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思潮 > 思潮碰撞

略议“橄榄型”分配格局

不合群 · 2010-05-29 · 来源:乌有之乡
“中产”梦呓 收藏( 评论() 字体: / /

略议“橄榄型”分配格局(068)

                 一、什么是“公平的”分配?
    
    一些人认为要形成中等收入者占多数的‘橄榄型’分配格局,这个社会存在着大量的不公平、不公正现象,需要用一个橄榄来拯救。这对于广大贫弱的下层小民来说,无疑是一个大大的福音。
    问题在于:在目前富人阶级已经牢牢地占据了统治地位、占有了一切财富资源和生产资料的情况下,所谓的“公平”、“公正”是可能的吗?
    这已经不是一个新鲜的话题了,准确点说:它已经相当陈腐了。
    150年前,当社会主义开始在欧洲兴起的时候,一些资产阶级的经济学家们便打出了“公平分配”的招牌,而一些庸俗的社会主义者又鹦鹉学舌、从资产阶级那里接过这个口号,把自己的政治纲领规定为“要求公平分配劳动所得”。对此,马克思指出:
    “什么是‘公平的’分配呢?难道资产者不是断定今天的分配是‘公平的’吗?难道它事实上不是现今的生产方式基础上唯一‘公平的’分配吗?难道经济关系是由法权关系来调节,而不是相反地由经济关系产生出法权关系吗?难道各种社会主义宗派分子关于‘公平的’分配不是有各种极为不同的概念吗?
    “把所谓分配看作事物的本质并把重点放在它上面,那是根本错误的。消费资料的任何一种分配,都不过是生产条件分配的结果。庸俗的社会主义仿效资产阶级经济学家把分配看成并解释成一种不依赖于生产方式的东西,从而把社会主义描写为主要在分配问题上兜圈子。”(《哥达纲领批判》)
    在“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这三十年,资本所有者利用强力迫使一部分工人离开工厂,剥夺了他们的劳动权;而在农村,那些由于权力和资本的劣势在“竞争”中处于下风的广大农民,则不得不背井离乡,去为那些肚饱肠肥的资本所有者打工卖苦力,以换得一点养家糊口的工钱。那些掌握着生产资料的资本大佬们呼风唤雨、恣睢横行,恃强凌弱、为所欲为。这种情况下,他们会甘心把吃到嘴里的肉吐出来,把已经装到口袋里的金币拿出来,分给那些依附于他们权力和生产资料上、不得不对他们百依百顺的穷鬼吗?

                 二、所谓的“中等收入者”会是劳动者吗?

    社会主义应该在自己的旗帜上鲜明地书写两个大字:劳动!
    而所谓的“中等收入者”又会是些什么人呢?会是劳动者吗?
    工业化开始后的西方资本社会是如何分配社会财富的,我们可以从一位早期社会主义者的一段文字中窥到大概:
    在一个100人的部落中,其中10个最富的人就会对另外10个人说:如果你们做我的听差,你们就可以有饭吃;对另外10个最强壮的人说:你们来保卫私有财产的法律;又对另10个人说:你们来保管我们储存的物品;又对另外20个人说:你们来给我们建设宫殿、围墙和壕沟,给我们制造豪华的奢侈品等等,这样就有50个人为了这10个富人的特殊利益服务。此外10个是老弱幼小没有劳动能力的人,其余的30个人,为了生活,就必须在别人为他们规定的任何一切条件下听候摆布,而且不能不满足于最微薄、最恶劣的一点生活必需。
    在这个比喻上再加上金钱制度,你们对于今天的社会就有了一个总的概念了。(黑--注)(【德】 魏特林 《和谐与自由的保证》)
    这就是说,少数人的劳动养活了极少数的富人以及“占多数的中等收入者”!
    对此,科学社会主义理论的创始人也有如下的论述:
    “现在只有两个起点:资本家和工人。所有第三种人,或者是为这两个阶级服务的,从他们那里得到货币作为报酬,或者是不为他们服务,而在地租、利息等形式上成为剩余价值的共有者。”(《资本论》第二卷)
    “剩余价值——必然总是首先在产业资本家手中——分成不同的范畴。作为这些范畴的承担者出现的,除产业资本家以外,还有土地所有者(就地租而言)、高利贷者(就利息而言)等等,同时还有政府和它的官吏,食利者等等。”(《同上》)
    按照《中国国家统计年鉴》2008年的数据,全国城镇就业人数计2.935亿,其中国有企业职工人数0.642亿,其余则是其他各种所有制的务工人员,也就是说3亿劳动者养活其他10亿人。而在这3亿劳动者中间,农民工又占到了2.3亿,他们在第二产业、加工制造业和建筑业从业人员中所占的比例分别为50%、68%、80%,而他们的收入能有多少呢?这个问题的答案地球人都知道。谢天谢地,如果他们还能按时拿到自己那份“收入”的话!
    不客气点说,所谓“中等收入占多数”的说法,不过是从美国政客和他们的御用学者那里批发来到陈词滥调,没有任何新鲜东西。不错,我们近年来确实可以经常从美国媒体上看到中国应该如何分配之类的训导和教诲。但是,它“公平”吗?
    问题只能是:
    是按劳动分配,还是按资本和权力分配;
    是劳动者,还是食利者;
    一句换:是社会主义,还是资本主义!

              三、亚当.斯密的“道德”

    中国眼下的贫富两极分化,已经到了连一些西方富豪都瞠目结舌的地步,这种情况下,提出“中等收入占多数”的分配格局,是什么意思呢?
    1.不需要触动极少数富人的利益;
    2.不需要关注另外一些极端贫困者的处境。
    只要维护好“中等收入者”的利益就算是实现“公平”啦!
    问题在于,应该由谁来界定这个“中等”的含义?收入多少就可以算作“中等”?这纯粹是一个小孩子玩弄的数字游戏。如果愿意,你可以把人类历史上任何一个朝代、任何一个国家的财富分配都看作是“中等收入者占大多数”,从秦到清,从古罗马帝国到今天的美国霸主。而且事实上,历史上的每一次起义、造反、革命、暴动,参加者永远都是少数人,甚至是极少数人。
    这不是一种彻头彻尾的“忽悠”吗?
    说白了,这种“橄榄型”分配模式,不过是为贫富两极分化寻找理论上的依据,使贫富两级的存在合法化、制度化、秩序化、永久化。——一个地地道道的伪命题。
    我们不知道些党员是否读过马克思、恩格斯的哪怕一篇著作,但是我们知道他们十分欣赏亚当.斯密的《道德情操论》,那么,我们就尝试着引用一段这部著作的话,看看这位亚当先生宣扬的所谓“道德”:
    “我们对成功的钦佩,同我们对财富和地位的尊敬一样,是以同一原则为基础的,它对于确立各阶层之间的区别和社会的秩序同样是必要的。这种对于成功的钦佩,引导我们较为平静地去顺从人类事物的发展进程向我们指出的那些优胜者;引导我们以一种尊重、有时甚至是尊敬的心情来看待那种再也不能抗拒的能带来幸运的暴力,不仅是像凯撒和亚历山大大帝那种杰出人物的暴力,而且是最野蛮和残暴的人,如阿提拉、成吉思汗、帖木儿等人的暴力。这种钦佩引导他们不很勉强地顺从某种不可抗拒的力量对自己的统治,而且没有一种反抗能把他们从这种统治中解救出来。”(《道德情操论》第三卷第六篇《论自我控制》)
    这就叫“公平”!Oh ! My  God!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注:配图来自网络无版权标志图像,侵删!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heji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公众号

收藏

心情表态

相关专题

今日头条

最新专题

热议联想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全民注射新冠疫苗,该不该继续?
  2. 十万火急!高校教师迫切需要接受农民工再教育
  3. “不能只跟在别人后面回答问题”?——谈张维为教授
  4. 子午:捍卫国家粮食安全的英雄被跨省抓捕,这算是什么事?!
  5. 中文已死?卷土重来的阶级呻吟
  6. 美国一年前竟已推演,2022年5月15日乌对俄发动猴痘病毒袭击?
  7. 迎春:论我国主流经济学不懂经济与经济关系
  8. 辽宁舰最大规模演练之后,某些人不自在了
  9. 南京放开限购两小时被叫停,强烈信号,有人发懵
  10. 没有奶子和嫩口,这些上海滩最恐怖的男人女人
  1. 毛主席晚年思想的预见性,终被证实!
  2. 1976年被封杀的伊文思给中国人民最好的礼物
  3. 朝鲜为何突发疫情?看了韩国新闻恍然大悟!
  4. 这个学者为毛主席说公道话,粉碎了反毛公知在年轻人心中埋下的蛊惑!
  5. 央行大鱼落网会波及那些行业
  6. 盛名之下,其实难符
  7. 孙锡良|提三个严肃的抗疫大问题
  8. 近千人感染,又一地暴发疫情,溯源结果扎心了!
  9. 李逵还是李鬼?搜索“新华社违禁词”
  10. 巅峰对决,步步惊心:最惊险的决胜时刻就要来了
  1. 美方评论家大胆描写毛主席!一定要多看几遍!
  2. 上海有人瞎搞,全国人民都不答应
  3. 这个“内奸”,暴露了!
  4. 张文宏的硕士文凭,闹了笑话
  5. 揭秘评价两极的政坛元老康生
  6. 晨明:依法治国的深入思考——从张钦礼冤案至今得不到昭雪说起
  7. 图穷匕见,生死激战!国际局势发生重大变化,暴风雨真的来了
  8. 上海的“大扫除”要开始了!
  9. 毛主席晚年思想的预见性,终被证实!
  10. 韩毓海:否定了毛泽东,必将杀戮中国的未来
  1. 红旗渠历时十年投资近亿,却零贪污的真正原因!
  2. 俄军最强进攻后亚速钢厂乌军大投降,“大鱼”是美陆军司令?
  3. 毛主席晚年思想的预见性,终被证实!
  4. 战争铁律
  5. 俄罗斯政府正式拒绝俄共中央主席Г.А. 久加诺夫关于重建苏式国家计划委员会的建议
  6. 子午:捍卫国家粮食安全的英雄被跨省抓捕,这算是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