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国际 > 国际纵横

从地中海到帕米尔:战略高地谁称雄

张志坤 · 2010-03-14 · 来源:乌有之乡
伊朗问题 收藏( 评论() 字体: / /

   

从地中海到帕米尔:战略高地谁称雄  

       ——谈“两中”地区的战略走向及影响  

   

    自有人类历史以来,各种力量的碰撞总要制造出许许多多战略上的热点,这在进入近现代社会以后尤其突出,如著名的巴尔干地区,就曾因战乱频仍而被世人谑称为“火药桶”,在此点燃了第一次世界大战。但世事播迁,全球热点也因时因势,不断转移。第二次世界大战后,中东成了经久不衰的热点地区,即使是上了年纪的人,也都还能在记忆中清晰回想起当年电影里 “巴勒斯坦的飞机和大炮”。冷战结束后,老热点依旧,新热点再生,中亚地区成了与中东比肩而不遑多让的又一个人所瞩目的战略热点。中东与中亚,本来都是独立性的战略板块,是捏合不到一起的。但是,世界上没有一成不变的东西,战略的天空犹如变幻不定的天气,说不定在哪里下雨。现在情形不同于以前,冷战结束后,在西方战略扩张的推动下,中东与中亚在战略上已经密切地联结在一起,已越来越明显地整合成各个部分密切关联的战略区域,取“中东”、“中亚”之共名,不妨统称之为“两中”地区。我们认为,这个地区正在进行着激烈的战略较量,其可能的走向,将深刻影响全球的战略格局,也将对中国的战略利益产生巨大的冲击。  

    一、在美国战略扩张的推动下,“中东”和“中亚”地区已经整合成一个完整的战略板块  

冷战结束后,以美国为首的西方集团进行了大规模的全球战略扩张,其主要方向有三,一是向东欧、东南欧扩张,主要战略指向为压缩俄罗斯的战略空间;二是进军中东,在军事上占领伊拉克及海湾地区,目的是打击中东地区的反美反西方势力,控制世界能源要冲;第三个方向是进军中亚,先是以北约伙伴关系国的名义拉拢从前苏联独立出来的中亚五国,分步剥离削弱它们与俄罗斯的战略联系,进而利用“911”事件的借口,在中亚五国建立军事基地,武装占领阿富汗,开辟中亚“反恐”新战场。美国与塔利班战争打响以后,美国在中亚的战略诉求其主次已发生了明显的改变,压缩俄罗斯战略空间、从西面剑指中国的战略意图暂时退居到次要地位,主要企图变成了全面打击各种反美势力,将中亚打造成可以向东西南北各个方向辐射力量的战略高地。现在看来,第一个方向的扩张已经基本完成,进一步的举措将是推动内涵发展,提升已拓展领地的功效,如部署战术反导系统,加强与这些国家的战略联系等。他们战略扩张的重点已经转移到了“两中”地区。从目前动向看,美国有进一步打通中亚与中东直接联系的强烈冲动,美国已经将在阿富汗的战略重心逐渐从阿北部地区向南和向西移动,西方驻阿力量已经能够对伊朗乃至整个中东地区施加巨大压力,开辟了面向中东的另一个重要的战略方面,整个中亚地区的美国武装力量可以随时从东面出击,配合西面从伊拉克、科威特、从波斯湾海上出击的美军。所以,从军事上讲,中东地区的美国军事力量与中亚美国军事力量已经能够协调配合互相支持。而一旦搞垮伊朗,整个“两中”地区就将成为一个更加完整的战略板块。  

伴随美国战略扩张方向的调整,伊斯兰世界反美斗争的重心逐渐东移,目前已转移至中东与中亚的交汇地带,以国别而言就是转到了伊朗与阿富汗。历史上,伊斯兰世界的反美斗争主要在地中海南岸及东岸展开,八十年代以前,地中海南岸的阿尔及利亚、利比亚、埃及,地中海东岸的巴勒斯坦、黎巴嫩、叙利亚等,都曾是反美斗争的热点地区,都有过声势浩大的反美斗争。进入九十年代以后,主要战场开始东移,美国发动海湾战争后,两河流域是伊斯兰世界反美斗争的主阵地,目前,伊拉克范围内占领与反占领的斗争仍在持续,但反美斗争的焦点已经开始向阿富汗和伊朗方面转移。今后一个时期,伊斯兰与美国的斗争,从地域的角度来讲,将主要在集中在阿富汗与伊朗。炮火在阿富汗轰鸣,对峙在伊朗上演,而力量的源泉则来自于“两中”的各个地区,来自于整个伊斯兰世界。  

所以,从伊斯兰世界与西方世界的全局出发,中东与中亚地区已经浑然成为一体,成为演绎侵略与反侵略、控制与反控制、颠覆与反颠覆的大舞台。  

    二、控制“两中地区”是当前与今后一个时期美国全球战略的首要目标  

    控制世界上一切对人类发展有意义的目标,这是美国全球战略的基本要求。从这个逻辑出发,美国应该控制但还没有控制或没有完全控制的地方,就必然要成为美国处心积虑所要“解决”的战略问题。“两中”地区是当前激烈反美主义的思想温床和势力大本营,能否完全控制这个重要的战略区域,是对美国全球控制能力直接而现实的挑战。尽管其他新兴大国发展速度很快,从长远说是美国必然要面对的挑战,但是他们或者目前总体实力仍与美国相差甚远,或者虽有一定的实力,但缺少必要的思想准备,还没有培养起进行这样挑战的勇气、决心和策略艺术,甚至一听到挑战就要浑身哆嗦,力气很大,胆量极小,远不如到处埋放路边炸弹、到处搞袭击的那帮人不怕死亡地为所欲为,所以,只要这些所谓新兴成长中的大国肯“透明”,愿“合作”,就尽可以把他们先往后放一放,当务之急是要搞定四面起火、八方冒烟的“两中”地区。牢牢掌握“两中”地区的战略主动权,在一定意义上就掌握全球战略的主动权。在今后可以预见的一个时期内,美国将率领西方及其帮凶,用他们的话说叫国际社会,在“两中”地区采取以下三个方面的行动。  

    1、颠覆一切与美国对抗的政权  

    这样的政权现在只剩下伊朗、叙利亚等少数几个,其中伊朗是美国要尽一切可能予以摧毁的,所谓伊朗的核问题只不过是美国的一种借口而已,无论伊朗有没有核问题,内贾德反美政权的存在就是问题,美国必欲除之而后快。如何才能摧毁伊朗现政权呢?扶植反对派从内部将其搞垮的手段用过了,今后还要继续使用;经济制裁的办法也已经用过了,更全面更深刻的制裁正在紧锣密鼓地张罗。制裁不是目的,搞垮才是目的,最后的选项自然是军事打击。可以肯定地说,各种军事打击方案早已放在美国总统的案头,只待时机和决心了。从军事常识上说,美国对伊朗的军事行动可以有渐进和激进的两种选择:渐进的选择是海陆空有限打击,基本手段是空袭,通过空袭,摧毁伊朗的主要军事战略目标,以打促变,这种选择的好处是可以把政治及战略风险降低到最低,不足是效果难以预期;激进的选择则是一步到位式的战略行动,将是空地一体、海陆并举、东西对进,一举完成对伊朗的全面占领。这样做的好处是可以一劳永逸地解决问题,缺点是要冒巨大的军事和政治风险,而且也难以做到隐蔽企图和出其不意。基于目前的状况,第一种选择的军事条件已经具备,部署在阿富汗、伊拉克以及海湾各基地的美国海空力量,连同以色列的空军,足够承担第一种选择的任务需求,不需要大规模增兵。而要进行第二种选择,则需要大规模地集结地面武装力量。所以,战争的危险时刻笼罩在伊朗头上,这就是伊朗频频进行军演,各种现代化武器快速生产,自制战舰下水三天就试航、创造前所有未有世界纪录的原因,目的就是要在美国的打击下保障国家的独立与完整。  

    从这个意义上说,“两中”地区战略走向的第一个决定性因素,是伊朗能不能在美国可能的打击下坚持下来。  

    2、打击一切反美思想及势力  

    仅仅摧毁反美政权是不够的,就如颠覆塔利班政权并不能消弭阿富汗的反美斗争一样。“两中”地区反美斗争的主力,有日渐向非政府组织身上转移的趋势。目前广为世人所知的有巴勒斯坦的哈马斯、阿克萨烈士旅,有阿富汗的塔利班,有不知身在何处却又似无处不在的基地组织。在西方舆论的全力渲染下,这些组织差不多个个都是人间魔鬼,个个都十恶不赦,于是,以美国为首,西方世界组织了一切可以组织的力量,海陆空天各种武装都上阵,定点斩首精确打击一齐来,这么多年过去了,结果怎么样呢?西方的舆论攻势固然浩大,可这些组织非但没成为过街老鼠、人人喊打,反而在伊斯兰世界中有了越来越深厚的群众基础,不仅他们的男儿前赴后继,就连妇女儿童也开始慷慨赴难;西方高科技武器固然无比优越,可这些组织非但没有抱头鼠窜,非但没有因为萨达姆政权倒台、塔利班政权倒台而树倒猢狲散,反而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展现了不屈不挠的顽强的生命力。对这样一种足令人惊骇不已的现象,西方的政论家们对之作了精炼的概括——文明的冲突,并把这种冲突提到了未来社会人类基本冲突的高度。这是西方世界的心头大患,是他们面临的致命威胁,是必定要竭尽全力予以铲除的。  

    事实上,西方的政客们也都心知肚明,把一切能想象出来的脏水泼到这些组织身上,除了解心头之恨外于事无补,即或把目前已知的各种这类组织压制住或者铲除干净,未来还不知道有多少类似的组织要破土而出,要前赴后继地与西方对着干下去,这个斗争是将永无止歇。  

    但是,不打击和压制这些反美反西方的势力,不努力去消灭这些“万恶”的“破坏”者,美国就不可能实现对“两中”地区的控制,就不可能有从地中海到帕米尔的“稳定”局面。  

    从这个意义上说,“两中”地区战略走向的第二个决定性因素,是反美势力与美国控制能力的起伏消长。  

    3、培养尽可能多的代理人  

    “两中”地区地广人稠,民族成分复杂,教派纷争严重,各种冲突根深蒂固,这对美国施展分化拉拢手段固然是好事,可以行纵横捭阖之策,但同时也给美国的实际控制带来了严重的挑战,而这又不是军事占领所能解决的问题。于是,培养各色各样的代理人就成了美国实施控制的重要手段。在这一地区,美国的代理人大体上分四种情况,第一种是美国为压制整个阿拉伯伊斯兰世界而扶持的战略盟友,这是以色列,它充当了美国的战略打手;第二种是在美国拉拢诱惑下与美国靠近的政权,如科威特等,这些政权提供自己的国土给美国做军事基地,各方面都唯美国的马首是瞻,在战略上充当美国的垫脚石;第三种是美国直接扶植的傀儡,如阿富汗的卡尔扎伊、伊拉克的马利基,这是彻头彻尾的伪奸政府,是直接为侵略者服务的工具,比中国当年的汪伪有过之而无不及。前些日子阿富汗和伊拉克都举行了所谓的“大选”,其实这不过是美国一手导演的政治滑稽剧罢了,其目的还是为加强美国的控制力度,遗憾的是国内的媒体也跟着一通起哄,蒙蔽世人。第四种是美国支持的各种组织与各色政客,如黎巴嫩的基督教民兵,伊朗的反对派等,这是美国对付各反美政权和反美组织的重要工具,也是分化阿拉伯伊斯兰群众的伎俩。现在,在“两中”地区政治舞台上表演主要是这四种势力,美国充当幕后导演(有的时候也要冲到台上舞弄一番),看客中鼓掌叫好的是西方,暗中恶心的是阿拉伯伊斯兰群众,此外还有幸灾乐祸的,还有傻乎乎不明所以人云亦云的,等等。总之这场戏美国是要坚决地演下去,不管节目多臭,也要一场接一场,吸引的各色看客越多越好,这是维护美国“两中”地区主导权所必需。  

    从这个意义上讲,“两中”地区战略走向的第三个决定性因素,是各种代理人政权能否稳定运行。如果这些代理人统治不稳,美国在“两中”地区的战略主导权也要受到冲击。  

    三、“两中”地区的反美斗争的三条战线  

第一条战线,坚持维护国家独立、主权和领土完整的斗争  

在这条战线奋斗的目前主要有伊朗、叙利亚以及巴勒斯坦等。这个斗争的意义十分重大,首先,这些独立自主的国家更够坚持下去就意味着美国全面控制这个地区企图的失败,就能够让“两中”地区战略一边倒的危险倾向得以避免,给其他大国进行战略干预提供了宝贵的空间与资源,这不仅对于地区战略均衡,而且还对全球战略均衡发挥了重大而深远的影响。正是因为深刻地认识到这一点,所以巴西、南非、土耳其等国才明确表示反对对伊朗进行新的制裁,其着眼点并不是他们与伊朗多么友好,或者在伊朗有多少自身的利益,而是出于全球局势的考量。就从这点来看,这些国家的战略水平都不低,甚至远高于一些号称的大国、强国;其次,这些独立自主国家的存在将极大地鼓舞各种抗美组织的斗争,并使他们的抗美斗争有坚强的后援与战略大本营。“两中”地区固然教派及民族矛盾甚深,但在共同的外部压力下,共同的宗教信仰与悠久的血缘关系给他们的一致对外奠定了历史与文化的基础,而看似落后的一些部族区则是他们存身休养、积蓄力量的“水泊梁山”。最后,这还将鼓舞各个代理人政权内的反对派,鼓舞着个地区各国人民反对代理人的斗争。任何一个国家的人民都不会容忍自己国家政权成为霸权的御用工具,虽然他们可能还难以投身到反美的武装斗争中去,但“合法”的斗争也将使形形色色的走狗惶惶不得终日。  

第二条战线,风起云涌的非政府组织的反美斗争  

这个斗争的深度与广度,大概要远远超出我们的想象。在美国等西方国家舆论的渲染下,这些组织通常给人以青面獠牙、恐怖异常的模样,但实际看来,他们组织严密,从未听说他们中有叛变投诚的重要人物,这一点,让许多政党都要自愧不如。中央情报局号称无孔不入,但就是拿这些组织毫无办法;他们富有牺牲精神,任何一个贪财惜命的人,都无法担负他们这样的战斗任务;他们还拥有深厚群众及社会基础,他们活动或者隐藏在社会底层,如果没有老百姓的庇护,如果老百姓到处给那些伪政府通风报信,他们连一天都无法存身;他们的斗争还拥有深厚的思想基础与文化背景,任何没有纲领和主义为灵魂的土匪啸聚,无非就是一帮乌合之众,而他们严密组织与强烈牺牲精神的精神动力,则来自于他们建立在宗教信仰基础上纲领与主义。拥有这样的基础条件,他们的斗争必定是长江后浪推前浪,一浪更比一浪强,必定将从阿富汗、伊拉克向四周一切地区扩展。展望未来,西从地中海沿岸,东到兴都库什山脉及哈萨克草原,南抵印度洋,北至欧亚分界线,这样一个纵横万里的辽阔大地,都将成为他们活跃的舞台。如果这些组织能进一步打破彼此间的国家、教派及民族界限实现大范围的联合,打破军事、政治及文化斗争的界限而实现大深度的融合,他们的反美斗争就会迈上一个新层次,进入一个新的阶段。  

第三条战线,反对美国代理人的斗争  

美国之所以能在阿拉伯伊斯兰世界培养起一大批代理人,其社会基础在于,阿拉伯伊斯兰世界还有着深厚的封建残余,那些王室贵族部落酋长们靠剥夺占有国家资源及人民财富而高高在上,他们与西方世界有千丝万缕的联系,殖民时期他们是西方殖民者拉拢利诱的对象,现在他们又成了霸权大国可以利用的宝贵资产。他们把子女送到了西方的学校,把财产存放在了西方的银行,他们的幸福和希望与西方紧紧地捆绑在一起。他们中可能有个别人参与到反美斗争中去,可能有一些人不甘心为美国所驱使,但就其主要部分而言,因为阶级而决定立场,他们与西方的大资产阶级的利益高度一致,他们的公司甚至就是西方跨国集团的子公司或者合作伙伴,出于他们自己的利益,所以他们只能从属于西方,为美国及西方所用,这是这个地区美国代理人政权林立的社会与阶级基础。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这个地区曾兴起了范围广泛的宗教及社会革命,出现了一大批风云人物。但遗憾的是,现在这个地区的宗教与社会革命转入了低潮,有关宗教与社会革命的思想与行动只还残存星星点点,暂时无力从根本上动摇代理人政权的社会基础。而且,在严峻的战略压力下,伊朗自保不暇,也没有多少资源进行革命输出。所以,目前这条战线是最为薄弱的。但是,并不是说没有前景。阿拉伯伊斯兰世界从来也不缺少哲学家及智者,更拥有丰厚的宗教与社会革命传统,这条战线一样有着令人期待的未来。  

    三条战线,大大主力,对抗着美国及西方三种手法。那么,双方将要打出怎么样的较量回合呢?  

    四、可能的战略动向及深远影响  

    1、美国将着力打通“中亚”与“中东”的战略联系,对“两中”地区来一番战略整合。  

    中亚和中东地区的战略互动与关联,现在已经表现得很明显了,但对于美国来说,“中亚”仍然存在战略上“孤悬”的不利态势,无法发挥持久可靠的战略效能。东面横亘着中国,北面有俄罗斯阻挡,西面有伊朗隔绝,南面必须借道巴基斯坦,这对美国的任何军事战略调动都极端不利,也使得美国在阿富汗方向上的任何大规模军事行动面临着后勤上巨大困难。况且,中亚的一些国家之所以还在中、美、俄之间左右逢源,也是因为美国及北约力量辐射的限制。而要打开中亚的对外战略通道,向东毫无希望(中国的一些精英人士急西方之所急,去年年末的一个时期曾拼命鼓噪中国应对美开放瓦罕走廊,可惜他们没达到目的);向北受制于俄罗斯,非常危险;向南向西都有希望都有可能。但巴基斯坦是一个核国家,武力颠覆的可能性甚微,从内部搞垮非一朝一夕之功,只能从长计议。公开的手段可以打着反恐、合作的旗号慢慢渗透,暗中的可以施展驱虎吞狼之计,让更多的塔利班等势力渗入巴基斯坦,给巴基斯坦制造混乱与负担,同时加大扶持印度、武装印度、鼓励印度的力度,从东面增加巴基斯坦的战略压力,三招并举,以期收压垮收服巴基斯坦之效,但这得由一个长期的过程。这样一来,只剩下西面是最现实最可能的出路了。伊朗空前孤立,作为伊斯兰世界里波斯人后裔,这个民族几乎没有三兄四弟,可谓形单影只;作为伊斯兰教派中的少数派,这个国家在伊斯兰世界中也是孤家寡人。更在西方矢志不移多年鼓噪下,很多不明真相的世人眼中伊朗又差不多成了“恶魔”(事实上,伊朗是穆斯林世界中最民主的国度,实行多权分立,并没有什么个人独裁,更不是政教合一),再加上“核武器”扩散这个借口,就像当年伊拉克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借口一样,武装打击伊朗简直就是美国及西方的又一次“替天行道”了。一旦时机成熟,美国就将伙同西方及中东地区的帮凶们对伊朗大打出手,彻底铲除这个战略钉子。而一旦“解决”掉伊朗,不但中亚的战略大门彻底打开,而且中亚与中东将实现美国主导下的战略整合,中亚的国家再想骑墙、再想左右逢源就难了,只有投靠美国一条路,而巴基斯坦将面临着东南西北全方位、全面的战略压力,各种反美组织及势力将丢掉一个有力的战略大本营,届时,“两中”地区很可能因此被打造成美国全球战略体系的重要制高点  

    2、美国将进一步加强在“两中”地区的战略存在,进一步加深对这个地区全面的侵略与控制。  

在最近一次增兵阿富汗之前,美国曾宣布了从阿富汗撤军的时间。在此之前,也曾宣布要从伊拉克完全撤军。这很是欺骗了一些善良单纯的人们,以为美国真的要从这些个“麻烦”的地区脱身似的。这实在是太过低估美国、把美国想象得太过简单化了。难道霸权的美国还怕什么“麻烦”不成?不拿“麻烦”过不去,怎么能体现美国的世界责任呢?或者更进一步说,如果这个世界都没了“麻烦”,那么自诩为世界第一领导者的美国不就没事干了、不就当不成领导了吗?  

不要担心麻烦“领导”,“领导”不怕麻烦。第一,很难相信美国会从阿富汗、伊拉克完全撤军,连塔吉克的一个基地美国都死活不肯放弃,还能指望美国会放弃更大更肥的肉吗?第二,即使美国撤军,美国也必然做好了相应的战略安排,在伊拉克、阿富汗可以没有驻军,但在两国之外必将建设更大更强的战略保障体系,把伊拉克、阿富汗等牢牢在拴在美国“两中”的战略框架之内。  

    基于这样的原因,我们可以预测,未来美国一定会在军事、政治、经济以至文化等一切领域更深的侵入“两中”地区,以谋取全面的战略利益。对此,美国是极其敏感的,敏感到连中国在阿富汗开发一点矿藏,在哈萨克斯坦、在伊朗投资一点石油开采都触碰到美国的神经,都要激起强烈的反弹,说什么西方在阿富汗流血牺牲,而中国则投机牟利,还要什么中国搞海上“珍珠链”、进军印度洋等等。这样一种风声鹤唳、草木皆兵的心态,不恰恰透露了美国的战略玄机吗?  

    3、伊朗将在极力武装自己的同时,把触角向东西延伸,尽量在幼发拉底河流域、阿富汗山地以及也门戈壁对美国做有力的战略牵制。  

    伊朗的内贾德是一个非常聪明、也是非常有眼光的人。就在几天前,他还和美国的国防部长盖茨上演了一场争夺战,他们争夺对阿富汗的访问。内贾德要去访问卡尔扎伊,盖茨知道后抢前一步先到,而内贾德则接不旋踵,一时间,卡尔扎伊成了宝贝儿,对抗的双方都想拉拢。盖茨在阿访问时指责伊朗对阿的介入不怀好意,内贾德则反唇相讥说看看美国在干什么。这看起来有点像笑谈,但其中却是大有学问、大有玄机。内贾德充分认识到了阿富汗对于自己国家的战略意义,为此不惜与美国的走狗打起了交道。  

    伊朗的举措完全是战略性的。现在,伊朗正在以超常的速度武装自己,陆海空天各种武器装备全面开花,力争使自己强大更强大。但仅仅这样还是不够的。因为伊朗懂得,仅仅嚷嚷“把自己的事情办好”是不行的,在自己的事情之外,还必须把周边的战略环境尽量加以改造。内因固然是根本,但外因也是重要的条件,不同的外因将导致完全不同的历史进程和战略后果。他们自己的历史以及其它国家如中国的历史无数次充分地证明了这个经验,比如中国就是因为鸦片战争这个外因,才导致沦为半封建半殖民地这个严重后果的,中国的内因固然是基础,但这个外因可以没有吗?  

    所以,伊朗绝不会拿“关键是办好自己的事情”自己搪塞自己。它要在极力武装自己的同时,把触角向东西延伸,与美国争夺对阿富汗、也门、黎巴嫩、巴勒斯坦、阿富汗、巴基斯坦等的影响,这些地区的许多合法或非法的组织都将成为伊朗宝贵的战略资源,发挥这些资源得潜能与优势,以尽量在幼发拉底河流域、在阿富汗山地以及也门戈壁上对美国做有力的战略牵制。  

    4、入局角色众多,复杂的对抗斗争将进一步激化。  

    进入“两中”这个战略舞台并进行争夺与对抗的,从来并不只有美国,现在也不只是美国与伊朗,不但各种组织势力都是厉害角色,入局的还有俄罗斯、英国、法国等。这些老牌的家伙们从来都深深地介入“两中”事务,现在这场大戏如果不让他们介入,那就简直比杀了他们还要难受。耐人寻味的是俄罗斯的态度,与以往不同,这次它基本上采取了支持美国的立场。北极熊也许在估量,如果持反对的态度,一旦美国毅然决然地动手,它的反对非但无效(以前的海湾战争、伊拉克战争、南斯拉夫战争已经证明,它的反对起不到什么明显的战略效果,充其量也就是发发自己的怒气而已),而且很可能造成未来的战略进程中自己靠边站、分不到一杯羹的尴尬局面。大国中真正不想入局的只有中国,可是中国越想躲开,别人还非拉着入局不可,借用戏台上的一句话:真乃苦煞我也!  

    在这个大舞台上较量的各角儿皆非等闲之辈,都在处心积虑地谋取利益的最大化。世界上是没有谁不需要石油的,偏偏这个地方的石油是这样多,海湾地区的储量已经够可以了,加上中亚的那就更加惊人了。所以,这个地区的未来,必定是激烈对抗与争夺的未来,简直可以说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了。  

    五、应该得到怎样的启示  

    战略问题从来都不是读几本教科书可以明了或解决的,只能在具体的博弈中感悟与领会。那么,“两中”地区如此生动鲜活的战略大戏,应该让我们有点什么样的领会与感悟呢?  

    第一,东边日出西边雨。  

    东边日出西边雨,世界就是这个样子。如果“两中”地区雨大成泥,能够发展成为一个巨大的战略泥潭,东亚太平洋地区以至东南亚的战略天空都将晴朗新鲜,这将是一个巨大儿良性的战略牵制,很可能让霸权国家战略重点东移的打算力不从心。从这个意义上说,“两中”地区的不稳定,就是最大的战略稳定,也是对全球战略稳定的巨大贡献。如果什么时候“两中”地区的战略形势稳定了下来,也许东亚东南亚就要不稳定了。树欲静而风不止,这个世界从来都是这样,这也可以说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了。  

    第二,“两中”地区复杂的战略形势,给大国战略入局提供丰富多样的着力点。  

    如果不是愚蠢到只知经济贸易,不知战略博弈的话,任何一个大国都完全可以在这个地区找到众多的切入角度和楔入方面,可以在政治经济军事文化等各个领域扩大影响,也可以在地区、国家、社会组织各个层面施展手段。我们不是在世界发展了相当一批各色各样的战略伙伴吗?不妨在“两中”地区来个多多益善,就算没有“敌人的敌人就是我们的朋友”的勇气,难道连搅局都不会吗?不是一直有嚷嚷说要中国做负责任的世界大国吗?我们岂能辜负这样“殷切”的希望呢?在这个地区,不仅可以在“上合”组织内作文章,而且也可以在这个组织之外作文章,如果“上合”组织不够的话,就大家一起再制造几个好了。  

    第三,战略主动权要靠自己努力争取,不会有任何人拱手相送。  

    牢牢掌握主动权,这是任何时候都必须极力争取的,无论在战术还是层面,都是如此。在战略上像印度那样轻浮张扬当然过分,但也不必当老实、装厚道,这不会有任何用处。战略对手不会因为你老实就不对你下手,就像草原上的狮子不会因为那个羚羊老实就不吃它一样,你不老实它要吃,你老实它更要吃,何况你还长得膘肥体壮呢?被不被狮子吃掉,完全取决与狮子斗争的水平。所以,在战略上切忌自缚,更不能动辄拿“”关键是要办好自己的事情“做挡箭牌,这实在是没有勇气的表现。争取应得的战略主动权,要充分展开自己的手脚,创造条件在一切可能的领域、一切可能的地方发展自己的攻势,不能因为有一点风险就缩头缩脑,让大好的战略机遇白白流逝。只有一个高地一个高地去争夺,一个阵地一个阵地去攻取,寸土必争,寸利必得,积小胜为大胜,才能推动战略力量对比从量变到质变,才能争取到胜利的前景。天上是不会掉馅饼的,战略的主动权不会有任何人拱手相送。  

      

从地中海到帕米尔,在这辽阔的战略空间内,遍布着一个又一个的咽喉锁阴,苏伊士运河,曼德海峡,波斯湾、霍尔木兹海峡,开伯尔山口,古老的丝绸之路,等等等等。古往今来,这全都堪称是战略要冲,重要地方是如此集中,这在全球范围内也并不多见!四通八达的咽喉要地再加上巨量的石油和庞大的资源矿产,这是怎样的一块世界的战略高地呢?  

中国古诗有云:“大泽龙方蛰,中原鹿正肥”。如果我们胸怀祖国、放眼世界的话,这个“两中”地区不正是世界的“中原”吗?现在,天候已经过了惊蛰节气,东方的大龙是不是也该醒醒,不再没完没了地“蜇”着不起呢?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heji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相关专题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方方很高兴:9月1日新版高一历史书到底有什么修改?
  2. 钱昌明:“老胡”究竟是什么“派”? ——兼谈“中国人对美国的集体认识”
  3. 难以避免的中印战争
  4. 不做中国人,也做不了美国人
  5. 关于中国经济若干问题与江院长商榷
  6. 钱浩樑走了,李玉和早晚还要回来
  7. 张志坤:美国大选、中国遭殃,这是为什么
  8. 华春莹发推讽刺美国抢劫 没想到公知不淡定了!
  9. 我们起步真的晚吗?
  10. 免费!免费!毛主席像章免费领啦!快转,让更多人看到!
  1. 钱昌明:晚年毛主席为何“忧伤”? ——唯恐“红色江山”不保
  2. 宪之:蔡霞现象 ——“姓社姓资”博弈大视野下审视
  3. 信号如此明显, 为何很多人还深信“仗”打不起来?
  4. 从“卖拐团伙”到“战忽局”
  5. 黄卫东: 评企业主成了为所欲为的上帝
  6. 记得住土匪的小恩小惠,咋就记不住毛主席的大恩大德呢?
  7. 蔡霞一类党校教师由来的追溯
  8. 张志坤:假如蔡霞不去美国定居会怎样
  9. 这是一种反常现象​
  10. 方方很高兴:9月1日新版高一历史书到底有什么修改?
  1. 对干部子弟变质的防范与蔡霞、任志强的轨迹
  2. 蔡霞的嘴,赖小民的腿
  3. 蔡霞要对谁先礼后兵?
  4. 评蔡霞被处理,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5. 【重磅深度长文】左大培:加入WTO对中国弊大于利
  6. 这个口号不宜再喊了
  7. 余 涅|识破胡锡进的汉奸言论
  8. 官媒对蔡霞严重违纪案件的有关报道
  9. 网友再次揪出两面人教授,官方依然一片沉默!
  10. 王山魁司令接受采访:三十年河东,四十年河西
  1. ​细数毛主席最亲密的人,我心里真不是滋味儿!
  2. 欧洲各国怎么都开始反口罩反疫苗游行?!这画面,整个欧洲大陆都疯了!
  3. 钱昌明:晚年毛主席为何“忧伤”? ——唯恐“红色江山”不保
  4. 宪之:蔡霞现象 ——“姓社姓资”博弈大视野下审视
  5. 9.64亿“穷鬼”节日快乐!毕竟穷鬼也是鬼!
  6. 黄卫东: 评企业主成了为所欲为的上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