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争鸣 > 网友时评

把阆中公判事件扯上“文革”是无稽之谈

北部湾的风 · 2016-03-20 · 来源:乌有之乡
我们评论事情应该实事求是,明明在进入改革开放时期很长时间还存在过游街示众和公开审判的现象,而且是古今中外都存在过,既不是起源于文革,也不是为文革所专有。某些人偏偏只是往文革上扯。是非自有公论,某些人刻意去牵强附会,结果只会适得其反,弄巧反拙。

  把阆中公判事件扯上“文革”是无稽之谈

  北部湾的风

  阆中公判事件发生后,有人质疑,这是否符合法治精神;有人认为,这不属于恶性案件,不应该采取这种办法;有人提出,这是否侵犯了他们的隐私权和人权;有人居然认为,“文革”又来了。

  比如@广州区伯(广州公车私用监督达人):以绑架公共秩序的堵路施压方式维权,违法,确不可取。但对@阆中法院 以“WH革命”时期式的当街审判罪犯,区伯我坚决予以鄙视。罪犯也有人格的尊严,应受法律保护。

  不止区伯一个人,他的看法有一定代表性,在网络上的跟帖中,这种说法常常出现,

  对于第一第二种说法,我赞同,至于所谓“侵犯了他们的隐私权和人权”的说法就没有说服力了,所谓犯罪嫌疑人的“隐私权”只是体现在,在没有经过审判定罪之前,不应该公开其姓名、身份等,以免损害嫌疑人的名誉。而这不应该适用于被依法认定有罪的人,比如那些被电视直播审判过程的贪官和其他罪犯,他们等于被在全国人民面前“示众”,难道他们也被“侵犯了‘人权’和‘隐私权’”了吗?

  先别说公开审判和审判公开怎么划清界限还是个一般人不容易分清楚的问题,我国宪法第125条明确规定:“人民法院审理案件,除法律规定的特别情况外,一律公开进行。”我国刑事诉讼法第152条规定:“人民法院审判第一审案件应当公开进行。但是有关国家秘密或者个人隐私的案件,不公开审理。”难道这些法律也是“文革”制定的?直到2001年4月11日,广州市在市长林树森的主持下,还在越秀山体育场举行了有3万多名群众参加的严厉打击严重刑事犯罪分子公捕公判大会,广州的区伯难道不知道?难道此时候的广州还是“文革”时期?所以只能说虽然那些农民工在讨薪过程中触犯了刑法,但是并非恶性犯罪,不应该进行这种公开审判而已。

  至于把公开审判只等同于文革的示众,就属于无稽之谈了。随着50周年的临近,某些人无论是什么不好的东西也不管与文革有没有因果关系,或者是不是文革所专有,他们统统往文革身上扯,这种说法只能是贻笑大方。

  众所周知,文革过程中的确有示众的情况,但是游街示众和公开审判并不是文革专有。

  了解历史的人都知道,文革中的确有将所谓“牛鬼蛇神”游街、戴高帽、挂牌,对刑事犯公开审判也是常有的事情。但是1978年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宣布文革结束,1981年十一届六中全会作出否定文革的决议,而从1983年开始,中国共有四次严打活动。1983年首次提出"严打"这个概念,并进行第一次"严打";1996年进行了第二次"严打";2000年-2001年进行了第三次"严打",增加了网上追捕逃犯的行动,也被称为"新世纪严打"。第四次严打是2010年。

  开始的“严打”,一样是公开审判,而且将死刑犯、未决犯和其他违法犯罪的人放在卡车上游街示众。直到1988年高检、高法和公安部不允许司法机关进行游街示众才停止。各位都知道,那时候已经进入D时代10年了,难道说D也搞“文革 ”?

  另外,从历史上看,在中国古代社会,一旦沦为女囚,轻则在堂上被裸体笞杖,即“杖臀”,或叫打屁股;重则被脱掉裤子游街示众,名曰“卖肉”。 民国时期,杀头后悬挂城头示众,也有将政治犯和刑事犯捆绑游街示众;从外国看,“二战”结束以后,法国人把“法奸” 剃光头游街示众。 2007年5月6日,在美国亚拉巴马州阿塔拉城,一位中年妇女挂牌站在沃尔玛超市入口处,牌上写着:“我是小偷,我偷了沃尔玛的东西。”

  区伯这个年龄的人应该是了解这段历史的。

  平心而论,从当时的让罪犯游街到现在的尊重罪犯的人权是一种历史的进步,应该肯定,对过去的那种做法应该否定。

  但是我们评论事情应该实事求是,明明在进入改革开放时期很长时间还存在过游街示众和公开审判的现象,而且是古今中外都存在过,既不是起源于文革,也不是为文革所专有。某些人偏偏只是往文革上扯,理解你的会知道你这样说是为了否定文革,不理解你的你这不是明摆着是告诉人们你在骗人么?是非自有公论,某些人刻意去做某些事情,结果从效果上适得其反,弄巧反拙。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芳草地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老田:中国革命的精神遗产到哪儿去了——从1970年代三拨反文革力量的政治分析说起
  2. 为什么中国得利者要否定毛主席
  3. 将“中共”比作“公司”是严重的政治错误!
  4. 毛主席十次挽救了党和国家!——建党99周年的追思
  5. 这一去,要叫天地变了颜色
  6. 是该过紧日子了,但不能自“99%”始吧?
  7. 方方女士又打“极左”了,就问你慌不慌!
  8. 谁把模范村变成了贫困村?申纪兰从“劳动模范”变成“脱贫模范”的尴尬
  9. 美国对香港亮出“核选项”?事情恐怕跟你想的不一样……
  10. 莫迪姿态强硬,印度国内有些人开始担心了
  1. 普京为何不能让俄罗斯强大?线索就在阅兵式
  2. 特朗普掐住了反华“命门”?
  3. 我敢预测:要不了多久会再次听到这些话
  4. 又一个重要标志性事件,这届网民太了不起了!
  5. 老田:中国革命的精神遗产到哪儿去了——从1970年代三拨反文革力量的政治分析说起
  6. 张志坤:中美关系,请不要在捏造文辞上下功夫
  7. 陈伯达之子:八大关于社会“主要矛盾”的论述是如何产生的?
  8. 为什么中国得利者要否定毛主席
  9. 黄卫东:中美究竟谁的技术依赖更大
  10. 郭松民 | 胜利1962:中印边界问题的历史回顾(全文)
  1. “10年浩劫”有十大“匪夷所思”
  2. 钱昌明:“不争论”,是一颗奴隶主义毒瘤!
  3. 张志坤:如此严重的政治问题,究竟该谁负责!
  4. “地摊经济”还未落地就要“收摊”?
  5. 普京为何不能让俄罗斯强大?线索就在阅兵式
  6. 又一个挺方方的女作家被免职
  7. 贺雪峰:我为什么说山东合村并居是大跃进
  8. 邋遢道人:6亿人月入一千、地摊经济及其他
  9. ​中印边境冲突出现伤亡,中国周边局势急剧恶化!
  10. 俺看地摊经济,就像一头黔之驴
  1. 北京知青孙立哲:我与史铁生一起做赤脚医生
  2. 印共(毛)举行五年来最大规模群众集会
  3. 普京为何不能让俄罗斯强大?线索就在阅兵式
  4. 郑永年:中国切不可在世界上显富摆富
  5. 从盼儿到怕儿: “只生一个女孩”为何盛行东北农村?
  6. 我敢预测:要不了多久会再次听到这些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