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争鸣 > 网友杂谈

“计划经济体制”代表着专制 民主只能蕴生在“市场经济体制”里吗?

杨思基 · 2011-09-26 · 来源:乌有之乡
富士康暴露资本真相 收藏( 评论() 字体: / /

“计划经济体制”代表着专制 民主只能蕴生在“市场经济体制”里吗?
杨思基



很多年来精英们一再鼓吹“‘计划经济体制’代表着专制社会, 民主社会只能蕴生在‘市场经济体制’里”这一谬论,但他们在这里运用了一个非常低级的形而上学割裂事物辩证关系的手段,那就是割裂“民权”“民意”在社会主义条件下与国家、社会公共权力和国家意志的内在关联,并使“民权”“民意”与社会主义国家“国家意志”和“社会公共权力”完全对立起来,以尊重“民权”“民意”和“人权”为名,否定社会主义国家的国家社会公共权力和国家意志,否定社会主义基本社会制度。
但实际上在社会主义条件下,社会主义国家必须是劳动人民当家作主的国家,国家、社会的公共权力和国家意志必须充分体现劳动人民的当家作主民主权力,必须充分反映和体现劳动人民的民情民意,使国家利益和劳动人民的根本利益完全统一一致起来,绝不允许任何人把“民权、民情、民意”与“国家意志”和“社会公共权力”割裂对立起来,绝不允许把国家利益与劳动人民的利益割裂对立起来。
精英们一讲权力就是什么“官僚权力垄断”,就是破坏民主自由平等、否定公民基本人权的“行政权力”,但资本控制市场控制经济的权力霸权他们为什么就不讲了,劳动人民当家作主的权力他们为什么就不讲了?资本权力和雇佣劳动劳动者的权力没有矛盾只有和谐吗?面对官僚权力和资本权力的霸权,劳动者的权力可以忽视甚至可以完全否定吗?否定劳动者当家作主的权力,否定保证劳动者所有权与当家作主权力的社会主义生产资料公有制,哪里还有什么属于劳动者的民主自由平等及公平公正和人权?精英们一再攻击的脱离民意的“国家意志”、“长官意志”是公有制和计划经济的错吗?难道它们不是在剥夺劳动者法定的主人地位和权力使权力集中于极少数官僚和资本家之手才会出现的现象吗?在劳动人民拥有对一切国家干部和企业领导的选举权和罢免权——真正劳动人民当家作主的社会主义国家、社会主义企业里,在按照劳动人民的意志和利益需要来表达的“国家意志”和“行政权力”里,难道还会存在“国家意志”和“行政权力”与劳动者权力、“公民权利”及劳动人民意志的尖锐对立和冲突吗?把“民意”、“民权”同国家意志、国家行政权力割裂对立起来,将它们置于非此即彼、有你无我的关系中来理解和诠释,把公有制和计划经济完全等同于“官有制”和长官意志以权谋私瞎指挥,对“国家意志”、“国家行政权力”一概视为极权专制的化身来批判和否定,这是明摆着以批判“官僚特权”和“封建主义极权专制”为名彻底否定社会主义的国家制度和基本社会制度嘛!
国家社会公共权力和国家意志一旦与民权、民情、民意发生分裂和脱节,马上就有可能造成国家社会公共权力向官僚特权的演变,就有可能造成国家权力和国家意志失去民权、民情、民意的民主基础,从而造成前者与后者的尖锐对立和冲突,也就是形成“官”和“民”的各种对立与冲突。这是社会主义国家必须时刻警惕并力图避免的事情,但不幸的是很多社会主义国家都是在这方面栽了跟头而没有避免这个悲剧,不少共产党执政的国家逐渐丢弃马克思主义而转向资产阶级的修正主义思想理论和路线,确确实实就是在这个悲剧发生后而发生和蔓延开来的。
其实正是由于精英政客们官商学勾结实施了这种对“民权”“民意”和国家公权力的割裂与分离,才导致了国家社会的公权力完全被官僚政客所把持和垄断,导致了国家社会“公共权力”的形成和行使失去了其“民权”“民意”的民主基础,形成了“民权”“民意”与国家社会“公权力”的尖锐对立和冲突,从而导致了国家社会公共权力在官僚政客手里被演变成了官僚特权并被用以以权谋私。精英们最害怕的就是劳动人民当家作主,最害怕的就是劳动人民拥有选官、罢官、监督各级官吏的权力,他们一概拒绝劳动人民拥有管理社会、管理国家、管理企业事业各类经济社会组织的权力,所以他们才一再不加分析地一概否定“权力干预”,并且在将社会公共权力与劳动人民民主权力割裂对立起来的基础上以否定“政府权力干预”为幌子,否定社会主义公有制和计划经济必然要求的劳动人民当家作主民主权力,否定社会主义公有制计划经济和按劳分配的社会主义基本社会制度,在所谓尊重“民权”“民意”“民主、自由”的幌子下大搞资本主义的私有制雇佣劳动生产方式及其经济社会制度,大搞剥夺劳动人民与资本主义国际经济秩序接轨、资本统治一切的所谓私有化、市场化、资本化的“全球化”“社会转型”和“企业改制转型”。  

所谓市场经济的平等无非就是表面上愿买愿卖、自由交换的形式平等,但由于私有制市场经济条件下资源与市场的垄断,事实上根本就不可能实现真正自由平等的买卖。在资本主义两极分化的市场经济条件下,极少人垄断着一切生产资源和商品市场,劳动者却一无所有,他们为了活命,不得不接受资本家任何苛刻的条件而高价买低价卖,买进的是资本家的垄断高价商品——基本生活品,卖出的是极其廉价的劳动力,只有在遭到工人阶级激烈的反抗、坚持不断的斗争而且是在发达资本主义国家有了在经济落后国家获得大量超额利润的情况下,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工人阶级才开始有了稍微提高的报酬和基本生活条件的某种改善,但即便是这时他们也仍然处于受剥削、被奴役的地位。而落后国家的工人阶级和劳动人民就完全没有发达国家的工人那么幸运了,他们干着远辛苦于人家发达国家工人不愿意干的工作,拿的却是仅仅人家十分之一甚至几十分之一的工资,他们受尽了国际垄断资本、官僚买办和本地资本家的多重压迫与剥削,在资本家眼里他们连资本家的生产工具和生产线都不如,他们不过是会说话的工具和奴隶。
非常可笑的是,正是资产阶级思想家们在他们反对封建主义的斗争中为了吸引群众支持他们,却把他们的资本主义市场经济吹成人人自由平等、民主公正的经济社会制度,而中国的资产阶级如今则用这种完全以谎言编造的理论来否定社会主义公有制计划经济,把社会主义公有制计划经济说成是“极权专制的化身”,把资本主义私有制市场经济说成是“蕴生民主社会”的经济。但历史发展极具讽刺意味的是,正是这些极力宣扬私有制市场经济民主自由平等理念的人以最凶狠残暴的手段剥夺了一切个体劳动者,剥夺了劳动人民的一切财产和权力,使劳动人民最终沦为一无所有的雇佣劳动者,成为任由资本剥削和奴役的雇佣劳动者;正是他们极力宣扬的民主自由平等的私有制市场经济最终确立了权力与资本无所不至的统治和统治联盟,使劳动人民彻底沦为雇佣奴隶,使人类最古老而血腥反动的奴隶制和极权专制真正恢复起来了。如果说世界上最早的资产阶级还多少有一点反封建的革命性和进步性而且曾经推动了历史发展的话,那么今天中国的资产阶级则只有逆历史发展潮流而动反社会主义、反马克思主义的反动性、反革命性了。
精英们说回到公有制计划经济经济管理体制上来,那就是回到贫穷落后的时代,这也是胡说八道。这一点请大家看看那些至今仍坚持公有制计划经济管理方式的一些单位和经济实体就清楚明白这是不是回到贫穷落后的时代了。我国现在凡是坚持社会主义公有制和民主科学计划管理的经济单位和组织,可以说没有一家比他们吹嘘的一切私有化、市场化和资本统治一切的单位差,社会主义的华西村、刘庄、南街村等等,这些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在富裕程度和社会风气方面哪个不大大优越于他们宣扬的私有化、市场化典型——小岗村而且要比它好上百倍!
但精英们就是不允许劳动者有自己的经济社会组织、不允许让劳动者通过他们的集体组织来当家作主,而非要照搬西方资本主义市场经济来取代社会主义公有制计划经济不可。资本家和官僚权贵们很清楚,只要搞社会主义,就不能是官僚、资本家的天堂,穷人的地狱,而只要搞资本主义,就什么都得由资本和权贵们说了算,他们想给穷人多少穷人就只能得到多少,用郭台铭的话说,“只有使穷人走向绝路,他们才知道感恩”——即在劳动者不受雇于资本家就没有饭吃的时候劳动者才会对雇佣他们的资本家和权贵们感恩戴德。人家郭台铭在这里一点都不避讳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民主是资产阶级利用资本的垄断和统治实施资产阶级专政,台商郭台铭在这里可是比我们那些以官僚学者为名头的精英们实在多了。
谁的财富谁说了算,谁掌握生产资源谁就是这个社会经济生活领域里的实际主人。只有社会主义公有制才有可能是劳动人民集体当家作主,资本家个人的财产论什么也轮不到劳动者当家作主。知识精英们连这点道理都不懂,还有资格侈谈市场经济民主吗?知识精英们把“市场经济体制”说成是什么本质上要求“民主社会”,把市场本身造成的弱肉强食、两极分化问题说成是只能通过市场和市场经济的发展才能解决的问题,把市场经济打扮成“公平公正、自由平等、供求关系和各种经济关系达到均衡的经济”,还说“市场经济万能”不是他们说的,倒是批驳他们的别人说的,请看他们这里还讲逻辑、讲道理吗?根本就是无赖不讲理了嘛!
但精英们宣扬的所谓“市场经济改革”在实践上究竟又如何呢?他们的“经济体制改革”实际上最终不过就是一个“卖”字嘛。但卖了国企、集体企业卖土地、矿山和资源,卖了这么多都经过谁了,跟谁民主过了?这里面那怕有一丁点民主没有?各种生产资源是我们祖先遗留给我们的生存发展基础,它们是属于全中国人民的,社会主义中国几十年积累起来的公有社会财富也是属于全中国人民的,为什么一些人在所有者根本不知情的情况下说卖就卖了,并且卖了的钱到底去了哪里,派了什么用场,中国人民也是毫无所知,只知道现在国家和地方各级政府都负债累累,老百姓不少人因买房、上学和医疗也大都负债累累。中国人民创造的财富最终都去了哪里?那些高楼大厦、卖不完的财富最终都属于哪些人所有?究竟有哪些人暴富成为亿万富豪了,终于可以和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富豪们平起平坐谈论如何剥夺中国劳动人民发展仅仅属于他们资本家的经济了?这样的市场经济是真正属于劳动人民的民有、民营、民享、民主、自由、平等、公平、公正的民主法治经济吗?是讲劳动人民人权的吗?精英们如此欺骗中国人民,岂不是把全国人民都当作任人欺骗愚弄、剥削压榨的傻子吗?!
(此文为《“计划经济体制”是专制吗?》一文的重新修订稿,首发于新华网 2010年8月31日 发展论坛)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执中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相关专题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为什么中国得利者要否定毛主席
  2. 将“中共”比作“公司”是严重的政治错误!
  3. 郝贵生:不谈党的阶级性,谈何“把人民放在最高位置”?
  4. 党外人士有话说:谁在添堵?
  5. 这家企业庆祝99岁党生日首先高调纪念毛主席!
  6. 张志坤:中印边界摩擦冲突常态化的危险
  7. 南方洪灾:救援“前所未有”地艰难,社会关注度不高
  8. 重磅!中央将颁发"抗美援朝70周年"纪念章
  9. 北京第二波疫情328人感染,20天才2人出院,到底什么原因?
  10. 胡新民:关于中印边境反击战,还有这些史料值得回顾
  1. 特朗普掐住了反华“命门”?
  2. 我敢预测:要不了多久会再次听到这些话
  3. 为什么中国得利者要否定毛主席
  4. 老田:中国革命的精神遗产到哪儿去了——从1970年代三拨反文革力量的政治分析说起
  5. 又一个重要标志性事件,这届网民太了不起了!
  6. 张志坤:中美关系,请不要在捏造文辞上下功夫
  7. 黄卫东:中美究竟谁的技术依赖更大
  8. 陈伯达之子:八大关于社会“主要矛盾”的论述是如何产生的?
  9. 郭松民 | 胜利1962:中印边界问题的历史回顾(全文)
  10. 将“中共”比作“公司”是严重的政治错误!
  1. “10年浩劫”有十大“匪夷所思”
  2. 钱昌明:“不争论”,是一颗奴隶主义毒瘤!
  3. 张志坤:如此严重的政治问题,究竟该谁负责!
  4. “地摊经济”还未落地就要“收摊”?
  5. 普京为何不能让俄罗斯强大?线索就在阅兵式
  6. 又一个挺方方的女作家被免职
  7. 贺雪峰:我为什么说山东合村并居是大跃进
  8. 邋遢道人:6亿人月入一千、地摊经济及其他
  9. ​中印边境冲突出现伤亡,中国周边局势急剧恶化!
  10. 特朗普掐住了反华“命门”?
  1. 北京知青孙立哲:我与史铁生一起做赤脚医生
  2. 印共(毛)举行五年来最大规模群众集会
  3. 为什么中国得利者要否定毛主席
  4. 郑永年:中国切不可在世界上显富摆富
  5. 从盼儿到怕儿: “只生一个女孩”为何盛行东北农村?
  6. 我敢预测:要不了多久会再次听到这些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