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争鸣 > 网友时评

竖琴螺点评2014年12月29日-2015年1月4日参考消息

竖琴螺 · 2015-01-06 · 来源:乌有之乡
收藏( 评论( 字体: / /

  12月29日

  《北约低调结束在阿富汗战争》,美联社喀布尔12月28日电,法新社喀布尔12月28日电。以美国为首的北约军队当初可是打着“反恐”的旗帜十分高调地入侵阿富汗的,现在却十分低调地宣布结束其在阿富汗的作战任务,这就是非常奇怪的事情了。这个“反恐战争”是否打赢了呢?北约没有否定,但它也没有说“反恐战争”打败了。这就和日本帝国主义当年并不承认自己战败,而只是表示愿意停止战争一样。

  但与日帝不同的是,日本战败后,它可是从占领区撤出军队的,但是,北约现在并没有从阿富汗撤出军队,而且,阿富汗现在的所谓合法政府还是北约一手扶植起来的伪政府,这个政府虽然偶尔批评一下美军屠杀阿富汗百姓的罪行,但是,这个政府的性质是殖民地政府,它是一个傀儡政权。

  因此,问题的关键并不在于北约侵略者是否愿意结束阿富汗战争,而是以阿富汗反侵略武装为核心的阿富汗人民是否愿意停止他们的反侵略战争。换言之,阿富汗战争是否结束并不是由北约侵略者及其扶植下的阿富汗伪政府自己说了算的,它还要看看阿富汗人民是怎么想的。

  另一方面,既然以美国为首的北约还在阿富汗驻扎着大量的武装力量,既然阿富汗依然由一个美国傀儡政权在联合国代表阿富汗人民,那么阿富汗这个国家对周边国家的殖民主义威胁就依然存在,其作为中亚地区战争策源地的性质就依然没有改变,尤其是它依然是疆独势力在海外的重要基地。

  《俄外交报告对欧美“亲疏有别”》,塔斯社莫斯科12月27日电,德国《法兰克福汇报》网站12月27日文章。纸面上的东西和实践操作可能会不一样,甚至大相径庭,但是,如果俄罗斯的外交政策真是“亲欧疏美”的话,那么它必然会陷入更加困难的境地。

  我们讲过,欧盟与日本的不同之处在于,欧盟是一个松散的联盟,而日本则是一个完整的国家。因此,当美国利用钓鱼岛问题来挑拨中日关系时,中国只要处理好自己与日本的关系就可以化解美国的这一阴谋。但是,当美国利用东欧问题来挑拨俄欧关系时,俄罗斯却没有办法通过处理好其与欧盟的关系来化解美国的这一阴谋。

  虽然美国在中日之间和俄欧之间施展的都是坐山观虎斗之计,但是,由于中俄各自对手的生存方式不同,所以,就不能用同一个办法来应对。中国固然可以通过反美斗争来分担美国加在日本身上的压力,从而通过支持日本的反美势力来达到化解美国阴谋的目的。但是,俄罗斯一旦把“反美亲欧”作为其外交原则的话,那么,且不说它是否能够反掉美国,单就欧盟的习性来说,它不仅不可能感谢俄罗斯、进而配合俄罗斯一起反美,相反,它会蹬鼻子上脸,利用美俄关系紧张这一条件,进一步压迫俄罗斯。

  俄罗斯难道忘了吗?乌克兰政变就是在俄罗斯实行了亲欧政策后才发生的。欧盟为什么会这么十三点?就是因为欧盟是一个由各个资本主义国家组成的松散联盟。这个联盟在碰到资本主义经济危机时,由于缺乏军事手段向外转嫁危机,所以,它只能趁美国对外军事扩张之际,用狐假虎威的策略跟着美国向外转嫁自己的危机,因而,一旦美国暂缓了向外军事扩张的动作,欧盟就会碰到极大的困难。

  这个困难就在于,欧盟的各个成员国都是一个资本武装割据势力,这些势力彼此之间不能吞并对方,如此一来,就无法提高资本的垄断程度,而这一点也就使得欧盟的资产阶级在应对资本主义危机时会碰到“封建主义”的阻碍。当然,我们讲过了,阻碍本身只是表现为封建主义,但它的本质是资本武装割据。

  试想,如果美国国内的各个资本家都拥有了自己的武装和地盘,那么美国在碰到经济危机时,首先就要在国内打一仗,就如同南北战争那样。现在的欧盟就是一个比南北战争时期的美国还要复杂几十倍的国家。因而,欧盟遭受资本主义危机冲击的门槛要远远低于美、中、俄等国。

  那么,为什么欧盟还没有十分明显的显露出它的危机状态呢?因为,到目前为止,欧盟还有一个较好的国际环境,它还能利用这个国际环境向外输出危机。正是因为欧盟现在与美中俄日等国的关系都还将就,至少是没有撕破脸,所以,欧盟还能在这个乱世中混下去。

  反过来,美中俄任何一家若是和欧盟翻了脸,那么另外两家一定会对欧盟落井下石。因此,如果俄罗斯真想化解它自己目前面临的危机的话,最好的办法不是把精力花在如何与美国争斗上,而是应该把主攻方向放在欧盟身上。当俄欧关系进一步恶化后,美国才能看到落井下石的机会。也只有等到美欧关系真正破裂后,俄罗斯才能赢得一个有利于它的欧洲环境。

  当然,如果俄罗斯的外交原则真是“亲欧疏美”的话,那么只能这么去理解,就是俄罗斯目前的主要斗争是国内的两大派系之间的斗争。是俄罗斯的欧洲派和美国派在狠斗。普京是想利用欧洲派的力量来打倒以梅德韦杰夫为首的美国派。

  12月30日

  《美撤离阿富汗战场无功而返》,法新社伦敦12月28日电,西班牙《先锋报》网站12月28日报道,合众国际社喀布尔12月28日电,德国《每日镜报》网站12月28日文章,德国之声电台网站12月28日报道,《日本经济新闻》12月29日报道,美国《星条旗报》网站12月28日报道。

  对同一件事而言,使用不同的标准,就会得出不同的结论。这个标题存在很多错误。首先,阿富汗战争结束了吗?没有。美国只是自说自话地宣布它已经终止了阿富汗战争,但是,打仗是两方面的事情,尽管侵略军宣布终战了,但是,反侵略武装并没有宣布终战,因此,阿富汗战争停不停得下来,不是由美国自己说了算的。既然美国的军事基地还在受到阿富汗反侵略武装的袭击,那么美军就必须处于战争状态下,否则,它的损失就会更大。

  其次,美军从阿富汗撤离了吗?也没有。美国依然在阿富汗驻扎着大量的军队和私人武装。而且,这数万人马也没有一个撤离的打算。因此,且不论有没有功,至少没有“返”。

  其三,美国打的这场阿富汗战争有没有达到目的?抑或说,按照美国的标准,阿富汗战争有没有功?如果按照美国表面上所讲的发动阿富汗战争的理由——即所谓的消灭恐怖主义组织,那么的确是没有什么功的。虽然美国宣称已经消灭了本拉登,但是,这也就是美国自拉自唱罢了。既然美国眼里的恐怖主义不仅没有减少,相反还越打越多了,那么,美国自己所定义的这个功劳自然也是不存在的。

  可问题是,美国发动阿富汗战争真是为了消灭恐怖组织吗?任何一个统治集团在动员社会力量干一件为它自己的根本利益服务的事情时,总是需要弄一点冠冕堂皇的理由的。可是,无论这些理由多么正当,它们都不是统治集团要干这些事情的真正理由。因而,这些表面的理由是否能够被实践支持,那绝不在统治集团的考虑范围之内,统治集团所考虑的只是它真正想要达到的目的是否达到了。

  要分析阿富汗战争的意义,首先要看一看阿富汗的形势变化。在阿富汗战争前,阿富汗几乎为塔利班所控制,而塔利班是一个极端反美反犹的武装政治集团。然而,经过十几年的阿富汗战争,塔利班虽然没有被彻底消灭,但是,以美国为首的帝国主义集团在阿富汗占领了一片地方,扶植了一个世界各个大国都承认其合法性的傀儡政权。由此可见,美国的这场阿富汗战争,到目前为止,不仅取得了成功,而且这种成功居然还包含着美国所要针对的那些国家(中俄印巴伊等国)的认可乃至支持。至少到目前为止,美国依然能够利用它的阿富汗殖民地来对阿富汗的周边地区进行威慑和干预。在此等情况下,还要硬说美国的阿富汗战争是“无功而返”,那实在是太自欺欺人了。

  侵略战争必然是要失败的,但是,侵略战争并不是一直处于失败状态中的。并不能因为美军必然在阿富汗战争中失败而得出美军已经在阿富汗战争中失败的结论来。在美军被彻底赶出阿富汗之前,在阿富汗伪政府被彻底推翻之前,美国的阿富汗战争就还处于成功的状态之中。

  另一方面,无论阿富汗战争对美国而言是否有功可言,但至少阿富汗战争对美国统治集团来说,它是有利可图的。有些人想问题比较简单,可能是受传统的错误史观的影响,只看到政治或军事上的成败,而看不到经济利益上的得失。实际上,不要说在资本主义这个唯利是图的时代,就是在之前的任何一个时代,统治集团发动战争的目的首先都是为了钱。

  阿富汗战争的一个重大意义就在于,它让我们看清了资本武装割据势力发动战争的本质。美国统治集团并不在乎阿富汗战争的结果,它只在乎这场战争是否还能够持续下去,因为,只要有这场战争,那么它就可以靠这场战争为自己牟利。因而,即便宣布了终止战争状态,但,由于还需要维持美军基地及诸多军事活动,所以,统治集团还是能够继续从阿富汗战争中捞钱的。

  分析问题首先要从客观存在的现象出发,而不是凭自己的想象。分析事物的运动规律及意义也要从事物本身的生存方式出发,而不是从人们赋予事物的意义出发。一个人活着,首先要研究的,并不是他活着能够有什么意义或价值,而是他靠什么活着的。对任何一个事物而言,都要这样来分析。只有搞清楚事物的生存方式,才能更加深刻的理解事物存在的意义。马恩列斯毛为什么伟大?因为他们原本不革命也可以活得很好,由此,还让世人明白了反动统治为什么总是会进入“自己打倒自己”的节奏。

  《传IS威胁袭击英女王卫队》,路透社伦敦12月29日电,《印度斯坦时报》网站12月29日报道。连卫士都要靠保镖来保护,这不是天大的笑话吗?这种卫士要来何用?除了用来掠夺民脂民膏外,别无它用。

  《上证综指创近五年新高》,路透社北京12月29日电,香港《南华早报》网站12月29日文章。在激烈的冲突中,本质才会和表象同一,换言之,本质才会显露在世人的眼前。当然,愚民派为了维护反动统治,自然是要睁眼说瞎话的。结构性牛市说明了什么呢?说明了中国政府及主流经济学家坚持的“股市是经济的晴雨表”这句话是谬论。为什么会出现结构性牛市呢?因为股指期货赚钱速度快,所以股市资金的运作都是在为如何从股指期货上赚钱服务的,而中国政府打击庄家股的举措也进一步逼迫股市资金围绕股指期货运作。九成股民满仓踏空、满仓套牢、满仓割肉等现象的发生,中国证监会居首功。但是,股民们觉悟了吗?没有。

  《中方应吸取巴拿马运河教训》,香港《南华早报》网站12月29日文章。汉奸当然是从右的方面来批评尼加拉瓜运河一事的。由此搞得好像中国真能从建设尼加拉瓜运河中谋取什么利益似的。这是一种典型的小骂大帮忙的手法,就是为了掩盖中国的汉奸卖国势力替美帝国主义效劳的这一事实而已。至于中国官员或专家说建设尼加拉瓜运河一事与中国政府无关,那只能骗骗小孩子,无论是参与建设的央企还是其所获得的巨额贷款,都不是什么个人行为,而是赤裸裸的国家行为。

  12月31日

  《外媒称台启动潜艇建造计划》,英国广播公司网站12月30日报道。中国的统一大业为什么如此艰难?因为台湾武装割据势力的军事实力在不断提高。台湾武装割据势力的军事实力为什么能够不断提高?因为中国政府并没有“以武促统”的任何动作,除了几个老汉奸在央视里面整天忽悠观众之外,没有任何值得中国人民相信的能够证明中国是在走向统一而不是在走向分裂的信息。

  祖国统一之后,大陆人民是否能够从中获益,这并不能事先知道,但是,只要祖国还处于分裂的状态,那么大陆的劳动人民依然还是要为之支付代价的。劳动人民什么时候能够不再为所谓的惠台政策埋单呢?什么时候才能不养活那帮吃台湾问题饭的官员、专家和记者呢?天晓得!

  《2014年全球顶级富豪变得更富》,彭博新闻社网站12月29日报道。马云凭借阿里巴巴在美国上市使其财富增长了251亿美元。然而,马云的野心并不止步于经济界,他近日提出希望政府将阿里巴巴定位为“国家企业”。然而,阿里巴巴并不是在中国A股上市的,也不是在香港上市的,它是在美国上市的,如果把一家在美国上市的受美国法律制约、受美国资本节制的企业定位为中国的“国家企业”的话,那岂不是说中国是美国的殖民地?再则,国家是阶级专政的工具,如果阿里巴巴只是受中国资本控制的话,那么把它定位成民族企业是理所应当的,但是,如果把它定位成“国家企业”的话,那么就等于说要改变国家的性质了。

  《中国老百姓狂热冲入股市》,美国《纽约时报》网站12月29日报道。反动媒体总是习惯性地强奸民意。中国政府自己都把股市行情定性为“牛市”了,那么中国老百姓响应政府号召进入股市,又有什么“狂热”可言呢?再说,在社会贫富两极分化达到历史性高点的当下,能够有钱炒股的也是少数,据说,开户数总量不过8千万,但实际上进行操作的不过1千5百万,即便8千万个账户都是活动账户,那所占人口也只是一小撮而已。股市本来就是资金的肉搏战,因此,无所谓赌不赌。中国股市是会调整的,但是外国媒体唱空中国股市的目的是为了外资能够进场抄底。

  1月1日

  《巴勒斯坦决议草案遭安理会否决》,美国《纽约时报》网站12月30日报道。此前,美国为了促成反伊朗统一战线,极力撮合巴以进行和谈,甚至到了逼迫以色列向巴勒斯坦妥协的地步。然而,由于巴勒斯坦问题牵涉甚广,故而其他势力总有办法通过破坏巴以关系来达到瓦解反伊朗统一战线的目的。

  可是,现在,美国找到了一个更好的组建反伊朗统一战线的办法,这个办法就是借打击“伊斯兰国”的名义将海湾国家组织起来,不仅成立了联合陆军,而且成立了联合海军。尽管这支阿拉伯联军名义上是为了打击“伊斯兰国”才建立的,但是,实际上,这支军事力量能够被用于各个战场,既可以打叙利亚巴沙尔政权,也可以打伊朗。

  唯物主义的分析方法就是并不只看事物被创建出来的目的是什么,而是看事物本身——作为一种客观存在——能够做什么运动。一把菜刀,既可以用来做菜,也可以用来杀人,由此,我们才对现在超市里需要凭身份证来买菜刀一事表示一定的理解。一个自称越来越幸福的时代却采取了越来越严格的措施来限制人民群众购买“凶器”,然而,这个时代却并不为秦始皇平反,相反,这个时代却在大张旗鼓地吹捧孔老二。这究竟是这个时代的统治者虚伪到了极致呢,还是孔老二真是专为反动统治者服务的呢?

  由此,随着反伊朗统一战线的形成,美国一方面可以无所顾忌地进一步加大制裁伊朗的力度,另一方面可以充分照顾以色列的利益而反对巴勒斯坦建国。美国否决巴勒斯坦决议草案的表现正好揭露出了美国目前的中东战略。

  《中国股市2014完美收官》,路透社北京12月31日电。这些分析师在谈到对2015年行情的看法时,都表示经济形势不好会拖累股市。对此谬论,我们已经批判过了。我们讲过,中国作为一个产业资本主导的国家,只有当经济形势不好时,金融市场才会繁荣,股市才会上涨。因而,中国经济越是不好,能够涌入股市的资金就越多。而国家为了减少大宗商品的投机炒作,也希望股市涨起来,因为只有股市上涨才能把资本主义危机的副作用降到最低,或者说,能够把危机爆发的时间尽可能地向后拖。这也是美国的成功经验。

  当然,要复制美国的成功经验是不容易的,因为美国已经是一个金融资本主导的国家了。这也就是说,原本,金融市场只是作为资本在经济危机时实现资本增殖的场所,可是,随着资本通过金融市场实现的垄断的程度越高,垄断资本反过来依赖金融市场实现增殖的要求就越大,进而反过来把金融市场作为主要的实现其资本增殖的场所。

  由此使得事物走向它的反面。为了维护这个并不创造丝毫价值(因此也就丝毫不受生产力水平制约的),而只是瓜分剩余价值的资本增殖场所,金融垄断资本只能依赖以暴力机构为核心的上层建筑的支持。因而,与垄断资本相适应的上层建筑就必须在政治军事上表现出足够的强硬姿态。而这一点恰恰是中国目前所没有的。中国政府告诉老百姓的是,我们的朋友遍天下,谁都不是我们的敌人,连帝国主义和分裂势力都能成为合作的对象。既然如此,一个奉行绥靖主义的中国的金融市场就不可能发展壮大。

  1月2日

  《巴勒斯坦申请加入国际刑事法院》,西班牙《世界报》网站12月31日报道,美国《纽约时报》网站12月31日报道,法新社华盛顿12月31日电,西班牙《阿贝赛报》网站12月31日报道。

  美国反对巴勒斯坦加入国际刑事法院的理由很清楚,就是因为巴勒斯坦此举给中东冲突开辟了一个新战线。这个新战线使得欧盟获得了一个干涉中东问题的手段,由此,实际上,重点并不在于此事增加了巴以冲突的复杂性,而是在于此事增加了美欧斗争的复杂性,更是增加了美国统治集团内部的矛盾。看来,欧洲人正在采取各种手段来破坏美国统治集团内部的整合运动。对美欧而言,巴以问题能够成为一个生死劫。

  对美国而言,如果巴勒斯坦正式加入了国际刑事法院,那么当美国要整欧盟或欧元区的时候,欧盟就很有可能通过起诉以色列某些重要人物来激化巴以矛盾,进而可以达到要挟犹太资本的目的,而要挟犹太资本的目的就是为了削弱美国操纵金融战争的能力。但,问题在于,以色列并没有加入国际刑事法院,因而,国际刑事法院对以色列并没有管辖权。因此,欧盟的打算并不是想做一个成事者,而是想做一个败事者。正所谓,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欧盟并不想促成巴以和平,它是不想让巴以和平。然而,一旦巴以连表面的和平都不能维持的话,那么美国的中东战略就要受到极大的干扰。

  由此可以看出,这件事的本质是增加了欧盟干涉美国内政的能力。所以,美国才暴跳如雷,但是,我们要记住,美国国务院的相关表态只是一个口头表态,它并不能代表美国统治集团的真实立场,美国统治集团的真实立场还需要通过今后两个月的斗争才能看得出来,因为巴勒斯坦最快于60天后加入国际刑事法院。

  当然,欧盟的这种小动作能够得逞的前提是美国依然不愿意与欧盟撕破脸皮。此前,美古关系缓和,美朝关系紧张,我们分析,美国的“美欧元派”占据了上风。然而,问题也恰恰出在这里,欧元派一看到美国有求于自己,就立刻得寸进尺,企图把巴勒斯坦拉入国际刑事法院管辖的范围。由此看来,欧盟的确很清楚自己与美国的关系并不像大多数人所以为的那样和谐、团结,而且我们确信,美欧之间的矛盾会越来越明显。

  此外,我们能够知道,美欧矛盾的显露也是中俄等国没有让美欧的攻势完全如愿的产物。正因为欧盟对目前的形势走向并不放心,而它自身所面临的危机又是如此深重,所以才会见缝插针式地抓几个护身符在手中,换言之,欧盟不仅会和美国的矛盾不断加重,它与中俄的矛盾也会逐渐加重的。亚行空客飞机失事的背景是很复杂的。

  美中俄三个国家均未加入《罗马国际刑事法院规约》,以色列也未加入。因为国际刑事法院的裁判权实际上掌握在欧洲列强的手里,如果美中俄加入该规约,那么就等于赋予了欧洲列强制裁这些国家的权力,这当然是不能容忍的。然而,欧盟由于无法用军事手段来向外转嫁危机,所以它只能靠一些低强度的手段来向外转嫁危机,这些手段最高级的就是对外输出颜色革命,其次就是用打官司的办法来制裁他国。对美中俄而言,关键问题并不是欧盟有没有那种可以审判别人的权威,而是美中俄自己是否承认欧盟拥有这种可以断人是非乃至生死的权威。

  依法治国的本质问题并不是如何靠法律治国,而是暴力机构要支持哪一种法律,法院究竟是支持为占人口大多数的人民服务的法律,还是支持为占人口极少数的资本家、官僚及汉奸服务的法律,那完全要看枪杆子的态度。

  因此,欧盟的这种小动作,也就只有在别人动用枪杆子之前才能有效,同理可知,美中俄敢于拒绝加入国际刑事法院的底气也在于它们拥有比欧盟更强大的军事实力。以色列之所以敢不加入国际刑事法院,那完全是靠美国支持。

  首先要利用枪杆子掌握赏罚大权,也就是掌握韩非子所说的“二柄”,然后利用二柄来树立自己的绝对权威。如果没有枪杆子,光有“二柄”,那种权威的基础是不牢靠的,但是,如果光有枪杆子,而不懂得怎么掌握“二柄”,那么枪杆子也就成了摆设。由此,某些人就因为不懂得如何使用枪杆子,而企图否定“枪杆子里面出政权”这条用无数生命换来的真理。枪杆子的关键不是枪,而是一种组织能力。有了这种组织能力,才能聚沙成塔,没枪的会有枪,没钱的会有钱。枪杆子的核心是人,不是枪。当然,这些道理对那些或明或暗的唯武器论者而言是没有用的。

  《<智取威虎山>叙旧编新受热捧》,英国广播公司网站12月31日报道。江青亲自指导的革命样板戏《智取威虎山》依然是中国戏曲作品的经典之作,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来,根本就没有半部作品能够及得上此作的。徐克也是顺应人们追求共同富裕的形势,迎合人们反思改革开放的潮流,在把作品的智商降低到大多数人能够接受的程度后,才拍出了这部电影,由此达到了双赢的目的。

  然而,形式和内容应该是辩证统一的,因而,当外在形式的逻辑十分弱智时,也就不可能表达出任何稍有水平的内容。不过,如果把徐克的这部电影当作一个反面教材来看的话,它倒也是有功的,因为,很多青年或许因此会去看一看那个被妖魔化了很久的江青亲自指导的《智取威虎山》,由此开始改变他们对文化大革命的错误认识。

  这个报道也提到了姜文的《一步之遥》,姜文在崔永元的《东方眼》节目里大呼冤枉,其实,也没有什么冤枉的,谁让你不接地气呢?要想想,在一个有那么多的人会去看“大黄鸭”的脑残时代里,任何需要动脑子的电影都是不可能被叫好的。

  《上海外滩踩踏悲剧令人痛心》,中央社北京1月1日电,法新社上海1月1日电,路透社上海1月1日电,德国《世界报》网站12月31日报道,德新社上海/柏林1月1日电,埃菲社北京/上海1月1日电。

  此次悲剧足以载入史册。尽管新华社发文指称“管理部门难辞其咎”,但是,根据新一届政府的既定方针,废除事前监管是一条铁律。汉奸国贼一方面大力废除事前监管,另一方面又假惺惺地要求千方百计减少因伤死亡。既然不要事前监管,那么当然就不可能提前预判到可能发生的危险,更不可能做到充足的防范措施。既然国务院奉行这条普世价值,那么上海作为地方也不能不紧跟国务院的节奏。

  上海自贸区又扩容了,新自由主义思潮在中国的统治地位进一步巩固了。有的人说,大多数人觉醒了,但,事实告诉我们,即便真是大多数人觉醒了,那也都是些经历过两个时代的老同志,毕竟,中国已经进入老龄化社会,“大多数人”并不必然意味着青年占多数。

  中国有句老话叫,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老人们常告诫小辈不要“轧闹忙”,不要赶时髦。但是,这些青年男女自持学历比父母高,以为自己书读得比父母多,就不把父母的话当回事。结果呢?在自由主义的作祟下,用时髦的话来说,在“任性”的作祟下,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当然,我们不想更多地批评这些青年,因为他们是黑暗时代的牺牲品。表面上是他们的大脑被反动观念统治了,实际上是他们生活在一个颠倒黑白、指鹿为马的时代里。环境决定人,因而,病根在大环境上,而不是在个人身上,更不是在某个具体的监管部门上。路线错了,由路线决定的方针、政策、法律、举措都必然是错误的。

  1月3日

  《金正恩“峰会倡议”令韩国惊讶》,韩联社首尔1月1日电,法国《费加罗报》网站1月1日报道,英国天空新闻频道网站1月1日报道,法新社首尔1月2日电,韩联社首尔1月2日电,韩联社华盛顿1月1日电,德国《法兰克福汇报》网站1月1日报道,共同社平壤/北京1月1日电,韩国《朝鲜日报》网站1月2日社论,韩国《中央日报》网站1月2日报道,英国《每日电讯报》网站1月2日报道,美国《华尔街日报》网站1月2日报道。

  在朝鲜的外交攻势下,韩国政府的虚伪嘴脸被进一步暴露在世人的面前。韩国政府就是这么一个叶公好龙的政府。之前,韩国政府就反复声称要和朝鲜进行谈判,并且在美国媒体及中国汉奸媒体的帮助下,把朝韩不能进行和谈的责任推卸到了朝鲜的身上,然而,当朝鲜方面提出将停止美韩军演作为朝韩谈判的条件后,韩国方面却表示“只要韩美联合体系存在,两国联合军演就会持续进行”。

  由此,我们看到,一方面,韩国政府表现得很在乎朝鲜半岛统一,表现得很在乎民族的根本利益,但是,另一方面,韩国政府又拒绝摆脱美国的军事半殖民统治。因而,韩国政府所要追求的南北统一实际上是建立在美国对韩国的军事半殖民统治基础上的,因而,韩国政府概念里的统一后的朝鲜也必然是美国的半殖民地。换言之,韩国政府的民族主义是假的,韩国政府实际上只是披着民族主义外衣的美国殖民地政府,因而,韩国政府的性质和阿富汗伪政府的性质是完全一样的。

  殖民地政府的官员就是这样的披着爱国主义外衣的汉奸卖国贼。一方面表现得很爱民,但是,另一方面,他们每时每刻都在签署着各种卖国条约,以及推行着各种祸国殃民的政策。一个官员乃至一个政府是否爱国,关键不是他们说什么,而是他们做什么。看官员或政府的立场就是要看其推行的政策的立场,至于说什么,那倒反而不是最重要的。

  汉奸五毛们,不管他们自己是否接受这个头衔,他们都有一个很显著的特点,他们总是不批判汉奸卖国贼的,当然,为了掩盖他们的汉奸立场,他们有时会极力证明某些人是爱国者,至于这些人是否真是爱国者,那倒是不重要的。汉奸五毛的用意无非是想利用人们的错觉,以为那些替爱国者辩护的人也是爱国者。在此,我们要指出的是,证明别人无罪的人,他自己未必也是无罪的。

  《2014年成叙伊“最血腥一年”》,英国广播公司网站1月2日报道,德国N-TV电视台网站1月1日报道。据报道,2014年,叙利亚有超过7.6万人死于暴力冲突。伊拉克也有1.5万多人死于暴力冲突。自2011年以来,叙利亚至少有20万人丧生。这都是由美英法德等西方国家一手导致的悲剧。

  《上海踩踏惨剧引舆论反思》,路透社上海/北京1月2日电,英国《每日电讯报》网站1月2日报道,英国《经济学家》周刊网站1月2日文章,新加坡《联合早报》1月2日文章。

  有句话叫“闭门思他人之过”。那些悲剧的牺牲者不就是因为接受了这些主流媒体所灌输给他们的观念,才变得那么无知的吗?如今,这些主流媒体不检讨自己的错误,反过来,倒打一耙,说什么问题出在“管控”上。然而,“管控”不正是这些主流媒体几十年来一直在反对的事情吗?文化大革命期间,王洪文等人组织的上海群众的大游行,那么大的规模,却组织得井然有序,进退有度,根本没有发生过什么踩踏事件。文革被否定了,四人帮被打倒了,组织性和纪律性也被枪毙掉了。主流媒体几十年来一直在向人们灌输新自由主义价值观,前不久,主流媒体还在大肆传播“任性”。“任性”也是2014年的流行词汇。如果不是因为任性,悲剧会发生吗?现在,主流媒体却无耻地开始反思了,而相信主流媒体的人则只能成为下一个悲剧的牺牲者。

  《北京地铁调价效果有待观察》,美国《洛杉矶时报》网站1月1日报道。涨价就是涨价,为什么要那么虚伪地说成“调价”呢?只有反动派才会这么措辞。由此也就可以知道,中国政府是揣着明白装糊涂,明知老百姓反对涨价,但它就偏偏要涨,因此,才会极力粉饰太平。所谓的涨价调节交通论,完全就是中国政府用来糊弄老百姓的借口。实际上,中国政府自己也知道涨价不可能调节交通,但是,涨价需要个借口呀,因此,中国政府本着“不管你们信不信,反正我是信了”的流氓无赖逻辑,就用这个借口涨价了,你们老百姓能把我政府怎么着?!而且,正是因为涨价不可能调节交通,所以,涨价才能成为赚钱的手段。不是有那么多的资本家都投资公共基础设施了吗?不涨价,资本家们怎么实现资本增殖呢?只要涨价不引起老百姓造反,这个物价就会继续上涨。

  1月4日

  《马杜罗去年上百次打断正常节目》,美国《华盛顿邮报》网站1月2日报道。由于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上镜次数太多,结果让美帝国主义暴跳如雷。当然,和所有的反动派一样,美帝并不明言正是它自己反对马杜罗利用媒体影响委内瑞拉民众,而是借口同情那些被棒球比赛、脱口秀和浪漫肥皂剧洗了脑的愚民来反对马杜罗。

  可以想象,如果马杜罗上镜次数太少,或几天不上镜的话,美国媒体又要大肆制造马杜罗失踪的谣言了,金正恩就是前车之鉴。反正,在美帝的眼里,它的敌人左右都是错。因此,无论美国怎么评价它的那些敌人,我要知道,它都是以消灭这些敌人为原则的。

  一个国家领袖如果不能控制主流媒体的话,如果不能利用主流媒体来传达自己的想法的话,那么这个国家的主流媒体必然就不只是在屏蔽这位领袖的声音了,而是在从事反对领袖的勾当了。舆论阵地,你不去占领,就会由你的敌人去占领。所以,没有正面的声音,就等于是在传播反面的声音,决没有第三种可能。

  有些人抱着小资产阶级的幻想,以为可以不过问政治,与此同时,反动统治者控制下的主流媒体也尽可能地播放那些似乎与政治无关的东西,比如谈情说爱、婆媳之争什么的,由此让这些人找到了可以支撑他们幻想的物质基础。

  然而,表象与本质只有在危机时期才会同一,在此之外的时期,它们必然是不同的,因而,某一现象是否与政治有关并不是能够通过直观的结果来判断的,它总是需要通过辩证的分析才能挖掘出决定这一现象的本质。更何况,既然真理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东西,那么反思的运动也应该遍历到各个方面。既然主流媒体尽扯些与政治无关的东西,那么这反过来恰恰说明了一个反动的政治力量正在统治着主流媒体。当然,在反动派拥有绝对统治权的时候,主流媒体就会向受众们直接灌输那些反动的政治作品了。作为观众的我们,也正是通过判断正在广为播放的影视作品的性质来判断当下的政治形势的。

  《美元汇率飙升创11年新高,专家看好2015美国经济前景》,美国《华尔街日报》网站1月2日报道,美联社华盛顿1月2日电。为什么脑残能够成为国务院的高参?因为脑残只是掩盖这些专家反动立场的外衣。当然,脑残就是国务院聘用高参的公开标准。很多人一直不理解怎么实现“自己打倒自己”,实际上,就是因为是非曲直的标准被颠倒了,所以,原本用来选拔人才的机制成为了蠢才得以高官厚禄的条件。当朝廷里充满蠢才,而人才都被赶到敌对阵营里面去的时候,也不用多,只要几个就足以让政治形势发生逆转了。解放前的历史就充分地证明了这一点。

  美元汇率飙升的确是美元需求旺盛的结果,然而,当资本家们日益将手里的资本转变成货币资本的形式时,这也就意味着产业资本正在萎缩,因此,这根本就是经济危机加重的表现。而且,当资本日益从产业资本转变为金融资本后,金融机构自己也会不堪重负,正因为危机从经济领域扩散到了金融领域,所以银行才会由一开始的“钱多得花不完”转变到“没钱付利息了”,由此,才会从降息转变为加息。

  有意思的是,资产阶级经济学家的那套逻辑从表面上看也是能自圆其说的,他们说,美元汇率上涨是美国经济向好的结果,而美国经济向好意味着美联储要加息了。结果也是加息,但是,导致这个结果的逻辑却是完全不同的。

  马克思讲,问题在于改变世界。这句话的意思就是,无论唯物主义还是唯心主义,它们得以被人们接受的真正理由并不是它们能够解释世界,而是它们在理论上的结论与实践的结果是一致的。也正因为理论结果与实践结果相一致,所以这种理论才会被人们接受。数学界有那么多的门派,彼此互不服气,但都能存在,这就是因为它们各自的理论推导结果都能与相关的实践结果相一致。真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

  谬论之所以能够通行无阻,就是因为其所得的理论结果与实践结果相一致。然而,谬论的要害在于其秘而不宣的前提条件。无论是“美元汇率上涨是美国经济向好的结果”,还是“美国经济向好意味着美联储要加息了”,都是以供求关系来作为判断事物运动方向的前提条件的,但问题恰恰在于,如今的时代是否还是一个以供求关系来决定的时代呢?如果是的话,那么如何解释各国需要通过本币贬值来促进出口呢?而促进出口也是提升经济的手段。

  既然升值是经济向好的产物,那么美国为什么还要逼迫人民币对美元的汇率升值?按照美国的逻辑,人民币升值难道不是在对冲中国经济向好这一结果吗?既然如此,升值对经济发展而言就谈不上好事了。那么,在美元大幅度升值的前提下,经济学家又凭什么看好美国经济呢?而且,按照经济学家的逻辑,美国强行贬低美元对人民币的汇率,这不是在打压美国的经济么?美国为什么要自残?

  稍微反思几下,矛盾就出来了。而这些矛盾存在的前提就是“供求关系处于支配地位”,因此,要消除这些矛盾,就必须颠覆“供求关系”的支配地位。“供求关系”从逻辑形式上讲是形而上学的,它的本质是不考虑矛盾相互转化的前提条件的,换言之,在这一逻辑中,对立双方彼此之间的转化是无条件的,它的另一个假设是矛盾双方彼此都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显然,这种无条件的相互转化在实践中是不存在的。实际上,只有在对立双方彼此都能存在的前提下,才有可能在某一实践运动中表现出“供求关系”的理论形态来,换言之,“供求理论”只是人们在不完整地认识实践的情况下得出的一种谬论,或者说,小范围内的真理。

  既然“供求关系”不处于支配地位,那么谁处于支配地位呢?那就看看美国要求中国进行汇率改革以便向美国释放改革红利这件事好了,当然是政治关系处于支配地位咯。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芳草地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中央档案馆三份铁证:再还毛主席清白!
  2. 叶昌明:读《革命造反年代》有感——(一)“名份”与“文革”、“造反”
  3. 把秋收起义的队伍拉上井冈山有多难?毛主席太难了
  4. 李慎明:只有正确评价毛泽东,才会有光明灿烂的前程
  5. 乱港分子等待这声枪响,等了很久了!
  6. 李定凯:读“山西特大黑社会头目陈鸿志垮台内幕全揭露”有感
  7. 郭松民 | ​​再评《决战中途岛》:为何替他人做嫁衣裳?
  8. 双十一的电商盛宴越是轰轰烈烈,它的惨淡收场也就越来越近
  9. 张志坤:战略竞争纵横谈
  10. 叶昌明:读《革命造反年代》有感——(二)上海文革中的反分裂斗争
  1. 邋遢道人:几分天灾,几分人祸
  2. “中国模式”是个不姓社也不姓资的怪胎
  3. 老王还能走多远?
  4. 李昌平:猪肉价格暴涨,敲响了国家安全的警钟
  5. 中央档案馆三份铁证:再还毛主席清白!
  6. 这饭不能好好吃了:要么吃不起苹果,要么吃不起猪肉,现在吃不起蒜
  7. 李嘉诚不再掩饰,集团总部撤下国旗区旗,继续"撤资",超40亿变卖大陆地产
  8. 成功人士不会告诉你这些事
  9. 张文木:东北的地缘政治地位到底有多重要?
  10. 对“非毛化”思潮的若干思考
  1. 评赵紫阳的改革开放路线
  2. 丑牛:“反对改革开放”是个伪命题
  3. 关于李锐现象的反思
  4. 邋遢道人:几分天灾,几分人祸
  5. 彭德怀回京“面谏”毛主席真相——毛主席和彭老总之间的这件事,必须说清楚
  6. 大寨精神没了,扶贫就是毒药!
  7. 毛主席致信刘少奇:古代官员禁带家眷吗?
  8. 徐庆全:胡乔木谈李锐
  9. 请大家以后不要再批计划生育了
  10. 退休养老多轨制—— 改革理当再启航!
  1. 泪飞顿作倾盆雨——纪念杨开慧奶奶诞辰118周年
  2. 目击者讲述港科大“私刑”始末:碰瓷,殴打,“简直想要他的命!”
  3. 邋遢道人:几分天灾,几分人祸
  4. 对“非毛化”思潮的若干思考
  5. 【工友来稿】回不去的家,留不住的魂
  6. 李嘉诚不再掩饰,集团总部撤下国旗区旗,继续"撤资",超40亿变卖大陆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