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争鸣 > 网友杂谈

正宗草民:母亲

正宗草民 · 2015-05-09 · 来源:乌有之乡
收藏( 评论( 字体: / /

  毕业于“社会大学”的俄国革命文豪高尔基著有享誉世界的长篇小说《母亲》,伟大革命导师列宁曾给予极高的评价。当然,高尔基笔下的“母亲”是艺术典型人物。新中国第一元帅朱德委员长写有回忆录《母亲的回忆》,他笔下的“母亲”就是他的生身母亲。1944年朱德总司令的母亲去世,中共中央敬送了挽联:“八路功勋大孝为国,一生劳动吾党之光。”毛主席敬送的挽联是:“为母当学民族英雄贤母,斯人无愧劳动阶级完人。”只要是人,都有母亲;艺术典型也好,现实的人物也罢,母亲总是勤劳无私无怨无悔的楷模,所以,母亲是伟大的,她把自己的一生交给了革命事业、或者是自己的子女、家庭。让我们为“母亲”点赞、歌唱吧。

  借此机会说说我的母亲,一个最普通的不识字的女人。母亲只比我的长兄大十五岁,那自然是旧社会所作的大孽。父亲倒比母亲大二十一岁,治家的本事却远比不上母亲,故母亲成了家里的顶梁柱。白天母亲在其一姐姐家中当奶妈兼佣人,晚上冒着风险去山上割柴草,还得一把屎一把尿地照料自己的儿女。长期的艰辛劳动既养成了母亲顽强不挠的性格,也养成了比较火爆的脾气,但只对内而不对外,外界对母亲的评价是可圈可点的,虽个较矮,但任劳任怨的耐力和情操令长大后的儿女们感动不已。

  母亲共生了七个孩子,六男一女,我的二兄八岁时因病夭折,活下了我们六个。1950年才16虚岁的长兄横渡杭州湾去上海大舅开办的工厂做工,母亲肩上的重负终于开始减轻。解放后人民当家作主了,“一”字不知道横划的母亲却非常重视儿女们的上学读书,我姐读到了初中,母亲说:“我让女儿读的书,就是女儿将来的嫁妆。”解放后的母亲成了正宗的家庭妇女,她把去上海的机会给了自己的长子,而专职于操持家务了。我和我的两个弟弟都出生于1951年之后,其时祖母已年迈,父亲又胆小软弱,家庭的担子只能由母亲责无旁贷地挑起来。顺便也说说,长兄去上海后的次年生了癞头疮,大舅欲将他打发回家乡,幸亏了出生于平民家庭的大舅妈出面干预,她对资本家老公说:“他毕竟是你亲妹妹的儿子,你的亲外甥,再说了,上海的医疗条件远比乡下好,留下来给他治疗吧。”母亲闻之后自然十分感激自己的大嫂,对自己的资本家长兄也无意见,其实是世事见识得多了,谁叫兄富妹穷呢?1962年母亲得知其长兄去世的噩耗后嚎啕大哭了一场,这是我亲眼目睹的事情。以我的观点看,亲姐妹、亲兄妹之间如有贫富之大差,照例是摆脱不了“富在远山有亲戚,穷在对门不相识”这老话束缚的。对此母亲岂能不知,但却忍了,这足以说明穷人比富人宽宏大量,更在乎亲情。如今,我每天晚上都要对床铺对面墙上的母亲遗像注视许久,这遗像是母亲去世前半年我给她拍摄的,一晃便已经过去了24年,而我仍忘不了因为艰辛劳累而落下一身病的母亲,以及母亲去世前几天对我的兄弟们所说的“你们以后多照顾照顾**(指我,其时我也已得病一年)”的话。可怜天下父母心,尤其是母亲,直到生命的尽头,仍念念不忘和深深牵挂着自己的儿子。安息吧,我敬爱的母亲!

  正是由于“母亲”伟大的特性,永生的战士雷锋将歌词《唱支山歌给党听》抄录在了自己的日记中,也只有像雷锋这样的曾经有过切身之痛的人,才能够真正的理解歌词“唱支山歌给党听,我把党来比母亲;母亲只生了我的身,党的光辉照我心。旧社会鞭子抽我身,母亲只会泪淋林;共产党号召我闹革命,夺过鞭子揍敌人。”的含义。老的革命早已成为往事,新的革命尚在进行,人民和革命在呼唤雷锋,共产党永远应当成为伟大的“母亲”。

  我们的祖国也是伟大的母亲,每一个国民都生存在祖国母亲的怀抱里,特别是在毛主席领导的新中国岁月中,人民群众竭尽全力为祖国母亲作了十分美丽的打扮,以恢弘的气势强壮了祖国母亲的肌体,由此成为一段永远流传的美谈佳话。然而,“一母生九子,连娘十条心”,一批逆子对祖国母亲不但不尽孝道,反而违逆天理,对人民共和国进行百般的攻击和侮辱,对人民共和国之父进行疯狂之至的污蔑和否定。而这批人却能逍遥法外,甚至被视作稀有珍宝,昂首挺胸地在“市场”里闲庭信步,目空一切,优哉游哉。是可忍,孰不可忍?

  祖国母亲,草民虽卑微至极,但至死孝顺于您。

  2015.5.8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南岗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中央档案馆三份铁证:再还毛主席清白!
  2. 叶昌明:读《革命造反年代》有感——(一)“名份”与“文革”、“造反”
  3. 把秋收起义的队伍拉上井冈山有多难?毛主席太难了
  4. 乱港分子等待这声枪响,等了很久了!
  5. 李慎明:只有正确评价毛泽东,才会有光明灿烂的前程
  6. 李定凯:读“山西特大黑社会头目陈鸿志垮台内幕全揭露”有感
  7. 郭松民 | ​​再评《决战中途岛》:为何替他人做嫁衣裳?
  8. 双十一的电商盛宴越是轰轰烈烈,它的惨淡收场也就越来越近
  9. 张志坤:战略竞争纵横谈
  10. 叶昌明:读《革命造反年代》有感——(二)上海文革中的反分裂斗争
  1. 邋遢道人:几分天灾,几分人祸
  2. “中国模式”是个不姓社也不姓资的怪胎
  3. 老王还能走多远?
  4. 李昌平:猪肉价格暴涨,敲响了国家安全的警钟
  5. 中央档案馆三份铁证:再还毛主席清白!
  6. 李嘉诚不再掩饰,集团总部撤下国旗区旗,继续"撤资",超40亿变卖大陆地产
  7. 这饭不能好好吃了:要么吃不起苹果,要么吃不起猪肉,现在吃不起蒜
  8. 成功人士不会告诉你这些事
  9. 张文木:东北的地缘政治地位到底有多重要?
  10. 对“非毛化”思潮的若干思考
  1. 评赵紫阳的改革开放路线
  2. 丑牛:“反对改革开放”是个伪命题
  3. 关于李锐现象的反思
  4. 邋遢道人:几分天灾,几分人祸
  5. 彭德怀回京“面谏”毛主席真相——毛主席和彭老总之间的这件事,必须说清楚
  6. 大寨精神没了,扶贫就是毒药!
  7. 毛主席致信刘少奇:古代官员禁带家眷吗?
  8. 徐庆全:胡乔木谈李锐
  9. 请大家以后不要再批计划生育了
  10. 退休养老多轨制—— 改革理当再启航!
  1. 泪飞顿作倾盆雨——纪念杨开慧奶奶诞辰118周年
  2. 目击者讲述港科大“私刑”始末:碰瓷,殴打,“简直想要他的命!”
  3. 邋遢道人:几分天灾,几分人祸
  4. 对“非毛化”思潮的若干思考
  5. 【工友来稿】回不去的家,留不住的魂
  6. 李嘉诚不再掩饰,集团总部撤下国旗区旗,继续"撤资",超40亿变卖大陆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