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争鸣 > 网友时评

从顾欣倒掉旁观东方歌舞团的市场化改制

铁索寒 · 2015-07-10 · 来源:红色文化网
收藏( 评论( 字体: / /
不愧是企业家,把一家国家顶级艺术院团变成了“向‘市场大潮’中驶去”,只认效益,只顾赚钱的买卖作坊。忘记了文艺工作者的地位和作用,忘记了文艺工作者的使命和责任,忘记了全国人民心中的东方歌舞团。顾“董事长”越发春风得意,东方歌舞团在人民心中也越发变得模糊。

 

34479326_5.jpg

  顾欣倒掉,最欢欣鼓舞的莫过于众多与之苦苦斗争的东方歌舞团那些老中青艺术家们。顾欣倒掉,我是要点赞的,而且要点一百个赞。顾欣,这位文艺界最懂经济的“企业家”,昔日艺术团体改制的“明星”,新自由主义经济学在文艺界的“急先锋”“猛张飞”,终于露出真实面目,受到应有下场。顾欣倒掉了,倒的好!

  几年前,曾在网上看过一则印象深刻、至今难以忘却的文字和图片,那是一群东方歌舞团的老中青艺术家们在上访!在讨说法!却被人挡在门外、被人揶揄,被人嘲笑和戏弄,他们愤怒的脸上充满了泪痕和绝望。这群为共和国奋斗与奉献了一生的艺术家们在默然哭泣,这群被毛主席和开国元勋们赞誉的艺术家们在任人凌辱,这群曾给全国人民带来无数欢乐的艺术家们在孤独救助。可是,没有一个人站出来替他们说一句话,没有一家媒体来披露他们的悲惨命运。震惊、愤怒、悲伤,几乎无法用文字来描述我那一刻的心情。

  同志,你还记得《白毛女》中喜儿的红头绳吗?还记得史诗《东方红》中“霹雳一声震乾坤、打倒土豪和劣绅”吗?还记得王昆、戴爱莲、李谷一、朱明瑛吗?还记得毛主席、周总理接见东方歌舞团艺术家们温馨而又幸福的场景吗?曾经,《白毛女》的精彩演出深深感动了毛主席,工作人员看见主席用手绢擦拭眼泪;曾经,《东方红》首演式上,毛主席在看到王昆演唱《农友歌》时兴奋地对在身旁的杨成武将军做出了一个威武姿势,称赞道:“很有当年湖南妇女的革命气概哩!”。这一切一切,都印证着东方歌舞团的荣光与荣耀。东方歌舞团,周恩来总理和陈毅同志倡导下成立的国家顶级歌舞团,参演了建国至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几乎所有的大型演出,为国家的文艺繁荣和对外交流做出了巨大贡献,她拥有我们国家众多顶级的艺术家,多次受到毛主席和周总理的亲切接见,深受全国人民的喜爱。

  1942年5月,毛泽东同志延安文艺座谈会上明确而又深刻地阐释和提出了文艺工作中的根本问题——文艺和工农兵群众结合的问题,并指明了中国文艺的发展方向,为文艺工作者指出了如何为工农兵群众服务的正确道路。东方歌舞团成立以后正是沿着这一路线前进和努力,编排了很多切合实际,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节目。但风雨骤起,2009年11月12日,享誉中外的东方歌舞团变成东方演艺集团,企业家里最会唱歌的顾欣董事长登堂入室了。那么顾“董事长”有何高超本领呢?东方演艺集团官网上现在还有顾“董事长”在全国演艺企业经营管理人才培训班的讲话:“改革中首先要转变观念,以市场主体的行为准则要求自己”。不愧是企业家,把一家国家顶级艺术院团变成了“向‘市场大潮’中驶去”,只认效益,只顾赚钱的买卖作坊。忘记了文艺工作者的地位和作用,忘记了文艺工作者的使命和责任,忘记了全国人民心中的东方歌舞团。顾“董事长”越发春风得意,东方歌舞团在人民心中也越发变得模糊。

  习近平总书记在北京文艺工作座谈会上强调:“文艺是时代前进的号角,最能代表一个时代的风貌,最能引领一个时代的风气。” “文艺不能在市场经济大潮中迷失方向,不能在为什么人的问题上发生偏差,否则文艺就没有生命力。低俗不是通俗,欲望不代表希望,单纯感官娱乐不等于精神快乐。”今天的东方演艺集团是否在经济大潮中迷失方向呢?我作为圈外人士,真不好揣测。不过看看网上的负面新闻,艺术家们的控诉,恐怕不太乐观。不然李谷一老师也不会奋不顾身的揭露黑幕,顾“董事长”也不会触犯党纪国法、锒铛入狱了。

  东方歌舞团,承载了我们太多的记忆与历程,寄托了我们太多的奋斗与希望。作为一名普通共产党员,我只想说:还我东方歌舞团!!

  歌唱家刘维维:顾欣把我们当赚钱工具!

  据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消息,7月9日,中国东方演艺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总经理顾欣,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调查。

  昨天10点被铐走

  知情人士透露,昨天上午10点,东方演艺集团董事长、总经理顾欣戴着手铐被带上汽车。10点45分,中纪委监察部网站发布消息,顾欣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调查。同时,集团新领导已经上任,是中国对外文化集团原党委书记宋官林。

  顾欣是著名男高音歌唱家,全国政协委员、民盟中央常委、民盟江苏省副主委、中国音乐家协会副主席。任中国东方演艺集团董事长、总经理,江苏 省演艺集团终身艺术指导。中国艺术研究院博士生导师、南京艺术学院硕士生导师和南京大学、东南大学兼职教授,荷兰埃因霍温市立艺术学校和梵高芬市音乐学校 客座教授,终身政府特殊津贴享受者。多次获得国内外奖项和荣誉。曾先后出访美国、法国、德国、荷兰、比利时、瑞士、意大利、日本、韩国、新加坡、土耳其和 台湾、香港等国家和地区。多次被邀请参加中央电视台、上海电视台及深圳电视台的演出。

  中国东方演艺集团有限公司是由中国东方歌舞团整体转企改制的国家级演艺文化集团,是全国文化体制改革试点单位,连续两年蝉联“中国文化企业 三十强”称号,2012年荣获全国文化体制改革工作先进单位称号。东方演艺集团有限公司是在原中国东方歌舞团的基础上,于2009年11月转企改制成立的 国有独资大型文化企业集团;其前身中国歌舞团和东方歌舞团,是中国最负盛名的国家歌舞团。2010年1月,顾欣上任,成为文化部直属国家艺术院团中唯一一 位被称为“董事长”的掌门人。

  铁腕举措遭非议

  知情人士透露,不久前,中央巡视组在巡视文化部的同时,曾专门到东方演艺集团巡视调查。曾有传闻称,在顾欣2010年上任前,东方演艺集团盈余7000万元,如今却出现赤字数亿元。东方演艺集团是由原东方歌舞团和原中国歌舞团合并形成的演艺集团,顾欣上任后将两大歌舞团划分成中国歌舞团、东方歌舞团、东方民乐团、东方流行乐团,并要求全部艺术家签约演艺集团。著名歌唱家陈俊华未签约,就在演出方面遭遇障碍后被迫离开东方歌舞团。有着类似经历的男高音歌唱家刘维维曾表示对顾欣“改革”的意见:“如果不是他把我们看成公司的工具,我们怎能离开东方。”去年,北京市总工会策划创作了大型组歌《劳动 者之歌》,演出时邀请东方交响乐团担任伴奏,然而,顾欣认为这是一个机会,随后将这部大型组歌作为东方演艺集团新创作的成果上报,成为东方演艺集团创作的 作品之一,在文化部优秀剧目展演中演出。

  李谷一惊爆东方歌舞团腐败内幕

  据东方网2000年10月22日报道:刚刚离开东方歌舞团党委书记位置的歌唱家李谷一,因为一直不忍同僚们诸多违法、违规、违纪行为,10月22日约见北京媒体的3位记者,向外界披露了东方歌舞团领导班子内部的严重腐败内幕。

  4年前,当李谷一担任这个党内职务时,没料到她竟然要在日后工作中时时面对良心的拷问,在遵守党纪还是“搞好”与同事关系之间面临两难的痛苦抉择。

  尤其不能让她容忍的是东方歌舞团领导成员再三的“公演私分”行为。据李谷一讲,也正是她在这个问题上与其他四位同僚产生严重分歧,导致自己在领导班子里成了“孤家寡人”。

  “为了东方歌舞团大局的稳定,为了有利于查清东方歌舞团领导班子内的是非曲直,为了广大的群众不受牵累,我申请调离东方歌舞团”。李谷一这样解 释她离开的原因。关于东方歌舞团存在的问题,李谷一在她8月中旬写的《致东方歌舞团领导班子及全体党员公开信》中列举了包括“公演私分”等八条,强烈要求 调查、解决,以作警示:

  一、自97年底至99年9月,涉及金额近80万元,大量现金去向不明。

  二、曾有100万元港币收入,一直未进财务公账,掌握在某领导手上,其中已知买三辆汽车,某领导回扣高达20万元。

  三、某领导利用演出之机接受“红包”,某领导长期从某公司每月收取上千元的固定“工资”。

  四、团领导们购置的手机、电脑、空调、传真机及沙发,大都出自他们的暗箱收入。

  五、东方歌舞团每演出一场,带队和不带队领导都分别提成300元或150元。在新疆演出收入亏损13万元时,每位领导依然坐收提成。此外,领导 成员从行政创收中,每月固定提成300至600元,正职领导每月有950元、副职有900元的“坐班费”。领导成员就这样长年累月地旱涝保收,多方受益。

  六、东方歌舞团录音棚,有帐外现金收入,但没有公开过资金流向。

  七、团业务部的小金库,曾有几十万现金,但来源、用途尚无交待。

  八、某些领导成员在新房分配中,面积严重超标。宿舍楼是为了职工困难由国家投资兴建的。

  目前在中央某文艺团体担任顾问的李谷一痛心疾首地指出:东方歌舞团是个财务上入不敷出的单位,而领导成员却损公肥私、中饱私囊地违规、违纪甚至违法行为,不仅让东方歌舞团200余名群众触目惊心,更让对腐败行为深恶痛绝的广大人民无法接受。

  李谷一最后明确指出:东方歌舞团领导成员们还存在着严重的偷税漏税问题!她已将其检举材料上报给有关执法部门。做为一名党培养多年的艺术家,为 了向东方歌舞团群众负责、向文化部负责、向全社会负责,她舍得一身剐,勇于撕开罩在东方歌舞团头上的那层神秘面纱。她说:这是一个共产党员起码的责任。

  顾欣将87年历史剧场租给夜总会,后取缔荒废!

  文艺界反腐第一刀砍了下来。

  东方演艺集团董事长、总经理顾欣被中纪委宣布调查,这位中国顶级演艺集团的国家队负责人“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在接受调查”。

  熟悉顾欣的人士告诉新浪《新闻极客》,顾欣此前在担任江苏省演艺集团总经理时,曾经将建于1928年的人民剧场转租给一家夜总会经营,后来被取缔,剧场也荒废至今。

  有分析认为,顾欣此次落马,很可能也跟去年中央巡视组进驻文化部开展巡视工作有关。

 

落马时顾欣是中国东方演艺集团董事长、总经理

  落马时顾欣是中国东方演艺集团董事长、总经理

  国家耗巨资装修剧场成夜总会

  根据公开简历,顾欣今年59岁,出生于江苏苏州,毕业于南京艺术学院音乐系。

  顾欣在2010年就任中国东方演艺集团董事长、总经理之前,一直都在江苏文艺界工作。

  2001年至2010年,顾欣更是以总经理的身份掌管江苏省演艺集团有限公司十年。

  顾欣上任后不久,演艺集团就进行了文化体制改制,包括江苏歌舞剧院在内的11个院团一次性整体转企改制。

  顾欣因此被认为是文化体制改革最早的践行者。

  曾有媒体报道,江苏省院团转企改制方案出来后,为了得到员工的理解,顾欣一周开33个对话会,在会上被人指着鼻子骂。

  顾欣上任后,其中一个动作就是改建位于南京的人民剧院。

  人民剧院修建于1928年,诞生时取名为首都影院,是当时南京市第一家无声影院。

  1997年,南京省委、省政府投资2000多万元,买断剧场产权,并对剧场全面进行维修改造,使这座原先只有占地2000多平方米、设备简陋的电影院扩建成9000多平方米、多功能、综合型、设备一流的省级剧场。

  一位知情人告诉《新闻极客》,顾欣认为搞剧场、放电影并不挣钱,于是把人民剧场转租给了夜总会。

  江苏省演艺集团一位内部人士也证实了这个说法,“他把剧院租给了无锡的一个夜总会,然后又重新大兴土木修建。之前的内部设施全部废掉,改成一个个小包厢”。

  夜总会在营业一段时间之后,又被取缔。该人士表示,至今人民剧院仍处于停用的状态,“国家的钱,就这么打了水漂”。

  将办公室设在宾馆

  前述人士告诉新浪《新闻极客》,在江苏省剧院转企改制中,顾欣将下属剧院的三产业务全部收归演艺集团旗下,“拥有的地、房产都收了。然后房子就对外出租,根本没有自己的产业”

  在成立江苏省演艺集团之前,江苏省京剧院正在修建宾馆,“标准设施介于三星到四星之间”。

  宾馆修好之后,尚未投入使用。此时江苏省演艺集团成立,顾欣担任总经理,“他就决定把办公地点,设在这里。宾馆也就成了办公地”。

  除此之外,资深文艺界媒体人士告诉《新闻极客》,江苏省京剧院很多正当年的京剧演员被顾欣劝退,“工龄满30年可以退,给很好的待遇,一大批正当年的老人退了”。

  前述内部人士则称,这是因为“京剧院有些老人敢说敢讲,看不惯顾欣的一些做法,他就劝退别人。”

  对此,该人士觉得很惋惜,“一个京剧演员培养不容易,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人家正是出戏的时候,就让退了”。

  江苏京剧院此前有过多次外事演出,是与北京京剧院、中国京剧院比肩的剧院。但是随着演员的流失,如今的江苏京剧院已经无法与之相比。

  前述人士称,除了江苏省京剧院,整个演艺集团内部运作都不太好,“既不出戏、也不出人”。

  资深文艺界媒体人则用了“没资源、也没有钱”来描述如今的江苏演艺集团。

  新华社曾经刊发过一篇名为《顾欣:改革路上的“男高音”》的文章。

  其中提到,“顾欣坦承,他本性温和善良,不喜欢得罪或伤害别人,但改革的事业注定要有取舍和决断,制定一个新制度总有人会不满意,总有少数人利益受损”。

  不过在前述人士看来,顾欣并不像他看上去那么温和。“他之前在江苏省歌舞剧院呆过,曾经跟他们剧院里的人打过架,集团里很多人知道”。

  文化部副部长曾到集团落实巡视组意见

 

中央巡视组去年进驻文化部巡视

  中央巡视组去年进驻文化部巡视

  此次中纪委宣布顾欣落马,在其官方网站的落款为“驻文化部监察局”。去年11月中旬,中央第二巡视组进驻文化部开展巡视。

  根据媒体报道,驻文化部纪检组监察局有关负责人曾经表示,“十八大以来我们收到了一些信访举报件,反映的问题主要集中在——文化体制改革尤其是国有经营性文化事业单位转企改制过程中国有资产的管理和处置,干部的思想作风、工作作风,执行民主集中制和选人用人等方面。”

  媒体还表示,“目前,有个别涉嫌严重违纪违法人员正在接受组织调查”。

  三个月后,即2015年2月9日,中央第二巡视组向文化部反馈专项巡视情况,组长刘伟称,主要问题之一就是“直属文化企业经营管理混乱,一把手权力过于集中,‘三重一大’制度流于形式,国有资产流失和廉洁风险大”。

  2月26日上午,文化部副部长董伟率文化部整改工作领导小组第五督导组来到东方演艺集团,召开了落实中央巡视组反馈意见整改工作会议。

  顾欣还代表领导班子表态:集团领导班子统一思想,高度重视,完全接受巡视组对中国东方演艺集团所指出的问题和整改要求,并将中央第二巡视组反馈 意见的整改工作作为集团领导班子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的重要政治任务,作为解决中国东方演艺集团发展瓶颈、推进改革发展的重要契机。

  时隔4个月,顾欣落马于文艺界反腐第一刀。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南岗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中央档案馆三份铁证:再还毛主席清白!
  2. 叶昌明:读《革命造反年代》有感——(一)“名份”与“文革”、“造反”
  3. 把秋收起义的队伍拉上井冈山有多难?毛主席太难了
  4. 乱港分子等待这声枪响,等了很久了!
  5. 李慎明:只有正确评价毛泽东,才会有光明灿烂的前程
  6. 李定凯:读“山西特大黑社会头目陈鸿志垮台内幕全揭露”有感
  7. 郭松民 | ​​再评《决战中途岛》:为何替他人做嫁衣裳?
  8. 双十一的电商盛宴越是轰轰烈烈,它的惨淡收场也就越来越近
  9. 张志坤:战略竞争纵横谈
  10. 叶昌明:读《革命造反年代》有感——(二)上海文革中的反分裂斗争
  1. 邋遢道人:几分天灾,几分人祸
  2. “中国模式”是个不姓社也不姓资的怪胎
  3. 老王还能走多远?
  4. 李昌平:猪肉价格暴涨,敲响了国家安全的警钟
  5. 中央档案馆三份铁证:再还毛主席清白!
  6. 李嘉诚不再掩饰,集团总部撤下国旗区旗,继续"撤资",超40亿变卖大陆地产
  7. 这饭不能好好吃了:要么吃不起苹果,要么吃不起猪肉,现在吃不起蒜
  8. 成功人士不会告诉你这些事
  9. 张文木:东北的地缘政治地位到底有多重要?
  10. 对“非毛化”思潮的若干思考
  1. 评赵紫阳的改革开放路线
  2. 丑牛:“反对改革开放”是个伪命题
  3. 关于李锐现象的反思
  4. 邋遢道人:几分天灾,几分人祸
  5. 彭德怀回京“面谏”毛主席真相——毛主席和彭老总之间的这件事,必须说清楚
  6. 大寨精神没了,扶贫就是毒药!
  7. 毛主席致信刘少奇:古代官员禁带家眷吗?
  8. 徐庆全:胡乔木谈李锐
  9. 请大家以后不要再批计划生育了
  10. 退休养老多轨制—— 改革理当再启航!
  1. 泪飞顿作倾盆雨——纪念杨开慧奶奶诞辰118周年
  2. 目击者讲述港科大“私刑”始末:碰瓷,殴打,“简直想要他的命!”
  3. 邋遢道人:几分天灾,几分人祸
  4. 对“非毛化”思潮的若干思考
  5. 【工友来稿】回不去的家,留不住的魂
  6. 李嘉诚不再掩饰,集团总部撤下国旗区旗,继续"撤资",超40亿变卖大陆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