造成多大威胁?这就需要相关事实进行推理。

 

  2010年6月,事发河南尉氏县多名女中学生被拍裸照被逼迫卖淫!随后,河南尉氏水立方商务会所强迫女中学生卖淫真相浮出水面。如果不是引起了国务委员兼公安部部长孟建柱,河南省委书记卢展工的重视,很难知道当地公安机关是否出于“被迫”才先后抓获多名作案人员,打掉两个涉嫌强迫女学生卖淫的团伙。

  随着国务委员兼公安部部长亲自介入,此案件的所有背景被解了个“通透”,尉氏县房管局、国土资源局和公安局5名滥用职权、玩忽职守的工作人员被法院判刑。相关媒体公布:与有关国家工作人员的违法行为存在因果关系。正是因为他们的渎职行为,为犯罪分子间接提供了作案场所。

  但因果之外还存在什么不得而知。

  通过“有关国家工作人员的违法行为存在因果关系、渎职行为、为犯罪分子间接提供了作案场所”,有媒体对此次案件性质进行定义:“官商集体买春”!

  实际上,90年代,随着全国各地效仿广东性开放和性开放文化(笔者称之为中国妓女产业发展的第一阶段)的进一步深入各地官员头脑,妓院如雨后春笋在全国各地滋长,进入2000年以来,妓女产业竞争相当激烈,“游击战”、“进村进区进社上门服务”等手法比起其他产业更服务周到,吹拉弹唱面面俱到,官员官商可谓乐在其中(笔者称之为中国妓女产业发展的第二阶段)。不过其乐也会生厌烦之时,随后进纯洁高尚的大学校园物色知识型妓女成为官僚资本家性贿赂的主要事情,这可以说是中国妓女产业发展的第三阶段。到了大学校园性泛滥,女大学生逐渐遭遇冷遇,“买处”成为了妓女产业最有利润的项目,然而产地选择当然就走向中学校园了,因此,校长在官场吃得开了,胆子大了,全国各地中学校长性侵案也就开始暴涨了。这就是当今中国妓女产业的第四阶段——极致阶段!

 

  中国妓女产业为什么会从第一阶段发展到现在的第四阶段?笔者的定义是:官僚资本社会的必然现象!因为整个中国笼罩在官僚资本的阴影里,包括整个社会里的每个人的思想和行为都受到了影响。

 

  2006年,组织、强迫多名中小学女学生到六盘水市、毕节地区卖淫的罪犯驰垚、赵庆梅遭到最严厉的惩治——枪毙,这应该足以震慑全国,这本不应该造成2010年河南尉氏水立方商务会所强迫女中学生卖淫的官商买春案件发生,更不应该造成国务委员兼公安部部长亲自介入。

  枪毙的震慑和中央重要领导人亲自督办案件后,我们可以翻阅一下全国各地发生的校长性侵案,以及一连串的“强迫在校未成年女生卖淫案”。

  2010年11月,四川警方打掉强迫在校未成年女生卖淫团伙,破获了多起在校未成年中学女生被拐骗案,仅绵阳、资中、蓬安的三起案件,就解救被拐少女27人。

  2012年,东南网-海峡都市报道福建闽侯某中学未满14岁初一女生李某,被同学拍裸照胁迫卖淫,两天接客12次。

  2012年,重庆市长寿区渡舟街道现年18岁的夏某,强迫初中女生卖淫见诸报端。

  2012年03月,合肥瑶海区14岁的高中女生李某某正处花季与哥哥合谋,强迫多名名中学女生卖淫(其中不乏同学),并从中收取嫖资供自己挥霍。

  2014年11月,陕西省吴起县高中女生持刀侮辱学妹强迫卖淫。

 

  诸如此类,不甚枚举。但最值得注意的是:

 

  2014年12月,各大媒体谈论临沧云县民族中学有多名初中女生被逼迫卖淫!云南“大姐大”胁迫女生卖淫,知情者称持续多年,女生疑遭强迫卖淫还被当做礼物送往外县给领导使用消费。

  从“市场”角度看,有买方和卖方才能形成市场,消除买方或者卖方,市场也就不存在了。以此可以推断,“强迫在校中学少女卖淫”的直接者固然可恨,对在校少女招嫖的官商更可恨。我们也许弄不懂,枪毙的震慑和中央重要领导人亲自督办案件后,加上巡视组巡视的情况下,居然弄出“边打锣鼓边出鬼”的怪现象,“强迫在校中学少女卖淫”案件不仅没有收敛,反而春风依旧,甚至是盛气凌人!但是,看看中国封建历史上可以称得上明智的政治家的基本治国之道的总结,看看他们如何总结社会基本规律,看看民族英雄毛泽东是如何治理贪腐的,我们就知道根源在哪里,我们更知道哪些原因导致了倒行逆施,宪法肆意篡改,法律修改后出现宽官严民,谁在越治越乱。这样的话或许有人觉得说的很重,但笔者不认为,甚至认为说的太轻松了,许许多多的方面进行总结分析和判断后,可以这么定性:如此的国家治理,中国是在培养数百万甚至数千万反社会、反党、反国家的敢死队!一旦这个敢死队形成某种联盟,国家、民族可能在一夜之间消亡!!!这不是恐吓威胁或者故作耸人听闻,而是一段诚恳的肺腑直言。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 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昆仑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跳到新浪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新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