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思潮 > 思潮碰撞

揭穿“造谣辛”的弥天大谎

陈守礼 · 2011-05-25 · 来源:乌有之乡
《炎黄春秋》 收藏( 评论() 字体: / /

揭穿辛子陵的弥天大谎

陈守礼

辛子陵精心炮制了一份《在科技部离退休干部座谈会上的讲话》,在社会上流传已有数月了。这个“讲话”内容和语气的狂妄,看到的人无不感到震惊!

辛子陵以中国走资本主义道路的“改革派”代言人的身份,先说了一些真话。他说,他们搞改革开放三十年以来,是一直在用“社会主义理论包装”、“偷偷摸摸”地搞资本主义的,现在已到公开宣布“放弃社会主义道路,走修正主义道路,走资本主义道路”的时候了,现在要“理直气壮”、“光明正大地发展资本主义”,要以“修正主义和资本主义”来“凝聚民心”。这些是亮出底牌的真话,说得很坦白、露骨、彻底,毫不含糊。

但是,辛子陵们面临一个最大的障碍,这就是我国的宪法规定:四项基本原则是我国的立国之本。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是我国的指导思想。辛子陵妄想拆除这个障碍,从哪里下手、采用什么方法呢?

我们都知道列宁说过:“没有革命的理论,便没有革命的运动”,“没有革命理论,就不会有坚强的社会主义政党”。(《列宁全集》第5卷第336页和第4卷第187页)辛子陵就选择了篡改和歪曲马克思主义的“革命理论”下手,选择的方法是造谣。

辛子陵造谣说恩格斯已“宣布放弃共产主义理论”,又造谣说马克思也说他自己不是“马克思主义者”,还造谣说列宁是“德国威廉皇帝的间谍”、“别动队”、“空想社会主义者”。他以为这样一来,就等于宣告世界上本来没有“共产主义”,没有“马克思主义”,更没有“列宁主义”。那么,因为失去了“理论根据”,别说“有坚强的社会主义政党”,就连“共产党”这个党名也不能成立了,“共产党”只能解散或改名了。如果情况果真是这样,辛子陵真会乐疯了。可惜,实际情况却同辛子陵的痴心妄想、胡说八道恰恰相反。现在本文就来逐个揭穿这个大骗子的弥天大谎。

(一)辛子陵造谣说“恩格斯宣布放弃共产主义理论”

辛子陵利用恩格斯在一篇《序言》中的话,要大家《记住恩格斯的93个字》,胡说这是“恩格斯宣布放弃共产主义理论”。这是他对恩格斯这一整段话的曲解。我们只要认真看一看恩格斯这93个字及其上下文,就可明白恩格斯句句话都是在用《共产党宣言》所阐明的“科学共产主义”纠正一个“非科学共产主义”的“论点”。根本不是放弃科学“共产主义理论”。

1、这93个字的上文是:“1844年还没有现代的国际社会主义,(即科学社会主义——笔者注)从那时起,首先是几乎完全是由于马克思的劳绩,它才彻底发展成为科学。我这本书只是它的胚胎发展的一个阶段。例如,本书很强调这样一个论点:”

我们先剖析这个上文,那是恩格斯指他的“这本书”是1844年写的,是在“共产主义”学说的“胚胎发展的一个阶段”所写的,其中的一个关于“共产主义”的“论点”是“非科学”的。恩格斯说:“1844年还没有现代的国际社会主义(即科学社会主义),从那时起,首先是几乎完全是由于马克思的劳绩,它才彻底发展成为科学。”

接着,就举例说“例如,本书很强调这样一个论点:”即“共产主义不是一种单纯的党派性学说……”,换句话说,这是把“共产主义”理解成各个阶级各党派都适用的“学说”的一个“论点”、是“非科学共产主义”论点。这一个“论点”是有出处的,笔者也找到了,这就是恩格斯在1844年写的《英国工人阶级状况》这本书中曾经“很强调”“共产主义不是一种单纯的党派性学说……”,“共产主义是超乎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之间的敌对的……共产主义正是以消除这种敌对为目的的”,“共产主义超乎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之间的对立”。(这一个“论点”的原话见《英国工人阶级状况》,收入《马恩全集》第2卷第586、587页)这就是恩格斯要纠正的一个“非科学共产主义”“论点”。他根本不是要纠正科学“共产主义”。

2、在这个上文之后是:“共产主义不是一种单纯的党派性学说,而是一种目的在于把连同资本家阶级在内的整个社会从现存关系的狭小范围中解放出来的理论。这在抽象的意义上是正确的,然而在实践中却是绝对无益的,有时还要更坏。”即被辛子陵所歪曲引用的93个字。

现在,我们剖析这93个字本身,从这里可以清晰地看出,是恩格斯要纠正一个“非科学共产主义”的“论点”而绝非“放弃共产主义理论”。辛子陵却把它曲解、胡说恩格斯“宣布放弃共产主义理论”,而不是放弃一个“非科学”的“论点”。

科学与非科学的“共产主义”的关键性区别,就在于承认不承认阶级的对立和阶级斗争。恩格斯是放弃一个否认阶级对立与阶级斗争的“论点”,即“共产主义不是一种单纯的党派性学说”的“论点”。而“科学共产主义”却是认为“共产主义学说”是有阶级性的、“是工人阶级的党派性学说”。

恩格斯指出“共产主义不是一种单纯的党派性学说”这句话,是属于“非科学”“论点”。辛子陵却把它曲解成恩格斯认为共产主义学说应该是没有阶级性的,并引伸说“恩格斯说共产主义不是工人阶级的‘党派性学说’,这就是告诉工人阶级政党不要把共产主义写进党章”。这岂不是彻底的歪曲加造谣?

恩格斯明明是说如果按这“非科学的共产主义”的“论点”去实践是“无益的,有时还要更坏”;辛子陵歪曲造谣说,恩格斯认为如按科学“共产主义理论”去实践是“无益的,有时还要更坏”。

3、这93个字的下文是:“既然有产阶级不但自己不感到有任何解放的需要,而且全力反对工人阶级的自我解放,所以工人阶级就应当单独地准备和实现社会革命。1789年的法国资产者也曾宣称资产阶级的解放就是全人类的解放;但是,贵族和僧侣不肯同意,这一论断——虽然当时它对封建主义来说是一个抽象的历史真理——很快就变成了一句纯粹是自作多情的空话而在革命斗争的火焰中烟消云散了。现在也还有这样一些人,他们从不偏不倚的‘高高在上的观点向工人鼓吹一种凌驾于工人阶级利益和阶级斗争之上’、企图把两个互相斗争的阶级的利益调和于更高的人道之中的社会主义,这些人如果不是还需要多多学习的新手,就是工人阶级最凶恶的敌人,披着羊皮的豺狼。”(《马恩全集》第21卷第297页)

现在,我们剖析这个下文,这表明恩格斯始终都是在阐明科学共产主义和批评“非科学共产主义”。

一是恩格斯说“有产阶级不但自己不感到有任何解放的需要……”并以1879年的法国革命为例,说明剥削阶级不会“同意”“解放全人类”的“革命”。这是指出“非科学共产主义”的“论点”是错的。并指出“工人阶级应当单独地准备和实现社会革命。”辛子陵却砍掉了恩格斯的这一段说明。

二是恩格斯进一步指出:“现在也还有这样一些人,他们从不偏不倚的‘高高在上的观点向工人鼓吹一种凌驾于工人阶级利益和阶级斗争之上’、企图把两个互相斗争的阶级的利益调和于更高的人道之中的社会主义”。这是说现在还有鼓吹“非科学共产主义”“论点”的幼稚者和修正主义者。这段话也被辛子陵砍掉、隐瞒掉。

三是恩格斯还更进一步分析:“这些人如果不是还需要多多学习的新手,就是工人阶级最凶恶的敌人,披着羊皮的豺狼。”这是批评患幼稚病的“新手”、要他们“多多学习”,掌握“科学共产主义”,同时批判顽固地搞“非科学共产主义(社会主义)”者,即修正主义者,指出他们是“披着羊皮的豺狼”。辛子陵实际上就是“披着羊皮的豺狼”。正因为如此,所以辛子陵做贼心虚,把恩格斯的这段话也砍掉了。

显然,恩格斯是在《序言》中纠正一个否认阶级观点的“非科学共产主义”“论点”。绝非“纠正”科学共产主义。

那么,什么是“科学共产主义(社会主义)”呢?恩格斯说:“两个伟大的发现——唯物主义历史观和通过剩余价值揭破资本主义生产的秘密,都应当归功于马克思。由于这些发现,社会主义已经变成了科学”。(《马恩全集》第19卷第227页)

1848年《共产党宣言》发表,人们知道社会主义已成为科学了。恩格斯感到他在1844年写的《英国工人阶级状况》这本书中存在着“非科学共产主义”的“论点”,有错误理所当然地应予纠正。“有错必纠”是共产党人应有的光明磊落的正确态度和作风。

辛子陵根本不懂什么是科学共产主义、什么是非科学共产主义,他把恩格斯为了坚持科学共产主义而放弃一个“非科学共产主义”的 “论点”,说成“恩格斯宣布放弃共产主义理论”。辛子陵不懂得马恩毕生坚持的是“科学共产主义理论”。他完全是顛倒是非、恶意歪曲、造谣撒谎。我们只要认真阅读恩格斯的原著,对照辛子陵所说,就像用照妖镜,把新老修正主义、“资改派”、民主社会主义者辛子陵这个骗子的真面目都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了。

辛子陵本想搬起石头砸马克思恩格斯的科学共产主义,可是,结果砸了他自己的脚。暴露了他自己就是冒牌马克思主义、冒牌社会主义、“披着羊皮的豺狼”。

(二)辛子陵造谣说马克思“不是‘马克思主义者’”

辛子陵说:“马克思说自己不是‘马克思主义者’,用这种方式表示对自己前期学说的否定。这个前期,恩格斯划的线是10年前,即1880年以前,这就包括了《共产党宣言》(1848年)、《法兰西内战》(1871年)、《哥达纲领批判》(1875年)三大名篇。”

这又是辛子陵曲解、造谣、撒弥天大谎。这句话根本不是马克思否认自己是“马克思主义者”,而是他针对“冒牌马克思主义者”说的一句另有含义的话。更不是“对自己前期学说的否定”。

实际上,马克思说“我不是‘马克思主义者’”,是坚持《共产党宣言》阐明的科学共产主义者的立场观点,针对那些患有幼稚病与披着“马克思主义者”外衣的“冒牌马克思主义者”说的一句讽刺他们的话。请看恩格斯写给伯恩斯坦的信中的原话:“您屡次硬说‘马克思主义’在法国威信扫地,所根据的也就是这个唯一的来源,即马隆的陈词滥调。诚然,法国的所谓‘马克思主义’完全是这样一种特殊的产物,以致有一次马克思对拉法格说:‘有一点可以肯定,我不是马克思主义者’。”(《马恩全集》35卷第385页)

 “马隆,法国社会主义者,第一国际会员,法国社会主义运动中的机会主义流派”。(见《马恩全集》第35卷第565页的注释)

这是“马克思在与机会主义的错误作斗争,当时针对这些错误而说出的一句讽刺话:‘在这种情况下,我只知道,我自己不是马克思主义者’”。(见《马恩全集》第21卷第719页的注释)

恩格斯还说“在理论方面,我在这家报纸上看到了……被歪曲得面目全非的‘马克思主义’……马克思在谈到七十年代末,曾在一些法国人中间广泛传播的‘马克思主义’时……他说‘我只知道我自己不是马克思主义者’。”(《马恩全集》第22卷第81页)

后来恩格斯多次提到过这句话,第四次提到这句话时是这样说的:“十年前你在法国就很熟悉的那一种马克思主义,关于这种马克思主义,马克思曾经说过:‘我只知道我自己不是马克思主义者’。”(《马恩全集》第37卷第446页)

马克思是针对马隆这个“机会主义者”把马克思主义“歪曲得面目全非”还自称为“马克思主义者”,才说“我不是‘马克思主义者’”的。这是马克思的幽默。是他以科学共产主义立场观点同“冒牌马克思主义者”划清界限的一句话。这句话到了辛子陵手里,却被他曲解成马克思声明他自己不是“马克思主义者”了。

辛子陵不但抓住马克思这句同机会主义者、修正主义者、冒牌马克思主义者、冒牌社会主义者划清界限的讽刺话加以曲解造谣,还以自己造的这个“谣言”为依据,再“乱推论”、“乱引伸”,胡说“马克思这句话是否定了他十年前写的《共产党宣言》、《法兰西内战》、《哥达纲领批判》三大名著”。真是太荒谬了。

为什么恩格斯先后曾有五次提到“马克思曾经说自己不是‘马克思主义者’”这句话呢?笔者查阅《马恩全集》,本来这都是针对把马克思主义搞得“面目全非”的“冒牌马克思主义者”而说的。这句话已成一个典故。恩格斯说:“马隆牺牲了运动的无产阶级阶级性……谁要是像马克思和我那样,一生中对冒牌社会主义者(冒牌马克思主义者)所作的斗争比其他任何人所作的斗争都多”。(《马恩全集》第35卷第380页)

所有谎言都难逃被揭穿的命运,在这里,辛子陵把谣言造到马克思的头上,是又一次想搬起石头去砸马克思的脚,结果砸了自己的脚。暴露出自己的骗子真面目。

辛子陵《在科技部离退休老同志座谈会上的讲话》是愚弄老同志,蒙骗老干部的。老同志和读者只要到图书馆看一看恩格斯先后曾有五次提到“马克思曾经说自己不是‘马克思主义者’”这句话及其上下文和注释,辛子陵这个大骗子的真面目就彻底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了。笔者已查阅过恩格斯先后五次提到这句话以及对这句话的注释的出处如下:《马恩全集》第35卷第385、565页,第21卷第541、719页,第37卷第432、446页,第22卷第81页。

(三)辛子陵造谣说“列宁是德皇威廉二世的间谍”

在苏联解体后,我们曾看到过“斯大林是沙皇的特工”的所谓“解密档案”。但是,后来说这个是“伪造的档案”。不久俄罗斯为斯大林恢复名誉。2002年1月,总统普京说:“苏联伟大卫国战争的胜利是在斯大林的领导下取得的……忽略这一点是愚蠢的”;2003年是斯大林逝世五十周年,俄国《消息报》指出:“在人民领袖斯大林逝世五十周年之际,为他恢复名誉完全成为有组织的行动”。“2003年6月10日的《真理报》、《消息报》都报道《我们的时代》的主编维诺格拉多夫被‘统一俄罗斯’党开除出党,因为他一个月前在报纸上发表攻击斯大林的文章”。(见《马克思主义研究》2003年第6期2004年第1期)

然而,辛子陵无视这些,又来炒作“列宁是间谍”的材料了。辛子陵说德国《明镜周刊》2007年第50期《德皇陛下的革命家》的文章是根据“德文档案”写的,他还引证了一些人的“说词”。但这篇文章和“说词”都没有举出列宁是怎样“投靠”或“勾结”德皇的事实。辛子陵自己也说:“‘列宁间谍案’十月革命前曾被揭露,由于证据不足未成立”,他说:“1917年7月……遵守法制和尊重证据的俄国临时政府就把列宁放过了”。在苏东欧剧变后,反苏反共势力嚣张的情况下,有些反共、反革命者在《明镜周刊》炮制这篇所谓《德皇陛下的革命家》的文章是不难理解的。

辛子陵同这伙反共反革命者臭味相投,于是,又如获至宝地拿来大做文章了。辛子陵仍坚持说列宁是“间谍”、“阴谋家”。他引证这类材料并“发挥”说:“列宁的哥哥是民粹派。民粹派认为‘革命策略中就允许使用最不道德的手段’……”,又引普列汉诺夫的话说“列宁为了达到既定目标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如果有必要,他甚至可以同魔鬼结盟”。辛子陵引了这些话后就得意地断言:“列宁真的与魔鬼结盟了。”虽然当年俄国临时政府因无证据“放过”了列宁,未定间谍罪,辛子陵却还不肯“放过”,仍然断言列宁是“德皇威廉二世的间谍”。并引伸说列宁是“阴谋家”,“十月革命”不是“社会主义革命”,而是被德皇“收買”的“向立宪会议夺权”的“武装政变”。

笔者认为对于辛子陵的造谣,我们应该辟谣;但所谓“与魔鬼结盟”这个问题,我们还有必要用马克思主义的观点来加以澄清。

我们就暂且假定德皇支持流亡在德国的俄国革命者,给过钱和武器是可能的或是事实。因为德皇与沙皇有矛盾,他企图利用俄国革命者来反沙皇;那么,俄国革命者能不能也利用这两国统治者的矛盾,来开展革命活动积聚革命力量呢?虽然对于被剥削阶级来说这两个皇帝都是敌人(魔鬼),但是,俄国革命者利用一个魔鬼去削弱另一个魔鬼,这是完全可以也应该的。拿我国历史上的实例来说吧,当年蒋介石是全国的“剿共”总统,傅作义是华北的“剿总”总司令,都是革命者的敌人(魔鬼)。后来共产党与傅作义谈判达成和平“协议”,结果是保全了千年文化古城北平,保全了百万军民的生命,傅作义本人也得到新生而成为光荣的功大于过的革命干部。这难道是什么“不道德”“不择手段”的事吗?辛子陵装出一副博学的马克思主义专家的姿态,夸夸其谈。其实,他的马克思主义的知识只能得零分。他根本不懂得在必要时“可以同魔鬼结成同盟”是马克思主义的策略,他不知道恰恰是马克思说:“在政治上为了达到一定的目的,甚至可以同魔鬼结成同盟,只是必须肯定,是你领着魔鬼走而不是魔鬼领着你走。”(见《马恩全集》第8卷第443页)列宁是马克思的忠实学生,是按马克思的英明教导做的。他“与魔鬼结成同盟”是革命的需要,绝非“不道德”和“不择手段”。只有辛子陵怀着诽谤革命的卑鄙的目的而造谣,才是不道德、不择手段的行为。

辛子陵还污蔑说;“列宁是个阴谋家,他的野心要当世界革命领袖……后来的斯大林、毛泽东,都是继承列宁的衣缽,要当世界革命领袖。”还污蔑列宁和毛泽东都是“空想社会主义”者,并否定其伟大业绩。他还嘲笑毛泽东的名言:“十月革命的一声炮响,给我们送来了马克思列宁主义”,胡说是送来了“空想社会主义”。

其实,列宁和毛泽东都是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这两位杰出领袖贯彻科学社会主义的伟大成就是举世公认的,是谁也否定不了的。邓小平说“我们犯过一些错误”:但他还是肯定“我们的社会主义改造是搞得成功的,很了不起”;他还说:“我们尽管犯过一些错误,但我们还是在三十年间取得了旧中国几百年、几千年没有取得过的进步。”(见《邓选》第二卷第302页、167页)辛子陵凭什么来全部否定?这种否定和污蔑,是对党和国家及其领袖的诽谤行为。是应追究法律责任的。

辛子陵还以自己制造的上述三大谣言为“依据”再引伸出一系列谎言

1、辛子陵要我们党修改党章。他拿他所曲解的93个字说恩格斯已“放弃共产主义”,并任意引伸说;“中共党章中仍载有‘党的最高理想和最终目标是实现共产主义’的条文是不符合恩格斯的教导的”,他要求党的“十八大”能取消这个条文。这是不値一驳的谬论和痴心妄想。

2、辛子陵造谣汚蔑中国共产党。他把恩格斯说的一个“非科学的共产主义”“论点”偷换成“共产主义理论”后,又乱引伸说“毛泽东为首的中国共产党”在中国搞的就是恩格斯“放弃的共产主义”,就是“绝对无益的,有时还要更坏…结果比恩格斯預料的‘更坏’还要坏得多。这个更坏的结果就是饿死了37558000人”。这是毫无根据的造谣。有关方面应该追究辛子陵的法律责任。

3、辛子陵把恩格斯说的要改变具体的“斗争方法”曲解为恩格斯放弃了暴力革命的“基本原理”。恩格斯明明是说“历史改变了无产阶级进行斗争的条件。1848年的斗争方法,今天在一切方面都已经陈旧了”。辛子陵在这句话中间的“1848年的斗争方法”处加上他自己写的夹注:“(引者注:指《共产党宣言》中说的暴力革命)”。他胡说这是恩格斯放弃暴力革命的原理。实际上恩格斯说的是“斗争方法”,恩格斯并作过解释:“因为斗争条件已发生了本质上的变化。旧式的起义,在1848年以前到处都起过决定作用的筑垒的巷战,现在大多陈旧了”。(见《马恩全集》第22卷第603页)恩格斯是说“旧式的起义”、“筑垒”、“巷战”等具体的“斗争方法”是过时了,根本不是指暴力革命的“基本原理”。辛子陵是在偷换概念。

再看,辛子陵造谣说,在1886年2月25日,恩格斯已放弃“暴力革命”基本原理。可是,同年11月5日,恩格斯却相反地说:“这个人(马克思)全部理论是他毕生研究英国的经济史和经济状况的结果,他从这种研究中得出这样的结论,至少在欧洲,英国是唯一可以通过和平合法的手段来实现不可避免的社会革命的国家。当然,他从来没有忘记附上一句话:他并不指望英国的统治阶级会不经过‘维护奴隶制的叛乱’而屈服在这种和平合法的革命面前。”(《马恩全集》第23卷第37页《资本论》英文版序言)这是恩格斯又一次重申坚持暴力革命的基本原理是不可动摇的。因为即使有进行“和平合法的革命”的条件,统治阶级也不会允许你“和平合法地革命”的。并举出美国南方由于奴隶主不愿放弃其利益而动用暴力,而导致美国南北战争的例子,说明奴隶主是不会让奴隶“和平”解放的。

4、辛子陵造谣说,恩格斯在1886年否定了《共产党宣言》。其实,又恰恰相反,1888年恩格斯在为《共产党宣言》英文版写《序言》又一次重申:“不管最近二十五年来的情况发生了多大的变化,这个《宣言》中所发挥的一般基本原理整个说来直到现在还是完全正确的。”(《马恩全集》第21卷第409页)恩格斯何曾否定《共产党宣言》及其暴力革命的基本原理?

在马克思逝世七年后的1890年5月1日,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1890版序言中又重申:“《共产党宣言》是传布最广和最带国际性的著作,是从西北利亚起到加利福尼亚止的世界各国千百万工人共同的纲领”。(《马恩全集》第22卷第67页)何曾否定?

5、辛子陵把他所造的谣言引伸为荒谬的结论:“马克思恩格斯晚年都放弃了推翻资本主义制度、实现共产主义的伟大理想,主张改良资本主义制度,和平进入社会主义,走民主社会主义道路。”

实际情况又与辛子陵的谣言相反,恩格斯在1892年2月6日声明说:“我根本没有说过什么‘社会党将取得多数,然后就将取得政权’。相反,我强调过,十之八九我们的统治者早在这个时候到来以前,就会用暴力来对付我们了;而这将使得我们从议会斗争的舞台转到革命的舞台。”(《马恩全集》第22卷第327页)这个声明岂不等于驳斥了辛子陵!

辛子陵不仅造了大量谣言、提出种种谬论,特别是他还说他自己“实际上是给中央当‘编外参谋’。”他希望老干部把他的 《讲话》“转告中央”,希望中央照他的意见办。不知是否有老干部把他的《讲话》转告中央,或向中央揭发辛子陵的错误和造谣?笔者相信中央不仅不会承认这个自封的“编外参谋”,而且会责令有关部门追究他散布谣言、违反党纪、政纪和法律的责任。

对于辛子陵以及一些“精英人物”的种种谬论,长时期以来我们未进行批判是重大的失误。现在已到接受这个教训的时候了!。

最近,中国社科院院长陈奎元同志发表了《信仰马克思主义,做坚定的马克思主义者》的重要讲话。提出必须在思想文化上“反对多元化”,特别是提出“要打退反马克思主义思潮的进攻”,对于各种“错误社会思潮”,“我们要用马克思主义观点来抵制它、批判它”。(见《中国社会科学报》)笔者认为这完全正确和必要,并相信全党全国所有真正信仰马克思主义的同志都会用行动来响应!         

作者通信处:中共南通市委党校     邮编226007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执中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相关专题

今日头条

最新专题

抗美援朝70周年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毛主席与斯大林的这张合影,满脸的不开心!原来是因为这个!
  2. 管虎应该为他的挑衅行为道歉
  3. 如何应对抹黑抗美援朝的歪理邪说?
  4. “洋垃圾”外教
  5. 去世九个月竟然“国庆闯红灯”,人工智能冤枉死人的闹剧深思后更加可怕!
  6. 中美贸易战的前景预判及警惕
  7. 重温抗美援朝可以治疗某些人的软骨病吗?——纪念抗美援朝七十周年的现实意义
  8. 雷英夫:我所了解的关于抗美援朝战争几个重大决策的情况
  9. 谁那么大胆 竟敢把“英雄”踢出课本
  10. 张桂梅就是张桂梅,不是什么特雷沙
  1. 一封致作家莫言的公开信,震惊当今社会
  2. 某大学到底什么问题?
  3. 丑牛 | 党庆百年 谁与评说〈之三〉:小岗-南街 历史在这里徘徊
  4. 40年后,为什么说“天堂往左,深圳往右”?
  5. 刘金华评 为何这么多人自杀
  6. 从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中各方的能力和意图看毛泽东主席的战略远见
  7. 为了揭露真相而自杀——毛洪涛千方百计之后竟然作出这么个抉择?
  8. 毛洪涛老师死了,真相还在路上!
  9. 李昌平:选择死,也是战斗!
  10. 清华教授尹鸿造谣、带节奏、抹黑中国,清华党委装聋作哑!
  1. 成都大学正厅级一把手毛洪涛朋友圈举报校长王清远
  2. 钱昌明:共产党员应追求什么? ——有感于“红二代”任志强的坠落
  3. 李陀: 知识分子跌落了, 未来中国是三种人的天下
  4. 为什么官方宣传部门抹掉天安门毛主席画像的怪象层出不穷?
  5. “失联”的毛洪涛和“挤走”三任党委书记的校长
  6. 丑牛:周新城文章所提三大问题应当重视
  7. 余涅|关于天安门广场的中山先生画像
  8. 左大培:为什么还不制裁在华美企反击美国?
  9. 一封致作家莫言的公开信,震惊当今社会
  10. “亩产万斤”这个锅毛主席不背
  1. 《中国出了个毛泽东》获第30届中国电视金鹰奖最佳纪录片奖
  2. 美国大选进入冲刺阶段,特朗普有六成胜算
  3. 一封致作家莫言的公开信,震惊当今社会
  4. 40年后,为什么说“天堂往左,深圳往右”?
  5. 悼念洪涛同志
  6. 重走安邦成魔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