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思潮 > 文艺新生

《毛泽东大传》(第十卷 只争朝夕)第350章

东方直心 · 2015-06-05 · 来源:乌有之乡
《毛泽东大传》 收藏( 评论() 字体: / /

 第350章

“你这个人呀,叫我怎么说你哪!一贯地制造是非,一贯地投机取巧,
一贯地见风使舵。你翻开你的历史,你究竟干了些什么?你想利用别
人之手把春桥打倒,你眼睛里究竟盯着什么人?你说我是天才,我看
你是在说你是天才!自称是小小老百姓,实则呢,大大野心家。”
话说1970年8月24日晚,各组的发言记录汇总到了汪东兴手里。汪东兴一看,有几个人的发言,都引用了陈伯达交给他印发的语录了。他马上打电话,把这个情况报告给周恩来,问道:
“陈伯达同志要打印的语录还没有发,怎么办?”
周恩来说:
“这个语录不能发,封存吧!”
汪东兴马上把陈伯达提供的打印语录的原稿及已打印出来的20份语录,全部封存了。
这天晚上,在陈伯达的安排下,华北组有一些人整理出了一个2号简报。李雪峰的秘书兼华北组的秘书,把副组长们都签了字的这份简报送到了李雪峰的手里,李雪峰看毕,觉得简报如实反映了会议讨论的情况,而且自己在会议上并没有发言,于是就在简报上签下了他的名字。之后,李雪峰还和一些人串联,要求给毛泽东写信,强烈要求毛泽东继续担任国家主席、林彪担任国家副主席。
8月25日晨,中共中央九届二中全会第6号简报,即华北组第2号简报,分发到了6个小组的与会者手里。
华北组第2号简报火药味十足。简报中写道:
“大家热烈拥护林副主席昨天发表的非常重要、非常好、语重心长的讲话。认为林副主席讲话,对这次九届二中全会,具有极大的指导意义。”“代表了全党的心愿,代表了全军的心愿,代表了全国人民的心愿。”
“大家听了陈伯达同志、汪东兴同志在小组会上的发言,感到对林副主席讲话的理解大大加深了。特别是知道了我们党内竟有人妄图否认伟大领袖毛主席是当代最伟大的天才,表示了最大、最强烈的愤慨。认为在经过了3年文化革命的今天,党内有这种反动思想的人,这种情况是很严重的,这种人就是野心家、阴谋家,是极端的反动分子,是地地道道的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是没有刘少奇的刘少奇反动路线的代理人,是帝、修、反的走狗,是坏蛋,是反革命分子,应该揪出来示众,应该开除党籍,应该斗倒批臭,应该干刀万剐,全党共诛之,全国共讨之。”
简报上还写道:
“大家衷心赞成小组会上有人提出的‘在宪法上第二条中增加毛主席是国家主席,林副主席是国家副主席’,和‘宪法要恢复国家主席一章’的建议。” “强烈要求毛主席当国家主席,林副主席当国家副主席”“宪法上不写上毛主席是天才,是有人利用毛主席的谦虚,反对毛主席。”
华北组第2号简报一出,有些小组也纷纷效法,会议气氛顿时紧张了起来。
这天上午,在华东组的讨论会上,组长许世友首先发言,他说:
“林副主席的讲话十分重要,林副主席是我们的光辉榜样,这一次又给我们树立了捍卫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的范例。我们就是要像林副主席那样来和一切反对毛主席的野心家斗,和一切违背毛泽东思想的言行斗。”
王洪文接着发言,他说:
“林副主席讲的很重要,给我们敲了警钟,不承认天才,就是不承认毛主席的正确领导。”
陈励耘因为林立果事先给他打了招呼,所以他杀气腾腾地说:
“林副主席在开幕会上的讲话是有所指的。现在就是有人胆敢反对林副主席,他们就是赫鲁晓夫那样的野心家和阴谋家,反对林副主席关于称天才的伟大理论就是反对毛主席。林副主席是毛主席亲自决定的接班人,那些反对林副主席的人是些什么狗东西!有那么一些人自不量力,还要反对我们军队的干部。这些人应该站出来,有胆量的就站出来,把问题交代清楚!你为什么要反对林副主席?你为什么要反对毛主席担任国家主席?”
许世友大声地说:
“老陈,你讲得对,我坚决支持你!你的意见代表了大多数军队干部的意见!” 
吴德曾经回忆说:“8月25日刊登有陈伯达、汪东兴等人发言的华北组第2号简报(全会第6号简报)印发全会后,各小组的中央委员、候补中央委员要求设国家主席和揪出反对称毛主席为天才的呼声空前激烈了,到处是一片打倒和千刀万剐的叫骂声。我在外面散步的时候,看见张春桥过来,他铁青着脸,见了我只是点点头,没有吱声。我以为他觉察到不妙了,谁知道他已经胸有成竹,已经开始向陈伯达和林彪反击了。我马上给周恩来打了个电话,说:‘我觉得陈伯达在华北组的活动很可疑,要求中央注意他要揪出的人是谁。’这个电话显然对我后来是产生了作用的。那些天,几乎时时刻刻都在紧张之中。”
江青、张春桥、姚文元马上向毛泽东反映了情况。江青说:
“主席,不得了哇,他们要揪我们呀!”
毛泽东气愤地说:
“你想一心一意搞建设吗?偏不让你搞。世界上的事,有时是不能按自己的主观意志去行事的。那好,要斗就斗,奉陪到底,边斗边搞建设。”
11点40分左右,毛泽东首先把汪东兴叫到自己的房间,问道:
“看到6号简报了吗?”
汪东兴看毛泽东神色不对,不敢说这个简报是由他安排印发的,就说:
“刚看到。”
“江青,张春桥、姚文元他们已经来过了,他们说6号简报影响很大。”毛泽东顿了顿,严厉地说:“你们想逼我上梁山,我偏偏不上你们的当,看你们怎么办?你在我的身边,为什么有事不向我讲,你想改换门庭就给我滚!”
汪东兴腿肚子一软,“扑通”一下就跪下了,说:
“主席,我错了。我不了解情况,我上了人家的当了。主席,我向你检讨。”
他说着就大哭起来。毛泽东更加严厉地说:
“你汪主任明明知道我不当国家主席的意见,还派你回北京向政治局传达过,为什么你又要我当国家主席呢?”
事到此时,汪东兴只好把责任推到陈伯达身上,推到叶群身上,还基本上把他与林彪、陈伯达、叶群的一些谈话交代了出来。他还说:
“我听陈伯达发言说,有人听到毛主席不当国家主席就高兴得跳了起来,我很气愤。”
毛泽东严肃地说:
“那就让他们去高兴吧!”
汪东兴说:
“在群众讨论修改宪法时,都拥护你当国家主席。”
毛泽东说:
“不当国家主席,就不代表群众吗?你强调群众拥护,难道我不当,群众就不拥护了?我就不代表群众了?”
毛泽东和汪东兴谈完话,已经是下午2点了。毛泽东让他马上通知政治局常委及政治局委员3点到牯岭毛泽东的办公室开会。汪东兴通知了林彪、周恩来、陈伯达和康生,他让中央办公厅负责通知其他的政治局委员。
下午还不到3点钟,林彪、周恩来、陈伯达、康生都来到了毛泽东的办公处。毛泽东特意安排,先后找林彪、周恩来、陈伯达、康生单独谈话。他对林彪说:
“不要设国家主席,我也不当国家主席。”
林彪从毛泽东那里出来后,见到了陈伯达,鼓励陈伯达说:
“他放出来的魔鬼,未必还能再收回去。”    
毛泽东和周恩来、陈伯达、康生谈了话,就召集政治局全体常委首先开会,他说:
“上山的时候,我就说要把这个会开成一个团结的会、胜利的会,而不要开成一个分裂的会、失败的会。现在好了,会议才开了一天半,整个庐山到处要揪人,要批判反对天才和设立国家主席的人。我再重申一遍,我不是什么天才,我不主张设立国家主席,道理就不多说了。”
林彪说:
“我反复研究了各种宪法,认为国家不设国家主席不妥当,我主张修改宪法除了突出毛泽东思想的指针作用和毛主席的天才领袖地位外,还应该继续设国家主席。”
“我同意林副主席的意见。”陈伯达马上响应说:“国家主席是元首,一国没有元首怎么行?党中央主席兼国家主席是可以的,即使有什么说法,全党全军全国人民都可以理解。”
毛泽东被陈伯达的最后几句话激怒了,他完全听明白了这几句话的含义,陈伯达严重歪曲了他关于不设国家主席的本意。陈伯达的意思无非是说:你毛泽东早在50年代末就辞去了国家主席,现在刘少奇垮了,你也老了,除了林彪可以当国家主席以外,你不可能再来兼这个国家主席吧。如果,你硬要老着脸兼国家主席,全党全军全国人民虽有微词,谁又能拿你怎么样呢?但毛泽东很快就平静了下来,他对陈伯达说:
“你的意见不是讲了很多次了吗?怎么还固执己见呢?你是真不明白还是假不明白?”
陈伯达对毛泽东和林彪说:
“我现在的脑袋已经乱了,我要好好地休息休息,现在是什么问题都无法谈了。”
毛泽东转对大家说:
“你们看了李雪峰、郑维山搞的第2号简报没有?引用的全是陈伯达的话。这位天才理论家在华北组放了一通臭屁后,有人拍手叫好,跟着他到处放臭屁,把庐山薰了个乌烟瘴气。你陈伯达口口声声说要维护九大方针,我看首先破坏的就是你。2号简报实际上就是你的宣战书。你说有人否定文化大革命,要翻历史的案,不是别人正是你们几个。你们不是要揪人吗?我就坐在这里,你来揪好了。你反对张春桥、姚文元,还有康生同志,就是反对我。你攻击他们的那些提法,发明权不是他们,而是我。”
毛泽东越说越有气:
“不就是反对设国家主席吗?反对设国家主席是我提出来的。你们心里都明白。我劝个别人不要再跟上陈伯达这么闹了。你们继续这样,我就下山,让陈伯达他们闹去。设国家主席不要再提了。要我早点死,就让我当国家主席。”
毛泽东又把目光转向林彪,说:
“我看林彪同志回去认真想一想,你会明白的,我劝你也别当那个国家主席。谁坚持,谁就当!反正我不当。”
林彪只好说:
“我不主张设,我也不当。坚决拥护毛主席。”
常委会结束以后,毛泽东来到院子里,见许世友来了,就握着许世友的手问:
“你看,我这个手凉不凉?”
许世友说:“凉。”
毛泽东说:
“我手是凉的,脚也是凉的,我只能当导演,不能当演员。你们让我多活几年多好啊!还让我当国家主席?你回去做做工作,不要选我做国家主席。”
下午3时,毛泽东召集了有各大组组长参加的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毛泽东说:
“刚才,我和几位常委商量,认为现在各组讨论的问题不符合全会原定的3项议程。停止讨论林彪同志的讲话。收回全会第6号简报,立即休会。不要揪人,要按九大精神团结起来。”
“设国家主席的问题不要再提了,要我早点死,就让我当国家主席。我是坚决不当国家主席的。谁坚持设国家主席,谁就去当,反正我不当!”
他说罢转过脸,冲着林彪补充了一句:
“我劝你也不要当国家主席!”
毛泽东又当众警告说:
“如果再继续这样搞下去,我就下山,让你们闹。再不然,就辞去党中央主席职务!”
会议根据毛泽东的意见,决定分组会立即停止讨论林彪的讲话,收回华北组第2号简报,责令陈伯达等人做出检查。
毛泽东的讲话和会议的决定,立即打乱了林彪一伙的阵脚。林彪私下传话给吴法宪等人说:
“不要再坚持设国家主席了,也不要提‘天才’了。”
此时的毛泽东又做出了一个临阵换将的决定。周恩来向李德生传达毛泽东的指示:要他回北京主持军委办事组的工作。把黄永胜换上山来开会。周恩来又向李先念传达毛泽东的指示:要李先念回北京,换纪登奎上山参加会议。
8月25日晚,周恩来主持召开了各大组召集人的会议,传达了中央政治局常委会关于全会暂时休会的决定。周恩来很严肃地对李雪峰说:
“批准印华北组第2号简报的时候,你怎么也不和我讲一下?”
李雪峰说:
“当时我警觉了一下。但想到这也是向中央反映问题的一种方式,就签发了。”
8月26日,九届二中全会各组组长传达关于暂停召开小组会议的决定,宣布由大家分头看文件,修改宪法。还安排了与会者游庐山、看电影和看戏。
此时的叶群、李作鹏、吴法宪都开始收回他们发言的记录稿。邱会作也要回会议记录,剪去了他发言的部分。
汪东兴把这些情况,报告给毛泽东、周恩来。毛泽东笑着说:
“何必当初呢!当初那么积极,那么勇敢,争着发言。今天又何必着急往回收呢!”
周恩来对汪东兴说:
“你也要写检查,争取第一个检查吧。”
按照毛泽东的安排,从26日开始,一直到30日,他和中央政治局常委分头找人谈话。
周恩来、康生在8月26日至27日,连续同吴法宪、李作鹏、邱会作谈话,要吴法宪向中央做检讨。
康生在和吴法宪等人谈话中说:
“你们军队的同志为什么不听毛主席的指示?不设国家主席,是毛主席改变我国国家体制的重大举措,是借鉴了美国和其他资本主义文明国家的宪法经验,经过认真地思考和一些同志的研究而提出来的,为什么你们不听?”
陈永贵回忆说:“毛主席下令停止讨论林彪的讲话,要收回华北小组的简报,特别是把陈伯达揪出来后,我才知道闯下了大祸。我当时很害怕,向李雪峰提出了要检查,李雪峰对我说:‘你检查可以,千万不要拉扯别人,更不要提我,越提问题越复杂,好象我们是有组织、有计划、有预谋似的。’汪东兴也偷偷地跑来对我说:‘我和你以前说的话,不要再提了。我们各自检查自己的就行了,其实也没有什么了不起,顶多是个认识问题就是了。’后来周总理代表毛主席和我秘密谈话,问我华北小组讨论前的动向,我把李雪峰和郑维山的活动,包括我听到他们的议论都报告了总理。我说,我曾经听郑维山对李雪峰说:‘这一回就是要把张春桥、姚文元他们搞臭,把他们的嚣张气焰压下去,迫使中央表态。即使这次目的达不到,也要在下一次的全会上达到目的。林副主席和军委的其他领导同志是下了决心的。’周总理对我说:‘你看看,不整顿怎么能行呢?毛主席就断定他们的活动是有计划、有组织的嘛。毛主席真是神了,你不佩服不行啊!’这时,我才感觉到庐山会议的确是件大事。”
    8月27日,汪东兴连忙写了一份检查,他写道:
“我没有听毛主席的话,我干扰了毛主席的伟大战略部署,也违背了政治局会议的意见,这是无组织无纪律的行动。我的内心极感沉痛。我要接受这次教训,好好学习毛泽东思想,坚持听毛主席的话,谦虚谨慎,戒骄戒躁,提高觉悟。坚决执行毛主席在‘九大’提出的方针,团结起来,争取更大的胜利。”
汪东兴写完了,交给毛泽东审阅,毛泽东说:
“这个检讨书,可以发到全会上。”
汪东兴这份检讨书,经周恩来批改后,印发给了全会与会者。
8月28日晚,吴法宪把周恩来、康生要他做检讨的事,报告了林彪。林彪说:
“你没有错,不要做检讨。”“我们这些人搞不过他们,搞文的不行,搞武的行。”
叶群也打电话安抚吴法宪说:
“你不要紧张,还有林彪、黄永胜在嘛!只要不牵扯到他们二人就好办,大锅里有饭,小锅里好办。”
8月29日,纪登奎、黄永胜上了庐山。黄永胜得知山上的情况后,立即销毁了他原来准备的发言稿。
据黄永胜后来回忆说:“我记得开会的时候,我碰到叶帅,他也对我说,只要林副主席担任了国家主席,就真正有了实权了。我们希望林副主席当国家主席。” 
8月30日晚,毛泽东在他的住处同周恩来、叶剑英谈批判陈伯达的事情。
从8月31日开始,毛泽东经汪东兴安排,不再住在美庐,而是住在离美庐不远的一幢平房里,也就是脂红路175号,这个住处几乎不为他人所知。
8月31日这一天,毛泽东在从汪东兴那里要来的陈伯达要他打印的那份关于“天才”的语录上,写出了一个700字的批语,他写道:
这个材料是陈伯达同志搞的,欺骗了不少同志。第一,这里没有马克思的话。第二,只找了恩格斯的—句话,而《路易.波拿巴特政变记》(后来译为《路易.波拿巴的雾月十八日》——笔者注)这部书不是马克思的主要著作。第三,找了列宁的有5条。其中第5条说,要有经过考验、受过专门训练和长期教育,并且彼此能够很好地互相配合的领袖,这里列举了4个条件。别人且不论,就我们中央委员会的同志来说,够条件的不很多。例如,我跟陈伯达这位天才的理论家之间,共事30多年,在一些重大问题上就从来没有配合过,更不去说很好地配合。仅举3次庐山会议为例。第一次,他跑到彭德怀那里去了。第二次,讨论工业七十条,据他自己说,上山几天就下山了,也不知道他为了什么原因下山,下山之后跑到什么地方去了。这一次,他可配合得很好了,采取突然袭击,煽风点火,唯恐天下不乱,大有炸平庐山,停止地球转动之势。我这些话,无非是形容我们的天才理论家的心(是什么心我不知道,大概是良心吧,可决不是野心)的广大而已。至于无产阶级的天下是否会乱,庐山能否炸平,地球是否停转,我看大概不会吧。上过庐山的一位古人说:‘杞国无事忧天倾’。我们不要学那位杞国人。
最后,关于我的话,肯定帮不了他多少忙。我是说主要地不是由于人们的天才,而是由于人们的社会实践。我同林彪同志交换过意见,我们俩人一致认为,这个历史家和哲学史家争论不休的问题,即通常所说的,是英雄创造历史,还是奴隶们创造历史?人的知识(才能也属于知识范畴)是先天就有的,还是后天才有的?是唯心论的先验论,还是唯物论的反映论?我们只能站在马列主义的立场上,而决不能跟陈伯达的谣言和诡辩混在一起。同时我们两人还认为,这个马克思主义的认识论问题,我们自己还要继续研究,并不认为事情已经研究完结。
希望同志们同我们一道采取这种态度,团结起来,争取更大的胜利,不要上号称懂得马克思而实际上根本不懂马克思那样一些人的当。
                                             毛泽东
此后,他又在这个批语的抄件上加了一个题目:《我的一点意见》。
毛泽东写完了,也改完了,就让工作人员送给林彪看。
这一天,吴法宪在林彪那里谈话,叶群神色严峻地对吴法宪说:
“胖司令,先给你打个预防针,庐山上事情可能要升级,你要沉住气,不要惊慌失措,没有太大的事情。但是也要讲究点方式。来,先让你看看这篇东西。” 
 吴法宪接过来一看,是毛泽东写的那篇《我的一点意见》,脑袋立刻大了。他刚看完,叶群就要收回。吴法宪说:
“你让我马上抄一份,回去讲话好有个标准。” 
 叶群说:
“不要抄了,马上就要发给所有与会者,你们很快就要好好地讨论了。101担心你接受不了,所以让我给你打个招呼。”
毛泽东的《我的一点意见》印发之后,除了林彪一伙和其他少数一些人以外,参加九届二中全会的大部分中央委员和候补中央委员及其他与会者们,这才了解了真相,他们纷纷议论说:
“好哇,原来这场误会是陈伯达挑起来的呀,这家伙坏透了!”
“搞了半天,上陈伯达的当了!他骂别人是野心家、阴谋家,看来他才是地地道道的野心家呢!”
“揭发陈伯达!”
“批判陈伯达是党中央毛主席开好九届二中全会的重要部署。”
9月1日,毛泽东召集中央政治局成员和各大组的召集人开会。他在讲话中点着陈伯达的名字说:
“你这个人呀,叫我怎么说你哪!一贯地制造是非,一贯地投机取巧,一贯地见风使舵。你翻开你的历史,你究竟干了些什么?你想利用别人之手把春桥打倒,你眼睛里究竟盯着什么人?你说我是天才,我看你是在说你是天才!自称是小小老百姓,实则呢,大大野心家。你眼睛里容不下比你强的同志,这一回你如果再不好好检查,我看你就完全堕落下去了。”
毛泽东又说:
“凡是在这次庐山会议上发言犯了错误的人,可以做自我批评、检查。”
他转向林彪说:
“林彪同志,你也要召集吴法宪、叶群、李作鹏、邱会作、汪东兴这些人开会,让他们争取主动,好好地检查自己的错误。不然的话,我们这个会就开不好,就开不成一个团结的会,胜利的会,取得更大成绩的会。”
据吴法宪后来回忆说:“我们在叶群家开了会。叶群定了原则,要检讨,主要是我,但是第一不涉及林彪,第二不涉及黄永胜,一定要把林、黄保下来。”
9月2日,中共中央决定:成立陈伯达专案组,由叶剑英任组长,周恩来任特别顾问。
9月2日这一天,各大组开始集中批判陈伯达。
陈伯达在华北组声泪俱下地作了检查,他说:
“同志们,我在全会开始的时候,违背毛主席的指示,改变大会议程,利用中央领导同志之间的一些个人矛盾,采取造谣的方式,极其错误地攻击了春桥、康生同志。实际上正像毛主席和同志们批判的那样,我分裂了党,违背了九大团结、胜利的路线,犯了极其可耻的错误。”
江青在大组会议发言中说:
“陈伯达同志的错误,不是一天形成的,是有历史根源和思想根源的。凡是带着‘私’字参加革命,起来造反,到一定时候就会跳出来,向党闹分裂,向无产阶级要权。这是一条重要的经验教训。”
与此同时,林彪按照毛泽东的指示,也召集吴法宪、叶群、李作鹏、邱会作、汪东兴等人开会。他不得不按照毛主席的批评精神指责这几个人。他说:
“今天,找你们开个会。你们在会上为什么要在同一个时间发言,为什么都引用了同样的语录。你们要坦白,要交代。”
到会的人都不发言,有的翻材料,有的喝水。过了一会儿,林彪又说:
“嗯,为什么没有人发言?”
汪东兴说话了,他说:
“华北组的讨论,就是陈伯达同志放炮后搞乱的。我完全是上了陈伯达的当。”
林彪马上反问他:
“你发言要设国家主席,而且是代表8341部队和中央警卫局讲话,是谁让你讲的?谁给你布置的?你提出要揪出反对毛主席是天才的人,又是谁给你暗示的?我看你是你自己要那么搞,反过来又要嫁祸于人,这也是不行的。我们要实事求是,是陈伯达的问题就说陈伯达,是自己的问题就说自己!”
汪东兴自知没趣,闭口无言。其他人七嘴八舌地说了一会儿,会议就散了。汪东兴借故向林彪请了假。
汪东兴回到毛泽东住处,将林彪召集会议的情况向毛泽东作了简单的汇报。不过他说的是:他如何如何反击,林彪如何如何尴尬等等。毛泽东听后哈哈大笑,问道:
“会议还开不开?”
汪东兴说:
“林彪打了一个招呼,说再开会就通知,不通知就不去了。”
9月3日,林彪又召集吴法宪、叶群、李作鹏、邱会作开会,因为汪东兴请了假,就没有通知他。林彪在会上对这几个人说:
“你们看到了吧?有些人开始推卸责任了,把自己的问题往别人身上推,好像自己是一个吃屎的3岁小孩。汪东兴就是这样的人。我们谁也没有给他布置,陈伯达从来就看不起他,背后称他是宦官老二。他是专门在我和主席面前进行投机的人,曾经给我提供了许多的消息,我都没有搭理他。我早就警惕上这个人了。现在,毛主席先把他推出来,就是要让你们检查。一开了这个头,后面的尾巴都要露出来。当初批评刘少奇的时候也是这样。刘少奇开始检查后,毛主席就抓住不放了。”
这一天,汪东兴将林彪再次召集会议而没有通知他的情况,报告给了毛泽东。毛泽东说:
“他们不要你了。说明你不是那个圈子里的人。”
9月4日,毛泽东找林彪谈了话。
9月5日上午,毛泽东找陈伯达谈话,一见面就问他说:
“大家批判了你的错误,你能认识到吗?” 
陈伯达还没有答话,毛泽东就发火了,他说:
“你这个人大概是看到我快死了,所以迫不及待要给你自己找一条出路和靠山,是不是?你历来是脚踏两只船的,这次表现更加恶劣。你嫉贤妒能,把政治局大多数同志不放在眼里,你表面上是反对张春桥,实际上是反对我。你主张设国家主席,究竟是什么居心?你要是把事实的真相讲出来,我就佩服你。就看你检查不检查了。”
陈伯达向毛泽东检查了不顾全大局的错误,毛泽东批评他说:
“什么顾全大局,你的大局是设国家主席!是要把我置于死地!”
这是陈伯达最后一次见到毛泽东。
陈伯达在几十年后回忆说:“如果说林彪没有野心,那是愚弄历史。问题不在于林彪有没有野心,而是说当时究竟谁没有野心。大概除了毛泽东以外,我们党内没有不愿意当国家主席的,当然我这里主要指的是当时在政治局里的。想不想当是一回事,能不能当是另一回事。林彪曾经对我说过:‘与其把党的大权交到张春桥那些人手里,不如我们把权夺过来。’说明了林彪的的确确是对张春桥那些人有反感。我们和江青、张春桥、姚文元那些人并不是一回事,我们之间是进行过坚决斗争的,这可是千真万确的事实。如果没有毛泽东对他们的支持,失败的绝对不是我们。毛泽东也经常地批评江青,现在我们看得很清楚了,那种批评是一种恨铁不成钢的批评,准确来说是提醒。搞历史的人不敢正视这个问题,就弄不懂文化大革命的许多事实。”
    欲知毛泽东后来如何处理林彪一伙人的问题,请继续往下看。再版《毛泽东大传》实体书,一套全5册共十卷,417万字,只收工本费200元包邮;淘宝网址:http://shop70334099.taobao.com 或淘宝搜索:毛泽东大传东方直心;作者东方直心 联系方式:13937776295,QQ:2425751303

相关文章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注:配图来自网络无版权标志图像,侵删!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中流击水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公众号

收藏

心情表态

相关专题

今日头条

最新专题

热议联想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今天,我要理直气壮的替“公知”正名!
  2. 出来洗地了!
  3. 可叹一个三观端正的好青年,竟死于非命。苏州女子杀夫案背后......
  4. 减持美债
  5. 美国迈出疯狂一步!又有16国紧急抛售美债,美国财长再次呼吁访华求救!
  6. 前三十年犯了“集体性的方向性错误”吗?
  7. 张文木|重提"教育要革命"的命题
  8. 苏联援华四十年,历史真相几人知?
  9. 向把毛式社会主义看守到人生终点的革命志士致敬 ——沉痛悼念经受两重天考验的当今为数不多的坚贞的共产主义战士刘晓铎同志逝世
  10. 昔阳县公安局的权力究竟有多大?
  1. 昨晚高层公布的方案, 让许多人第一时间想起毛泽东的独创
  2. 过江伟人无分歧
  3. 吴铭:国际政治格局质变的标志性事件
  4. 张志坤:中俄两国正在做同一件事情
  5. ​郭松民 |关于马先生登陆及其他
  6. 海牙国际法庭对普京发逮捕令,意味着什么?
  7. 秦明|不许污蔑鲁迅!“孔乙己太少、闰土太多”
  8. 今天,我要理直气壮的替“公知”正名!
  9. 那些还在鼓吹房产泡沫的人,到底安的什么心?有请日本人告诉我们真相!
  10. 中俄携手已成定局,美国无法同时打赢两场战争!
  1. 乌有之乡网站募捐公告(2023年3月)
  2. 吴铭|挣脱错误货币理论的枷锁,是打破美国霸权的前提
  3. 中美拔刀,暴风雨真的来了!
  4. 当权派的反击,最惨烈的政治报复来了!
  5. 厉以宁走了,留下了他最爱的贫富两极分化
  6. 谁是老人家“第二件大事”中最大的受益者?
  7. 顽石:说说慈禧太后
  8. 先被美国抄家,再被中国审判,这就是汉奸的结局
  9. 谁在搞极左?——四清运动与毛刘的决裂
  10. 赵磊:刘伶不穿裤子,还是刘伶 ——毛刘的差距为啥这么大(五)
  1. 全国学毛著的标兵廖初江,后来怎么样了?
  2. 《功过在人心》
  3. 乌有之乡网站募捐公告(2023年3月)
  4. 乌有之乡网站募捐公告(2023年3月)
  5. 她能怎么办?
  6. 官方纪念毛主席的规格、频率不如孙中山,这很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