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争鸣 > 网友杂谈

帽子(续篇)

正宗草民 · 2015-05-06 · 来源:乌有之乡
收藏( 评论( 字体: / /

  帽子(续篇)

  春夏秋冬草民都喜欢戴帽子,当然,这不是源自瘌痢头的缘故,纯属个人生活喜好。今早欲上街购物,出门前翻找干净的单帽,其中有一顶织有红五角星的帽子,我大喜,仔仔细细地端详了帽子上的红五星一番,哟,这红五星的颜色好鲜红好鲜红又好鲜亮啊,随即便背时——唱起了《红星歌》:“红星闪闪放光彩,

  红星灿灿暖胸怀,

  红星是咱工农的心,

  党的光辉照万代;

  红星是咱工农的心,

  党的光辉照万代。

  长夜里,红星闪闪驱黑暗;

  寒冬里,红星闪闪迎春来;

  斗争中,红星闪闪指方向;

  征途上,红星闪闪把路开。

  红星闪闪放光彩,

  红星灿灿暖胸怀,

  跟着毛主席跟着党,

  闪闪的红星传万代;

  跟着毛主席跟着党,

  闪闪的红星传万代。”

  《红星歌》是一首草民一代人耳熟能详的经典红色儿童歌曲,当年不但少年儿童爱唱,而且大人们也爱唱。听我长兄讲过,《闪闪的红星》放映后,上海的里弄里尽是“小小竹排向东流”,“闪闪的红星”随处亮,无论大人小孩都融入了歌曲所表达的革命情怀之中。这就是革命的红色经典文艺作品的巨大感染力,也是革命文艺教育和启迪少年儿童的很好方式。今天我们如果再来讲述潘冬子的故事,茅于轼之流必定会跳将出来,怒斥道:“嘟!宣扬暴力!”不错,新中国就是用革命的暴力打出来的,凡是反动的东西,你不打,它就不倒。小小年纪的潘冬子就是用砍刀砍毙十恶不赦的反动家伙胡汉三的,砍得好!

  我戴着红星帽、唱着《红星歌》出市去了,像是一个神经有些错乱的糟老头子,这从有些人眼光的审视中能看得出来;什么帽子不好戴,而偏要戴一顶不知从何而来的红星帽,还以为现在是文革时期吗?想“复辟”?可我只是个正宗草民,翻不起大浪的泥鳅;但从另一面讲,也是路边的野草,“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生命力强着哪。由于曾经在学校滥竽充数任过教,路上也有偶遇当年的学生的,譬如已过不惑的长水,一见我就发问:“*老师,你赶的是什么时髦啊?”在他眼里,戴一顶红星帽也是一种当下的时髦,因此我感到了他的落伍,在精神上他早已落伍了,因为他是个笑面虎式的小老板,口碑真的不怎么样。我说:“赶时髦需要钱,老师我赶不起。戴红星帽也不是时髦,很早以前就有的事,可以早到毛主席上井冈山的时候。”唉,戴顶红星帽也算赶时髦,在今天的确是一种悲哀,由衷的悲哀。

  去市场于我是痛苦的事情,需要慷慨地解囊,而我是一个穷鬼,解囊时的慷慨是极其有限的,比如羊肉摊牛肉摊那儿好几年不敢接近了,因为囊中解不出那样高额的银子来;故在市场内常常发愣,买些啥好呢?——走进市场大门,迎面是一位颇具绅士风度的中年人,一见我便咧嘴“扑哧”了,是否以为我有脑子不灵的毛病,也只好由他去了。我所去的第一个摊头总是阿六姐的杂货摊,这位进庙门拜菩萨焚香烛十分勤恳的摊主,今日倒在。她照例递过来那条早已有点歪斜的条凳,说“歇歇,请坐。”然后又说:“换五角星帽了?”我答道:“也是从北京网购来的,不错吧?”于是,我回想起了那次难忘的网购。其时,某网站正处于“维护中”,从属于其的书店没有“维护”,在照常经营,我就拍了两顶帽子,还跟客服聊了会儿天,我还说了句“坚持就是胜利”的壮语。阿刘姐从商,草民无所从;阿刘姐笃信佛教,草民无所信;但她与草民却有一共同点,即反对一切无道德的言行。我斜眼看去,豆腐阿二老板不见了,阿六姐告诉我说他当经营快递业务的儿子的帮手去了;而我还没有兑现送他一顶红色帽子的承诺呢。隔壁摊头的老陈对我说:“今天买茶叶吗?喏,这50元一斤的碎茶叶还不错,今年的新茶,你看看。”天哪,如今50元一斤的茶叶末子可能还比不上当年井冈山的树叶啊,而且在过去,这种茶叶末子是用来煮茶叶蛋的,“n的”,草民想,时代在进步,社会已盛世,却为何我的生活水平反而比昔日下降了呢?也好比改革前草民喝过几次茅台,于今茅台早跟我远隔千山万水了;这非改革之过之故,只能怪自己不是只好猫,不敢当“杀出一条血路”的猛士好汉。

  “买10元吧。”我怏怏地对陈老板说。无可奈何花落去啊。

  “真的还不错,新茶,香气足。”陈老板一边秤茶末子,一边说。

  陈老板递给我茶末,我递给他一张10元币,银货两讫了。忽然他冒出来一句:“你缺一身军装。”这说明他见了我的帽子后产生了某种联想,但也许是一种讥讽,究竟是何,没有研究的必要;只要不伤害到我的自主与自由,就一切随便,绝不跟任何人计较。这是草民一贯的原则。

  阿刘姐开口了:“这颗五角星真好看,不知是绣的还是机织的。”

  我对她说:“看过电影《闪闪的红星》吗,阿刘姐?潘冬子,胡汉三,还记得吗?”

  阿刘姐:“对对对,看过,记得。电影里的歌都很好听。好像有30多年了吧,那辰光我还年轻。”

  我戴着红星帽,徘徊在市场内,听着各类摊主们的嬉笑奇谈,观赏着五花八门的货物,注意着轻松自如的市场管理者们的神色,越来越觉着自己矮小和无能,越来越觉着自己不是这市场的久留之人。回吧,回吧,……

  “夜半三更哟盼天明,寒冬腊月哟盼春风;若要盼得哟红军来,岭上开遍哟映山红”(《闪闪的红星》插曲之一词)

  “久有凌云志,重上井冈山。”(毛主席词《水调歌头重上井冈山》)

  2015.05.05草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草原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中央档案馆三份铁证:再还毛主席清白!
  2. 叶昌明:读《革命造反年代》有感——(一)“名份”与“文革”、“造反”
  3. 把秋收起义的队伍拉上井冈山有多难?毛主席太难了
  4. 乱港分子等待这声枪响,等了很久了!
  5. 李慎明:只有正确评价毛泽东,才会有光明灿烂的前程
  6. 李定凯:读“山西特大黑社会头目陈鸿志垮台内幕全揭露”有感
  7. 郭松民 | ​​再评《决战中途岛》:为何替他人做嫁衣裳?
  8. 双十一的电商盛宴越是轰轰烈烈,它的惨淡收场也就越来越近
  9. 张志坤:战略竞争纵横谈
  10. 叶昌明:读《革命造反年代》有感——(二)上海文革中的反分裂斗争
  1. 邋遢道人:几分天灾,几分人祸
  2. “中国模式”是个不姓社也不姓资的怪胎
  3. 老王还能走多远?
  4. 李昌平:猪肉价格暴涨,敲响了国家安全的警钟
  5. 中央档案馆三份铁证:再还毛主席清白!
  6. 李嘉诚不再掩饰,集团总部撤下国旗区旗,继续"撤资",超40亿变卖大陆地产
  7. 这饭不能好好吃了:要么吃不起苹果,要么吃不起猪肉,现在吃不起蒜
  8. 成功人士不会告诉你这些事
  9. 张文木:东北的地缘政治地位到底有多重要?
  10. 对“非毛化”思潮的若干思考
  1. 评赵紫阳的改革开放路线
  2. 丑牛:“反对改革开放”是个伪命题
  3. 关于李锐现象的反思
  4. 邋遢道人:几分天灾,几分人祸
  5. 彭德怀回京“面谏”毛主席真相——毛主席和彭老总之间的这件事,必须说清楚
  6. 大寨精神没了,扶贫就是毒药!
  7. 毛主席致信刘少奇:古代官员禁带家眷吗?
  8. 徐庆全:胡乔木谈李锐
  9. 请大家以后不要再批计划生育了
  10. 退休养老多轨制—— 改革理当再启航!
  1. 泪飞顿作倾盆雨——纪念杨开慧奶奶诞辰118周年
  2. 目击者讲述港科大“私刑”始末:碰瓷,殴打,“简直想要他的命!”
  3. 邋遢道人:几分天灾,几分人祸
  4. 对“非毛化”思潮的若干思考
  5. 【工友来稿】回不去的家,留不住的魂
  6. 李嘉诚不再掩饰,集团总部撤下国旗区旗,继续"撤资",超40亿变卖大陆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