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时政 > 舆论战争

关哲:“两高司法解释”直捣微博龙庭

关哲 · 2013-09-16 · 来源:观察者网
收藏( 评论() 字体: / /
可想而知,一向以不自由毋宁死精神标榜的大V是不会就此收场的……官方、民众、大V如何博弈,有待观察。虽然薛蛮子、潘石屹等失势的大V都举双手赞成网络空间需要建立秩序,但总有留下的宝座,总会有人争先恐后地争抢。

  微博是座积满灰尘的龙庭。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9日下午公布“两高”关于办理利用信息网络实施诽谤等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简称“两高司法解释”)。此“解释”旨在对互联网尤其是微博进行一番大扫除:限制网络诽谤,同一诽谤信息实际被点击、浏览次数达到5000次以上,或者被转发次数达到500次以上的,应当认定为诽谤行为“情节严重”,从而为诽谤罪设定了量化的入罪标准。“法外之地”头一回有了量化标准,久居微博龙庭的大V们犹如惊弓之鸟,寝食难安。

  大V自然是微博中的皇帝。聚众嫖娼、拖欠嫖资的薛蛮子在看守所里表示:“看微博就像是皇帝批阅奏章那样。我觉得省委书记的权力也没我大,每天都有三十个省请我去做演讲。”也只有微博大V掌握着这份得天独厚的舆论资源。在微博刚刚筹建,甚至还只是内部测试的时候,潘石屹就已经是它的测试会员了。如今,潘石屹坐拥1600万粉丝。

“两高司法解释”直捣微博龙庭

  微博四V帮:任志强、李开复、潘石屹、薛蛮子(从左至右)

  然而,一旦互联网的诽谤罪采取“量化标准”,这些微博中的“皇帝们”就显得异常不自信。在“微博诽谤转发500次即入刑”面前,往日很多拾大V牙慧的人,相当于给皇帝当仆伺的,现在自然替皇上着急。例如@北京杨博 哀叹队友只会焦躁地谩骂,全然没有了往日指点江山的激情与胸怀,他建议道:“1、以实际行动抵制谣言;2、杜绝基于情绪的攻击与谩骂;3、从法律高度认识因言获罪;4、理性坚持舆论监督,因爱而批评。微博需要我们理性地珍惜!”

  当年微博的快速扩张,少不了谣言的作用。2009年8月,新浪微博开始公测。一批相同类型的社交网站也相继出现,并在中国微博市场呈现竞争态势。2010年,中国微博市场更是呈现井喷式发展,出现了20多种同类型产品。不仅搜狐、腾讯、网易等门户网站相继推出微博,新华网、人民网、凤凰网以及和讯财经等多家媒体网站也推出微博。如何在千军万马的微博市场杀出血路?微博“问政”成为了微博运营方的首选。2011年,“7•23动车事故中”,秦火火用天价赔偿意大利旅客3000万欧元的谣言引爆微博。从此,微博就成为了谣言的栖身之所。运营方自己不见得就喜欢,可是形成路径依赖,已经无法自我革新。微博常有,而大V难觅。大V不用新浪微博,还能去搜狐微博。由政府来调控微博空间也属于万不得已。@王志安 直言:两高司法解释对微博是个不小的打击。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过多依赖偏激和谣言组成的微博社交关系网络岂会说断就断?制造谣言容易引发眼球效应,尝到了甜头的秦火火即是明证:工资随着网络上的名声水涨船高,再难戒除“谣言”之毒的他最终黯然收场。新浪微博对大V有路径依赖,而情比金坚的谣言家们又怎会甘心自己的灵魂飘然远离?

  真的大V,敢于直面惨淡的自我。

  当部分公知还在认为该法律解释是要打压大v和压制言论自由的时候,人们发现真的大V已经躺在地上高呼自己就是谣言受害者,求法律保护了。在网络群众的吐槽面前,“两高司法解释”的出台甚至成为了微博大V的保命符。李开复身患淋巴癌却仍不放弃治疗,坚强面对未来生活。在接受《南方人物周刊》采访时,他表示“谣言伤害了李开复也请处理一下”:“我不是台湾特务!”

  自觉受到“谣言之苦”的又岂止李开复一人。复旦大学冯玮搬出《刑法》第246条,借两高司法解释之风,明确表示:“我早已有言在先:所有造谣污蔑均属不实之词,我均截屏为证。对×××一再挑衅,我不予回应,因为法律会回应 !”SOHO地产老总潘石屹也觉得自己受到了污蔑和伤害。他虽然在央视镜头面前口吃,可对身家性命异常敏感。他誓死否认曾侵吞50亿国有资产,并向记者倾吐苦水,表示做个大V也不容易,微博一定要有秩序……当年乔布斯离世,潘石屹随口说了一句希望苹果出1000元以下的手机,以告慰乔帮主在天之灵。谁成想一小时20万条@蜂拥而至,高声呼喊潘石屹推出每平米1000元以下的廉价户型……潘一千,潘币的名号接踵而至,SOHO老总黯然删除微博……

“两高司法解释”直捣微博龙庭

  潘币风波(图上为任志强,网友戏称其为‘任大炮’;图下为潘石屹。)

  大V们连微博人民的吐槽都承受不起,普通群众面对谣言时的心情可想而知,早已作古的共和国元老面对蜂拥而至的诋毁攻击时更是有心无力。环球时报单仁平发文表示“普通人不像大V那样刀枪不入”:“一个现实中的人或者一个小机构如果遭到网上恶意诽谤,被转发500次,这个人或机构承受的压力和伤害都足够强烈。”

  自由派们其实非常识时务。他们不敢否定两高司法解释的“质”:“事件真相”于他们而言就是皇后的贞操,不容置疑。@唐律疏议 表示:全世界大概争论造谣好坏的也就中国了吧?在美国,记者别说造谣——就连传谣,甚至仅仅因为消息来源无法确认,记者就可能要丢饭碗。成天嚷嚷“新闻媒体言论自由”的中国记者们,你们有这份觉悟了吗?我早说过,反对谣言是普世情怀。

  质变不成,那就“量变”。粉丝将近百万的“五岳散人”说:“我发任何一条,瞬间浏览量都能上五千。两高司法解释的执法不取决于官方的雅量,取决于看守所的容量。”言外之意,自己只要一发微博就可能随时随地被请到看守所……

  一边是五岳散人信心爆棚,另一边,下辖1600万粉丝的潘石屹在面对央视采访时如坐针毡,紧张到口吃。他一改往日作风,力挺“微博诽谤转发500次入刑”,称“一句假话也说说说说不得”。粉丝量是五岳散人的十多倍,潘石屹的认识高度也显得更胜一筹:“微博如同原子弹……几亿人的空间需要建立秩序……原来我发东西比较随便,其实这个责任实际上是慢慢建立起来的。就是你的转发可能关注你的人是上千万人在关注,这个上千万人背后还有关注的人,所以它就是一个像核裂变一样,就是你的信息发布出去要非常的小心。所以我觉得作为大V粉丝量比较高的人,就是应该更加严格的要求自己,更加有着纪律性,不能特别的随意,你要是特别随意的话整个造成的社会影响和危害就会比较大。”薛蛮子在看守所也不忘为两高司法解释站台:“早该出台了,这是个好开始。”

  潘石屹“投诚”,李开复得病,薛蛮子被拘……微博四V帮原本铁板一块,在龙庭里打情骂俏。忽报三人各天涯,泪飞顿作倾盆雨,四V帮如今只剩任志强一人苦守阵地。

  如果任大炮看过《英雄儿女》,一定会觉得彼时彼地恰如此时此刻:为了胜利,向我开炮!只不过英雄王成是心甘情愿牺牲自己,而华远集团上市公司的董事长却是情非得已浑身中枪。既曝光“潘任美”事件之后,司马南借“两高司法解释”出炉之际再掀高潮,炮打任志强“涉嫌致使巨额国有资产流失”。可华远地产老总显然还是要脸的,回应道:“司马南别蹬鼻子上脸!”

  司马南是谁?敢拿1000万叫板马云和王林的学者怎会沽名学霸王:“任志强先生据30年历史得出结论,他就是爷,没人敢啐他的脸。即使他上房揭瓦撞墙沉船,西城区府北京市府也不敢不给他面子,不敢不巴结他。很显然,任老四犯了经验主义的错误。我偏要惹惹你!”

  吴法天也以身试“法”。两高司法解释一出,他直接举报任志强涉嫌行贿,并且“求起诉”,根本不担心自己会“成为最高院司法解释实施后的第一个被告”。吴法天直言“无谣者无畏”:“两高关于造谣诽谤的司法解释一出,某些公知大V慌了神,各种曲解和调侃,以受迫害的心态消解规定。你不捏造事实诽谤他人,不是明知捏造的损害他人名誉的事实还在信息网络上散布,不编造、故意传播虚假恐怖信息,还怕转发多少次?我今天质疑任大炮的帖子转了两千多次,就是告诉你们用证据说话的人无畏!”

  面对司马南和吴法天的行动,被自由派压抑许久的网络群众(不要提左派右派,就说网络群众)揭竿而起,与自由撞个满怀。网友@李望苗:是个好事!网络已经成为一个特殊的社会形式而存在,当然不能逍遥法外! 网络可以监督、建议、批评和辩论,但不可以造谣,也不允许那些开口就是吊丝、公知、天朝等无知而恶意的攻击! @21世纪网也亮明了【继续勇敢说真话】的立场:两高司法解释出台,微博一片插科打诨和哀号之声,打击谣言对坚持说真话的人,其实是好事。让我们更加勇敢地说出真相,同时也让我们更加审慎发言,这样我们说出的真话才会更有分量,说话做事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就无所畏惧。网友 @窈窕老淑女借潘石屹紧张结巴的表现调侃道:“发现两高新规出台后,网上口吃的人群极速增长。”

  戴旭点子正等官方自干五和民进自干五代表人物当然高兴。点子正表示:“一,微博水军气势高、公知声音高、大V姿势高,两高新解是对微博三高的高招。二,不做亏心事,不怕法叫门。三,立法是学问,执法是功课,实践是中国最好的老师。四,立法为公执法为民是教师节最好的贺礼。五,转发过500,@点子正 坐等谣哥@摆古论今 起诉。”

  @戴旭 听闻两高司法解释的出台,称自由派“寒冬已至”:“网络上甘岭战役已胜利结束,大反攻开始!”《南方周末》甚至在头版表态认输。他们借用了宁财神的话:“我一度以为大V是Victory(胜利的意思,大V实指Vip,即经新浪认证重要人物),现在,我认输了。”@我自拔刀昂天笑 同样以“求起诉”的方式举报茅于轼污蔑共和国缔造者毛泽东、散布毛主席执政时期饿死三千万人的谣言。他要求严惩茅于轼,不惜以“坐牢”的代价也要转发过500次。

  比起微博大V此前自得其乐 “求辟谣”,网络自干五终于有了应对之策:“求起诉”。他们用亲身实践来证明另一边的罗昌平也有自信“搞掉”刘铁男。当你手握真凭实据,心中无所畏惧,屏幕前才不会到处都是“该微博已被删除”。

  但网络义士也没开心太久。有感于网络舆论大环境,“自干五总书记”点子正自嘲自干五的战斗力低于500:“各位自干五别担心,辟谣贴绝少过500次转发,晚安。”

  @董路也无奈地说出了网络舆论中的“八个凡是”:“凡是出了各种事,必须是体制问题;凡是政府做的事,必须是错的;凡是美爹做的事,必须是好的;凡是质疑他们的,必须是五毛;凡是不让造谣传谣的,必须是限制言论自由;凡是公知阵营违法的,必须是打击报复;凡是嫖娼的大V,必须是马丁路德金;凡是洗澡溢出水的,必须是亚里士多德……”董路表示,正是公知和自由派指鹿为马的功力,他才知道原来洗澡溢出水的不是阿基米德,而是亚里士多德。

  高手在民间,网络群众的觉悟具有理论高度。虽也担心执法问题,却不会因噎废食。@唐律疏议 表示:“有人问打击谣言会不会被滥用,把真话当谣言打?这是可能的。但正如《联邦党人文集》所说,赋予政府权力,首先看是否必要;然后才谈防止滥用。散布谣言自古就是攻击敌国的有效方式,可见其危害,故谣言非打不可。本次两高解释的是刑法,适用窄而救济多。理论上不易滥用。不过实践之前,也只能从理论上说了。”

  @唐律疏议 也会担心两高是否会限制言论自由、造成误伤的问题,只是他觉得两高以后会让“挂傻逼”这一举措承担风险:“两高《关于办理利用信息网络实施诽谤等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有个问题:转500条就算情节严重,那如果转发的人是为了晒傻逼博主或为反驳而转发呢?若这也算的话,是否欠妥?还有,若是删除后被继续截图转发的,算不算数?”

“两高司法解释”直捣微博龙庭

  网友热议“两高司法解释”

  即便未来不曾确定,任大V逍遥的微博龙庭终究一去不返。自由派一直担心倒掉脏水的同时,言论自由这块心肝宝贝也被“两高”一起入刑。可正如网友们说得那样,首先谈是否必要,然后才能讲防止滥用。久居龙庭,长于水军之手的“言论自由”,不过就是块牌坊。东汉质帝不过是叫“梁冀”一声“跋扈将军”,就被后者毒杀。令人不禁怀疑,如果大V手中“言论自由”的招牌伤害到了他们自己,斯诺登的经历是否就是这块牌坊的下场?

  这点其实早就有迹可循。斯诺登曝光美国棱镜计划后,连清川就为“监听门”辩护,称斯诺登不是反美英雄而是违法者。在不同的国家利益面前,言论自由成了任微博大V打扮的小姑娘。

  微博这座等级森严的大V龙庭,迟早会崩塌。网友@孤烟暮蝉 表示:两高司法解释,其实主要是针对公关公司的,防止他们用水军操纵虚假的民意,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我曾经分析过这些公关公司的操作流程,一般是营销帐号首发,大V转发,然后水军大量转发造势,人为制造网络热点并消费,然后从中获利,这些公司中有许多都有国际背景,这是业内人士跟我透露的。网友@嘉善老顾 认为“打谣大扫除”对于广大网民来说何乐不为:“最近的网络形势突变,两高司法解释后,微博还能玩么?我说:这得看你是什么人,想通过微博干什么。对一般网民而言,打谣犹如大打扫,你应该感到环境清爽了才对;至于众说纷纭的转500,跟你压根不搭界,不恶意造谣,不刻意传谣,别说转500,转一万次,何乐而不为?”

  当阳光照进宫里的时候,任志强也许会想起微博刚刚筹建之时,自己批判体制的恣肆汪洋。现在,他犹如“闲坐说玄宗”的老宫女,孤独地感叹:微博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可想而知,一向以不自由毋宁死精神标榜的大V是不会就此收场的……官方、民众、大V如何博弈,有待观察。虽然薛蛮子、潘石屹等失势的大V都举双手赞成网络空间需要建立秩序,但总有留下的宝座,总会有人争先恐后地争抢。旅美学者@方绍伟就在一旁冷嘲热讽:按照我的“上网者不上街”的理论,“两高司法解释”是非常不利于维稳的,是严重帮倒忙的。同李承鹏关系密切的@作家-天佑以“风紧”之名努力涨粉:风紧,请速关注@作家天佑- 和@作家天佑--- ,麻烦扩散一下,谢谢!只有140多万粉丝的@袁裕来律师 一边在解释自己曾犯下的造谣之过,另一边仍在转发自己的微博、声嘶力竭地高呼:“至少转他5000次!争取转他50000次!”

“两高司法解释”直捣微博龙庭

  袁裕来微博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昆仑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最新专题

抗美援朝70周年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重走安邦成魔之路
  2. 为什么杀我们学长姐!
  3. 是可忍孰不可忍?
  4. 毛主席与斯大林的这张合影,满脸的不开心!原来是因为这个!
  5. 新冠确定物传人,会是武汉沉冤得雪的决定性证据吗?
  6. 去世九个月竟然“国庆闯红灯”,人工智能冤枉死人的闹剧深思后更加可怕!
  7. 迎春:一篇分析资本主义世界经济罕见的好文章
  8. 如何应对抹黑抗美援朝的歪理邪说?
  9. “志愿军是唯一没有屠杀平民的队伍”!
  10. 三次卖断货的五本红色书籍,到底什么在吸引人们?
  1. “失联”的毛洪涛和“挤走”三任党委书记的校长
  2. 一封致作家莫言的公开信,震惊当今社会
  3. 某大学到底什么问题?
  4. 40年后,为什么说“天堂往左,深圳往右”?
  5. 丑牛 | 党庆百年 谁与评说〈之三〉:小岗-南街 历史在这里徘徊
  6. 刘金华评 为何这么多人自杀
  7. 为了揭露真相而自杀——毛洪涛千方百计之后竟然作出这么个抉择?
  8. 从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中各方的能力和意图看毛泽东主席的战略远见
  9. 毛洪涛老师死了,真相还在路上!
  10. 李昌平:选择死,也是战斗!
  1. 成都大学正厅级一把手毛洪涛朋友圈举报校长王清远
  2. 钱昌明:共产党员应追求什么? ——有感于“红二代”任志强的坠落
  3. 李陀: 知识分子跌落了, 未来中国是三种人的天下
  4. 为什么官方宣传部门抹掉天安门毛主席画像的怪象层出不穷?
  5. 余涅|关于天安门广场的中山先生画像
  6. “失联”的毛洪涛和“挤走”三任党委书记的校长
  7. 丑牛:周新城文章所提三大问题应当重视
  8. 左大培:为什么还不制裁在华美企反击美国?
  9. 一封致作家莫言的公开信,震惊当今社会
  10. “亩产万斤”这个锅毛主席不背
  1. 《中国出了个毛泽东》获第30届中国电视金鹰奖最佳纪录片奖
  2. 美国大选进入冲刺阶段,特朗普有六成胜算
  3. 一封致作家莫言的公开信,震惊当今社会
  4. 40年后,为什么说“天堂往左,深圳往右”?
  5. 悼念洪涛同志
  6. 重走安邦成魔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