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争鸣 > 网友杂谈

郑州李爷:法学之花贺卫方——818贺教授

郑州李爷 · 2013-11-08 · 来源:无为李爷的博客
贺卫方评析 收藏( 评论() 字体: / /
贺教授如此牛逼,是因为贺教授是真牛吗?当然不是,一个是贺教授的老师是真牛,一个贺教授的同学真牛。

  李爷我有个缺点,就是太慈悲。路见不平,伸手就摸。

  我曾经呼吁@司马南 放开@贺卫方 ,把他放入水中央。那么这次李爷我为什么又亲自摸贺卫方呢?因为贺教授不仅撒娇还撒欢,不仅撒欢他还撒泼!李爷慈悲之心忍不住爆发,刺闹一下贺教授。

  摘要:

  1.贺卫方究竟是立场问题,还是智商问题。

  2.贺卫方的教授职称问题质疑。

  3.贺卫方同北大的恩恩怨怨。

  4.贺卫方为什么推墙。

  5.贺卫方为什么有恃无恐。

  6.药方——补药数学。

  7.参考文献。

  8.免责声明。

  先谈第一个问题——贺卫方究竟是立场问题,还是智商问题。

  作为法学之花的贺卫方,经常因逻辑混乱前言不搭后语而导致自我左右开弓打脸。这个情况,“大五毛”司马南同学认为,贺教授是立场问题。李爷我则不这样认为。其实在李爷写《司马南请放开贺卫方》的时候,已经提出来了:贺卫方不是立场问题,是智商问题。因为他经常“想不通”。所以我呼吁司马南别按住贺卫方日复一日。

  那么,怎么说贺卫方是智商问题不是立场问题呢?我们下面来论证。(部分可参阅李爷文章《司马南请放开贺卫方》)

  1、有资料表明。贺卫方曾经参加两次高考。

  第一次高考,天生丽智的贺卫方数学得到了4分!名落孙山是必然的了。

  第二年,贺卫方长辈亲属全家总动员,本着不抛弃不放弃的精神,团结一致向前看,齐心协力把花灌。贺卫方也昼夜苦读,最后狂妄的去高考,第一志愿是北京广播学院,第二志愿是北京大学中文系。一心想做个文艺青年+二逼青年=→ →编剧。什么?贺卫方明明毕业于西南政法大学嘛!别急,往后看。成绩出来,贺卫方同学再次名落孙山。此时,奇迹出现了!用贺卫方自己的话说:“就像小姐抛绣球,一下就砸到我的脑袋上了。”一心想做编剧的贺卫方,竟然被重点大学西南政法大学砸中了!而在拿到录取通知书前,贺卫方竟然根本不知道有西南政法大学这个学校!文艺青年的说法就是真是天上掉下个林妹妹牌大馅饼啊,普通青年的说法就是走了狗屎运。

  各位看官,您能想到第一年数学考了4分,第二年又被北京广播学院和北京大学中文系OUT的贺卫方,就是这么奇迹般的进入了国家重点大学西南政法大学的吗?如果第一年数学考4分,底子差,可以理解。可是,贺卫方第二年全家总动员当明日之花来培养仍然没有被录取,这符合贺卫方的天生丽智吗?还有一个实际情况是,贺卫方第一次参加高考是17岁,贺卫方就读的是九年一贯制学校,从小学到高中,贺卫方自己说“是没怎么被耽误的”。但是对于两次高考不中,贺卫方同学解释说:“老师有问题”。这话很熟悉,逻辑也很熟悉。有个段子是说:“精神病院里,精神病人都认为自己没问题。谁有问题?医生。”

  2、母校国家重点大学西南政法大学硕士研究生不考,贺卫方偏偏选择了1985年才成为重点大学的北京政法大学。

  1982年贺卫方同学在西南政法大学毕业,学士学位。进京,在北京政法大学读当时几乎无人报考的外国法制史专业研究生。1985年硕士毕业,留校任教,说是留校任教,其实是任而不教。为什么?答曰:校刊编辑(贺卫方的骚年梦本来是编剧的,现在阴差阳错成了编辑。不过,也确实编的不错。)。笔名:慕槐。(李爷考证,慕槐的意思应该是表示仰慕、钦慕钱钟书先生的意思,因为钱钟书先生号“槐聚”。槐聚出自北魏元好问“枯槐聚蚊无多地,秋水鸣蛙自一天”。秋水鸣蛙自一天典出《庄子.秋水》,钱先生反用典,自谦之中带着自负。贺卫方同学心中始终有一个文学梦,所以除了人生两大偶像胡适和李鸿章外,最仰慕的恐怕就是钱钟书先生了,故用笔名“慕槐”。我考证的对吗?贺教授。)

  那么,接下来奇怪的事情就又发生了。

  贺卫方同学当时在中国政法大学(北京政法大学改名)是非常受江平老师喜欢的。1985年一毕业就留校任而不教了。这一任而不教,就是整整10年,直到1995年赴北大。10年间,由贺同学变成了贺老师的贺卫方,除了在88前夕下海到中国轻工业进出口总公司试水1年,有9年一直待在中国政法大学。整整9年啊!贺老师又不上课,只做编辑。可是,天生丽智的贺老师,被江平作为法学之花培养的贺老师,竟然没有继续攻读法学博士!这太不可思议了!是体制问题,还是智商问题令贺老师望而却步?我想有江平的关爱,体制上应该没有问题,那就只能是智商问题令贺老师望而却步了。实际上,贺教授至今仍然是法学硕士。贺教授,少上点微博,恶补两年,弄个博士玩玩呗?再不成,向你的偶像胡适之学习,弄个假的博士头衔吓唬吓唬人也可以嘛。可你现在弄成了“微博士”了。

  3、“微人轻言”。

  在加州律师、司马南、张鹤慈及李爷携一众小伙伴的乱拳下,贺教授半夜鸡叫,用一声冷笑做出了回应。撒娇曰:【笑死人不偿命】一些无聊小丑,竟然把我的微人轻言怎么怎么地怎么这么地。

  哈哈哈!贺教授,拽可以,但不能拽太大,不然会扯到蛋。人微言轻你就人微言轻的好好用,别给编剧似的乱扯。微,小也。微人呢?小人。姑且算小人物的意思吧。那么轻言呢?轻言放弃?何弃疗?轻言的意思就是说话轻率、不慎重。你看,你这样一拽,就成了“我贺卫方是个小人物,说话轻率、不慎重”,比不了CV国之重器。可是你贺教授前一天刚说过【一个法治人的信念】:我不能接受民意对人是否有罪的判断。那么,照你贺教授的逻辑你是小人还是根本就不是人?扯到蛋了吧?

  不能再多说了,以上三条足可以考证出贺教授智商需要充值。所以,我强烈要求北京大学,每年例行体检的时候,给贺教授增加一项智力测试。问:法学院养了一头猪和一头驴,过年了,贺教授你说是先杀猪还是先杀驴?

  再谈第二个问题:贺卫方教授衔探秘。

  贺卫方的偶像胡适之当年嘲笑北大图书馆管理员毛润之,而贺卫方老师在中国政法大学是个任而不教的编辑。贺教授,你看,李爷我多厚道,拿毛润之当时的职业同你类比。

  贺老师1990年重回中国政法大学,1992年就获得了副教授。而1985年,中国政法大学已经成为了国家重点大学,作为法学硕士的贺老师,仅仅用了两年时间就成了贺副教授。顺风顺水啊!

  1995年,贺副教授“转会”北大。1998年,贺副教授因为对职称不满意,逼宫北大。大意就是:不给晋升教授,我就揍人。哦,对不起,是我就走人。这事当时在北大很轰动,很多学子举牌曰:贺老师,好银!贺老师,我们耐你!贺老师,不能走!其情其景,令人神往。1999年,贺副教授成了北大贺教授。这事奇怪吗?先看@耶鲁校友 怎么说:“你知道在北京大学要评教授有多难吗?那些有正经国际一流大学博士学位的人想在北大混一个教授都是很不容易的。所以,还是有后台好啊。想当官,杀人放火等招安。”我们再看看贺副教授到贺教授,仅仅是硕士学位的贺副教授,到北大的第三年就逼宫北大,而第四年贺副教授就成了贺教授。可谓神速!耶鲁校友同学,你不要胡说好不好!做北大教授很难吗?瞧瞧人家贺副教授多么顺利的成了贺教授。

  @北京大学,鉴于李爷我在第一个问题谈到的贺教授智商余额不足的情况,所以,李爷我强烈要求贵校公开当年“授衔”贺副教授为贺教授的资料依据档案。一个硕士,是怎么在四年之内由副教授晋升到了正教授的?我想,恐怕一个“兼容并包”是解释不了的。只有公开档案,才能解贺副教授晋升贺教授是否受到了1998年逼宫事件的影响之惑。

  第三个问题:贺卫方同北大的恩恩怨怨。

  在第二个问题中,我们已经谈到了一个贺卫方同北大恩怨。就是1998年逼宫事件,1999年贺副教授成了贺教授。

  我们再谈第二个事件。

  2008年,贺教授早已功成名就,在法学界的地位,可以用“法学之花”来形容了。这一年,贺教授大闹北大,接受采访高调发声:我要离开北大!要去浙大了!贺教授悲凉而又激越的呼声,大有“华北之大,竟然放不下一张安静的书桌”之势。刹那间,以南方系为代表的各路刀笔吏,对北大口诛笔伐!未名湖畔风雨飘摇,百年学府,鸭梨山大!幸之幸天无绝人之路!正当北大哑巴吃黄连百口莫辩的时候,戏剧性的转折出现了!浙大表示不能接收贺教授,退货。可怜的贺教授,再次到了无单位接收的尴尬境地,客居北京,其情其景,想来不胜唏嘘,我念犹怜!

  戏剧性的一幕再次出现了。

  无路可走的贺教授对北大说“我劝天公重抖擞,不拘一格降人才”。

  而北大呢?对贺教授说“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还有我北大。”

  贺教授真是“识时务者为俊杰”,北大真是“兼容并包”啊!项羽表示不肯过江东啊!节操呢?

  第三个事件。

  第三个事件,其实是第二个事件的延续,前因后果的关系。

  北大毫无节操的兼容并“包”了贺教授。但是,贺教授闹着要离可不是一天两天了,实质上已经成了。所以,在这个期间,北大得知贺教授铁了心要离,未雨绸缪,聘了一位海归。可是,连续两个戏剧性的转变,贺教授又回来了。这事就不好办了。那边聘礼都下了,退了?于理于情都说不过去。怎么破?得,贺教授你去石河子支教吧。支教石河子,是北大的一个光荣传统。按说,这事北大办的很漂亮。一来呢不失信于人,二来呢妥善的解决了贺教授回家的事。在石河子支教,名分上还是北大教授,算离婚不离家。两全其美,可谓佳话。但是,已经成为法学之花的贺教授却不这么想,通过南方系为代表的媒体,把贺教授支教石河子给解读成了“流放”。流放的意思,我就不解释了。好嘛!这一解读,贺教授被“流放”,北大顿时又陷入了枪林弹雨之中!该!贺教授有了这次“流放”就更加在法学界“流芳”!牛!

  戏剧性的是,在北大被南方系媒体肆意奸淫的时候,贺教授故作不知,只在一家不知名的媒体说“我不怪北大”,随后便任凭北大在狂风暴雨中呻吟。因“流放”而流芳的贺教授,每个周末都天南海北的飞来飞去,讲座、约稿不断,可谓无限风光。北大继续保持沉默,算哑巴吃饺子吧。其实,北大不沉默又能怎么办?媒体资源都在南方系手里。但是,贺教授在假期回到北大后,内部会议上那是谦谦君子、翩翩佳人,一鞠躬二鞠躬三鞠躬的,感谢院领导,感谢校领导。我就不问节操呢了。

  一个字:孽缘。

  第四个问题:贺卫方为什么推墙。

  李爷我总结了对贺卫方极力推墙很有切身影响的五件事。

  1.1989年底,在中国轻工业产品进出口总公司被K。

  2.被K后流落街头的贺卫方,在时任中国政法大学校长江平,及时任中国政法大学人事处处长倪才忠的“努力”下,顺利的重新回到了中国政法大学。而两个月后,江平被免职。好险!这事,顺利的甚至多年后贺卫方都感叹:真个没想到,能那么快回来。

  3.只有硕士学位的贺副教授1995年到北大,1998年就因职称问题逼宫北大,1999年贺副教授就成了贺教授。二悲青年可能不理解,在北大清华这类学府,副教授和教授一字之差意味着神马。

  4.2008年,贺教授大闹北大,要去浙大。都要进洞房了,那边浙大不要了。这事影响太大了(参考第三个问题),以致贺教授心灵严重受创。

  5.北大发扬兼容并包的优良传统,又迎回了贺教授。回到北大的贺教授,被北大派去石河子了。

  以上五件事,每一件都有体制的影子。贺老师到贺副教授,再到贺教授,再去支教。每一件事,贺卫方都充分的感受到了体制的优越性。真的,我可不是反讽,体制的优越性在贺卫方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所以,贺卫方教授通过自己的贴身体会,人生经历,深刻反思:

  这体制太可怕了!我贺卫方这样不学无术的刺头,竟然能够堂而皇之的进进出出。

  我贺卫方这样智商的人,竟然能够顺利的从贺老师晋升为副教授,又在中华第一学府北京大学从贺副教授飙升为贺教授。这体制真真太可怕了!

  什么样的体制?才能容得下我贺卫方这样的人?如果天下都这样,那中国还有救吗?

  什么样的体制?我一个法学爱好者,竟然成了中国法学界的领军人物?

  什么样的执政党,才能容得下我贺卫方这样的高呼分裂党的党员?如果是在美国,我贺卫方是共和党或民主党党员高呼要分裂共和党或民主党,早就被开除了。

  又是什么样的体制?我贺卫方一边随便骂她,边骂还可以边说不自由?

  仔细想想,这个体制真是太可怕了!所以,我贺卫方一定要推倒这个体制!

  第五个问题:贺卫方为什么有恃无恐。too young too simple?非也。

  贺卫方高呼:忠良遭法欺,叛逆成大义!

  贺卫方高喊:我想该申请到石家庄游行了。

  贺卫方高叫:平度放人!

  贺卫方高喝:我就不退,你奈我何!

  贺卫方高吼:你敢!借你个胆子,没有称称自己几斤几两!

  贺卫方高潮……一个法治主义者的信念。

  贺卫方为何如此牛逼?他的挂名弟子何兵同学曾就这个问题问过他。贺教授笑曰:“我也纳闷,也许是因为我有几个同学在做高官吧。”

  看明白了吗?为什么?贺教授坦承:也许是因为我有几个同学在做高官吧。贺卫方再次沐浴着体制的春风。

  其实,上溯到1984年,还是贺同学的贺教授就以反对派领袖自居了。

  1984年,中国政法大学庆祝成立(更名)一周年.贺卫方在校庆当天,堵住学校食堂,发动罢餐。当是时,贺同学站在食堂门前,神采飞扬,舌绽莲花,引得群青激越。恰是时,一只大手老鹰抓小鸡似的把贺同学给抓了出来。这只手的主人就是江平。江平含嗔带斥的说:卫方,你能不能不要总是以反对派领袖自居。

  1985年,贺同学毕业,成了贺老师。

  江平我就不介绍了吧?中国法学界最大的大老虎。贺教授可称得上江平教授最得意的弟子,江平曾携爱徒法学之花贺教授共同朝拜民主之花马娘娘。可以说,江教授完全称得上贺教授的再生父母,牵线搭桥披荆斩棘为贺教授开路几十年。在中国政法界,谁敢惹江老爷子?没人敢。还记得陈宝成事件的时候有人质疑江平带头上书破坏法制?质疑者被江平的弟子们围攻,恐吓着要去杀人!好怕怕的赶脚!那么谁又敢惹江老爷子最得意的弟子——贺教授呢?没人敢。所以,只有在微博界,有我们这“一些无聊小丑”敢刺闹刺闹贺教授罢了。丫丫个呸的!

  贺教授如此牛逼,是因为贺教授是真牛吗?

  当然不是,一个是贺教授的老师是真牛,一个贺教授的同学真牛。

  法学之花——绽放在老师和同学的肩膀之上。

  第六个问题:给贺教授开个药方——恶补数学。

  如今,法学之花成了法学爱好者了。我认为贺教授应该补一下了。

  怎么补?碧莲?NO,数学。

  语文是基础,语文好,能阅读,能理解,能说,能写。但要能辨大是大非,还得是数学。

  何况你贺教授语文只是一般般好,人微言轻你楞给编辑成了“微人轻言”,贺卫方成了贻笑大方。不过,放过逻辑是非能力不说的话,贺教授文采确实不错,毕竟做了八九年的编辑,笔杆子还是能耍几下子的。所以,关于语文这一点,就不要求贺教授恶补了,抽空去北大中文系听听课,权算圆35年前你的北大中文系梦吧。

  最令我担心的,当然还是贺教授的数学基础。太差了,人艰不拆的档次。

  真的,贺教授,不骗你。要想把握好逻辑,必须学习好数学。千万别听那些二逼青年高呼“数学滚出高考!”滚他娘的蛋!

  举个最简单的例子。

  1+1=2>2

   这个怎么理解?简单。

  就好比你贺教授前天做了一件好事,昨天又做了一件好事,相加就是你贺教授做了两件好事。但是你贺教授名气大,所以你这个2就比一般人更2,语文的表达就是:名气很大的贺教授,连续做两件好事,起到的影响远远大于普通人做的两件好事。

  1—1=0<0

  这个怎么理解呢?也很简单。

  这就是说,你贺教授前天给隔壁潘大嫂送了一把香蕉,算是一件好事。可是你贺教授送潘大嫂香蕉时,顺手捏了一把屁股,干了一件坏事。干一件好事,再干一件坏事,数学上看就是没做事,等于蛋。但实质上,你贺教授名头太响亮,你给潘嫂嫂送把香蕉,夸你的人会很多。你顺手捏了潘大嫂一把屁股,骂你的人也会更多。也就是说,你贺教授干一件坏事的破坏力,远远大于你干一件好事的影响力。为啥?因为你贺教授是法学之花,你的蛋比普通人的大,更容易自己扯到。

  两个数学题,目的只有一个:劝诫贺教授,为了真正的民主,为了真正的法制,只站对,别站队。

  站对,就会出现1+1=2>2 你贺教授这朵法学之花就越来越娇艳。

  站队,就会出现1—1=0<0 你贺教授这朵法学之花就极有可能凋谢在微博上。

  

  贺教授,现在明白了数学的重要性了吗?都说补药是碧莲,我说:贺教授,您的补药是数学啊!

  

  参考文献:

  南周《贺卫方:我为什么要离开北大》

  江平个人资料

  何兵谈贺卫方

  实名认证北大法学院教授贺卫方新浪微博

  部分材料引自贺卫方接受其它采访所述

  部分材料引自消息人士

  免责声明:所引材料皆有据可考,文中观点为依据历史资料解读。倘有解读不到位,还望贺教授海涵、雅正。当然,如部分解读过于到位,李爷我人微言轻,贺教授您就本着您“微人轻言”的原则,权算一刺闹,一笑。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昆仑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相关专题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钱学森之问”与“杨振宁之问”,“为人民卖命”与“为钱卖命”
  2. 9.64亿“穷鬼”节日快乐!毕竟穷鬼也是鬼!
  3. 从“卖拐团伙”到“战忽局”
  4. 印度出尔反尔,真以为中国不会打它?
  5. 安倍晋三为什么又辞职了?这一招高,实在是高
  6. 有一本书,写满了真理,太多人看不懂,可惜了
  7. 普通人的疑惑:为何发达国家都是美国的盟友?
  8. 当代青年要跪拜毛爷爷吗?
  9. 985废物的自救攻略:认清形势,放弃幻想
  10. 司马平邦说丨印度的现在让人想起“万恶的旧社会”
  1. 王岐山:不要忘记,我们是毛主席培养的啊!
  2. 钱昌明:晚年毛主席为何“忧伤”? ——唯恐“红色江山”不保
  3. 跟“强硬派”胡锡进掰扯一下:美国对中国做过什么好事?
  4. 宪之:蔡霞现象 ——“姓社姓资”博弈大视野下审视
  5. 蔡莉因何被免职?
  6. 滠水农夫:虚无的民族主义赞歌——电影《八佰》观感
  7. 三夫改革”如何将苏共、苏联和苏联集团改成“三亡”
  8. 信号如此明显, 为何很多人还深信“仗”打不起来?
  9. 记得住土匪的小恩小惠,咋就记不住毛主席的大恩大德呢?
  10. 张志坤:假如蔡霞不去美国定居会怎样
  1. 对干部子弟变质的防范与蔡霞、任志强的轨迹
  2. 蔡霞的嘴,赖小民的腿
  3. 蔡霞要对谁先礼后兵?
  4. 评蔡霞被处理,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5. 这个口号不宜再喊了
  6. 余 涅|识破胡锡进的汉奸言论
  7. 【重磅深度长文】左大培:加入WTO对中国弊大于利
  8. 官媒对蔡霞严重违纪案件的有关报道
  9. 网友再次揪出两面人教授,官方依然一片沉默!
  10. 王山魁司令接受采访:三十年河东,四十年河西
  1. ​细数毛主席最亲密的人,我心里真不是滋味儿!
  2. 欧洲各国怎么都开始反口罩反疫苗游行?!这画面,整个欧洲大陆都疯了!
  3. 王岐山:不要忘记,我们是毛主席培养的啊!
  4. 美U-2擅闯禁飞区,C-135S逼近南海演习区,可否击落?
  5. 9.64亿“穷鬼”节日快乐!毕竟穷鬼也是鬼!
  6. 证监会允许美帝审计国企不觉得荒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