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争鸣 > 网友杂谈

良药苦口利于党,兼评证监会在帮谁?

大马 · 2008-06-17 · 来源:乌有之乡
证监会与股市黑幕 收藏( 评论() 字体: / /

做劳动规律的主人,不当市场命运的奴隶

——良药苦口利于党,兼评证监会在帮谁?

大 马

 “交换”可以产生效益,这同思想可以产生行动一样。思想有助于行动的准确性,但思想也会过头,也会脱离实际,不但会降低了准确性,还会带来错误的导向,带来严重的破坏后果。当然,在阿谀奉行者眼里,是没有正确与错误之分的,在捧杀中牟利,在混乱中捞鱼,是他们唯一的价值取向,是他们全部理论的指导思想。考验党的执政能力,就是在验证党的分辨能力,是谁在为维护党的领导地位而忧心如焚,是谁在为捧杀党的昏昏昭昭而幸灾乐祸;哪些批评的言论,可以启迪党为人民服务的思路,哪些言论的驳斥,可以撼动党为人民服务的决心,可以拽离党为人民服务的轨迹。别有用心地诱导党的领导人犯错误,是少数人谋取暴利的有效手段,他们从实体经济的巧取豪夺,到思想理论上的哗众取宠、成名成家,无不构成了动摇革命党领导地位的严重威胁,使我们党许多错误的决策措施,制造了更多的祸害。理论家们提供了错误的“思想”产品,经过管理者的辛勤劳动,却制造出质量低劣的“政策”产品,使我们不得不想到,在整个社会的矛盾关系中,其实都存在互相供求的关系。市场的商品交换,只不过是社会全部供求关系的一部分。这跟思想过头了,会制造祸害一样的道理,市场中的“交换”过头了,就会破坏生产力,就会破坏整个经济体系的运行,就会带来经济的危机。例如中国股市的管理细则,找不到有哪一条,专门维护一万元以下投资者利益的政策措施――如果说,社会主义的性质主要表现在市场的投资性,而不是其投机性,即资本主义的属性,那么可以从证监会的管理动作,远远落后在市场运行的节奏看,除了几个较大的案件,不得不为了平息民愤而处理,除了装点门面的一些表面行为之外,我们可以看到,几乎都在为大财团的资金遥控,开拓投机的空间,都在为市场的投机性,推波助澜,都在为市场的资本主义性质,火上加油。让长期投资的“大小非”,给予短期套利的时机,;让具有实权背景的资产者,编织各种投资项目的故事,来大量地圈钱,这样竭泽而渔地加油方式,必然地纵容市场的波动,让原已疲态的市场波动超出了政府的管控能力,超出了百姓对政府能力的信任。党的威望,政府信誉,在人民心目中无法估量的损失,都被既得利益者的欢呼雀跃,被金融市场的歌颂者,遮盖的严严实实,一点也让人察觉不到。只能让人感受市场的风险在加大,只能让人们认定,听从市场的命运是无法改革的,从过去的“命”和“革”,转变到现在的认命,这就是主流理论家的汗马功劳,这就是挂着社会主义招牌,并不能解决资本主义危机的困难。如果我们跳出这个别人埋下的陷阱,按照社会主义思想来管控,肯定要容易多了,只要打碎市场的黑箱系统,破除这个商业秘密的保护机制,把大资金的进出信息在第一时间予以公布,让大家来鉴定,有没有违规的行为,看看有没有人提出违法的证据,需要立案,则其管理的成效,就不可能出现如今之让中国公众的失望。增加管理者的人力和物力,是理所当然的,绝不应被腐败问题所困扰,所限制。腐败问题要靠管理过程中的民主方法来解决,而不是靠减少管理或不要管理的无政府思路来解决。不解决腐败的问题,依靠市场的赌博,依靠赌博空间的扩展,来掩盖问题的存在,掩盖存在的社会危机,是一种执迷不悟的错误。把这一种错误的空间扩展,自诩为“在发展中解决问题”,这样的提法应该反思。没有高超的管理水平,缺乏全面的管理措施,却要用大跃进的思路,把整个的经济,在短期内都卷入到市场的赌博机制内,是不是一种极左的思维方式,是不是对资本理论之教条主义的搬用?照搬是容易的,要用它来为人民服务,就不容易了。咱们只要查一下,可以把净投资扩大到十万元,来选取证券账户,计算此范围每一个的账户,将他们的总收益与总亏损相比,可以说10%都不到。虽然货币的功能,主要在于对价值的计量,但对于人民的利益,却是有帐不好算。因为他们是不敢把真实的散户交易数据,保存起来,予以公布。因为这一个数据足可证明金融市场对生产力的严重破坏,足可证明证监会同资产阶级政府没有多大的区别,一样是站在少数人立场,成为剥削广大民众投资利益的帮凶。我不知道,那位前辈,算不算你们这三个代表的鼻祖,他关注试验效果的话,关注以试验效果来取舍对应的政策,来避免两极分化的意思,还管不管用:“证券、股市,这些东西究竟好不好,有没有危险,是不是资本主义独有的东西,社会主义能不能用?允许看,但要坚决地试。看对了,搞一两年对了,放开;错了,纠正,关了就是了。关,也可以快关,也可以慢关,也可以留一点尾巴。 ” 毕竟是前辈的眼光看得全面些,必须要看到“有没有危险”的方面,这话中之意,有可能对,也有可能错,主要看效果,不光专盯着投资的增值性质,也应注意到投机的赌博性质。对市场投机的赌博性质,他其实很了解,了解那些开赌场的老板们,只能告诉您,有赢钱的机遇,也有输钱的挑战;但他不能告诉你,赌钱的规则里边,充斥了大量地作老千的手法,那他是管不住的,他只管大家愿意赌一把,他就有存在的意义。显然,证券市场的社会效果,不像赌场那样清晰地摆在大家的面前,在“搞一两年”,就能说明其存在,有多大的意义,更何况还有谙熟此术的少数人,焦急地等待着靠这个市场发迹呢,正好利用手中的舆论工具,借题发挥,强烈呼吁,使证券市场的大跃进式扩张,成为中国经济发展的共同要求,作为改革成功的主要标识。让我们大多数人,误以为有了一个平等的发财机遇,纵容混乱的市场概念,进入我们劳动价值的规律,纵容市场经济的模糊价值,成为我们生活之价值判断的重要坐标。可以这么说,“搞一两年”的时间虽然不够,但五年,十年的实践,早就充分地证明了这个市场的赌博性,包括主流经济学家都不得不承认。没有广大劳动群众的血汗财富为此垫背,不可能有今天的庞大规模,不论您是个人的储蓄,还是企业的劳动,每一个劳苦大众,都逃脱不了受其剥削的命运。那些讥讽中国股民的人士,不知道自己已经站到资产者的一边,置大多数人利益而不顾,说什么投资股市的民众都是有钱人,不懂股市就不要进去。难么请问,是谁让这些普通民众买不起房屋,以致连孩子的教育费都承担不了;是谁让储蓄的钱,被通胀的魔手,窃取了应有的价值,诱导广大人民群众,一定要从毛泽东时代的观念转变过来,转变到市场经济的投资观念上。要人民转变观念,却不对转变观念的后果,作出合理的政策安排,作出一个负责任的经济学理论说明,我们还有多少理由,继续接受资本理论的制度安排呢?难道股市并没有牵扯着千家万户的百姓利益,并不是影响经济稳定的重大问题,就凭证监会这一号子少数精英,管得好吗?可以这么说,前辈所担心的问题,“证券,股市”对哪些人“好”,有没有冲击整个经济的“危险”,在今天为大家都一目了然的情况之下,证监会坚持为少数大资金集团服务的立场,不从信息公开方面动点脑子,不斩断大资金控制市场的黑手,迟早要栽倒在广大股民的血泪控诉中。不要太蔑视那落在三个代表后边的大多数人,有着社会主义思想根基的中国人民,终究不像俄国那样,被轻易蒙蔽的,这一系列的市场悲剧,在人们的心目中都有一杆秤,会重新予以衡量,新的价值判断基准,必将在马克思主义者的努力下,浴血重生。中国人民不会容许少数人,把劳动社会的经济,都绑在资本市场的破车上,去赌中国未来之命运。因为人民不会屈从于当市场的奴隶,必定能在自己的奋斗中成为劳动的主人,主宰社会的一切。

劳动的规律,贯穿于个人与社会之间的关系,按层次分,占第一位的是劳动者在生产中的劳动关系,无论是脑力劳动,还是商务工作,只要在消耗人的精力和必要时间,都一样,如同“细胞”通过其“膜”对外界进行的交换,都存在交换的机制。其次才是市场的交换关系,才是市场上商品交换的货币运动。换句话说,前者是基础,后者是基础上的建筑。在大部分劳动者的发展权没有得到解决之前,让大家的生存权受到严重的威胁,是必然的。这一个问题,作者将另行撰稿论述,阐述劳动的关系,包含着远远比市场来得重要的价值机制。本文主要强调的是,市场规律,仅仅是劳动规律的组成部分,不要过于沉湎于对市场机制的迷信,误导了整个社会经济的运行方向。市场的交换机制,仅仅是整个社会的交换机制的一个部分,而不是全部。交换不仅仅限于有形的,不仅仅限于物质的,不仅仅限于可见的。总之,交换是大自然中,矛盾双方交互作用的现象,也是人类与自然之间进行物质交换的劳动现象,更是人与人之间一切总和关系,构成整个社会的生命体之机能。我们尊重整个社会的交换机制,服从人类运动的规律,本质上就是在遵循劳动的规律。但是,这并非一定要服从混乱的市场概念,并非一定得服从那桀骜不驯的市场机制,并非一任其脱离社会整体利益的恣意摆布。社会主义不需要排斥市场机制,但不能把这个机制吹捧为万能的灵丹妙药,错误地认作可以解决一切社会问题的唯一途径。这种为无政府思潮,开辟经济自由道路的后果,必然地使有效的市场经济,演化为无效的投机经济,演化为负效的赌博经济,实质上以表面的局部的经济自由,换取了内在的全部的经济专制。以少数人的经济自由,取代多数人的经济受束缚,将使整个的劳动机制,受到严重的破坏,摧残着社会发展的生命机制。希望党和政府,要认清中国社会的运行方向,不要墨守资本理论家的成见,继续在市场的概念中兜圈子,把解决经济问题的全部希望,依托在各种赌博规则的制定和创设方面,不但解决不了经济的危机,而且将更多地丧失能够巩固执政党地位的重要时机。我们暂时不能也不必限制既有市场,但我们不该再去顺应资本学者不负责任的批评言论,从而为善于投机的少数人,去开拓赌博的资本游戏空间。在股票交易市场存在严重监管失控的情况下,再去创新金融产品,明显是弊大于利,招致更大的麻烦。要稳定股市,应当从有效服务于广大平民散户,抑制大财团的投机利益着手。不要为既得利益者的鼓噪所迷惑,敢于限制大小非的交易,敢于延迟其流通的初始时间,对于已经变现的大小非个人持有者,保留重新对其征税的追加权力,全方位监控导致每一个股价突变的帐户,责令其公布操作的理由,限制海外基金对冲的赢利途径……等,只要摆脱资本社会管理模式的理论约束,任何有益于大多数人利益的举措,都应该纳入社会主义政府的管理行为。那些力图减少政府管理的叫嚣,只能保护少数狼的野性自由,剥夺多数羊的生存自由。要消除政府一些官员的腐败,不能依靠政府的不作为,不能依靠对政府作为的减少。因为减少政府的管理,完全是资产阶级的民主方式,是保护大财团利益之所需。因为资本社会的管理模式,所谓的小政府大社会,都是适应资产阶级的需要,都是为无产阶级设下的制度陷阱。无产阶级暂时还没有找到自己的管理模式,当然可以借用过来,但我们不能忘记,这是社会主义管理的权宜之计,不能成为社会主义管理标本的模式。我们需要民主,需要清除腐败,但不能因为还没有找到新的民主方式,就去照搬资产者的民主方式,迎合少数人对资本利益的诉求。那种为少数人谋利的政策措施,本身在增加政府政策的腐败成份,然而又成为资产阶级学者,宣扬无政府主义论调的话柄。政府官员的腐败,首先来自于资本主义政策的腐败含量,其次才是无产阶级民主,在制度创新上的滞后,这种滞后的制度创新,的确阻碍了社会主义管理制度的发展,但不能因之就取消了我们对民主制度创新的探索,取消了对普通劳动者直接参与管理的民主方式之推行。难道资本社会的制度都是最先进的,能够解决一切社会问题吗?难道用少数人的富裕,代替多数人受通胀制裁的不富裕,用资源掠夺、用生态破坏、用环境污染来换取国民总收入的提高,来换取政府官员的行政业绩,又用官员们的政绩来歌颂改革理论家的谬论创新,来歌颂资本理论的丰功伟绩,这不是“假、空、狂”的极“左”思维模式吗?难道一切服务于资本利益的思潮和政策,不存在坑蒙骗拐偷的利益空间,不存在压迫和欺诈的恶劣行径,需要我们继续毫不动摇地坚持下去吗?这是一种思想的堕落,这是资本思维模式不可救药的堕落。我们痛恨官员的腐败,其实就是在痛恨资本制度的致命缺陷。所以我们在反腐败的斗争中,一定要认明腐败的根子在哪里,不要被蛊惑人心的资本学者所误导,不要在反腐败斗争中,把原本具有“反腐”性质的社会主义根基一起反掉。

 总而言之,我们在痛恨官僚的腐败无能之同时,一定要牢牢记住,这一个血的教训,这一个铁的真理:只有社会主义能救中国,只有资本主义,才会把中国带向灾害的深渊。因此,要走社会主义道路,就得需要依靠党的领导;因此,维护共产党的领导地位,是每一个中国公民应尽的责任。只要我们的党坚持为全体人民服务的初衷,坚持社会主义的前进方向,我们就有维护社会稳定的充分理由,我们就要耐心给予党的领导人,更多的思考时间,给予站稳立场的同志,有认识错误,纠正错误的时间。也等待大家提出更多的分辨是非之理由,更多的社会主义之建议措施,提出来供党的领导人参考。不要袖手旁观地站在一边,埋怨别人的无能,更不要用指责党存在错误的方式,来抵制共产党的领导作用,来为资产阶级削弱共产党领导的企图和阴谋,助纣为虐,让少数既得利益者,更加地得意忘形,让寻机作乱的资产者,更加狂妄地聒噪其市场万能的陈腐观念,叫嚣其剥削有理的罪恶之主张。要想不当市场的奴隶,就要批判资产者的歪理邪说,就要在社会主义的制度创新上,长劳动者志气,灭资产者淫威。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注:配图来自网络无版权标志图像,侵删!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金刚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公众号

收藏

心情表态

相关专题

今日头条

最新专题

热议联想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没有奶子和嫩口,这些上海滩最恐怖的男人女人
  2. 张伯礼院士从上海返回后透露:上海的疫情不一样!再次刷新了我的认知
  3. “马云算啥”:上海居然有如此牛X的人物!
  4. 南京放开限购两小时被叫停,强烈信号,有人发懵
  5. 愤怒和悲哀!被篡改的国际歌
  6. ​越是困难,越要保持战略定力——从南海吹填说起
  7. 建议北京在送检样本中,混入一定数量阳性样本!
  8. 大国战争离你我有多远?美军最高将领说“大雨即将落下!”
  9. 地道2439名亚速营全部投降,马里乌波尔紧急造门窗,泽连斯基要投降?
  10. 比克格勃更神秘!普京为何此时派“它”出场?
  1. 毛主席晚年思想的预见性,终被证实!
  2. 这个学者为毛主席说公道话,粉碎了反毛公知在年轻人心中埋下的蛊惑!
  3. 没有奶子和嫩口,这些上海滩最恐怖的男人女人
  4. 央行大鱼落网会波及那些行业
  5. 近千人感染,又一地暴发疫情,溯源结果扎心了!
  6. 盛名之下,其实难符
  7. 孙锡良|提三个严肃的抗疫大问题
  8. Chairman MAO为什么要废除高考?
  9. 李逵还是李鬼?搜索“新华社违禁词”
  10. 全民注射新冠疫苗,该不该继续?
  1. 美方评论家大胆描写毛主席!一定要多看几遍!
  2. 上海有人瞎搞,全国人民都不答应
  3. 这个“内奸”,暴露了!
  4. 毛主席晚年思想的预见性,终被证实!
  5. 张文宏的硕士文凭,闹了笑话
  6. 揭秘评价两极的政坛元老康生
  7. 图穷匕见,生死激战!国际局势发生重大变化,暴风雨真的来了
  8. 上海的“大扫除”要开始了!
  9. 韩毓海:否定了毛泽东,必将杀戮中国的未来
  10. 1976年被封杀的伊文思给中国人民最好的礼物
  1. 红旗渠历时十年投资近亿,却零贪污的真正原因!
  2. 俄军最强进攻后亚速钢厂乌军大投降,“大鱼”是美陆军司令?
  3. 毛主席晚年思想的预见性,终被证实!
  4. 战争铁律
  5. 俄罗斯政府正式拒绝俄共中央主席Г.А. 久加诺夫关于重建苏式国家计划委员会的建议
  6. 愤怒和悲哀!被篡改的国际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