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陈世清:新常态市场经济的核心机制是价值而非价格

作者:陈世清 发布时间:2015-03-01 来源:乌有之乡 字体:   |    |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体系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核心机制本质上是统一的,社会主义的核心价值观体系决定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核心机制是价值而非价格,以经济为中心是以生产力为中心不是以金钱为中心。

  习近平指出,转方式、调结构是民心所向、大势所趋。要准确把握改革发展稳定、近期目标和长期发展的平衡点,准确把握改革发展的着力点,准确把握经济社会发展和改善人民生活的结合点。经济社会发展和改善人民生活的结合点要求把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体系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核心机制统一起来。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体系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核心机制本质上是统一的,社会主义的核心价值观体系决定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核心机制是价值而非价格,以经济为中心是以生产力为中心不是以金钱为中心。生产力是社会系统的整体功能;社会主义国家的优越性,就在于能够把整个国家看成一个完整的经济系统来统筹安排。知识经济与经济全球化使整个国家的经济联系更加紧密,客观上也要求把整个国家看成一个经济主体。像我们这样全世界人口最多、国内市场最大、产业结构最齐全、产品门类最完整、各地区各具特色又发展严重不平衡的发展中国家的主体性,应该包括创新—创造—创业机制畅通灵活的国民创新体系与国民创业体系,在经济全球化条件下保证国家经济安全的产业结构完整的经济体系、核心技术保密体系、金融危机防范体系、粮食危机防范体系、战略物资储备体系、内需导向型市场体系、民生保障体系、各区域优势互补体系,以及为建立这样的体系所必须的强有力的政府宏观调控能力,而不是仅仅着眼于先天的和外国相比的要素禀赋、比较优势,也不是资本积累、GDP增长与经济规模扩大的速度。国家是完整的经济系统,不等于国家是放大的企业,不等于宏观经济是放大的微观经济,不等于把国家经济发展的目标定位为GDP增长。也许在中国主流经济学家看来,汶川大地震造成的几千亿人民币的损失,国家财政拿出几百亿来重建,不是中国人民财富的损失,而是为GDP增长、企业利润增加、国家经济规模扩大带来机会的大好事。这种扭曲的、宏观经济微观化的 “破窗”经济学固然可以作为民营企业的指导,但作为政府绝对不可以随鸡起舞。我国国家的发展目标、政府宏观调控的目标应该是人民生活水平提高、民族凝聚力增强、社会可持续发展,并以此作为选择发展模式、采取发展战略的最高指导思想,而不是以GDP增长最快、经济规模最大、资本积累最多作为选择发展模式、采取发展战略的最高指导思想。由国家的发展模式决定国家的发展战略,由国家发展战略决定产业、技术结构,与其说是政府直接干预,不如说本身就是产业技术的内生变量。衡量国家、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的效益标准应该有不同的参照系。如果说民营企业可以追求利润最大化,那么国家、国有企业则应该以价值为效益的根本导向,用社会效益来主导经济效益。经济不等于金钱,利益不等于利润;利润不是经济的根本目标,也不是经济的唯一指标。如果不加区别地把利润看成经济的根本目标、唯一指标,将破坏经济的可持续发展。我们之所以反对“国退民进”,不是因为国有企业的盈利能力不亚于或高于民营企业,而是国有企业有民营企业不可替代的社会作用。作为国家和掌握国民经济命脉的国有企业如果不是从主体的角度来定位经济体、定位经济发展模式,那么就无从理解企业主体、区域主体、民族主体、国家主体在经济活动中的地位和作用,也就不能理解和把握国际经济关系、区际经济关系。要从主体的角度、全国一盘棋的角度、社会可持续发展的角度来定位国家经济体,就不能以价格机制作为我国市场经济的核心机制,而必须以价值机制作为我国市场经济的核心机制,否则将造成环境污染、资源枯竭、财富外流、产业结构失衡、泡沫经济、畸形发展,使经济发展不可持续。改革开放30多年的历史经验证明,社会主义在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轨过程中,如果没有把市场经济的核心机制由价格机制同步转变为价值机制,将使整个社会上下都向钱看,那么社会主义的中央集权、国有经济的主导地位将很容易形成政商一体的国家资本主义和权贵资本主义,形成官僚买办资产阶级,造成国空民穷、衙空民穷、官富民穷,使社会道德沦丧、潜规则横行,贫富两极分化的速度将超过任何一个资本主义国家。这就是我国目前基尼系数在全世界最高并还在连续增长的根本原因,也是苏东剧变后在原来的上层官僚中迅速形成亿万富翁阶层的根本原因。这说明,如果把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等同于资本主义市场经济,市场化改革等同于金钱化改革,那么这样的改革就是名副其实的走资本主义道路。要坚持市场化改革的社会主义方向,就必须用价值机制代替价格机制作为市场的核心机制,以价值机制为核心设计制度、制定政策,形成以国有经济为主导、民营经济为基础、价值机制为核心、人民生活水平提高为归宿,充分竞争、保障有力的完善的市场经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所以,作为社会主义自我完善的市场化改革的核心,是把市场经济的核心机制由价格机制转变为价值机制。以价值机制为核心而不是以价格机制为核心,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同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本质区别。国有企业应该是国家宏观调控的手段,是国家建立幸福经济的基石,对整个社会市场经济起价值导向作用。如果说,私有企业采用效率标准,国有企业应该采取效益标准。如果说,私有企业用利润定义效率,那么国有企业应用效益定义效率。目前国有企业最大的问题不是“双轨制”,而是利用垄断地位与民争利,而国有企业与民争利的根源也正在于新古典经济学的价格一元化与利润最大化。要改变的不是国有企业,而是给中国国有企业乱把脉开错药的西方新古典经济学;只要以价值机制为核心机制定位国有企业,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的协调发展、共同发展、双赢发展就不但是必要的,而且是必然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需要“国进民进”。

  “以经济为中心”和“以金钱为中心”这两个模式属于不同的经济学范式——一个属于价值经济学,一个属于价格经济学。价格经济学就是社会货币化、一切向钱看、把经济和金钱画等号的经济学。所以要批判“以金钱为中心”,就必须从源头上批判西方价格经济学。西方价格经济学—新古典经济学在内容上以一般均衡论为理论基础,以边际效率分析为其理论内容的核心,以价格机制为市场的核心机制,主张让价格自发调节市场,让企业按利润最大化原则优化配置资源,主张市场无政府主义;在方法上重实证分析,以线性、非对称、非主体的思维方式为特征。西方新古典经济学是西方新自由主义经济学的理论基础,也是西方的主流经济学。以西方新古典经济学为理论基础的新自由主义经济学主张以西方发达国家的市场经济为市场经济的标本、为中国市场化改革的模本,用私有化、金钱化、产业化、自由化主导中国改革,以GDP增速为中国改革成功和社会进步的标志,把中国以经济为中心的发展误导为以金钱为中心的发展。然而,由于西方新古典经济学在内容和方法上与复杂经济系统的不对称,所以以西方新古典经济学的经济学基础理论、基本原理和方法论原则推导出来的经济学结论经常被经济发展、特别是中国改革开放的实践所证伪,使之在理论上陷于悖论,在实践上陷于悖境。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载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wyzxwk.com/Article/zatan/2015/03/339124.html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 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昆仑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跳到新浪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新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