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历史 > 共产党人

《毛泽东大传》(第八卷 乱云飞渡)第323章

东方直心 · 2015-01-12 · 来源:乌有之乡
收藏( 评论( 字体: / /

  “你晓得哪一天修正主义占领北京?现在这些拥护我们的人摇身一

  变,就可以变成修正主义。鉴于这些情况,我们这一批人一死,修正

  主义很可能起来。我们是黄昏时候了,所以,现在趁着还有一口气的

  时候,整一整这些资产阶级复辟。”

  话说1966年3月22日,林彪在上海接到江青派人送来的信及《座谈会纪要》大字排版本,知道已经毛泽东亲自改定,作为主持军委日常工作的副主席,他当然双手赞成,一字不改,就批给了军委常委们。林彪让刘志坚、陈亚丁替他起草了一封信:

  贺龙、荣臻、陈毅、伯承、向前、剑英诸同志:

  送去江青同志3月19日的信和她召开的部队文艺工作座谈会纪要,请阅。这个纪要,经过参加座谈会的同志反复研究,又经过主席亲自3次审阅修改,是一个很好的文件,用毛泽东思想回答了社会主义时期文化革命的许多重大问题,不仅有极大的现实意义,而且有深远的历史意义。

  17年来,文艺战线上存在着尖锐的阶级斗争,谁战胜谁的问题还没有解决。文艺这个阵地,无产阶级不去占领,资产阶级就必然去占领,斗争是不可避免的。这是在意识形态领域里极为广泛、深刻的社会主义革命,搞不好就会出修正主义。我们必须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坚定不移地把这一场革命进行到底。

  纪要中提出的问题和意见,完全符合部队文艺工作的实际情况,必须坚决贯彻执行,使部队文艺工作在突出政治、促进人的革命化方面起重要作用。

  对纪要有何意见望告,以便报中央审批。

  此致

  敬礼!

  林 彪

  3月24日,中共中央发表了决定不派代表团参加苏共中央“二十三大”的公报。

  3月28和30日,毛泽东在上海先后同康生、江青、张春桥、赵毅敏、魏文伯进行了多次谈话。

  其间,康生向毛泽东汇报了刘少奇的情况:

  前些日子,日本共产党的领导人宫本显治来到中国访问。日本共产党担心美国扩大在亚洲的战争,所以游说中国、越南和朝鲜,要讨论与苏联的“联合行动”。刘少奇等人对此十分热心。他们和日本共产党代表团会谈后,在北京签署了一个公报,用以实现“联合行动”的部分目标。在联合公报上,宫本显治坚持不点名批评苏共,刘少奇主持的政治局表示同意。

  毛泽东听后很生气,他说:

  “中央同意了,我可不同意,联合公报就不发了,我也不接见宫本显治了。”

  康生又说:

  “彭真在3月11日通过许立群给上海市委宣传部杨永直打电话,质问《文汇报》发表姚文元的文章,为什么上海市委不跟中宣部打招呼?市委的党性到哪里去了?”

  毛泽东听后生气地说:

  “八届十中全会作出了进行阶级斗争的的决议,为什么吴晗写那么多反动文章,中宣部都不要打招呼?而发表姚文元的文章偏偏要跟中宣部打招呼?”

  毛泽东又说,彭真要就3月11日的电话,向上海市委道歉。他还说:

  “再不发动文化大革命,老的、中的、小的都要挨整了。”

  毛泽东严厉批评中共北京市委和中宣部,说北京市委是针插不进,水泼不入;说“二月提纲”是混淆阶级界线,不分是非,是错误的。说吴晗、翦伯赞是学阀,上面还有包庇他们的大党阀。他还点名批评邓拓、吴晗、廖沫沙3人写的《三家村札记》和邓拓写的《燕山夜话》是“反党反社会主义的”。

  毛泽东点名批评的《三家村札记》和《燕山夜话》,是中共北京市委机关刊物《前线》和《北京晚报》上的两个杂文专栏。而《三家村札记》是由《前线》杂志主编邓拓、编委廖沫沙和吴晗共同创办的专栏。三人商定:从吴晗名字中取一个 “吴” 字,从邓拓的本名中取一个“南” 字,从廖沫沙的笔名“繁星”中取一个“星”字,叫做“吴南星” 作为三人共同的笔名。3人轮流每半个月向《前线》供稿一篇,每篇千余字。

  毛泽东在谈话中还说:

  “中宣部不支持左派,扣押左派稿件,是阎王殿,要打倒阎王,解放小鬼。中宣部和北京市委要包庇坏人,压制左派,不准革命。如果再包庇坏人,中宣部、北京市委和文化革命小组都要解散。”

  “我历来主张,凡中央机关作坏事,我就号召地方造反,向中央进攻。各地要多出些孙悟空,大闹天宫。要把十八层地狱统统打破。孙悟空闹天宫,你是站在孙悟空一边,还是站在天兵天将、玉皇大帝一边?去年9月会议,我问各地同志,中央出了修正主义,你们怎么办?很可能出,这是最危险的。”

  “我们都老了,下一代能否顶住修正主义思潮,很难说。文化革命是长期艰巨的任务。我这一辈子完不成,必须进行到底。”

  不久,邓小平带着宫本显治到了杭州,在郊外山中一个军事基地附近的安静的疗养所里,见到了毛泽东。宫本显治鞠躬刚完毕,就看到毛泽东毫不客气地指责邓小平等人说:

  “你们在北京制定的公报草案,内容空空,毫无价值。”

  毛泽东希望公报能号召组成一个统一战线,共同反抗美帝国主义和苏联修正主义。日本人拒不同意。

  3月30日这一天,林彪发给军委常委的《座谈会纪要》已经为中央军委常委们圈阅通过,刘志坚、陈亚丁奉命为中央军委起草了一份致中共中央和毛泽东的请示报告:

  中央、主席:

  军委常委同志一致同意《林彪同志委托江青同志召开的部队文艺工作座谈会纪要》,认为这是一个在文艺工作方面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旗帜的很系统很完善的文件,部队必须坚决贯彻执行。现送上这一纪要和林彪、江青同志的两封信,请审批。

  军委

  因为毛泽东不在北京,这份报告照理应送给总书记邓小平,可邓小平也不在北京,所以就只好送到了中央书记处常务书记彭真手里。彭真读罢《座谈会纪要》和信件,大吃一惊,但他还得公事公办,要办公室通知刘志坚,为中共中央起草一个批语,以中共中央名义批转《座谈会纪要》,内容无非是例行公事的几句话。刘志坚不敢怠慢,急召李曼村、谢镗忠、陈亚丁,起草了批语。

  3月31日,康生从杭州赶回北京,将毛泽东的谈话内容,立即向周恩来、彭真等人做了传达。他又向在钓鱼台的写作班子作了传达,他要王力整理一份文字资料,以便他在4月初向政治局传达,还要用于在5月政治局扩大会议上作报告的蓝本。

  1966年4月1日,彭真把《座谈会纪要》和中共中央的批语,以电传形式,直送毛泽东、周恩来、朱德、邓小平等人。因刘少奇自3月26日至4月19日携夫人王光美出访巴基斯坦、阿富汗、缅甸3国,电传就没有给他送。

  毛泽东当天在杭州写下批示:“已阅”。

  4月1日这一天,张春桥写出了《对<文化革命五人小组关于当前学术讨论汇报提纲>的几点意见》,总结了《汇报提纲》的3条罪状,朝彭真开了一炮。

  4月2日,戚本禹的《<海瑞骂皇帝>和<海瑞罢官>的反动实质》一文,同时在《人民日报》和《光明日报》上发表。

  4月3日,中央工作组写出了《关于罗瑞卿错误问题的报告》。在这份报告中,还附有叶剑英、谢富治、萧华、杨成武4个人的发言材料及罗瑞卿于3月12日的检查。

  4月5日,署名为关锋、林杰的《<海瑞骂皇帝>和<海瑞罢官>是反党反社会主义的大毒草》一文,在《红旗》杂志上发表。

  4月9日,邓小平乘飞机赶回北京。原来,康生曾经在北京给在陕西的邓小平打电话说:“主席要你赶紧回北京,主持书记处开会,下达撤销‘二月提纲’的通知。”

  邓小平一到北京,立即主持召开中央书记处会议。康生在会议上传达了毛泽东3月底的几次谈话内容,批评了彭真自批判吴晗以来所犯的一系列错误。

  书记处会议根据毛泽东的意见,对彭真进行了批评。会议决定:

  1、拟以中共中央名义起草一个通知,彻底批判文化革命5人小组的“汇报提纲”即“二月提纲”的错误,并撤销这个提纲。2、成立文化革命文件起草小组,由陈伯达任组长,江青、刘志坚任副组长,康生任顾问。报请毛泽东和政治局常委批准。

  邓小平根据上述决定,叫列席会议的中央对外联络部副部长王力起草一个撤销“二月提纲”的通知。王力起草的通知只有一句话,他写的是:

  “中央于2月12日转发的《文化革命五人小组关于当前学术讨论的汇报提纲》现予撤销。”

  4月10日,王力起草的一句话通知送到了杭州毛泽东处,毛泽东看了,很不高兴,他说:

  “这不说明任何问题,没讲为什么撤销。应当重新起草。”

  他还指定要陈伯达负责重新起草《通知》。

  就在4月10日这一天,毛泽东多次修改的《林彪同志委托江青同志召开部队文艺工作者座谈会纪要》及中共中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