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国际 > 国际纵横

社会主义:美国历史的另一面

陈慧平 · 2013-12-07 · 来源:世界社会主义研究动态
美国真相 收藏( 评论() 字体: / /
尼古拉斯在书中指出,社会主义虽然是美国传统的一部分,塑造和推动了美国社会的发展,但自上个世纪下半叶以来,社会主义观念却被遮蔽和污蔑,被认为是前苏联等国家的失败和愚蠢的制度,只能带来极权主义。

  编者按 2011年,美国有影响的政论家约翰•尼古拉斯的著述《美国社会主义传统简史》出版。该书以详实的史料为依托明确提出,美国是个具有社会主义传统的国家,社会主义观念在过去的两个世纪中塑造和巩固了美国,要理解美国,尊重这个国家的过去、现在、可能的未来,就必须承认社会主义这个传统。在他的笔下,社会主义是美国的建国理念,贯穿于美国历史的始终,并体现在诸多历史人物身上。当然,美国的社会主义不是真正的社会主义,不过是改良主义和机会主义版本的社会主义。无论如何,《美国社会主义传统简史》这本书让我们看到美国历史的另一面,同时也引发对社会主义一些基本问题的进一步思考。现将本文作者对该书的评析刊登如下。

  ……………………………………………………

  一、社会主义是美国历史的组成部分,没有社会主义就没有美国的今天

  尼古拉斯对美国历史的回顾追溯到美建国之初,他在书的第一页就提出,美国是“全世界被驱逐者和受压迫者的家园”。而追求平等、保障受压迫者的权利是社会主义的重要内涵,既然美国是作为“全世界被驱逐者和受压迫者的家园”而建立的,那么社会主义也就是美国当之无愧的建国理念。作为美国的象征,自由女神像把美国的国家信念与法国大革命的“自由、平等、博爱”紧紧联系起来,而它的捐建者诗人艾玛•拉扎罗丝就是社会主义信念的积极追求者。她对1870-1880年间居住在曼哈顿和布鲁克林民众的悲惨处境无比同情,认为这是由私有制的不公平造成的,她追随19世纪80年代城市激进社会主义运动者亨利•乔治,提出土地私有化是资本主义“最根本的错误”,应该使土地变为公有,并向富人征税,在通讯和交通设施、水资源和基础建设领域实行公有化。尽管艾玛•拉扎罗丝们的社会主义运动没能改变美国的社会性质,但在美国的历史发展中仍然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在社会主义者们的努力下,社会主义理念潜移默化地成为美国的国家信念,影响到社会政策的制定,使公平和正义得到保障,为社会不断向前发展创造了条件。正是从这个角度出发,尼古拉斯认为,没有社会主义就没有美国的今天。

  社会主义作为美国历史的组成部分不是抽象的,而是具体的,它体现在信奉社会主义的具体历史人物身上。尼古拉斯在书中举出一系列美国历史上的知名人士,如19世纪的沃尔特•惠特曼、托马斯•潘恩、亚伯拉罕•林肯,20世纪的维克多•贝尔格尔、A.菲利普•伦道夫、马丁•路德•金和米歇尔•哈里顿等,认为这些人都是社会主义理念的支持者、倡导者。诗人沃尔特•惠特曼参加过社会主义者发起的政治活动,他的《草叶集》是美国诗歌史上一座灿烂的里程碑,反映了19世纪中期美国的时代精神。惠特曼的诗讴歌下层劳动人民,号召人们“不管你富裕与否,请给每个需要帮助的人以援手,为他人贡献你的财富和劳动”。晚年的惠特曼自认“比自己想象的更像一个社会主义者”。如果说惠特曼身上的社会主义因素是自发而质朴的,托马斯•潘恩的社会主义信念则清醒而坚定,他的理论博大精深,笔端充满激情,写出很多流传后世的名言警句,如“社会主义的沧桑面孔,布满了贫富悬殊的愁容,这表明它经受了极端的破坏,急需用公正来挽救”。潘恩的《理性年代》、《人类权利》、《土地的公正》等著作成为美国社会主义者和进步人士必读的经典著作。尼古拉斯认为,在以社会公正为核心理念,高扬人道主义旗帜,反抗阶级压迫方面,潘恩的社会主义理论甚至比马克思的社会主义理论还要详尽。潘恩的思想也影响到林肯,林肯注意到劳动和资本的关系,提出“劳动优先于而且独立于资本。资本只是劳动的结果,如果不是先有劳动,资本是不可能存在的。劳动在资本之上,它应该得到更多的重视”。林肯与第一国际的交往故事也被传为佳话,马克思支持林肯的斗争,认为林肯的胜利象征着北方的工人“不再屈从于30万奴隶主的寡头政治。”历史进入20世纪,社会主义者前仆后继,维克多•贝尔格尔,一位激进的编辑、社会主义者,以生命为代价,对危及公民自由的极权发起战斗,并且捍卫了美国人引以自豪的演讲、出版等的自由;A.菲利浦•伦道夫,一个终生的社会主义者,发动工人在华盛顿为平等和自由而游行,他还邀请牧师马丁•路德•金发表了著名的演讲“我有一个梦想”;米歇尔•哈里顿,马克思的信徒、社会主义的倡导者,他向贫困开战,写下了《另一个美国:贫困在美国》,建议政府实行“完全社会保障法案”。

  尼古拉斯在书中还提出,美国的社会主义传统也体现在实行社会主义措施的具体城市中。威斯康星州的密尔沃基市就是因为采取了社会主义治理方式而获得繁荣发展。二战后的密尔沃基大部分时间都处于社会主义者管理之下,社会主义者注重解决诸如城市下水道系统等具体民生问题,被称为“下水道社会主义者”。对国营企业进行管理是密尔沃基社会主义的关键,他们不是去操纵,也不是仅仅制订法律和规则,而是借助国营企业推动公共需求项目的开展。诸如建设公园、公共图书馆、公立学校、公共保健场所、公共工程(包括下水道)、公共港口设施、公共住房、公共岗位培训,以及公共游泳馆等,提高民众的生活质量。密尔沃基的社会主义者认为“马克思主义信念是他们为生活理想而奋斗的最佳工具”,他们相信社会资源属于每一个人,社会主义者们的任务就是致力于去建设一个利益共同体,“花公众的钱为公众做事”。

  二、美国的社会主义具有自身特色,区别于其他社会主义国家

  尼古拉斯在《美国社会主义传统简史》中反复强调,他并不推崇任何一种意识形态化的名称,实际上他对社会主义是持保留态度的,对历史人物的叙述也不忘记强调他们的“非社会主义身份”,比如“尽管在后期,惠特曼的好友动员他加入社会党,但他并没有听从,他从来也没有正式成为一个社会主义者”。在尼古拉斯看来,尽管社会主义是美国历史的组成部分,没有社会主义就没有美国的今天,但这并不意味着美国是一个社会主义国家,不意味着美国是米歇尔•亨利廷所说的“不标明身份的社会民主国家”。美国的社会主义传统是具有美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区别于曾进行过社会主义实践的那些国家(如前苏联和中国)。而尼古拉斯所要做的是开拓人们理解事物的空间,承认美国的社会主义传统,以便有足够的力量去制衡政府,使之免受右翼势力的挟持。尼古拉斯指出,我们生活在一个复杂的年代,在经济、社会和环境方面面临着深刻挑战,虽然民意调查显示,有更多的美国人在今天比过去的几十年里都被“社会主义”所吸引,但社会主义不可能解决美国人民面临的所有问题。事实上,具有不同倾向的社会主义者自身也存在矛盾,社会主义者内部的相互争吵甚至消耗了他们一致对外的能量。还有一些美国的社会主义者,过分美化前苏联,并为它的极权化行为作辩解,在国内的争论中站在了“莫斯科阵线”上,这是尼古拉斯所不赞同的。

  那么,美国的社会主义区别于其他国家的特色在哪里?尼古拉斯通过对“下水道社会主义者”的深入论述为此提供了答案。“下水道社会主义者”对传统社会主义理念不感兴趣,不相信暴力革命夺取政权的威力,他们推崇德国实用主义社会主义者爱德华•伯恩斯坦的思想。伯恩斯坦认为,虽然从理论上说,策划革命是吸引人的,但在实践上为人们的餐桌提供食物可能更有感召力。维克多•贝尔格尔高度赞同伯恩斯坦的观点,认为取消暴力革命是可能的,宣称“只要我们改变了现存的秩序,使全体人民得到解放,我们不在乎我们的社会主义是马克思主义的,还是其他什么主义的。”美国是一个已经有投票制的国家,只要民主投票能给予完全执行和公正对待,那么通过流血的暴力来改变社会就是愚蠢的。资本主义被取代是一个长期的过程,在这一过程中需要的是不断地完善每个阶段并为最后的胜利铺设台阶。

  从渐进和改良主义出发,密尔沃基的“下水道社会主义者”们竭尽所能搞好基础设施建设和公共服务,为人们提供所需要的一切:“操场、公园、海滩、小溪和河流、社会活动中心、阅览室、健康的娱乐……。”根据尼古拉斯的描述,“下水道社会主义”承认美国的个人主义,但不承认美国人是纯粹的个人主义者。社会主义者弗兰克•泽德勒强调,这个国家衣衫褴褛的人也是公民,社会主义者应该为整体利益服务,而不是为某些富人服务。弗兰克相信,这个整体就是合作的公共利益体,它应该先在城市层面开展,然后在州层面,再在国家层面运行。弗兰克用了一生时间追求这种合作共同体,坚定地认为社会主义会在美国实现,即使不是在他有生之年,在他的儿子辈和孙子辈也会实现。弗兰克回应人们对社会主义的指责时说:“总是有人指责社会主义与人性不相符合……可能它与人性不符,但人性难道不需要被提升吗?人们难道不可能学习彼此合作吗?这无疑是我们的奋斗目标。”

  三、社会主义观念被遮蔽和污蔑,社会主义者命运坎坷,两党围绕“社会主义”进行着激烈的斗争

  尼古拉斯在书中指出,社会主义虽然是美国传统的一部分,塑造和推动了美国社会的发展,但自上个世纪下半叶以来,社会主义观念却被遮蔽和污蔑,被认为是前苏联等国家的失败和愚蠢的制度,只能带来极权主义。“不仅被托利派所贬低,而且被否定历史的政治和媒体精英所贬低”,在美国甚嚣尘上的论调是:公共事务与私人事务相比是次要的;公司总是好的,工会总是坏的;进步税收本质上是邪恶的,最佳的经济模式是避免糟糕的平等,允许极端富有的人们先留出他们的股份,然后美国的广大民众再分得一杯羹。在尼古拉斯看来,公共讨论本来应该容纳从左到右的所有观念,但如今的美国政治话语却只是从极右到中右,社会主义成为一个需要避讳的字眼,新自由主义的经济和新保守主义的外交政策占据主流,美国人已经与他们的历史分裂了。保守主义者起草和制订的政治纲领从根本上与潘恩等国家创建者的社会主义观念相矛盾。他们使国家、公共事物、联邦、公共利益屈从于市场和大资本家。他们把大公司和富人们的利益凌驾于劳动人民以及他们的家庭、单位、社区之上,把财富和权力的集中称为“黄金时代”,事实上这已经损害了美国的民主生活和政治制度,使其陷入衰落。他们追求的内政外交方针使美国在政治、经济、环境、军事上的安全越来越没有保证。

  美国自诩为民主自由的国度,但是它对持不同政见者的迫害并不亚于其他国家。尼古拉斯在书中忠实地记录了在“红色恐怖”和“清洗异见者”活动中社会主义者遭受迫害的事实,以麦卡锡时期为例,成千上万的社会活动家因倡导经济、政治的公正而被攻击。就职于公共教育系统、广播和电视网络、报纸、政府部门、工会以及私人商业领域,有社会主义嫌疑的员工被指控违反了史密斯法案并被开除。众议院中的非裔运动委员会、参议院的内部安全小组委员会,以及参议院的常设调查小组委员会(由麦卡锡领导),在1949-1954年开展了109项大张旗鼓的听证会,共产党员、工会成员和社区组织者被强迫为自己的行为、个人生活和政治观念接受调查。这一过程重复了无数次,州和地方的非美裔运动委员会以及警察机构也开展了各自的听证会和调查活动。政府机关和学校要求的工作人员用“效忠词语”来宣誓,并进行调查看他们是否言行一致。到了19世纪50年代末,据统计,大约1/5的美国工人被要求进行类似的忠诚度调查,超过3000名沿海和航海工会会员被列入黑名单,并失去了工作。在忠诚度调查运动中,许多被指控为不忠诚的人备受打击,由于恐吓和经常被错误地指控,自杀很普遍。社会运动者,尤其是为公民争取权利的社会运动者成为被调查、被迫害的目标,上百名共产党人被判有罪入狱,移民来的社会活动家被驱逐出境。

  通过尼古拉斯的叙述,人们不难发现,“社会主义”不仅被遮蔽和污蔑,近年来也越来越成为共和党指责民主党的重要把柄。一些共和党人认为“社会主义”是美国最大的敌人,而奥巴马则有可能把美国引向社会主义的危险。塞恩•汉尼拔认为奥巴马的医疗改革是破坏美国宪法;格林•贝克指责奥巴马把“财富当成魔鬼,是资本主义的潜在敌人”。奥巴马在青少年时代与激进主义、马克思主义和共产主义者交往,之后的20年又在一个马克思主义牧师的指导下参加马克思主义活动,因此他必然倾向于社会主义。在奥巴马就任总统一年后,保守派政治行动大会召开年会,爱荷华州的国会议员、共和党右翼分子斯蒂芬•金鼓动说:“我想要为敌人下定义。敌人就是自由党们,敌人就是进步党们,敌人就是切•格瓦拉们,敌人就是卡斯特罗们,敌人就是社会主义者们……毛主义者们,斯大林主义者们,列宁主义者们,马克思主义者们,他们都是我们的敌人。我还落下了谁?我接下来提到的这个你们看怎么样?民主社会主义者。请你们登录dsausa.org网站,到那里去看看,看看你们会发现什么。美国的民主社会主义者就是社会主义者,他们制订了一个通盘计划,那个计划看起来就是奥巴马总统的计划。”事实上,认为民主党在把国家引向社会主义,共和党在此问题上的立场甚至比1950年代麦卡锡的“红色恐怖”时期更为坚定。纽特•金里奇警告说:“我们现在处于能否拯救美国的斗争中……社会主义将威胁美国的存在,使之不能再作为一个繁荣的国家。”

  尼古拉斯指出,在共和党右翼分子的压力下,奥巴马也开始避开社会主义,在所有场合奥巴马都拒绝了社会主义或社会民主主义的一些好方法,而采取了有利于私有部门发展壮大的措施。奥巴马倾向于使自己与“自由市场原则”相一致,为这些原则甚至不惜拒绝更好的政策,拒绝由当代社会主义和社会民主主义思想家提出的先进理念。在杰克逊的彩虹联盟运动衰退和杜卡基斯失败的20年里,民主党的精英阶层使民主党大幅度地向右转,尤其是在经济问题上,以至于哈里顿关于自由主义是通往社会主义的中间站的观念被人们所质疑。

  四、把美国与社会主义相提并论并非创新之见,但尼古拉斯的论述提供了一些值得思考的问题

  1.“美国特色社会主义”与社会主义的不同流派。实际上,“美国特色社会主义”不过是历史上早就出现过的改良主义和机会主义版本的社会主义。列宁曾对“下水道社会主义”提出过批判:“西欧资产阶级知识分子如英国费边派分子之流,所以要把地方公有社会主义思想奉为一个特殊‘流派’,正是因为他们幻想社会和平,幻想阶级调和,企图把公众的注意力从整个经济制度和整个国家制度的根本问题转移到地方自治这些细小问题上去。在前一种问题方面,阶级矛盾最为尖锐;我们已经指出,正是这一方面的问题触及资产阶级阶级统治的基础本身,所以正是在这个方面,局部实现社会主义,这种市侩反动空想,尤其没有希望。”虽然列宁并不认为各国的社会主义实践应该采取同一模式,但他强调改良主义的社会主义不利于无产阶级的解放事业:“既然资产阶级自己花钱来满足‘人民需要’,举办医疗和教育事业,那还会有什么阶级斗争呢?既然通过地方自治机关就可以逐渐地、一点点地扩大‘集体所有的财产’,就可以把可敬的尤拉林凑巧说到的有轨马车公司和屠宰场这些行业实行‘社会化’,那还要社会革命干什么呢?”

  “美国特色社会主义”当然不是科学社会主义。即使是被诺曼莱文所称道的1932~1939年的“罗斯福新政”也并非社会主义运动,当时的美国政府并没有征收私人财产,只是调整经济政策从而保障了资本主义的发展。

  社会主义运动内部一直存在众多的流派。从19世纪50~60年代,社会主义流派出现过蒲鲁东主义、工联主义、杜林主义、拉萨尔主义、巴枯宁主义、费边主义等,19世纪末20世纪初,又出现了民粹主义、孟什维克主义、伯恩施坦主义、考茨基主义。一百多年来,关于社会主义的定义有500多种,信奉和追求社会主义的国家、政党和组织也有几百个。从目前来看,以共产党人为代表的科学社会主义,以社会民主党人为代表的民主社会主义,还有亚非拉广大地区以民族主义为特征的民族社会主义是最基本的三大社会主义派别,激进主义和改良主义是两个最基本的不同理念。世界各地的社会主义者关于两大基本理念的见解也不尽相同。可以肯定的是,随着社会的发展,关于社会主义的争论还将持续,现在,“新模式社会主义”、市场社会主义、生态社会主义、数字化社会主义、基因社会主义等新版本的出现使社会主义运动更加复杂和异彩纷呈。

  2.“美国的社会主义因素”与“美国梦”。《美国社会主义传统简史》挖掘了美国历史上追求人性的解放、平等,社会的公平、正义,以及注重经济与人的协调发展的一面,把实际上存在,却又鲜为人知的美国的“社会主义”一面呈现给读者。正如尼古拉斯所说,人们应该认识到社会主义对美国的贡献,即使不是一个社会主义者,或者不是有任何左翼倾向的人。如果没有社会民主主义者特别是社会主义者、共产主义者以及他们的追随者们的正面影响,也就没有美国的繁荣富强、民主自由。是信奉社会主义的公民、思想家和活动家,在社会主义的候选人和竞选成功的官员的支持下,驱动和激励美国沿着正确的方向前进。

  尼古拉斯的上述看法为“美国梦”作了一个与众不同的注解。就是说,除了高度发达的物质文明之外,美国对个人自由、机会均等方面相对完善的,具有社会主义因素的制度保障才是其魅力之所在。尼古拉斯特别强调,美国的历史表明,令人向往的自由、平等不是唾手可得之物,而是通过奋斗得来的,是美国社会主义者们与极权、不平等势力抗争的结果。他还特别指出,美国的总统,如亚伯拉罕•林肯、泰迪•罗斯福、富兰克林•罗斯福、德威特•艾森豪威尔等也都曾频繁地从马克思的著作中汲取过有价值的东西,都采纳过社会主义政党纲领中的内容。

  “美国梦”被广泛宣扬为资本主义制度具有优越性和吸引力的体现,这种解释经不起现实的推敲。不但主张科学社会主义的人们不同意,美国也有人不同意。事实胜于雄辩。如果说资本主义制度必然能带来繁荣富强,为什么世界上还有那么多贫穷落后的资本主义国家?有些资本主义国家不但贫穷落后,而且贫富悬殊,生存环境恶劣,人口大量外流,被美国列入“失败国家名单”。

  应该承认,资本主义的自我调整、自我修复始终没有停止过。资本主义生产关系从百分之百的个人所有制发展到股份制,又从私人股份垄断资本所有制发展到法人股份垄断资本所有制。上述变革表明,资本主义生产关系的演变趋势是不断提升生产关系的社会化程度。在提出“美好印象”源自美国的社会主义因素的同时,尼古拉斯还指出,在资本势力统治下,社会主义因素是受压抑,受排斥,被扭曲的。平等和自由被曲解为资本主义的生命力。资本是否能允许这些社会主义因素进一步发展、壮大,将生产关系的社会化推进到底,实行公有制呢?迄今为止,美国历史上只有镇压社会主义的记录,还没有巴黎公社那样的革命。

  2008年,美国爆发金融危机,“占领华尔街”运动自发形成,影响扩展到全球。占领者的口号表明,这是社会正义力量对资本的声讨与抗争。这场运动似乎是对尼古拉斯关于社会主义是美国传统观点的一种现实诠释。但愿美国能在这些正义运动的驱动和激励下,沿着正确的方向前进。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昆仑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毛主席会遭哪些人记恨
  2. “钱学森之问”与“杨振宁之问”,“为人民卖命”与“为钱卖命”
  3. 9.64亿“穷鬼”节日快乐!毕竟穷鬼也是鬼!
  4. 印度出尔反尔,真以为中国不会打它?
  5. 从“卖拐团伙”到“战忽局”
  6. 有一本书,写满了真理,太多人看不懂,可惜了
  7. 安倍晋三为什么又辞职了?这一招高,实在是高
  8. 普通人的疑惑:为何发达国家都是美国的盟友?
  9. 当代青年要跪拜毛爷爷吗?
  10. 司马平邦说丨印度的现在让人想起“万恶的旧社会”
  1. 王岐山:不要忘记,我们是毛主席培养的啊!
  2. 钱昌明:晚年毛主席为何“忧伤”? ——唯恐“红色江山”不保
  3. 跟“强硬派”胡锡进掰扯一下:美国对中国做过什么好事?
  4. 宪之:蔡霞现象 ——“姓社姓资”博弈大视野下审视
  5. 蔡莉因何被免职?
  6. 滠水农夫:虚无的民族主义赞歌——电影《八佰》观感
  7. 三夫改革”如何将苏共、苏联和苏联集团改成“三亡”
  8. 信号如此明显, 为何很多人还深信“仗”打不起来?
  9. 记得住土匪的小恩小惠,咋就记不住毛主席的大恩大德呢?
  10. 张志坤:假如蔡霞不去美国定居会怎样
  1. 对干部子弟变质的防范与蔡霞、任志强的轨迹
  2. 蔡霞的嘴,赖小民的腿
  3. 蔡霞要对谁先礼后兵?
  4. 评蔡霞被处理,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5. 这个口号不宜再喊了
  6. 余 涅|识破胡锡进的汉奸言论
  7. 【重磅深度长文】左大培:加入WTO对中国弊大于利
  8. 官媒对蔡霞严重违纪案件的有关报道
  9. 网友再次揪出两面人教授,官方依然一片沉默!
  10. 王山魁司令接受采访:三十年河东,四十年河西
  1. ​细数毛主席最亲密的人,我心里真不是滋味儿!
  2. 欧洲各国怎么都开始反口罩反疫苗游行?!这画面,整个欧洲大陆都疯了!
  3. 王岐山:不要忘记,我们是毛主席培养的啊!
  4. 美U-2擅闯禁飞区,C-135S逼近南海演习区,可否击落?
  5. 9.64亿“穷鬼”节日快乐!毕竟穷鬼也是鬼!
  6. 证监会允许美帝审计国企不觉得荒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