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争鸣 > 网友杂谈

天舒:1958年毛泽东警告全党:“高指标”会害死5千万人!

天舒 · 2015-06-02 · 来源:乌有之乡
请记住毛泽东的呐喊:“你们一定要搞,我也没办法,但死了人不能杀我的头”!这句话,不能因为某些人的黑心而消失在历史的空间里。

 

 
1958年毛泽东警告全党:超负荷的建设任务会害死5千万人!
 
——读毛泽东在武昌会议上的讲话(1958年11月于武昌)
      
       在1958年11月份召开的武昌会议上,在谈到1958年冬1959年春的水利建设任务时,毛泽东说: “(我的讲话)会不会泼冷水?要人家吃饱饭,睡好觉,特别人家正在鼓足干劲,苦战几昼夜,干出来了,(我说)除特殊外,还是要睡一点觉。 现在要减轻任务,水利任务,去东今春全国搞五百亿土石方,而今冬明春全国还要搞一千九百亿土石方,多了三倍多。还要各种各样的任务,钢铁、铜、铝、煤炭、运输、加工工业、化学工业,需要人很多,这样一来,我看搞起来,中国非死一半人不可,不死一半也要死三分之一或者十分之一,死五千万人。 广西死了人,陈漫远不是撤了吗?!死五千万人你们的职不撤,至少我的职要撤,头也成问题。安徽要搞那么多,你搞多了也可以,但以不死人为原则。 一千九百多亿土石方总是多了,你们议一下,你们一定要搞,我也没办法,但死了人不能杀我的头。要比去年再加一点,搞六、七百亿,不要太多。希望你们讨论一下。此外,还有什么别的任务,实在压得透不过气来的,也可以考虑减轻些,任务不可不加,但也不可多加。要从反面考虑一下,翻一番可以,翻几十番就要考虑。钢三千万吨,究竟要不要这么多?搞不搞得到?要多少人上阵?会不会死人?虽然你们说要搞基点(钢、煤),但要几个月才能搞成?河北说半年,这还要包括炼铁、煤炭、运输、轧钢等等,这要议一议我看还是稳一点,水利照五百亿土石方,一点也不翻,搞他十年,不就是五千亿了吗?我说还是留一点儿给儿子去做,我们还能都搞完啊?”。
    读了以上讲话,对随后而来的打饥荒,多少可以看出一些问题。
有些人认为“大饥荒”的根本原因是毛泽东同志犯了左倾错误。但是,只要长眼睛的人,就会发现,毛泽东同志对于工农群众的感情,毫不夸张地说,比山高,比海深,铺天盖地的证据俯拾皆是。毛泽东同志能坐视工农群众饿死而不顾吗?
在以上讲话中 毛泽东三次说“你们议一下”。毛泽东要谁议一下呢?当然是处于第一线具体负责的领导们。但对于1958年冬到1959年春的水利建设任务指标他们议了没有?历史的回答是没有。因为1959年春,在豫东商丘、豫北新乡造成严重的饿死人现象。
有些人说,对之后的1959年春在豫东商丘、豫北新乡造成的严重的饿死人现象,河南省委向中央写了饿死5000人的假报告(实际十几万),难道5000人不是人吗?为什么不见毛泽东同志的明确表态呢?这种观点是没有全面研究党史产生的误会,因为这种观点无视了毛泽东在1958年11月份的武昌会议上,就已经明确指出了“死人问题”及其后果的历史事实。毛泽东明确说到广西死了人陈漫远被撤职的事实,劝告全党要少搞一点建设任务。对于1959年春豫东商丘、豫北新乡造成严重的饿死人现象,只能解释为八大书记处根本就没有报告给毛泽东,因为1958年11月毛泽东明确要求建设指标必须以不死人为原则,死了人书记处敢报告吗?一线搞超负荷的建设任务的目的就是捞政绩好接班,好显示自己比毛泽东英明,如果按照毛泽东说的“死人是要撤职的,而且头也成问题”,他们不就白白搞了一场吗?所以我估计一线领导人对于死人的问题,是不会报告毛泽东的。“你们一定要搞,我也没有办法,但死了人不能杀我的头”,这才是身处二线的毛泽东的无奈。
        对于大跃进中高指标和“五风”给中国人民带来的灾难,毛泽东的预计比现在一些人的想象更大胆,毛泽东认为,高指标的建设任务一旦搞起来,中国“非死一半人不可,不死一半也要死三分之一或者十分之一,死五千万人。”。毛泽东把死人的数据说得如此清楚,既是要一线领导人进行警告,也是要警醒一线领导人。
不知道研究党史的人研究过毛泽东的预言没有,我看研究党史的人根本就没有注意毛泽东的武昌会议讲话,因为他们并没有把毛泽东提前的警告写入党史。
也不知道杨继绳之流研究过毛泽东的1958年发出的警告没有。我看也没有。因为杨继绳经过最大胆的想象和挖空心思的推理后推算出来的三年之间死亡人口也没有超过6000万。他要读了毛泽东的警告,就会自己后悔没有毛泽东胆大。根据毛泽东的警告,死一半就是2.5亿人,死三分之一就是1.5亿,死十分之一就是5000万!在毛泽东的警告面前,杨继绳挖空心思搞出的死人数据还是显得小。
        当然,问题不在死多少人,因为中国以前的历史和现在的现实中,由于多种原因导致的死人情况一直在发生。
       问题在于为什么死人!是救灾不及时或是面对人民的死亡而无动于衷、置之不理,对于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共产党人来说,就是不可饶恕!
        从1990年开始,我一直在进行三年期间人口死亡情况的调查,每到一个新地方,我关注的就是死人的问题。我到的地方,死人的情况并不严重,只要生产队长不是太官僚主义,饥荒是有的,但死人完全可以避免或降低到最小程度。曾有一个从50年代就担任村干部的老人对我说“1958年冬到1959年春,建设合一水库的时候,死了100多人”,他说那个水库是人命换来的。我问为什么死人还要建设水库呢?老人说“公社干部太狠,任务不完成不许撤人”。老同志还说:集体时代的水利建设,依靠的是劳动力,没有机械。那时建设主要消耗的是粮食而不是汽油,集体的存粮一旦消耗殆尽,带来的结果是严重的。但是1958年到1959年,公社建设的水库有5座,县里和地区建设的水库,就多得数不清了。
       所以,1959年到1961年期间,死人的原因就是官僚主义,新生官僚是杀人的凶手!根源在中央——主持一线工作的中央负责人。
     毛泽东的警告,当然是对一线官僚的警告!但显然是微不足道的。
      请记住毛泽东的呐喊:“你们一定要搞,我也没办法,但死了人不能杀我的头”!这句话,不能因为某些人的黑心而消失在历史的空间里。
天舒(黄饮冰)2013-07-31 08:41:42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k0856)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 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中流击水
收藏

相关文章

心情表态

文章评论

今日头条

最新专题

美国真相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雨夹雪:我不同意韩少功的《革命的逆袭与重续》
  2. 盛京废人:为刽子手强辩者,可耻!
  3. 图解周秀云案:王文军执法时有哪些违法行为?
  4. 驳张中行:铁的事实在哪里,周作人的案翻不了
  5. 资本下乡:变味的大米,消逝的农村
  6. 宪之:应对美国咄咄逼人的战略短板:亲美畏美与唯武器论
  7. 解放军首次明确南海造岛有军事需求 不屑美国威胁
  8. 儿童节来毁童年:童话里的阶级斗争
  9. 求是:金融资本主义及其反思
  10. [视频]宋鸿兵:也门战争背后的大国博弈
  1. 郭建波:一个变节者的自供状—评点李锐的《九九感怀》
  2. 老田:喉舌界精英的“政治零操守”及其“谣翻中共”的努力--毕福剑事件背后的深层次逻辑
  3. 朱永嘉:满纸谎言——李锐“九九感怀”读后
  4. 文贝:让一些人恐惧的毛泽东热
  5. 警界抱团?--“王文军无罪”辩护词引发热议
  6. 顾准之女再次声明:吴敬琏不是顾准的“传人”
  7. 戴旭:中国已经闻到战争的气味!
  8. 韩少功:革命的逆袭与重续
  9. 雨夹雪:我不同意韩少功的《革命的逆袭与重续》
  10. MRandson:写在股市暴跌之后
  1. 高岩:诡异的战略和政治迷雾——谁破坏了2015年5月9号莫斯科红场阅兵实况转播?
  2. 《炎黄春秋》02年质变:习仲勋01年题词难成“丹书铁券”
  3. 王立华为郭松民辩护:人民法庭要站在国家和人民的立场上司法
  4. 高盛、胡德平等各路资本魅影:胡舒立财新崛起之路及其政经主张
  5. ​加多宝烈士营销的惊人内幕:CMC、谷歌与中情局魅影(完整版)
  6. 郭松民在法庭为狼牙山五壮士辩护的最后陈述
  7. 老田:1967年所谓“揪斗彭德怀”的背景与公知谎言分析
  8. 余斌:用马克思主义分析中国当前经济形势--兼评某部长清华演讲
  9. 国防参考批毕福剑:从“不雅视频”事件看我国英雄文化面临的现实威胁
  10. 郭建波:一个变节者的自供状—评点李锐的《九九感怀》
  1. 卫国战争期间的毛岸英
  2. 传人民网副总编辑徐辉被调查
  3. 文贝:让一些人恐惧的毛泽东热
  4. 朱永嘉:满纸谎言——李锐“九九感怀”读后
  5. 张海鹏:民国生活十年杂感(全文)
  6. 图解周秀云案:王文军执法时有哪些违法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