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国际 > 国际纵横

美国和北约谎言源头和市场

伊吉尼奥•波罗 · 2014-07-11 · 来源:起义报
乌克兰变局 收藏( 评论() 字体: / /

  伊吉尼奥•波罗 魏文编译

  2014年2月22日在乌克兰发生的政变得到欧盟和美国的资金和后勤支持、咨询和外交保护,开辟了一场引发这个国家的混乱危险的危机,使其受到陷入混乱和内战的威胁。欧盟、美国与俄罗斯对这场危机在外交上的争端和相互指控,加上国际媒体的封锁消息,创造了一个被扭曲的空间,华盛顿想看到它是所谓莫斯科的责任的反应。由白宫挑起的反对俄罗斯的癔病掩盖了现实、谎言和更无耻的操纵,这些占据了西方报纸的版面、电视新闻、奥巴马和北大西洋公约组织负责人的记者招待会。最粗暴的表现之一是美国总统的行为,5月2日在他和德国总理默克尔举行的记者招待会上认定乌克兰政变的内阁是“适当选举的”政府。

  应当记住乌克兰政变政府所有决定的来源是非法的,政变之后抗议的出现正是因为大部分居民特别是南部和东部的居民拒绝一个强加的政府。开始时反对派与亚努科维奇政府政府签署的由欧洲外交部长们监督的协议第二天就没有履行。为履行这些协议警察从基辅街头撤走,但是没有导致建立一个双方同意的过渡联合政府,而是极端右派的力量占领了所有的政府机构,极右派变成了迈丹示威者的声音。后来所有的宪法措施都没有履行。议会在极右的法西斯主义的好斗殴吵架的斯沃波达和普拉维的严格监督下(甚至在议席和走廊上),以328票造成和零票反对罢免了亚努科维奇总统。政变分子收买了地区党的某些议员,他们被残暴的法西斯主义吓坏了。以不正常的方式恢复了2004年的宪法。但是不合法并不重要,华盛顿已经开了绿灯,决定了一个由亚森纽克主持的政府,考虑到他可能比起迈丹那些好斗殴吵架的分子有一副更“文明的”面孔。

  宪法规定为了罢免一位总统议会应当成立一个调查委员会提出有理由的报告,如果议会以三分之二的多数决定接受,于是就可以向最高法院提出罢免总统,如果最高法院支持罢免总统,议会应当再次审议这个问题,这时由四分之三的票数通过才能正式罢免总统。这是保障性的程序,如同世界上其他国家的宪法规定的那样。这些步骤一个也没有履行,甚至没有做到在议会举行会议,好斗争的极右法西斯分子控制着总数为450个议席的338个所需要的议席的多数。显然它不可能罢免亚努科维奇,但是华盛顿已经决定不惜任何代价废除乌克兰民选的政府。政变就这样实现了,它受到美国和欧盟的赞同,尽管被罩上一个“民主的”粗野的门面,让西方的宣传机器开始运作,同时华盛顿将应当主持政府的人强加于人。从这个时候起,国际新闻界任何突出的媒体都不再报道政变的政府,西方的外长们接待参与政变的主要人物,支持他们,将其作为活动家对待。它继续是“内地的政府”,或者说是基辅的政府。

  政变以后,开始迫害反对派,从共产党人开始,烧毁他们的住所,将他们关进监狱,甚至暗杀抵抗政变的人。极右派的领导人之一奥莱格•利亚斯科逮捕了其他人,殴打地区党的议员阿尔森•克林查夫,其他的流氓和法西斯党斯沃波达的议员虐待和殴打乌克兰公共电视台的台长潘特莱莫诺夫,强迫他辞职。地区党的一位领导人奥莱格•萨里奥夫是总统候选人,在基辅和敖德萨遭到狂怒的侵犯,由于实际上不可能到国家的大部分地区发表演说,他退出了竞选运动。这只是一些例子,因为迫害和恐怖的气氛扩散到了整个乌克兰。4月27日在乌克兰民族主义的中心莱波夫举行一次游行纪念纳粹武装党卫军分部成立70周年。在国家的东部和南部政变带来的危机引发抗议活动,导致在克里米亚匆忙举行公民投票,那里的居民决定加入俄罗斯,同时在东部和南部,在顿涅斯克、哈尔科夫、卢甘斯克和敖德萨及其他城市反叛增多了。

  镇压不期而至,西方的新闻媒体对新的政变政府的横暴行为保持沉默:像在意大利墨索里尼的年代一样,极端民族主义分子和法西斯分子在议会阻止发言,殴打共产党的领导人希莫能科。但没能堵住他的嘴,这位共产党领导人的讲话是严肃的,他揭露在乌克兰独立20年短暂的历史上政府第一次利用军队攻击南部和东南部的公民,他们要求承认俄语作为共用的官方语言(政变分子首批决定之一是废除俄语作为官方语言),实行联邦制,谴责一个没有任何人选举的政府。掌握在极右派手中的乌克兰议会的同情是明显的:比如它决定推动一项废除5月9日的节日的法律,那是记住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纳粹主义失败和苏联胜利的日子。

  加了润滑剂的西方宣传机器立即挑唆反对俄罗斯的癔病,对一次新的冷战的错误、谎言和共同的地方下赌注……具有开始冷战的意图。其理由是因为现在俄罗斯的强大与当年苏联强大还有距离,此外还因为战后几十年的对抗不是由莫斯科引起的。据华盛顿的说法,所谓俄罗斯部署在乌克兰的军队在任何地方都没有看到,在克里米亚的军队(没有增加)是根据莫斯科和基辅的协议历来就部署在那里的。它们与俄罗斯地中海舰队在塞瓦斯托波尔的基地有关。

  此外,有两个非常突出的问题被西方国家的外交部和亲近它们的媒体忽略:迈丹的政变分子对2月20日神秘的狙击手行动的责任,他们在基辅街头杀害20多人,这一行动立即被归罪于亚努科维奇的政府,相反一切都表明他们得到“亲欧洲的反对派”的资助:亚努科维奇的安全负责人亚基门科的揭露是有说服力的,迈丹的“司令”安德雷•帕鲁比和美国使馆卷入了此案。欧盟的部长们和负责人在私下不仅承认这种挑衅和屠杀,而且今天不论是基辅的政变政府还是欧盟和美国都拒绝建立一个调查这些事件的委员会。另一个问题是西方的雇佣人员卷入了第一批抗议活动。在欧洲的部长们、美国的负责人和参议员进行粗暴干涉,号召推翻亚努科维奇政府的同时,对乌克兰的反对派提供政治和外交支持,雇佣人员团体的活动是挑起对抗,帮助制造必要的混乱,以便为政变进行寻找理由。随后雇佣人员对镇压抗议提供合作,他们在国内不同地区的行动得到政变政府的资助。俄罗斯外交部长拉夫罗夫已经揭露至少有玄武石公司的150名雇佣人员出现在乌克兰并卷入事件,该公司与使用雇佣兵在伊拉克进行屠杀的美国黑水公司有联系。玄武石公司是由美国海军的特种部队的一名成员建立的。2012年4月该公司在其网页上宣布它已经得到一份在高加索的重要合同,但没有提供更多细节。这些雇佣人员的公司以厚颜无耻的战争商人的语言宣称它们致力于为全世界的政府提供“安全的解决办法”。实际上,它们是真正的进行专业暗杀的公司,准备干任何事情,它们经常用美国政府的资金进行工作。现在乌克兰就是实验场。

  反对俄罗斯的癔病继续发生在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秘书长安德斯•拉姆森身上,他用下列谎言让世界震惊:“数万名俄罗斯的士兵准备战斗,他们在与乌克兰的边界上等待”,他指控莫斯科“颠覆乌克兰当局的政权”,好像乌克兰政府是一个由居民选举的内阁,而不是一场政变的结果。尽管有证据,拉姆森否认北大西洋公约组织扩大,没有履行90年代开始时与莫斯科达成的协议和担保,热衷于用战争的语言指控莫斯科破坏相互合作的基础。在拉姆森讲话之后,轮到五角大楼的负责人查克•哈格尔,他在波兰部长的陪同下,两人关于所谓莫斯科的意图说出的荒唐言行令人震惊,这是为了保持反对俄罗斯的癔病,为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的扩张和军队的调动进行辩解。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秘书长助理、美国人亚历山大•温斯堡指出俄罗斯不是“伙伴”而是敌人,他断定为了“预防俄罗斯新的侵略”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将使乌克兰、摩尔达维亚、亚美尼亚、阿塞拜疆和格鲁吉亚的军队现代化。温斯堡已经提出一个北大西洋公约组织扩张的完整的计划。当这些场景出现时,法国的、美国的甚至是加拿大的歼击机被部署在罗马尼亚和波兰,同时在波兰、爱沙尼亚、拉脱维亚和立陶宛部署数百名美国士兵。爱好说谎的五角大楼和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的领导人不惧怕谎言,他们重复说必须制止俄罗斯的扩张,这样形成了北大西洋公约组织新的思维。

  在基辅美国虚伪的最后场面是中央情报局局长布雷南的访问,旨在准备对这个国家(乌克兰)东部的军事攻势(华盛顿企图掩盖这次访问,否认进行了这次访问,但在证据面前又不得不承认),后来副总统拜登访问了乌克兰,以便支持极右派的政府。这是基辅的政变分子所需要的担保:准备对东部的反叛的军事攻势立即开始,5月初基辅政府派出它的军事单位攻击东部,在克拉马斯托克打死一些人,在斯拉维扬斯克打死10人,在敖德萨进行屠杀,46人(多数是共产党和左派其他力量的成员)被极右派在工会大楼里烧死。居民的抵抗和自卫组织的号召使华盛顿难以实现目标,但是走向内战的局面已经开始。

  欧洲特别是德国的表现更加谨慎,不仅是因为持续的对能源的依赖,而且因为柏林和布鲁塞尔意识到在一个开放的战争的螺旋中不会有任何胜算,尽管美国的压力将迫使它们接受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和五角大楼鹰派的计划。相反,华盛顿的仆从国(如波兰和波罗的海国家)以及伦敦和巴黎的态度更加倾向于继续无视美国的决定。对莫斯科进行经济制裁的威胁,派出美国战舰到地中海使孤立俄罗斯的计划变得完整,这是一种真正的挑衅,如同德国前总理科尔、施密特和施罗德所认定的那样。

  美国和欧盟在乌克兰推出这类措施出于什么原因?这是一种真正的挑衅。首先是继续扩大在欧洲和美国影响下的领土,继续对前苏联的领土施加压力,以便缩小莫斯科的势力范围,使直到20年前仍共同生活的共和国的破裂不可逆转。根据美国提出的特殊理由,欧盟想扩大它的成员国是有道理的,但是如果莫斯科也试图通过它的关税联盟的建议做同样的事情,这种选择将变成为一种威胁世界的“扩张”。因为华盛顿寻求孤立俄罗斯。此外,基辅的政变还有一个被掩盖的图谋:做到揭露和废除俄罗斯和乌克兰达成的关于在克里米亚的塞瓦斯托波尔建立俄罗斯舰队的协议,由于克里米亚重新并入俄罗斯,俄罗斯的反应让这个目标失败了。

  第二,美国想赋予北大西洋公约组织一项新的职能,在多年的某些混乱之后更新军事结构,但是这没有阻止整个前社会主义的东欧和波罗的海国家的一体化(明显违反20世纪最后十年的巴黎协议)。与此同时,一项全面重新武装的计划(五角大楼的负责人查克•哈格尔已经提出这一要求)要求欧洲盟国负担更多的军事开支。乌克兰、格鲁吉亚和甚至摩尔达维亚加入欧盟的前景将完成对莫斯科的包围,这样俄罗斯甚至将失去对其外围的影响力,结果注定成为一个地区的大国。更新的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的前景前景,犯有战争的癔病(今天反对俄罗斯,明天也许反对中国),欧盟和俄罗斯陷入双边的冲突,这将使美国处于更好的地位以便实现它未来20年的挑战:打击中国。

  第三,因为华盛顿想迫使欧盟接受新的重新武装的负担的分配,对俄罗斯的扩张挥动吓唬人的“稻草人”,尽管俄罗斯的扩张是虚假的,这迫使柏林、巴黎和伦敦花费更多钱以便确保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的军事发展,北约是华盛顿在新的冲突场合(如在阿富汗所做的那样)利用的一个武装臂膀,尽管这违反该组织的条约本身。奥巴马和五角大楼利用它向某些突出的仆从成员国政府施加压力,如极右的波兰国防部长托马斯•希埃莫尼亚克,他毫不猜疑地断言“俄罗斯的新理论保护残暴的干涉”,没有注意到这位有洞察力的部长曾预料过美国在国外的军事干涉。

  第四,美国试图使俄罗斯和中国近年来在战略、军事和能源领域发展的关系破裂,尽管这个目标是困难的,对莫斯科的压力将迫使俄罗斯倾向于亚洲。但是,五角大楼和白宫抱着实现孤立莫斯科的想法,加强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在欧洲东部和高加索的军事设施,用反导系统包围自卫的俄罗斯,将俄罗斯变成一个地区大国,使其在世界上的重要性变得无力。

  独立的乌克兰的灾难(由于橙色党和蓝色党双方都维护资本主义的经济,参与盗窃和腐败)今天使得这个国家甚至没有达到1991年的经济水平:几乎失去了25年。除了对2月份在乌克兰因政变造成的危机的分析,乌克兰的政治力量和近5000万居民应当解决的问题是一个远离俄罗斯和与俄罗斯对立的乌克兰的生存能力。一切表明乌克兰国家的利益应当是加强与莫斯科的关系。普京政府不论是保守或民族主义的,在这个意义上都是一个次要的问题。只是必须记住俄罗斯共产党(是该国的第二大政治力量)严厉批评普京,说过“罪恶的政权”,但是这没有导致与西方为将俄罗斯边缘化和完成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向东扩张做出的努力提供合作。

  尽管西方媒体存在反对俄罗斯的癔病,俄罗斯没有兴趣加剧乌克兰的形势,也不对开始一场内战有兴趣。乌克兰的经济形势是难以维持的,接近破产,混乱增加,国家不能够支付俄罗斯提供的天然气,数十万人没有收到工资,物价飞涨,同时饥饿的幽灵重现。与此同时西方承诺的经济援助成为空话,华盛顿、布鲁塞尔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重新提出的新自由主义处方宣布乌克兰将牺牲数年,这对西方的企业将带来大批交易。

  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在利比亚和叙利亚的态度是帮助战争,与在乌克兰推动一次政变和随后支持一个委员会(用骗人的词汇称作“临时政府”)非常相似,该委员会由亚森纽克这样一个粗暴的人主持,他能够不知羞耻地说莫斯科“想发动第三次世界大战”。好像是世界忘记华盛顿和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经常说谎,好像我们忘记了军事干涉和战争流血的历史,好像我们忘记伊拉克“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传说,或是为了入侵阿富汗的谎言,好像没有任何人记得1991年立陶宛电视塔的挑衅,好像我们刚发现希莫•赫西揭露的在叙利亚使用化学武器真正的主使者,或在基辅的挑衅本身和政变,美国政府继续用谎言淹没世界,由于有一支操纵公众舆论的记者大军对华盛顿的谎言作出回应。

  华盛顿和北大西洋公约组织企图使人忘记乌克兰的危机是由他它们支持的一场骚乱开始的,被它们保护的人没有执行政府和反对对派之间在基辅达成的第一批协议,现在的乌克兰政权是政变后产生的,政变的政府没有履行日内瓦的协议,企图解除国家东部和南部反叛者的武装,但是不解除迈丹麦极端分子的武装,也不解除斯沃波达和普拉维•塞克多法西斯分子的武装,他们是敖德萨屠杀的责任者。奥巴马政府鼓励反对亚努科维奇政府的骚乱,现在没有起码的廉耻,指控莫斯科站在不接受政变政府的抗议者的背后。就这样在发生基辅的抗议和对警察的攻击时,参与者被国际媒体说成是“和平的示威者”,尽管他们的形象是强硬的,进行拷打和暗杀。当东部和南部开始抗议时,公民们被说成是“恐怖分子”,华盛顿支持政变总统图奇诺夫所做的事情,称之为“反对恐怖主义的行动”,派出军队和法西斯主义的众多团体,他们被招募到为了这个目的而建立的国民卫队。这样一个350个好斗的法西斯分子组成的营被派到斯拉维扬斯克。

  这根本不是华盛顿和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的第一批谎言。现在奥巴马辩解说他不知道美国国家安全局和其他间谍机构的监听计划的范围。现在我们还知道下述谎言:2014年4月15日《纽约时报》透露奥巴马曾授权国家安全局监听数千万人,授权该机构利用安全的空白监听其他国家的政府、领导人和企业。统治谎言的市场和在乌克兰发生的危机(可能引发一场新的内战),华盛顿和北大西洋公约组织表明它们对世界是一种危险,保护它们的领导人的虚伪和双重面孔,如同奥巴马在他和德国总理默克尔举行的招待会上所做的那样,在那里他厚颜无耻地将基辅的政变政府定性为“适当选举的”政府,不知羞耻地显露欢迎它加入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的目标。积累谎话,用谎言淹没世界,对于俄罗斯的意图采取欺骗和惊人的虚构办法,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已经变成为一个使用战争谎言的大市场。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昆仑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毛主席会遭哪些人记恨
  2. 9.64亿“穷鬼”节日快乐!毕竟穷鬼也是鬼!
  3. “钱学森之问”与“杨振宁之问”,“为人民卖命”与“为钱卖命”
  4. 印度出尔反尔,真以为中国不会打它?
  5. 有一本书,写满了真理,太多人看不懂,可惜了
  6. 普通人的疑惑:为何发达国家都是美国的盟友?
  7. 当代青年要跪拜毛爷爷吗?
  8. 现在不是最好的时机?
  9. 司马平邦说丨印度的现在让人想起“万恶的旧社会”
  10. 安倍晋三为什么又辞职了?这一招高,实在是高
  1. 王岐山:不要忘记,我们是毛主席培养的啊!
  2. 钱昌明:晚年毛主席为何“忧伤”? ——唯恐“红色江山”不保
  3. 跟“强硬派”胡锡进掰扯一下:美国对中国做过什么好事?
  4. 宪之:蔡霞现象 ——“姓社姓资”博弈大视野下审视
  5. 蔡莉因何被免职?
  6. 滠水农夫:虚无的民族主义赞歌——电影《八佰》观感
  7. 三夫改革”如何将苏共、苏联和苏联集团改成“三亡”
  8. 信号如此明显, 为何很多人还深信“仗”打不起来?
  9. 记得住土匪的小恩小惠,咋就记不住毛主席的大恩大德呢?
  10. 张志坤:假如蔡霞不去美国定居会怎样
  1. 对干部子弟变质的防范与蔡霞、任志强的轨迹
  2. 蔡霞的嘴,赖小民的腿
  3. 蔡霞要对谁先礼后兵?
  4. 评蔡霞被处理,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5. 这个口号不宜再喊了
  6. 余 涅|识破胡锡进的汉奸言论
  7. 【重磅深度长文】左大培:加入WTO对中国弊大于利
  8. 官媒对蔡霞严重违纪案件的有关报道
  9. 网友再次揪出两面人教授,官方依然一片沉默!
  10. 王山魁司令接受采访:三十年河东,四十年河西
  1. ​细数毛主席最亲密的人,我心里真不是滋味儿!
  2. 欧洲各国怎么都开始反口罩反疫苗游行?!这画面,整个欧洲大陆都疯了!
  3. 王岐山:不要忘记,我们是毛主席培养的啊!
  4. 美U-2擅闯禁飞区,C-135S逼近南海演习区,可否击落?
  5. 9.64亿“穷鬼”节日快乐!毕竟穷鬼也是鬼!
  6. 证监会允许美帝审计国企不觉得荒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