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美国讨伐“伊斯兰国”,中东各方都有盘算

作者:龚正 发布时间:2014-12-16 来源:世界知识 字体:   |    |  

  在美国反恐新战略中,奥巴马总统强调中东地区盟友是成功的关键。9月11日,美国与十个阿拉伯国家签署联合公报,强调“参与国将为广泛打击‘伊斯兰国’分担责任”。但是,中东在经历三年多的动荡后,地缘政治生态已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各地区势力对卷土重来的美国反恐战争也有不同以往的重新考虑。

  直接当事方各揣心思

  目前在伊拉克、叙利亚同时活跃着多支势力,在叙利亚有巴沙尔政府军、各反对派武装;在伊拉克有政府军、库尔德武装、北部逊尼派民兵。尽管各方关系复杂而微妙,但在面对“伊斯兰国”威胁的问题上利益高度重合,因此大体上对美国打击“伊斯兰国”持支持态度,但在细节方面则各有各的“小算盘”。

  首先,叙利亚反对派、伊拉克库尔德武装和北部逊尼派民兵受到美国及其盟友的支持,也是美寄希望依赖的地面进攻力量,但这三支势力均有严重短板。对叙反对派来说,其内部有“自由军”、“伊斯兰阵线”等多支势力,意识形态千差万别,仅在推翻巴沙尔政权这一点上拥有共同利益,近期面对“伊斯兰国”的步步紧逼,有些反对派且战且退,有些甚至加入敌方阵营,导致叙反对派实力受损严重。叙反对派当前更多希望借美国之力维持生存,防止自己在“伊斯兰国”和叙政府军两面夹击下被剿灭,至于能够为美国的反恐联盟提供多少支援仍是一个未知数。在伊拉克,库尔德武装与逊尼派民兵更是以“自保”为上。伊拉克逊尼派民兵与“伊斯兰国”在理论上属于同一教派,曾经一道反对马利基政府,不同点在于前者为温和派,后者是极端派。美国在此次反恐战略中特别提到要扶持其建立“国民警卫队”,这对提振伊拉克温和逊尼派实力,挤压“伊斯兰国”生存空间具有特殊重要意义。但对伊拉克逊尼派来说,什叶派主导的伊拉克中央政府才是其真正要防范的势力,对美国反恐战争的配合恐仅能做到浅尝辄止。此外,对于长期处于半独立状态的伊拉克库尔德人来说,此次“伊斯兰国”坐大使得库尔德武装接管了许多伊政府军弃守的地区,客观上扩大了自己的势力范围,

  保住已得到的实惠才是其第一要务

  其次,虽然伊拉克政府是美国盟友,叙利亚政府是美国敌人,但伊、叙两方之间关系良好,在打击“伊斯兰国”上虽然立场有差异,但有更多合作空间。对于叙利亚巴沙尔政府来说,当前面临两大威胁,一是美国及周边国家扶持的境内反对派武装,二是来势汹汹的“伊斯兰国”等极端势力。但实际上,自内战爆发以来,政府军的主要打击对象是“温和”反对派,对极端势力则以规避、退让为主,其目的就是为了让西方对援助叙反对派一事有所顾忌。从此前局势来看,叙政府的此项策略基本上取得了成功,既保住了自身政权的稳定,也让反对派内讧持续升级。但此次美国双管齐下,在空袭“伊斯兰国”的同时武装温和反对派,借温和反对派之手铲除“伊斯兰国”、进而推翻叙政府。可见,巴沙尔政府面临的威胁不降反升。未来,叙政权将继续谋求俄罗斯、伊朗、黎巴嫩真主党等“挺巴沙尔”势力的更多支持,争取收复部分“伊斯兰国”控制的油田、水坝等战略要地,防止落入叙反对派之手。而对伊拉克现政府来说,“伊斯兰国”已经直接威胁其政权生存,毫无保留、疾风暴雨式的反恐行动最符合其根本利益。此次美国果断出手可谓解了伊政府燃眉之急,未来其将一面继续鼓动美加大投入,怂恿美早日派出大规模地面战斗部队,一面将加强与伊朗、叙利亚政府两大邻国的联系,通报反恐进展,争取其在政治、军事上的支持。

  地区强权借机拓展影响此次美大动干戈打击“伊斯兰国”,同时牵扯到了中东各大势力,各方纷纷将其视为拓展地缘政治影响的有利时机,但各方在侧重点上又大相径庭。

  其一、海湾君主国。同美国等西方国家一样,以沙特为首的海湾诸国从一开始就资助叙反对派,以此削弱伊朗领衔的什叶派联盟。但沙特、卡塔尔等国给予叙反对派的军事、经济支援更加直接,也更加充足,此外沙特等海湾国家所援助的叙反对派比美西方扶持的更加保守,宗教色彩更浓,许多武装人员属于所谓逊尼派“萨拉菲分子”。沙特等国对于叙利亚内战长期化、暴恐升级虽也有不安,但更希望看到伊朗势力受到实质性遏制。“伊斯兰国”坐大后,沙特等海湾君主国同样感受到了威胁,因此全力支持美国的反恐行动。沙特、约旦、巴林、阿联酋、卡塔尔五国直接派空军参与了对叙利亚境内目标的空袭;沙特承诺为美军方培训叙利亚反对派提供营地。沙特外交大臣费萨尔甚至建议“反恐联盟”最好维持十年以上,有意拖住美国在中东长期作战。很显然,仅打击“伊斯兰国”并不能满足沙特等君主国的“胃口”,其根本目的仍是推翻巴沙尔政权,折断伊朗的左膀右臂。

  其二、伊朗。由于“伊斯兰国”威胁伊拉克政权生存,攻占叙利亚政府军地盘,破坏伊朗主导的什叶派新月联盟,因此伊朗曾是打击“伊斯兰国”最卖力的国家,并向伊拉克、叙利亚秘密派出地面战斗人员和军事顾问。而当其宿敌美国成为反“伊斯兰国”的国际联盟领袖,沙特等地区竞争者积极参与后,伊朗态度发生了悄然变化。在10月10日的主麻日聚礼上,代表伊朗官方态度的主持人卡齐姆·萨迪吉公开指责美国领导的反恐联盟,称“美国及一些阿拉伯国家打着‘反恐’的幌子组建‘骗人的联盟’,最终目的是在叙利亚建立‘禁飞区’。”未来伊朗仍会维持对伊、叙政府军的支持,但将坚持对美反恐行动持否定态度,若沙特等国派出地面部队配合美空袭,伊朗恐怕将果断出手进行抵制。

  其三、土耳其。土耳其从一开始就深度卷入叙利亚危机,积极支持反对派推翻叙利亚政府,土耳其南部甚至成为叙反对派的大后方。但是,当叙利亚内战长期化后,大量叙利亚难民涌入土耳其,且“伊斯兰国”不断向土耳其渗透,土逐渐撤回对反对派的支持,封锁边界。此次美打击“伊斯兰国”战略出台后,土耳其态度并不积极。土耳其主要有两点考虑:一是希望美西方承担更多责任,或派出地面部队,或设立“禁飞区”、“缓冲区”,避免自身再次受叙战事拖累;二是希望库尔德武装在混战中势力受损,目前叙利亚的库族武装与土耳其的库尔德工人党关系密切,土不愿看到打击“伊斯兰国”助长库尔德分裂势力气焰。

  其四、以色列。作为美国最亲密的地区盟友,以色列主要的安全威胁是伊朗、哈马斯、黎巴嫩真主党和其他反以伊斯兰力量。以色列将“伊斯兰国”与上述势力划为一类,因此以色列是中东地区最早表态全力支持美国的国家。作为中东军事最强的国家,以色列有能力为美国反恐做出实质性支援,但若以色列参与军事行动,必然被当地民众视为犹太人对阿拉伯人的战争,战争的性质会发生变化,美国苦心经营的地区联盟将土崩瓦解。由此可见,未来以色列仍会如海湾战争时期一样选择按兵不动,但是会利用其强大的情报能力向美提供秘密支援。

  “伊斯兰国”在伊、叙经营日久,实力不容小觑。正如美国官员反复重申的那样,此次讨伐“伊斯兰国”将是一场长期的战斗,不可能指望“毕其功于一役”。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载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wyzxwk.com/Article/guoji/2014/12/334517.html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 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南岗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跳到新浪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新浪评论