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国际 > 国际纵横

新疆“正名”西域背后的阴谋

雨夹雪 · 2009-09-06 · 来源:乌有之乡
疆独暴乱 收藏( 评论() 字体: / /

新加坡联合早报8月25日发表题为《新疆应该正名为西域省》的文章,提出“新疆”一名除了严重违反亚洲和中国历史,更在国际地缘政治和国内政治心理上加剧了疆独问题,而有“正名”的必要。今天我想谈一谈所谓新疆“正名”问题。    

一、荒谬无比的“正名”理由    

《新疆应该正名为西域省》提出的“正名”理由是“新疆问题的一个重要层次,便是新疆这一地名已经成为中国的地缘政治和心理包袱,为西方和‘疆独’势力充分利用”。具体又包括三个方面。    

首先,欧美传媒无不喜欢指出新疆一名意味“新边疆”或“新疆土”,言下之意,便是这原非中国国土,并以此强调欧美朝野的一个主题:新疆的汉人是迟来后到的“殖民者”。    

其次,“疆独”人士更大力渲染汉语的“新疆”一名,俨然以新疆的“主人”和“原住民”自居,将汉族描绘成喧宾夺主的新来“外客”。    

第三,不少汉族人士,也因为新疆的“新”字,在心理上认此为“化外之地”。    

显然,这些理由是无比荒谬的:    

首先,欧美支持“疆独”势力决不是因为“新疆”一名没起好,而是肢解中国的战略需要。西藏的名字没有“新”字,欧美不是照样支持藏独势力?别说是叫“西域”,就是叫“故土”,欧美照样会支持“疆独”势力,多半还会加上一句“中国政府伪造历史”。欧美朝野难道真的反对殖民主义吗?别说历史上欧美殖民主义的累累罪行,就是今天和新疆接壤的阿富汗不是正有一支欧美殖民大军正在作战吗?所谓“新疆这一地名为西方充分利用”其实质是把欧美支持“疆独”势力的责任部分的推到中国身上,为欧美分裂中国的罪行开脱。    

其次,“疆独”势力从事分裂活动也决不是因为“新疆”一名没起好,而是他们的本质决定的。“疆独”势力主要包括两种人,一种人是一小撮企图恢复旧社会“天堂”的反动分子,一种人是改革开放以来,新疆少数民族中极少数先富起来的人。特别是后者更是“疆独”势力的主力,他们力图把新疆分裂出去,建立一个依附外国的附庸国,利用外国的刺刀保护自己靠种种卑劣手段从广大人民身上掠夺来的巨额财富,和广大人民的矛盾是不可调和的。别说是叫“西域”,就是叫“故土”,“疆独”势力照样会从事分裂活动,多半也会加上一句“中国政府改名是欺压少数民族的突出表现”。所谓“新疆这一地名为‘疆独’势力充分利用”其实质是把“疆独”势力从事分裂活动的责任部分的推到中国身上,为“疆独”势力分裂中国的罪行开脱。    

第三,所谓不少汉族人士,也因为新疆的“新”字,在心理上认此为“化外之地”更是站不住脚。新疆是中国各族人民的新疆,维、回、汉等民族人民绝大多数都是反对“疆独”势力的,《新疆应该正名为西域省》把少数民族主要是维吾尔族统统说成“疆独”势力,又把不少汉族人士说成认此为“化外之地”即默许“疆独”势力,表面是宣扬大汉族主义,其实是把“疆独”势力的社会基础无限扩大。又把这种情况说是因为“新疆”一名没起好,其实是为“疆独”势力造声势。    

可见,《新疆应该正名为西域省》提出“新疆问题的一个重要层次,便是新疆这一地名已经成为中国的地缘政治和心理包袱,为西方和“疆独”势力充分利用”“正名”理由是完全站不住脚的。    

二、“疆独”势力活跃的原因和解决方法    

 既然“新疆问题的一个重要层次,便是新疆这一地名已经成为中国的地缘政治和心理包袱,为西方和“疆独”势力充分利用”是站不住脚的。那么为什么“疆独”势力近年来日益活跃呢?拙文《暴乱的背后:浅谈“疆独”问题》已经简单分析了“疆独”势力活跃的原因和解决方法,这里再简单概括一下。    

“疆独”的历史原因是旧中国主要是清朝和中华民国时期残酷的民族压迫和阶级压迫。“疆独”的出现是由于旧中国主要是清朝和中华民国时期残酷的民族压迫和阶级压迫引发人民反抗,而人民的反抗斗争往往被民族上层和宗教首领利用,加上外国侵略者的挑唆,最终蜕变成了分裂活动。    

“疆独”的现实原因是改革开放中的问题。改革开放以来,拉拢上层的路线构成了“疆独”活动的组织基础,新疆和内地及新疆内部贫富差距的拉大构成了“疆独”活动的经济基础,少数民族新生资产阶级的出现构成了“疆独”活动的阶级基础,“非毛化”和伊斯兰教的复兴构成了“疆独”活动的思想基础,严重的腐败问题和大汉族主义的复活构成了“疆独”活动的群众基础,受帝国主义国家控制的极右派是“疆独”分子的内应和保护伞。当然,我们必须明确,改革开放以来,和中国其它地区一样,新疆地区成就是第一位的,问题是局部性的、第二位的。    

“疆独”的国际原因是帝国主义国家的大力扶植。美国总统克林顿、副总统戈尔等政要就曾多次秘密会见“东突”分裂分子;美国国会还专门召开新疆问题听证会;美国中央情报局派出专门人员负责对“东突”分裂主义分子进行培训。其它一些西方国家也利用“东突”问题向中国施加压力。土耳其和一些中亚国家也或明或暗地支持“东突”分裂运动,还允许其在本国境内开展活动、建立基地,向外输出“泛突厥主义”。特别是“9·11”事件后,美国通过占领阿富汗,训练东突”分裂主义分子并支持大批“东突”分子从中阿边境潜入,促使已基本被遏制的“东突”恐怖势力恢复了元气并迅速发展。    

解决“疆独”问题的根本是纠正改革开放时期存在的失误,恢复毛主席时代的成功经验,解决新疆和全国范围内的严重的社会矛盾。例如,要真正开发建设新疆,今天的“西部大开发”其实很大程度上是把新疆国有企业廉价卖给东部和外国资本家,这种“开发”只能使新疆和内地及新疆内部贫富差距进一步拉大。必须像毛主席时代一样用国家力量兴办国营企业建设新疆。再如,必须依靠新疆地区各族人民,不能依靠少数上层人物和热比娅之流先富起来的人。    

解决“疆独”问题直接要做的是破获“疆独”分子的网络和勾结“疆独”分子的极右派进行彻底的清理。“7·5”事件是“疆独”分子的一次大暴露,在事件查处中应该及时顺藤摸瓜,破获“疆独”分子的组织和网络。最近新疆的“疆独”分子的破坏同样是疆独”分子的暴露。极右派和“疆独”分子背后都是帝国主义国家,极右派是“疆独”分子的内应和保护伞,不对勾结“疆独”分子的极右派进行彻底的清理,不可能清除“疆独”势力。    

解决“疆独”问题的国际支持必须果断改变韬光养晦的对外政策和破除思想上对西方“普世价值”的迷信。例如,可以给阿富汗、伊拉克等地的民族解放运动和美国的左派革命力量必要的人道主义援助。再如,必须立即开展一个对“炸药奖”诺贝尔奖的批判运动。1989年西藏暴乱后达赖获奖,“7·5”事件后热比娅获奖可能很大。如果不开展对诺贝尔奖的批判,热比娅影响必然更加扩大。    

解决“疆独”问题必须反对大汉族主义和地方民族主义两种倾向。当前新疆地区的一个主要问题是“两少一宽”为代表的狭隘维吾尔族自治导致地方民族主义,对新疆地区的其他少数民族和汉族构成了事实上的不平等。但是,有些人提出废除民族区域自治制度把自治区改为行省,并分为两省或三省分别治之的大汉族主义做法同样是错误的(下文还要详细介绍)。真正应该做的是恢复毛主席时代的成功经验,不仅维吾尔族要自治,哈萨克族、回族、蒙古族等新疆地区的其他少数民族和汉族同样要自治,真正实现各民族平等而不是一族独大。    

三、“新疆”一名真歪了吗    

当然,尽管上文分析了疆独势力活跃的原因决不是因为“新疆”一名没起好,但是如果“新疆”一名真歪了,“正名”也是理所当然。《新疆应该正名为西域省》认为,西域才应该是新疆地区的准确名字,虽然新疆只代表了狭义的西域地区,也就是说“新疆”一名起歪了,即“没有反映中国其它民族尤其是汉族在西域地区的长久存在”。如果真是如此吗?那就让我们看一看历史上新疆名称的演变。    

新疆,最原始的称呼是柱州。《后汉书·张衡传》注引《河图》曰:“地有九州八柱……西北柱州曰肥土。”《初学记》卷八引《河图括地象》曰:“地有九州……西北曰柱州(一作括州)。”“柱州”即现在的“新疆”,或者说是玉门关以西到里海的广大土地,是大九州之一,有中国领土一部分的含义。    

汉代开始称新疆为西域,一直沿袭到清初。所谓“西域”就是今天“西方的地域”的意思,并没有中国领土一部分的含义。“西域”除了指新疆,也包括新疆以西的地区,广义的西域包括亚洲中、西部,印度半岛的地区,宽泛一点说今天的欧美都可以属于“西域”。在张骞通西域时,中央政府对新疆地区的管辖尚未确立,时人已经称其为西域。前101年,汉朝在西域的轮台、渠犁等地驻兵屯田,并置使者校尉,开始了对西域的管辖。公元前60年,驻扎西域的日逐王贤掸降汉,天山南北诸地均归汉朝中央政府统属。西域都护府的建立,标志着新疆地区正式纳入中央政府的管辖。西域都护府断断续续的存在了近百年(公元前60年至公元23年,公元74年至公元75年,公元91年至公元107年)。公元123年,班勇出任西域长史,此后,西域长史府作为中央政府管辖西域的行政机构持续到魏晋时期,楼兰城则是西域长史府的所在地。唐代又设立安西都护府和北庭都护府管理新疆地区,自唐太宗贞观十四年(640年)起,到唐宪宗元和三年(808年)止,安西都护府共存在约170年。此后,中央政府对新疆地区的管辖长期中断,时人仍然称其为西域。称不称西域和中央政府对新疆地区的管辖是否存在并无关系,严格说来,称其为西域的2000年中央政府对新疆地区的管辖时间不足一半。    

当然,特别需要指出的是,中央政府对新疆地区的管辖的中断并不能否认新疆是我国领土的一部分。如果摒弃大汉族主义,那么,我们可以看出,即使是中央政府没有管辖西域的时期,新疆地区各族人民也一直视自己为中华民族的一部分,从未视自己为外族。例如,公元45年,西域18国请复置都护,甚至要求以送儿子到洛阳学习当人质。632年,西突厥迎立泥孰,是为咄陆可汗。泥孰被推举为西突厥可汗后,即派遣使臣至唐朝表示内附。在北宋时期,962年、965年以及981年和983年,高昌回鹘皆遣使献方物于宋。981年其王向宋太宗上书时,自称“西州外生(甥)”。无论是中央政府对新疆地区的管辖建立前的乌孙、大宛还是中央政府对新疆地区的管辖中断期间的突厥汗国、高昌回鹘王国、于阗王国、喀喇汗王朝西辽王朝、察合台汗国叶尔羌汗国等新疆地区的政权实质都是中国的地方政权。但是这是另一个问题,和“西域”一名没有中国领土一部分的含义并不矛盾。    

 1757年,清乾隆帝再次建立中央政府对新疆地区的管辖。为宣扬中央政府重建对新疆地区的管辖的功绩,清政府于1759年把这片土地改名为“新疆”,取“故土新归”之意,(当时全国有好几个新疆,包括云南省乌蒙府、贵州省的古州、贵州省安顺市和镇宁县一带、四川的大、小金川等,都是中国固有的领土。因此这片土地又名“西域新疆”,即“西方地域新归的故土”),并没有“新辟疆域”的意思。当然,即使仅仅算“新归”的时间也比美国历史长。1884年,清朝政府在新疆建省,取“故土新归”之意,正式改称这一地区为新疆。自此,新疆作为一个固定地名沿用至今。“新疆”的名称有这片土地是中国领土一部分的含义。显然,单从“新疆”这个名称上看也比“西域”好得多,明确指出了这一地区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此后到新中国成立,新疆地区尽管由于旧中国残酷的民族压迫和阶级压迫引发多次人民反抗,而人民的反抗斗争往往被民族上层和宗教首领利用,加上外国侵略者的挑唆,一部分最终蜕变成了分裂活动,但是分裂活动都没有成什么气候,中央政府对新疆地区的管辖一直延续。    

可见,新疆地区历史上出现的三个主要名字中“柱州”和“新疆”都有中国领土一部分的含义,只有“西域”没有中国领土一部分的含义。如果非要“正名”,也应该叫“柱州”,叫“西域(西方的地域)”岂不是把新疆划给西方国家了?    

四、新疆“正名”的真实目的    

《新疆应该正名为西域省》提出新疆“正名”决不是偶然的,而是代表了一种势力。《新疆应该正名为西域省》的文章作者叫于时语,在北美从事科研工作,是新加坡联合早报特约政治评论员。除了这篇《新疆应该正名为西域省》的奇文,主要文章还有《美国政治:反精英主义PK“常春藤专政”》 、朝鲜的“杀熟”外交》和钱规则》等,表面上标榜“客观公正”,其实是一个狂热的推崇“普世价值”、反对社会主义的极右分子,怎么突然关心中国新疆的稳定了呢?可见其醉翁之意不在酒,新疆“正名”的真实目的如下:    

最直接的目的就是为帝国主义国家干涉新疆事务制造借口。上文已经说了,“新疆”有中国领土一部分的含义,“西域(西方的地域)”没有中国领土一部分的含义,广义的西域包括亚洲中、西部,印度半岛的地区,宽泛一点说今天的欧美都可以属于“西域”。西方干涉“西域(西方的地域)”岂非名正言顺?当然,无论新疆叫什么名字,帝国主义国家干涉新疆事务都不乏借口,显然,为帝国主义国家干涉新疆事务制造借口不是主要目的。    

一个主要目的是挑起民族矛盾,推动分裂势力壮大。《新疆应该正名为西域省》极力宣扬大汉族主义,把中华民族等同于汉族,把维吾尔族、满族统统视作异类。近来有些人提出废除民族区域自治制度把自治区改为行省,并分为两省或三省分别治之的大汉族主义做法,《新疆应该正名为西域省》之字不提民族区域自治制度,强调是西域“省”而不是西域“自治区”,显然是要煽动这种大汉族主义思潮。其实,废除民族区域自治制度是行不通的,因为民族差异是客观存在的,只有彻底消灭阶级对立,实现共产主义才能消除这种差异。民族区域自治制度是毛主席尊重民族和宗教的特点,发展少数民族政治权利,解决中国民族问题的重要法宝,并且在实践中起了很好的作用,赛福鼎等一大批少数民族干部坚定的维护国家统一。如果废除民族区域自治制度改设,实质是剥夺少数民族政治权利,恢复旧中国主要是清朝和中华民国时期残酷的民族压迫和阶级压迫,把占新疆人口一半以上的少数民族推到“疆独”势力一边。《新疆应该正名为西域省》还提出“应该在内地汉族中小学广泛开设维吾尔语和藏语课程,真正尊重少数民族文化”。这更是荒谬无比,这种极大加重汉族中小学生负担的做法必然加剧汉族对少数民族的不满,从而加剧民族矛盾。    

最根本的目的是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和中国共产党的“正名”实现资改派改旗易帜的目的。《新疆应该正名为西域省》宣称:“新近有论者提出中共建国时缺乏历史远见,另起国名,没有承继‘中华民国’,是造成‘两个中国’和台独问题的一个重要因素,颇有见地。不妨再提到北京面临的内部社会和道德危机,也可归结到执政党名义上信奉的意识形态与社会现实,尤其是世袭特权私利之间名实不符、名不正则言不顺的矛盾”。也就是说,新疆“正名”只是个开始,最重要的还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和中国共产党的“正名”。中华人民共和国应该改称“中华民国”,中国共产党也要改名,可能是改叫“中国国民党”吧,这样旧中国的一切就全面恢复了。近几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和中国共产党的“正名”层出不穷,从“西山会议”到“08宪章”,再到茅于轼的“中国共产党应该改名叫和谐党”,特别是8月初赵紫阳那个老战友公开宣称共产党是没有经过社团登记的非法组织,当初是靠空头承诺欺骗人民获得了政权,60年来一直在用欺压老百姓的办法,报复曾经被国民党欺压22年的历史,要对党、政府、军队进行根本改造,走苏联、东欧的老路。  8月25日新加坡联合早报就发表《新疆应该正名为西域省》主张中华人民共和国和中国共产党应该“正名”与其呼应,这一切难道仅仅是偶然吗?    

事实上,在8月25日新加坡联合早报发表了《新疆应该正名为西域省》前后,乌鲁木齐市接连发生不法分子用针状物扎伤无辜群众的案件。这一切最终导致9月2日、3日,一些群众在市区部分地区聚集游行。在聚集游行过程中,少数群众情绪激动、行为失控。据新疆公安部门通报:截至9月3日已造成14人受伤住院、5人死亡,包括公安、武警及无辜群众等。试问,《新疆应该正名为西域省》究竟扮演了一个什么角色,难道还不清楚吗?    

最后奉劝在北美从事科研工作的于时语先生一句,与其操心新疆“正名”和中国新疆的稳定,不如劝一劝美国政府:如今美国几乎每个州都存在分裂势力的重要原因是这些州名字没有起好。纽约、新泽西、新墨西哥……也应该“正名”,甚至美国也应该“正名”叫“北美中部合众国”。美国也应该在内地中小学普遍开设印第安人、黑人等1000多种少数民族语言课程。如果美国按这种意见做了(估计美国也亡国了),再来向中国推销自己的观点不迟。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heji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相关专题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张志坤:中印边界摩擦冲突常态化的危险
  2. 南方洪灾:救援“前所未有”地艰难,社会关注度不高
  3. 郑大一附院医生被砍你们要求严惩凶手,治死病人咋就连个屁也不放?
  4. 极左,岂能绑架一个伟大民族的灵魂
  5. “给我20年,还你一个强大的俄罗斯”?普京的承诺为啥没兑现
  6. 毛泽东没有指挥腊子口战役?纪念馆必须更正!
  7. 房子之问
  8. 党的99岁生日,有人还要把毛主席像抠掉?
  9. 大学生回农村,不会讲话了?
  10. 善打硬仗恶仗的开国中将,长津湖指挥20军重创美王牌陆战1师,后来成为我军两大兵种司令员
  1. 为什么中国得利者要否定毛主席
  2. 老田:中国革命的精神遗产到哪儿去了——从1970年代三拨反文革力量的政治分析说起
  3. 又一个重要标志性事件,这届网民太了不起了!
  4. 黄卫东:中美究竟谁的技术依赖更大
  5. 张志坤:中美关系,请不要在捏造文辞上下功夫
  6. 陈伯达之子:八大关于社会“主要矛盾”的论述是如何产生的?
  7. 将“中共”比作“公司”是严重的政治错误!
  8. 郝贵生:不谈党的阶级性,谈何“把人民放在最高位置”?
  9. 人民为什么讨厌高晓松?
  10. 《北京日报》:《卜算子·咏梅》:七千人大会前党内传阅的一首词
  1. “10年浩劫”有十大“匪夷所思”
  2. 钱昌明:“不争论”,是一颗奴隶主义毒瘤!
  3. 张志坤:如此严重的政治问题,究竟该谁负责!
  4. 普京为何不能让俄罗斯强大?线索就在阅兵式
  5. “地摊经济”还未落地就要“收摊”?
  6. 又一个挺方方的女作家被免职
  7. 贺雪峰:我为什么说山东合村并居是大跃进
  8. 特朗普掐住了反华“命门”?
  9. 邋遢道人:6亿人月入一千、地摊经济及其他
  10. ​中印边境冲突出现伤亡,中国周边局势急剧恶化!
  1. 北京知青孙立哲:我与史铁生一起做赤脚医生
  2. 甴曱末日将近!美国断经费、“民主阿婆”闪人,头目跑路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3. 为什么中国得利者要否定毛主席
  4. 郑永年:中国切不可在世界上显富摆富
  5. 从盼儿到怕儿: “只生一个女孩”为何盛行东北农村?
  6. 毁人一生的待遇,降低个退休待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